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404短评丨国营“数字货币”背后的政治经济学

404短评丨国营“数字货币”背后的政治经济学



编辑:大司炉


随着各国央行纷纷表态要发展数字货币,在过去的两天里,币价又往下跌了一大截儿。十天前比特币的价格还徘徊在1比特币兑换1万美元的上方,这几天眼看着就要跌到8000美元了。


币的“断崖式暴跌”


9月24日,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表示,“数字人民币”的发行“没有时间表”,但是近半年以来,尤其是8月份以来,中国央行“数字货币”的步子走得是越来越快了。实际上,在今年年初,关于央行就开始研究数字货币了。关于当时的情况,我厂的旧文《央行研发数字货币,比特币就有机会了吗?可以供各位读者参考。

 

8月2日,央行电视会议提出的下半年工作重点赫然就有“加快推进我国法定数字货币研发步伐”一条。一周以后,人民银行支付结算司副司长穆长春在伊春论坛上说:

 

“去年开始,数字货币研究所的相关人员做相关系统开发,已经是996了。”

 

9月初,穆长春履新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易纲行长虽然说“没有时间表”,但业内估算央行数字货币的“预产期”可是一天比一天近了。

 

当年的币市风潮已经过去很长时间了,让不少人一夜暴富的“比特币”现在成了好多人的负资产,它的竞品也成了“昨日黄花”,发明波扬币的北大才子孙宇晨连巴菲特的午餐都去不了了。

 

几个月前,乘着Facebook发币的档口,比特币回光返照那阵儿,孙宇晨说:

 

“比特币千万不能碰,没有价值,传销骗局,也不是实体经济,一碰上瘾止不住。”

 

不过,这话听着怎么也不像拦着人不去投资比特币的,反而激起了人无限的投机热情。而且,孙宇晨还有后半句话:

 

“我见过买比特币好几年的人,彻底暴富沦为废人的特别多,这辈子都失去了斗志与方向。”

 

这话读三遍,反而撩拨得听者更想去赌一把了。我也想因为一夜暴富失去斗志啊。

 

当然,比特币玩家的死活孙老板是不关心的,他更在乎自己的波扬币要卖出去。在贬损了几句传统金融市场把投资者当韭菜的话以后,顺道推销起自己的波扬币来:

 

“币圈至少成功项目公开认购投资人都是赚钱的,多则千百倍,少则十几倍。波场至今投资人也有25倍回报。”

 

这话说出来刚刚三个月,孙宇晨自己却深陷漩涡,连巴菲特的午宴都赴不了约了,各种数字货币再各国央行的强力干预下,估计也要经历一番波折了。

 

央行副行长范一飞2018年1月份的文章在今年8月2号见报了,虽然文章发表比写作晚了一年多,但那毕竟是决策层的声音。从这篇《关于央行数字货币几点考虑》里面可以看出来,新的官方数字货币有这么几种特征:首先,它是M0,也就是现金,直接由中央银行像印钞票一样印出来;其次,央行不直接向公众发行数字货币,要交给各大商业银行和金融机构发行。

 

而且,范一飞在这篇文章里也着重强调了一句话:坚持中心化的管理模式。

 

也就是说,长时期内,至少是中国央行的数字货币跟比特币等“野生”区块链数字货币所秉持的“去中心化”的基本理念是截然不同的——央行的数字货币依然是国家法币的一部分。

 

虽说单独看比特币背后的理念是“去中心化”的,但是从莱特币、以太坊等众多竞争者当中,最终能够经历大浪淘沙之后脱颖而出,才会不至于过早的“胎死腹中”。众多“野生”数字货币竞争的过程,某种程度上也是中心化的。

 

在人类金融活动的前中央银行时代,各家地方银行会根据自身储备的黄金,来发行相应的银行券(banknote)使得流通更加方便;但这些眼花缭乱的银行券,增加了交易过程中辨识的成本,因此便引出了对“结算中心”的需求——中央银行也正是在这种背景下建立的,中央银行给作为“中心”来给各地方银行提供结算服务,丛而保证货币的权威性。

 

毕竟,现在我们还在民族国家时代,再天花乱坠的算法,在大众心中的权威性,也比不过国家信用的背书。

 

因此短期内,币圈肯定会震荡,而且政策越接近临盆,市场焦虑就会越严重。

 

另一方面,即使从长期来看,各国金融监管部门肯定会采取各种手段,抑制资金流向数字货币,甚至把对这种交易的限制从经济层面上升到政治层面,甚至法律层面也不是不可能。

 

毕竟,比特币这个东西从诞生的第一天起,就带有浓厚的“反国家”特征。

 

比特币的理念起始于哈耶克和弗里德曼的理想模型。这两位都是二十世纪享誉世界的伟大经济学家,他们一位是执奥地利学派牛耳的大佬,一位是芝加哥学派摇旗的宗师。这两个学派最大的特点就是:在经济领域把政府当做洪水猛兽,凡是政府作出的干预市场的行为,那肯定是无效的,而且可能把人带上一条“通往奴役之路”。

 

而且,自从二战后美国主导了全世界的货币经济体系,也确实存在着这样一种风险:随着黄金退出流通体系,美元又与黄金脱钩,美联储只要开动印钞机,就可以征收全美的“通胀税”,同时,“美元霸权”之下,各国的外汇储备也都是美元,这笔“通胀税”可是能征到全世界头上的。

 

在各个国家内部,也是同样的道理,政府可以根据自己的政治和经济需要,来控制货币发行量,人为的制造通货膨胀和通货紧缩。

 

从这个角度看,比照着哈耶克和弗里德曼的“理想货币”模子构想出来的“比特币”其实可以在某些方面理解为是古代黄金白银等贵金属的“数字化”;毕竟黄金和白银在全球的储量是相对有限的,而且随着表层富矿开采殆尽,后续的开采难度越来越大——比特币的“挖矿”的算法也在模拟着这样的法则,它规避了贵金属产量随着采矿和冶金技术的发展而快速增加的风险。

 

从理论上来说,听起来非常美好;但这种美好却触及了全世界几乎所有政治实体的根本利益,威胁了全世界所有国家的经济安全。

 

在民族国家的时代,这个“理想货币”确实有些太过“早产”了。为了扼杀这个“早产儿”,如今各国央行纷纷开始行动,这种场面就好像《共产党宣言》里面说的“教皇和沙皇、梅特涅和基佐、法国的激进派和德国的警察,都联合起来了。”

 

最后,我们的结论还是和当初一样,比特币这种东西,当做一种能够因为供需关系而涨跌的投资标的可以,要是指望它能取代各国法币的地位,最后建成哈耶克的理想国,还是洗洗睡吧。

 

资本无国界,但投资者都是有祖国的。

 


1

2

3

4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404厂锅炉房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