/ / 404短评丨大选救不了“国·台·铭”

404短评丨大选救不了“国·台·铭”


编辑:大司炉


郭台铭宣布退出国民党,老实说,这个消息相信大家都不会感到太过意外。

 

老郭是奔着大选来的,为了获得国民党的提名才入的党。当时,我厂也盘点了郭台铭的创业史,顺带聊了聊他当选以后公司股权怎么处理的问题,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参考当时我厂的文章《“后郭台铭时代”,“超级工厂”的旧路新途》

 

随着国民党最终决定提名韩国瑜为2020年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候选人,郭台铭和国民党这点“最后的温情”也没有存续下去的必要了。

 

毕竟,妈祖给老郭托梦是要让他当领导人的,不是给国民党交党费的。

 

况且国民党也实在也留不住人。

 

想当年,1984年,蒋经国的“二太子”蒋孝武领导下台湾当局情报部门跨越太平洋狙杀了异见作家江南(刘宜良)。旧金山一声枪响,把美国政府彻底惹毛了:跑到我地盘上杀我的人(江南当时已经获得美国国籍),我不要面子的啊?

 

“老板”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在美方压力下,蒋经国这才不情不愿地放松“戒严”,允许异见人士公开活动、开放“党禁”“报禁”——当然,自己家孩子也不能顺理成章地继承“阳明山血统”了。

 

蒋失其鹿,国民党内的“能臣干吏”蠢蠢欲动,都想在小蒋身后统领全党。谁都想上来,所以谁上来大家都不服气。一个著名的段子说,蒋经国为什么选了李登辉继任,因为急着上厕所,跟一直催问的人敷衍了一句“你等会”,等上完厕所出来发现人家把“副总统”选出来了。

 

这个段子本意是想说,国民党其他大佬不服李登辉。不过,假想一下,要是选上宋楚瑜,这个段子估计也会变成:蒋经国在厕所着急,这帮人非冲进厕所追问,被老爷子大吼一声:“出去!”结果被听成“楚瑜”。

 

不受待见的李登辉上台以后,国民党内部本来就已经是四分五裂了,2000年“大选”,宋楚瑜更是公开和连战翻脸分家,“泛蓝”阵营分裂,国民党变成了在野党。

 

既然变成了在野党,内斗得便更加“有声有色”,这一点,倒和各种反对派临时拼凑起来的民进党有的一拼。

 

宋楚瑜当年功亏一篑以后,近二十年来,岛内政局中“各党内斗”倒成了比“两党互斗”更“精彩”的戏码:

 

毕竟,对执政党,推选现任领导人连任政治风险更小,比较容易达成共识,而每次“大选”前,在野一方却总是争来抢去,徒增内耗;等两届之后,岛内群众终于对执政一方忍无可忍,他们自己也推不出有力的候选人来,在两边一起“滥斗”的情况下,在野党当选的可能性当然大一些。

 

好好的选举,活活搞成了“比烂”游戏。

 

这次,柯文哲“组党”和郭台铭“退党”看起来好像是为台湾政治“开了一扇天窗”。但在基械师我看来,这两位的希望也着实渺茫。

 

国民党是能追溯到1905年的“百年老党”了,民进党从“美丽岛”“圆山饭店”开始也摸爬滚打了三四十年,在各自的“基本盘”都有很高的认可度,对广大的“中间选民”也有庞大的基层组织去影响渗透。

 

相比之下,柯、郭二人的新党派显得“势单力薄”,虽然民进党“一朝权在手”就开始投机腐败,而国民党则被一群“我儿子不当市长这宝岛就要完”的“老顽固”把持着,但真的到选举的时候,柯文哲、郭台铭的支持者能不能把自己的意见转化成选票,又是一个复杂的大工程。

 

反正,基械师我对大选能不能帮台湾走出困境不抱太大希望。

 

话又说回来,选举政治在中国台湾地区为什么搞成今天这样子呢?可能真的是大选领导人这种“零和博弈”惹的祸。

 

台湾现行的体制架构,是从两蒋时期继承和改造过来的。至于继承了多少,改造了多少,这一个个细微的问题,在短评里没法展开去说,但有一个最核心的问题却是明确的,它留下了一个强大的地区领导人影响下的体制:行政机关听命于地区领导人,立法机关又和行政机关是“五院”中平行的两个“院”,影响力更是没有美国和法国那么明显。

 

这样的体制,带来的结果是,每次选举,大家都紧盯着那个领导人的宝座,但领导人又只有一个,加上副职也不过就两个人。

 

简单算一笔账,如果每个派系在党内胜出的机会相等,党内又有三四个派系,如果本派系的人连任两届领导人退下来了,本党得在野八年以后才能有机会问鼎“介寿馆”,但放大到自己的派系就得再等两三个八年,派系内部还有“论资排辈”——这也难怪每次“大选”前两党各派都使出了吃奶的力气,什么下三滥的手段都用上了。

 

可能有读者会问,两党内其他派系不能通过立法机关施加影响力吗?虽然能力有限,好歹能“分一杯羹”,选前内耗不至于那么严重嘛。

 

很遗憾,王金平当年也是这么想的。

 

2013年,时任立法机构负责人的王金平与时任地区领导人的马英九发生不和,并在当年9月渐渐演变成“马王政争”。刚开始看起来像是立法机关行使权力制约领导人,最终的结果却是,二人把“党内恶斗”的战场转移到了国家机器上,立法机关、行政机关、监察机关和领导人本人斗成一团,甚至官司打到了司法机关,“横扫”了全岛的政坛。

 

后来,当了五届“立法院长”的王金平和马英九同年卸任,估计也是受了这位“同僚”的刺激,这位国民党大佬也是知道了台立法机关的“无力”。

 

就在昨天,郭台铭、柯文哲带着月饼去找王金平“拜码头”,想争取点儿他的支持;但会后王金平却对记者说,自己“绝对不可能去当‘副手’”。

 

转过天来,郭台铭就跟国民党说“拜拜”了——他也是看透了,这群老头子要么“不愿意当副手”,要么指望着韩国瑜会听他们的话,总之是不会支持自己这种“强势人物”走向前台的;他更看明白了,地区领导人的椅子只有一把,国民党是靠不住的,自己上虽然前途渺茫,但好歹试一试吧。

 

当然,昨天王金平那句话也回答了另一个问题:为什么这么多年没人想过让立法机关变得重要一点呢?这样是能积攒更多共识的嘛。

 

别逗了,这些打架的“神仙”们,连当“副手”都不愿意,有谁甘愿去做立法院里的“百分之一”呢?



1

2

3

4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404厂锅炉房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