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鼓吹中国淘汰低端产业,这坑挖大了

鼓吹中国淘汰低端产业,这坑挖大了

点击↑↑↑蓝色文字关注我们


 24003图,阅读大约需要8分钟

文章首发于汉唐荣耀,欢迎朋友圈和微信群转发,公众号及其他平台转载请申请授权,阅读后请点在看支持!如果您是听语音,也请点个在看!

作者:徐吉军;公众号:汉唐荣耀


6月20日,中国著名经济学家、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经济学教授、国家高端智库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院长樊纲,在凤凰网财经承办的“2021凤凰网(夏季)财经峰会”上提出:中国现在不靠人口红利发展 可以将低端产业转移出去。

樊纲认为,中国现在不靠人口红利发展了,要靠知识、科技、教育等,要靠提高人力资本的质量去发展,这是一个新的阶段。把一些低端的产业转移出去可以更好的发展高端。他以韩国80年代举例,表示中国也可以集中精力向中高端发展。

坦白说,汉唐君看到樊纲的观点非常错愕!以樊纲的地位和影响力,本不该轻易提出这种糊涂到家的观点。

随着中国经济水平的发展,我们当然有必要推动产业升级。

为了应对新的国际形势,抓住发展机遇,2015年国务院提出《中国制造2025》,目的就是全面推进实施制造强国战略。《中国制造2025》作为第一个十年的行动纲领,有力推动了相关领域的科技进步和产业发展,并引起了美国的高度关注和警惕。

2018年6月中美贸易战爆发后,美国在谈判中试图迫使中国中断推动制造业发展的国家计划。这说明我们的产业升级已经对工业强国构成了一定的挑战和威胁。

不过,即便如此,中国的总体产业状况处于中低端为主的状态。

如樊纲所言,中国有世界最完整的产业体系,联合国260几个分产业680几个子产业都有,但是很多是中低端,需要向高端发展。

但是,中国的中低端产业需要向高端发展,并不意味着需要将低端产业转移到外国。樊纲说中国不依靠人口红利发展,可以将低端产业转移出去。

所谓转移出去,就是转移到国外;所谓不依靠人口红利发展,也就是不需要发展劳动密集型产业。

问题在于,随着产业升级,国家可以不依靠劳动密集型产业贡献经济数字,但是广大普通劳动者却需要劳动密集型产业提供就业形成收入。

即便是在美国这样的发达国家,当低端劳动密集型产业大量转移到国外之后,同样会形成大规模的失业浪潮。汽车城底特律沦落到破产,美国东北部-五大湖附近,传统工业衰退的地区,沦为铁锈地带,就是与因为劳动密集型企业消失,民众大规模失业导致城市破产!

中国总人口14亿人,劳动人口8亿人,超过美欧白人世界的劳动人口总和。

这样的人口数量,意味着中国人需要的劳动就业岗位,比美国欧洲的总和要多,所以我们的地方政府在发展产业时不仅考虑经济效益,很多时候还会考虑对就业的拉动。

其实,尽管多年以来各地都推崇发展高科技产业、环保绿色节能产业,但是在实践中我们会发现,大部分高科技产业投入高,风险大,市场竞争激烈,解决的就业岗位偏少,形成的有效税收并不高。反而是传统产业规模大,岗位多,对地方经济的带动作用明显,更具有明显的惠民效果。

在这两个因素的作用下,中国在大力发展高端产业的同时,绝对不能放弃所谓的中低端产业。在推动高科技产业、绿色环保产业发展的同时,不能将传统的劳动密集型产业的价值抹杀否定。

如果我们追求高新绿环产业发展的步伐过于激进,就会形成对中低端产业压制和损害。这同样是一种过于超前的冒进。

事实上,中美贸易战爆发以来,一部分大型外企将制造工厂转移到东南亚和印度,试图摆脱对中国市场的依赖,已经使我们损失了很多就业岗位。

对于某些决策者来说,十个八个企业的离开,只是经济数字的变化,但损失最大的是普通劳动者。

中国幅员辽阔,东西部地区发展存在巨大差异。东部地区有海洋交通的便利条件,占据了发展的先手。很多产业,在东部地区算是落后产业,在西部依然具有很强的吸引力和产业价值。

如果东部地区要腾笼换鸟,那么最好的方式就是做好东西部产业转移工作,将绝大部分中低端产业都留在国内,安置到西部地区设厂发展。

这才是最稳妥最可行的办法。

樊纲作为中国经济领域极具影响力的学者,在探讨此类问题时,以韩国为例与中国进行对比,显然过于肤浅。

韩国的体量和国土空间,与中国完全没有可比性!韩国的经验根本不足以成为中国的镜鉴!

因此,汉唐君在此特意指出樊纲观点的疏漏之处,以免误导决策层做出错误判断。

樊纲在经济领域具有很强的影响力,于2006年、2015年两度被任命为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2018年期满离任。他是国家级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兼任北京大学经济学教授,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前几年,樊纲曾经提出“六个钱包”的说法,在网上爆红。

六个钱包,是指男方的父母、祖父母、外祖父母加上女方的父母、祖父母、外祖父母共六个钱包。

2018年4月,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樊纲在央视《大讲堂》提出,只要六个钱包能帮你凑够首付的话,那么最好还是买房子。

作为举足轻重的经济学家,樊纲没有提出降低房价的有效措施,反而鼓励年轻人透支祖辈和自己的未来去买房。实在令人无语。

当然,就在凤凰财经峰会上,樊纲又澄清说不是鼓励年轻人买房,他现在支持年轻人租房。

有时候,我们会发现,顶级经济学家提出的某些观点,往往与现实情况背离,也不符合人民群众的利益需求,似乎在刻意迎合某些特定的利益集团。

近两年,高层果断提出房住不炒的英明决策,并且果断查处深理房这种将房子作为金融产品反复炒作的罪恶行为,有效打击了恶意推高房价的各种行为。

相比而言,六个钱包理论与房住不炒政策,存在巨大的理论差距,关键原因就是思考的着眼点是放在国家利益人民利益还是资本利益。

目前,在新冠疫情的肆虐下,全球经济萎靡,中国经济尽管保持正增长,但同样面临巨大的压力。很多制造类的中小企业面临巨大的生存压力,决策层应该意识到中小企业和小微企业的生存发展直接关系到千家万户的就业和收入,更关系到社会稳定和中国经济的前景。

中国并不具备淘汰或者转移低端产业去国外的宏观条件,以中国的国土空间和人口体量,构建高端、中端、低端合理配置的产业结构,符合国家发展的需求,也符合人民群众就业的需求。

因此,在产业引领方面,我们不能只喜欢并培育高科技之类的新兴高端产业,对于污染较低的中低端产业同样要大力扶持,精心呵护!

对于此类问题,樊纲老师作为中国顶级经济学者,应该有清醒的认识。

喜欢这篇文章的朋友,三部曲走起:点击“分享”+点亮“在看”+点“赞”!


《汉唐》入群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