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黑土地走出外交部长
政经社论

黑土地走出外交部长

新华社北京5月24日电 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24日在两会记者会上表示,疫情发生以来,海外中国公民一直是祖国母亲心头的牵挂。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要切实保护好海外中国公民的安全和健康。

外交部和所有驻外使领馆都紧急行动起来,全球动员,全力以赴,把党和国家的关心和爱护传递给每一位海外中国公民,在全球范围内开展了一场前所未有领保专项行动。

王毅指出,我们同遍布各国的中国公民取得联系,为他们排忧解难。我们安排国内知名专家视频连线,向留学生传授防护知识。我们协调20多支医疗专家组赶赴各国,为海外公民和广大侨胞提供指导。我们联系当地及国内远程诊疗渠道,为大家在海外防疫做好服务支持。

我们尤其关注每一位海外学子的安危,想方设法把100多万份充满爱心的“健康包”一一送到有需要的学子手中。

外交部12308领保热线24小时运转,仅3至4月就接听电话20多万通,平均每天3600余通。我们对每通来电都高度重视,做到件件有记录,事事有处理,努力畅通海外中国公民求助的绿色通道。

我们在疫情之初派包机接回受困海外的中国公民。海外疫情严重后,又安排临时航班有序接回确有困难的各地同胞。

王毅表示,外交为民是我们始终不渝的宗旨。在这几个月的特殊时间里,每一位驻外使节,每一位使领馆工作人员,都以高度的责任感,坚守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不畏感染风险,甘愿牺牲奉献。

海外同胞虽然身在异乡,但祖国永远在你们身后,驻外使领馆时刻与你们同在。

王毅简介男,汉族,1953年10月生,北京市人,1969年9月参加工作,1981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亚非语系日语专业毕业,大学学历,经济学硕士学位。现任中共十九届中央委员,国务委员、国务院党组成员,外交部部长。

黑土地走出来的外交部长王毅。王毅心系荒友,仍然以知青身份参加昔日战友聚会。
王毅曾经在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当了8年的知青,他是文革后恢复高考的第一届大学生,他在四年大学生活中因为各方面能力突出而崭露头角,他凭借一口流利出色的日语进入外交部,在中国遭遇敏感而棘手的外交问题时,他的身影频频出现,他是外交部部长。

1953年,王毅出生于北京。1969年,中学毕业后他去东北建设兵团做了一名战士。兵团所在地是紧邻俄罗斯的黑龙江省黑河市,是一座知青印迹鲜明的城市,国台办副主任叶克冬、国土资源部部长姜大明、国资委主任王勇以及作家梁晓声、棋手聂卫平等人,也是在此度过了上山下乡的青春年华。
其中,王毅曾在公开场合称呼同时期也在北大荒的叶克冬是自己的“荒友”。2012年7月29日,第八届两岸经贸文化论坛在哈尔滨闭幕,时任国台办主任的王毅在会上透露,40多年前,他从北京来到哈尔滨,再转车一整夜到北大荒,黑龙江就是他的第二故乡。
在兵团时,王毅喜欢书法,练得一手好毛笔字。2009年,他再次回黑河,参观完知青博物馆后,提笔写下:赤子之诚。
在兵团做战士的8年中,北京青年王毅身上有着明显的“首都烙印”,与其他地方的年轻人相比,他对政治更敏感,也很有兴趣,对国家前途命运多有忧虑,对国际大事也特别关心。
即便在兵团学习氛围不够理想的条件下,王毅劳动之余也阅读了很多文史书和外语书,打下了比较扎实的文史基础与文学素养。
生活的磨砺开拓了王毅的视野,增加了他的阅历,使得王毅的文笔在求学以及后来的工作中广受赞扬。
“与成千上万的同龄人相比,与我那些朝夕相处的伙伴们相比,我是幸运的,有机会站在了这条新的起跑线上,人生的轨迹也随之变化。但我深知,这绝不仅仅是个人命运的改变,更是一个时代的改变,一个历史的进步。”——王毅在《二外四十年》一书中回忆道。
在1978年那个生机勃发春天,王毅走进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初次见面感觉他不是特别外向的人,但是非常有能力、尽职尽责。”谈及对王毅第一印象,当时王毅在校学习时的系党总支副书记、辅导员宋春林回忆说。
他们这代人经历了“文化大革命”冲击和上山下乡洗礼。在北大荒战天斗地的岁月里,在夜深人静的煤油灯下,王毅和他的战友们曾多少次向往能有上大学的机会,也曾多少次为此付出过努力。
但在当时的历史和社会条件下,能够有资格站在这条起跑线上,能够实现那个瑰丽的大学梦的人实在是凤毛麟角,上大学在他们看来真的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
1977年国家恢复高考制度,为这一代一直做着大学梦的知识青年打开了一扇希望之窗。王毅1977年参加高考,于1978年初进入二外亚非语系日语专业学习。
当时1977级日语专业一共有3个班,王毅因为在入学前有过丰富的生活工作历练,被推选为日语专业2班的班长。
“站在起跑线上,第一个深切感受是这一刻来之不易。1978年初,当我背着行囊第一次走进二外的大门,我似乎仍然不能完全相信这一事实。这一天,对于我,对于我们这一代人,都太重要了,也到来得太艰难了。”王毅在母校四十年校庆出版的《二外四十年》一书中撰文回忆说。

由于王毅是全国恢复高考后第一届大学生,对于知识的渴求让这一代人进入大学后倍加珍惜难得的学习机会。所有的学生都在匆匆地赶往教室,匆匆地赶往图书馆,排着长长的队伍购买中外名著,跑到很远的地方看重新放映的中外电影……
就像海绵吸水似的,人们拼命地读书,如饥似渴。“那个时代的大学生总觉得一天24小时不够用,每一个人都是拼命地学习。每次上课之前,他们都已经把课本上的内容基本掌握了。
作为班长的王毅也常常带着大家一起学习、讨论。这让刚留校任教的我感到压力很大。”曾经教过王毅的二外日语学院潘寿君教授说。
善于思考、有独立见解、理解力强,这几乎是每个接触过王毅的老师、同学对他的评价。浓厚学习氛围浸染着每一个莘莘学子,入学已经24岁的王毅在学习上十分勤奋。
他说,站在起跑线上,首先不是与同学的竞争,而是与自己的打拼。作为一个年龄相对较大的学生,如何弥补自己的先天不足,不要在学习上拖整个班级的后腿,是王毅要面对的首要课题。
“我们班上还有几个与我经历类似的同学,大家都抱定一个信念,抓紧一切可以利用的时间,放弃一切可以放弃的休息,全身心地投入到学习当中,尤其是一、二年级阶段。”王毅在文章《站在起跑线上》写道。
二外一些老师也回忆说,那时候1977级有这么一群学生,每天的生活轨迹极为单调,从宿舍到教室再到食堂,三点一线,循环往复,王毅就是其中之一。
他们在课堂上与老师形成良好的互动关系,随时提问,主动请教,相互启发,深入思考。“年龄大本来是学外语的劣势,但当你能够更理智、更自觉、更创造性地学习时,劣势则变成了优势。”王毅认为。
大学期间,王毅所在班级组织了一个沙龙,不定期就大家感兴趣的问题进行讨论,如中国的封建社会为什么如此漫长?中国戊戌变法与日本明治维新的成败比较等等。
“我们除了积极参加学校组织的各种讲座外,还尽可能广泛涉猎各种新的知识和信息。现在回想起来,大学四年更重要的是给了我们学习和思考的时空,为我们启开了接受知识的大门。”王毅回忆说。
在二外期间,王毅发表了两篇日语专业论文和一篇翻译作品,其中一篇论文发在了国内知名的日语研究刊物上。“一个本科生能在大学期间发表论文和翻译作品,这让王毅在学校一鸣惊人。很多同学对他的勤奋和努力表示敬佩。”宋春林说。
对专业的深刻领悟和理论探索让王毅在专业学习上走得很远,大学毕业时他的功课几乎门门第一,学习成绩位列全年级第一。王毅的毕业论文亦得到了师长的高度评价,被评为优秀毕业论文。

对于王毅出任中国外交部部长,日本媒体对他的评价是:相貌出众,才华过人。大学时代的王毅除了专业成绩优秀,也是一个能力出众的学生。
8年知青生活历练让他显得比同时代的人成熟许多。在那8年知青岁月中,王毅并没有放弃学习,他撰写的文章经常发表在黑龙江的各大报刊上。王毅对文学、历史情有独钟,有才气、不傲气也是很多师友对他的印象。
“王毅对待师长和同学都很谦和,讲究礼节。即使现在聚会的时候,拍照合影时他也一定会让老师站在中间,他站在旁边以示尊重。”宋春林说。
“王毅上课的时候很善于提问题,而且会把语言知识点积极运用到会话中。” 潘寿君说,“上学的时候,王毅还经常组织全班同学进行课下讨论,组成会话小组,学习语言只靠一个人的力量是不行的,他那时候就显示出很强的团队意识和良好的沟通能力。王毅所在班级学生的学习成绩普遍很好,这与王毅以及其他班干部的积极组织和相互促进是密不可分的。”
“我们的目光不能停留在校园四年。因为,在你的人生旅途上,这只是一段短距离竞赛。四年后,你还会不止一次地站在新的起跑线上。你的一生,应该永远保持一种积极向上、勇往直前的状态。四年的大学生活,只是为你今天走得更稳、跑得更快打一个初步的基础。”王毅在回忆文章中说。
1981年底,王毅正式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为此,二外还专门召开了全校范围的入党积极分子会,王毅在会上发言。“他是1977级第一个入党也是唯一一个入党的学生。” 宋春林说。
2013年3月, 得知王毅当选新任外长,宋春林第一时间给当年的学生王毅发去了祝贺短信。很快得到王毅的回复:“谢谢老师。感谢你当年的培养,也请代向我认识的老师们转致我的问候。”落款是“学生王毅”。
1982年大学毕业后,王毅进入外交部亚洲司工作。2001年,王毅出任外交部副部长,从科员到副部长,他只用了19年的时间,所经历的每个职位几乎都创下了“外交部该职位最年轻的纪录”!
1996年到1998年期间,王毅在南开大学亚太经济合作组织APEC研究中心攻读在职硕士研究生,获得世界经济专业经济学硕士学位。
至今,研究中心的老师对他印象颇深,“他在学习上非常刻苦认真,完成了所有课程,顺利地毕业了。”之后,王毅又在外交学院攻读博士学位,国际关系研究所的周启朋教授是他的导师。周教授透露:“他当部长助理的时候在外交学院读博,论文研究方向是当代国际关系。”
在外交部,一些老干部对王毅的印象是:思维活跃、知识面广,能吸收借鉴学界的新理论、新观点,勇于承担责任并善于与媒体沟通。在王毅突出的个人能力中,“好文笔”是大家公认的。因此,王毅被称作“新派外交官”。
王毅在日本担任中国驻日大使的三年中,接触了大量的日本人。大到重要会议,小到民间社团,可以说有求必应。
“王毅特别了解日本的想法,也坚持中国的原则,他能把中国的想法,以日本人能接受的方式说出来。”日本共同社资深记者河野彻说。
一次,王毅在日本防卫大学演讲时,解释中国“武”字由“止”、“戈”两个字组成,即“止戈为武”,形象地阐述了中国传统文化“以和为贵”的内涵。日本媒体评论说:“他讲得很生动也很深刻”,“他的日语很高雅”。
2014年5月4日至5月11日,在李克强总理非洲之行的身边,从埃塞俄比亚到肯尼亚,不同的外交场合,在李克强总理的身侧,频繁出现几张熟悉的面孔——外交部部长王毅、国家发改委主任徐绍史、商务部部长高虎城。
其中的王毅部长、高虎城部长都毕业于同一所大学,那就是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近年来,这3个部门的负责人,几乎可以说是国务院总理出访“随行名单”中的“标配”。
曾几何时,那个曾经站在起跑线上奋力奔跑的青涩少年,经过多年的打拼和奋斗,已经驰骋在广袤的天地。从外交新星到新任外长,王毅锐意进取,厚积薄发,赢得了世人的尊重和敬仰。
王毅的儒雅中透着威严,在捍卫国家利益和国际道义时,那是相当的犀利。2015年3月,在回答日本记者关于“中国是否利用历史问题作为武器贬低日本这些年来对世界和平的贡献”时,王毅称说, “70年前,日本输掉了战争,70年后日本不应再输掉良知。”回答掷地有声,有理有节,赢得点赞。
“我们的使命是用我们的智慧和汗水来维护国家利益,捍卫民族尊严,树立国家形象,扩大国家对外影响和增强国际地位。所以哪里有需要和任务,我们的外交就应该出现在哪里。不论面对怎样的艰难,我们应当为自己的行动来恪守忠诚、使命、奉献这一外交人员核心的价值观。”
真正的男神,除了相貌堂堂风度翩翩的高颜值,还得有着让同性跪拜在其西装裤下的魅力、临危不乱不怒自威的气度,以及温文尔雅彬彬有礼的举止。
在第48届东盟外长会议的新闻发布会上,泰国副总理兼外交部部长塔纳萨当众向中国外交部部长王毅“表白”,他用英文说:“如果我是个女人,我会爱上他..……”随后,全场发出笑声。
有记者曾透露,王毅曾和他一起钓鱼。除了钓鱼之外,王毅还有着广泛的兴趣爱好,尤其喜欢运动。他自己曾透露个小秘密——经常打网球。而更为民众所熟知的是王毅在卸任驻日大使回国担任外交部党组书记期间,和妻子钱韦一起带领全部2000多名员工,在公开场合做健身、踢毽子、跳绳等工间操,以此表示对2008年北京奥运会全民健身热潮的支持。

视频源于网络侵删

两万多人看这篇,快看看


数万老朋友尚未关注,本号不是“国际时代”公众号,是备用号启用,赶快关注,顺便点击右上角…加星标,也好常见?

阅读原文看历史消息
★转发是最好的赞赏
共同点亮思想火炬在看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爱特龙江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