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陈行甲辞职是因为屡遭领导羞辱打压,还不懂做官?
政经社论

陈行甲辞职是因为屡遭领导羞辱打压,还不懂做官?


这两年来,听过很多关于陈行甲的故事,看过很多关于他的文章,心里对他有着太多的敬意和惋惜,但我从来没写过一篇关于陈行甲的文章。


不是不想写。


而是真不知道该怎么写。


感觉无论用什么样的语言,都写不出他的那种高尚、纯粹的品德,和那种两袖清风,一心为民的情怀。


我今天之所以第一次提笔写陈行甲的文章,是因为我看到网上有人评论说:“陈行甲之所以辞职,是因为他得罪了领导,他不会做官,是走不远的。”

1


陈行甲得罪领导,屡遭上级领导羞辱打压,是事实。
陈行甲在县委书记的执政后期,确实遭到了两个时任州里主要领导的打压。结果是,这两个领导后来一个被组织严肃处理,一个进了大牢。


他遭上级领导羞辱打压的事情,最典型的事儿有那么两件。


一次,陈行甲想找州委书记汇报工作,但州委书记一直不见他,后来终于见到了。两人面对面坐着,州委书记对他说:陈行甲,你只是个县委书记,老子是州委书记,你约老子十次,老子见你一次就是给你脸。


还有一次,陈行甲在州里工作汇报会上,讲到巴东正在推行的乡村信息化建设,说到在在偏远山村开通免费Wi—Fi,接入名就是“共产党”的拼音,当时被主持会议的时任州委主要领导打断:“等你到了中央再用这么大的名字吧!现在你还用不起!”话音一落,满座哗然。

2



陈行甲为什么会受到上级领导的凌辱打压?


原因无非有两个。


其一,陈行甲干净得让人害怕。作为县委书记,他从不收礼不受贿,干干净净,两袖清风,从来不给领导行贿送礼。在贪官污吏眼里,清官是天然的敌人、异类,是其贪腐路上的拦路虎、绊脚石,必然会除之而后快。

 

其二,陈行甲是个容不得不干净之人的人。在巴东期间,陈行甲一身正气、一身杀气,嫉恶如仇、铁腕反腐,其亲自签字双规或抓捕的官员和不法商人便多达87人,直接牵连出5名县领导和2名州领导。如此大开杀戒,自然会危及腐败领导的“小圈子”,从而招来报复。


陈行甲为什么会遭凌辱打压,我最后只能用一句话来总结:在乌鸦的世界里,洁白的羽毛就是罪。

3



解释了陈行甲屡遭上级领导羞辱打压的事儿,我再谈谈网友评论他“不会做官”的事儿。


在个别网友的心里,陈行甲不会做官,无非是因为他不愿意顺同大流,他践踏官场潜规则。


那我就要问问了——


陈行甲这样品德高尚、一心为党为民的廉官不适合做官,那什么样的人才适合做官?



世故、圆滑、逢迎、见风使舵、八面玲珑、同流合污的“两面人”才适合做官吗?


官场里这种“两面人”还少吗?赖小民、史文清、张二江就是典型!这些人做了官,给党、国家和民族带来的是什么?!


所以,界定一个官的好坏,不是看他走了多远,官做多大,而是看他为什么而做官、为谁而做官。


只为封妻荫子、满足贪欲的官痞、党棍、政客,官做得再大也不是好官,更不值得尊重。


陈行甲官路艰难、走不远,不是他不适合做官,而是因为当地政治生态、政治环境崩坏。


陈行甲也不是不懂圆滑,不知逢迎,不会做官,而是他胸怀天下,心藏大爱,高尚善良,一身正气,怜恤百姓,不愿放弃原则和正义的底线,不愿同流合污。


陈行甲在仕途上走的是不远,但他的做官理念、为民情怀、正义担当、官品人品和人生价值是崇高伟大、令人敬仰的。只做好官,不求大官,是陈行甲与众不同的地方,也是他令亿万百姓内心最景仰的地方。这种官才是国家和民族真正需要的官。


作为同受腐败凌虐的普通百姓,不能为高层反腐、建立健康的政治生态和社会环境助力倒也罢了,岂能信奉和尊崇邪官、滑官那套封建腐朽的为官之道,为病态的官场生态加持,助纣为虐?!


不客气说,那种责怪陈行甲不会做官,一味信服、赞同腐朽官场规则的人,不是三观错位,就是脑袋进水了。

4



当然,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说陈行甲不会做官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


一、陈行甲心中没有官位、权杖,只有民情、民瘼,所以才会始终把群众摆在心中至尊的位置,才会扑下身子为老百姓办实事、做好事,才会把最无助、最可怜的艾滋病患儿认作“干儿子”,才不会去搞什么政绩工程、盆景项目;

 

二、陈行甲心中没有官位、权杖,所以才不会眼睛向上、密切联系领导,才不会一切围绕上级转,一切以领导的好恶为行动指南,才不会钻窟窿打洞跑官买官,正因为如此,才会得罪少数以权谋私、腐败堕落的上级领导;

 

三、陈行甲心中没有官位、权杖,才不会有所顾忌,收敛锋芒,对腐败行为、腐败官员心慈手软,才敢于动真碰硬、不管不顾,鬼挡杀鬼、魔挡杀魔,亲手将87名腐败官员和不法商人送进监牢,碾碎了地方官场圈子文化和山头文化,成功扭转了地方的政治风气……


四、陈行甲心中没有官位、权杖,才会不允许有令不行,不允许“为官不为”,不允许插手工程项目。


事实上,巴东这块土地上,不只陈行甲这么一个好官。千年以前,寇准就在这里任过县令。我相信,今后还会有不少陈行甲式的官员留在老百姓的心中。


关于“陈行甲不会做官”这个问题,我想,还是留给历史来评述比较好。我估计随着时间流逝越久,巴东人会越想念他。


文章结束时,我突然想起了80年代云南昭通曾有个叫蔡朝东的县长,他的做官理念,和陈行甲几乎是一个模子里复制出来的。当然,其下场,同样是一模一样。


历史,就是如此惊人的巧合。


据当时的报道称,云南省大关县县长蔡朝东离任时,县城万人空巷,加上闻讯赶来的村民,一起聚集在路旁欢送。离任那天,他脱下自己身上的棉衣披在一位老农身上,自己仅穿了一件单薄的衬衣。


还有一种说法,说蔡县长离任时,送他的车不是开着出去的,而是被百姓抬着出去的。


至今想起,依然热血沸腾。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