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黄粱一梦十二年
政经社论

黄粱一梦十二年


2020年3月25日早上5点多钟,天刚蒙蒙亮,二十多台挖掘机、300多人的队伍开进了青岛涵碧楼。


挖掘机排成一列,机器轰鸣,左右开弓。一溜烟功夫,这个青岛政府当年招商项目里的41栋别墅、很多人不远万里慕名过来打卡的梦想之地,大部分变成碎石、木板和玻璃片。


从2008年拿地至今,十二年的时光,二十多亿的投入,让它灰飞烟灭,只需要一天。


项目的主人赖正镒当时还远在台湾,他对媒体说别墅在2019年已全部售出。现在是业主和青岛政府之间的事了。


据你包叔的了解,这41幢别墅,最终卖出去的可能还不到一半。赖先生显然是在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


被拆掉的别墅市场均价8万。按600多平米的最小户型计算,一套别墅总价至少是5000万。这意味着,此次拆迁涉及价值超过20多亿元人民币。


黄岛区委通报说,为最大程度保证产权人的合法权益,在采取了评估、洽谈的方式对41栋建筑进行资产确认后,才启动依法整治。但是在微博上,有五六位业主已经写公开信喊冤,他们是在前一天才收到拆除的消息,也并没有有关部门找他洽谈后续补偿方案。


这批业主大部分是山东籍的老板,如今,是豪宅难民。


这群业主里,有范冰冰。2016年,有人拍到青岛人范冰冰到这买别墅,那会儿冰冰还是范爷,正和李晨热恋。四年后,天翻地覆,爱情没了,事业沉了,一夜间,自己又成了拆迁户。看到这个消息,兽爷感叹:


还好当初差5000万,没买,真险。


 

1

 


在媒体记录里,青岛涵碧楼的落成,是领导的高瞻远瞩。


那是2007年,“青岛市经贸考察团”赴台考察。在日月湾边,领导们被涵碧楼酒店震撼到了。


白天,涵碧楼的游泳池与日月潭只有一道矮墙相隔,在池里游泳感觉像在日月潭里游泳。夜晚有雾时,躺在涵碧楼的客房里,宛如躺在云雾中。


这个阅尽湖光山色的地方,不仅成为台湾最美酒店,许多全球游客也将其列入朝圣清单:


一生一定要住一次涵碧楼。


朝着国家中心城市迈进的青岛,正需要这样世界级的名片。很快,台商赖正镒就被邀请到了青岛。


但你包叔发现,早在2006年12月,青岛企业家在台办带领下赴台交流的座谈会上,赖正镒就公开表示了,要在青岛市区建设一处超五星级饭店。当时青岛日报报道的标题是:


《顺大势 促交流 谋发展》


显然那时,他和青岛政府已经有了接触和交流。


顺大势,可能是赖正谥一生的写照。青岛涵碧楼,是赖正镒谋划已久的一枚棋子。


早在2003年,赖正镒就在参加内地的一个活动时公开示好,说中国大陆充满着新的希望和机会。台下坐着北京、天津、深圳、沈阳等六个城市的市长。这位台商从那时就开始谋划北上。


这考验的不仅是他的商业胆识,更是实实在在的政治智慧。


更神奇的是,后来的种种,他竟然全部都猜对了。2005年10月18日,他在台北做出了预测:


两岸三通,最快在三个月后看到,最慢顶多两年。


两岸的三通完全实现,是在2008年12月15日,只比赖正镒的预测晚了一年。


2006年,赖正镒带着自己在台中的豪宅项目“帝国双星”,北上参加春季房展会,成为50年来首次参加大陆的房展会的台商。


2008年,赖正镒在青岛领导的陪同下看了沿海的五块地,然后把手指向了黄岛一处背靠凤凰山、三面环水的半岛。


这片土地沿海岸线一路长到了黄海,似凤凰展翅。红瓦碧树碧海蓝天,老赖当场决定,在这里盖一座涵碧楼。他连酒店宣传语也一起想好了:


孔子不走了,因为青岛太美了。


拿到地后,赖正镒马上去找了老朋友凯瑞·希尔。希望再度在青岛联手,复制日月潭涵碧楼的成功。


那时,青岛还是青岛,日月潭还是日月潭。

 

 

2

 

 

一位青岛朋友和你包叔说,涵碧楼的修建,触犯了房地产行业的三大忌讳:


开发风景区;造商业性质独栋别墅;岩石上盖房子。


凤凰山风景区的这片土地,是一片延申到海里的浅滩岩石,不仅开发难度大,而且居住起来舒适感不好。


但这位台湾商人实在太着急了,他在修海景别墅时,甚至不太在意手里的土地,其实是40年产权的商业用地。面对媒体采访,他说他并不太担心:


土地使用期虽然只有40年,但谁知道40年之后的政策会怎样呢?


内地的光明前景,让这位台湾商人意无意地忽略了种种不利因素。最后被他忽略的,是老朋友凯瑞·希尔的劝告。


看完土地后,凯瑞第一反应是拒绝的,这个项目太大了,面积是日月潭涵碧楼的十倍,凯瑞说:


他不了解中国政府对建筑规范的限制。


为此,已经70岁的凯瑞还开出了瞠目的价码:


6000万设计费不讲价;不得催稿,不能修改图纸。


你包叔获悉,2009年涵碧楼首次报批,是被青岛市规划局否决了的。但在一段时间之后,涵碧楼就神奇地开工了。


2010年奠基时,当时的青岛市长、副市长和黄岛区委书记也都出席了。


这个项目建设了四年,建成的前一年,赖正镒当选台湾商业总会理事长。涵碧楼的意义,似乎又多了一重。


中国新闻周刊说,青岛涵碧楼这块地非填海造陆,而是利用自然形成的礁石建成的。


当时乡林集团规划设计经理周雅筑接受采访时说,半岛上面的岩石都非常坚硬,他们做地基时要埋炸药。但岩盘一炸之后就碎掉了,他们把握炸药的分量拿捏了好几次,他们希望周遭的岩石全部都能够留下来。


竣工5年后,这个宏伟的建筑被认定为“破坏了礁岩”。


3月25号拆迁视频被传到网上,在青岛疯传,地产圈和设计圈也引起了轰动。


不少人目瞪口呆。


当天下午3点,黄岛区委对此事做了通报,说涵碧楼项目建设施工中破坏了礁岩,要拆除涉及破坏海岸线的建筑,恢复生态功能。


这是句平平淡淡的话。不合规的话,是谁审批的,谁来承担二十多亿资产损失。


一位算命大师在2009年告诫刚在青岛拿地的赖正镒:


5年之内艰难,5年之后起步。


大师算准了开头,但算错了结果。


 

3

 

 

十几年前,张化桥写过一篇文章《重商主义之祸》,讲当时招商引资走向极端。我们从巴西和澳大利亚把矿石运来,把我们祖先留下来的黄土地变成黑土地,我们的河流被严重污染。


只为积累那些正在溶化和缩水的外汇储备。


十几年后,“宁要绿水青山,不要金山银山”,这句话不再是文艺表达,而变成了重拳出击。


2019年1月,央视播放了一个专题片:《一抓到底正风纪——秦岭违建整治始末》。


做成专题放在央视黄金时间播放,这件事显然超越了事件本身。


秦岭成了一面镜子,各地都在照一照。


环保行动利国利民。不过在实际行动里,我们又容易走向另一个极端。


过去一年,从长城脚下,到海南清水湾,不少违规别墅都被清理了,一些企业主甚至锒铛入狱。有的被清理的房子五证齐全,符合当时的法规政策,有的甚至还是省级重点项目。


这次,法溯既往。


在青岛市区,很多新建筑也有类似的问题。比如石老人海岸线上,很早以前传说要做一个公园,后来成了41套法式高端别墅。


说句实话——我觉得这些法式别墅立在海边,真的比涵碧楼项目丑得多。


更远的海南,除了清水湾一个项目被拆掉之外,海花岛是罚款2.15亿元,完成阶段性整改的,融创的日月岛也只是罚款5001万元。


青岛涵碧楼并非赖正镒遇到的第一个环保难题。他们在南京的涵碧楼项目,拿到地后才发现有26亩面积属于水源保护区,报审时才知道不可以开发。


更改规划后,他们又在地块下方发现一根江水源热泵管道,这与原有规划发生冲突,项目再次停工。


这根管道,在从规划部门拿到的地形管网图上并没有被标识出来。


青岛涵碧楼的命,显然没有不远处融创维多利亚湾和星光岛好。涵碧楼破坏的是礁石,维多利亚湾和星光岛则都是人工填海的地块。


维多利亚湾和星光岛曾经都属于王健林,拿地的时候,得知星光岛是商业用地,万达不干了。


后来青岛就有了东方影都,再后来,万达就填了维多利亚湾,可以开发住宅。


赖正镒意识到自己和内地企业家的差距,还要在拿地好几年之后,他终于公开承认:


当时没有经验,土地是商用的,没有谈好。


2020年1月16日,涵碧楼酒店林先哲公开感谢了青岛政府对台企的贷款政策:


如果没有青岛农商银行提供的5亿元的贷款,我的企业就要倒闭了。


2003年,那个发表《中国大陆充满着新的希望和机会》的赖正镒,肯定想不到结局会是如此,当时在台下听他演讲的,包括了王石、王健林、潘石屹、胡葆森等人。


从看好大陆,到花3.5亿美元投注大陆,赖正镒看上去做对了所有事情。商人,真的是一个绝对不能犯任何错误的职业。


我以前写过伊索寓言里的一个故事。驴子驮一包盐,觉得重,耍滑头,过桥的时候淌了一趟水上来,盐包轻了一大半。


驴觉得自己聪明,后来商人治驴,下次驮盐前先让驴驮一包棉花,驴又从河里淌,上岸累得半死。人们的小聪明跟驴一样。因为偶然的机缘和运气,一些事情成了,就觉得自己牛。


直到后来看到结果,才了解自己的力量,发现自己还是不行。




珍爱包叔,顺手“在看”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包邮区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