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金融开放准备好啦
政经社论

金融开放准备好啦

快关注啊朋友到家啰?
来源/陈大头

编者按  特朗普上任之后采取很多措施,设法让华尔街金融巨头跻身中国金融市场,我们也在加速开发金融服务。这些年金融业畸形膨胀,“金融创新“平台连环爆雷,股票市场乱象丛生,参与民众损失巨大。人们对金融畸形膨胀和服务低下不满意。

很多人疑虑的是:美国为代表的金融服务脱实向虚问题并未解决,弄虚作假操控市场非但并未杜绝甚至酿成次贷危机,美式金融手法冲击列国金融体系教训众多而深刻,我们如何从众多经验教训中取其精华为我所用?

金融开放果真万般好?笔者逻辑很简单:美国金融是否对等向中国开放?如何避免美式金融乱象在中国重演?是否有利于人民币独立地位亦或加固美元霸权?贸易战缓和,有人说金融战难以避免,这与金融开放有何关联?

或者归根结底,金融开放是有利于中美两国人民,还是有利于资本豪强?是有利于世界人民,还是有利于中美两国之一亦或共赢?与狼共舞势在必然,那准备好了吗?逻辑分析与实践,值得持续关注。本篇供参考,非投资建议。

1月15日,中美双方签署了第一阶段经贸协议,其中特别提到了关于金融开放的实质性问题。

第一阶段协议包括购买400亿美元金融服务

让美国银行机构、保险公司和其他金融服务公司得以扩张中国市场,其中包括快速审查信用卡公司和美方信用评等服务的授权许可。

同时还有取消保险、证券、基金、期货的外资股比限制,提供不良资产许可证,核准证券投资基金托管服务等

尽管,协议关于金融部分服务基本上是我们最近两年逐步开放实践和总结,但金融业的全面开放,带来的不仅仅是人民币的国际化,更是金融业的洗牌

?金融开放的背景

回过头去看,我们改革开放以来一直延续着一条依靠“对外开放”来倒逼市场化改革的路径,尤其是对美国资本的开放几乎成为了“对外开放”的代名词

1978年,是第一轮改革开放;

2001年,加入WTO是第二轮改革开放;

到了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的爆发最终刺破了资本的泡沫,这使得一直以美国为师的中国资本市场改革陷入了迷茫和反思。

在中国国内,一派主张继续完成美国这个老师的“遗愿”,加速资本开放和资本市场化改革,继续用“开放倒逼改革”,用更多的流动性,以及国有资产的资本化来维持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

而另一派则开始主张反思,他们认为中国的资本市场正在重蹈美国“脱实向虚”的覆辙,而且,由于中国市场的法制化更不健全,将会导致中国比美国的问题更加严重。

中国资本市场的改革究竟何去何从,一时举棋不定

于是,在2008年后中国出现了改革停滞与市场激进并存的奇怪现象,一方面是中国国有企业改革迟滞不前、楼市限购限贷、资本项目开放停滞。

另一方面,中国广义货币增速一度高达28%,中国国内的资本冲动难以遏制,同时,美国量化宽松政策带来的巨量“有毒”美元也时刻徘徊在中国市场的门前,寻找着各种途径抄底中国资产。

面对中国内部改革的僵持,“以开放倒逼中国改革”的口号再次被提出,只不过相比于之前“以构建资本市场”为主题的两次“开放倒逼改革”,此次则需要更进一步打通国际资本市场。

这一方面实现人民币的国际化的客观需要,另一方面则希望借助国际资本的力量,最终取得资本对中国经济实际支配权。

发展资本市场究竟是为发展中国经济,还是由资本来支配中国的国家经济?发展中国的资本市场究竟是工具还是目的?

这不仅开始引起了中国高层的警觉与怀疑,尤其是在汲取了之前东欧和南美国家资本全面开放的教训之后。

资本是没有国界的,但是其背后的产业和资本家是有祖国的,这就是资本市场背后隐藏的国家利益博弈

一旦在本国资本没有取得强势地位的情况下,实施对国际资本全面开放,整个国家的经济就将难以避免遭到国际资本的“洗劫”。

因此,2008年之后,中国一方面加强了对于资本的控制,另一方面实际上停滞了包括土地在内的国有资产的资本化与市场化进程。 

只要控制住资产,就没有人能够动摇中国的根基。而所谓的“以开放倒逼中国改革”也只能被局限在金融服务业,而不是整个金融资产,于是,中国金融服务业和互联网金融创新开始脱离中国的“核心”资产唱起了“独角戏”。

从2013年开始,再次“以开放倒逼中国改革”的尝试开始启动

在2013年5月,中国承诺将稳步推进股票、债券、保险市场对外开放,促进人民币跨境使用,逐步实现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拓展金融业对外开放的广度和深度。

随后,中国政府便在合格境内机构投资者的基础上,开始合格境内个人投资者试点准备工作,2014年“沪港通”正式开通,中国资本市场开始与国际市场对接的便捷渠道得以搭建。

同年,以互联网金融为主的中国金融创新也开始摆脱了“非法集资”“非法吸收公共存款”的法律限制,登上大雅之堂,出现在中国政府的工作报告之中,成为解决企业融资的新渠道。

随即“影子银行”也开始出现在中国人的视野中,几乎同一时期,又一轮的新股发行改革也正在酝酿,“向注册制过渡”的改革意见,以及大量新股的发行,开始再次调动起中国股民的热情,中国股市历经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沉寂了近6年之后,2014年至2015年再次迎来了一轮大牛市。

然而,在核心资产没有实际入市、改革依然停滞的情况下,单靠海外游资、场外配资、信托融资等等金融开放和金融“创新”催生出来的资金,是绝难维持股市的长期上涨的。

最终迎来的只能是股市暴涨暴跌,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导致2015年的股灾爆发的根本原因似乎并非“熔断机制”的错误,而更像是来自于“开放倒逼改革”的失败。

我们不仅没有加速国有资产的资本化,反而开始批判“混合所有制改革”中贱卖国有资产的错误,再次要求做大做强国有企业,开始收紧海外资金的非法流入管道。

2015年8月11日,被寄予厚望的所谓“811”人民币汇率改革再次刺破了资本的幻想,我们未能如期开启国际资本自由进出的“闸门”。

对于“汇改”失望,以及本就长期累积的人民币贬值压力在这一时刻突然释放,大量早已提前布局的资金开始出逃,随后,中国股市也应声再次暴跌,漫长的熊市就此开始。

中国的市场化改革派原本指望通过对外开放来逼迫中国进行内部改革,然而,这次首先逃跑的却是外资,2008年后本就已经十分虚弱的国际资本只是希望借机来剪中国市场的“羊毛”,而并没有和中国进行较量的准备。

而对于中国而言,“开放倒逼改革”的失败则给中国经济留下“一地鸡毛”,金融创新和“市场闯关”之后遗留下来的巨额企业不良债务和习惯了高收益率金融体系,以及高额的房价,已经掏空了中国的大部分实体企业和大众消费能力。

金融资本与实体产业的严重脱节正在威胁着中国经济的未来

为了应对危机,中国的经济领导权开始发生转移,供给侧改革方案出炉了,中国经济的发展不得不更多求助于“对内改革”,相应的,从2016年至2018年一场“去杠杆”运动和资本出清过程席卷整个中国。

正所谓“前有因,后有果”

中美贸易的摩擦与中国对资本市场的整肃,并不是突然发生的,也不是特朗普一时心血来潮,更多的是中美经济发展与中国改革的必然结果

而相比于2012年时,我们对经济的反思和行动能力已经大大加强,也逐步开始形成了自己的改革方案,2016年后采取了主动出击的策略。

2016年,一方面打击影子银行,另一方面实施供给侧改革、削减产能,以提高原材料企业和国有企业的利润,保住中国中央财政。

2017年,一方面通过实施“去杠杆”削减政府、企业债务,另一方面继续推行供给侧改革以稳定宏观经济。

2018年,一方面开始实施全面监管的金融改革,封堵金融体系的表外运行,停止了金融空转,另一方面,“开闸放水”意图抵消改革冲击,将资金引入实体企业。

2019年一季度,为了应对中美贸易摩擦,一方面在努力稳定就业,而另一方面则开始着力对国内的资本市场进行清理,将各种陈枝腐叶、淤泥杂石清理干净,重新疏通资金流通渠道。

此外,围绕着人民币国际化和“一带一路”,我们也在加速重新构建着属于自己的国际化合作体系。

无论是中国资本市场的对外开放,还是人民币的汇率改革,都在试图利用国际资本,而不是让资本成为中国经济的主导

进入2019年二季度以来,伴随着中美贸易战的战火重燃,以及美国对华为等中国关键性企业的打击,美国发动中美贸易战遏制中国,进而逼迫中国全面开放资本市场的诉求已经“图穷匕见”。

而在新的市场化改革框架内,中国重新启动资本市场,对市场微观主体进行重新梳理和整肃,这一切已经箭在弦上。

但是对任何一个国家来说,金融都是国之重器,必须牢牢掌握自己手里,所以我们所走的每一步都格外小心
经过多年摸索,我们已经有了自己的市场和法规,金融监管已经提高到了最高地位,就算国际资本和国际金融大鳄在有实力,也要接受我们的法律监管,我的底盘我做主。索罗斯这样的金融大鳄连续二十年被挫败就是一个很好的证明,我们不惧怕任何国际资本和国际金融大鳄。

过去两年,中国资本市场经历了去杠杆和出清,已经具备开放条件,毒瘤已经割除,大扫除结束,剩下就是要开门迎客,金融行业的对外开放再次提速。

?金融开放做什么

2018年4月,博鳌亚洲论坛,领导人向世界承诺进一步开放中国金融市场;

2019年5月,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12条银行业、保险业新开放政策措施;

2019年7月,中国国务院金融委办公室再次明确11条新开放政策措施;

2019年10月15日,国务院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外资保险公司管理条例》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外资银行管理条例》部分条款予以修改,自公布之日起施行,并于2020年逐步取消证券、银行、保险行业的外资股权限制。

本次签署的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相当于补充了中国金融对外开放细节,对一些具体内容给出了具体时间节点

比如,中国将不迟于2020年4月1日取消寿险、养老保险和健康保险领域的外资股比限制、取消对保险领域经营限制,允许美国独资的服务提供者进入证券、基金管理和期货服务领域。

对某些已经实现的内容予以了确认,例如确认已允许一家美国独资信用评级服务提供者对出售给国内外投资者的国内债券进行评级;

对某些新开放的内容给出了实施细节,例如承诺将在5个工作日内受理美国电子支付服务提供者在中国独资开展经营的申请。

1月16日,中国人民银行在官方网站发布《关于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金融服务章节的情况说明》,总体强调中美达成的金融服务业协议,是中国金融业开放成果的反映

说明指,协议涉及的金融服务章节共24条,涉及银行服务,信用评级服务,电子支付服务,金融资产管理服务,保险服务,以及证券、基金管理及期货服务六方面。

其中,中方承诺包括

“一是放宽金融业准入限制,放宽外资在保险、证券、基金管理、期货领域的持股比例和业务范围限制,取消新设立外资保险公司准入前30年保险业务经营资历要求等。

二是在中国已开放的领域,依法受理并审批美资机构的业务资质申请,包括基金托管、非金融企业债务融资工具A类主承销、信用评级、电子支付、金融资产管理、保险、证券投资咨询等,其中电子支付领域根据中国相关行政许可程序明确了审批程序。

三是优化具体业务监管规则,在评估外国银行分支机构从事基金托管业务时将综合考虑母行资质,这方面已经在部分外资银行开展了试点。”
 
美方承诺包括

“一是美国认识到目前有中信集团、中国再保险集团、中国国际金融股份有限公司等中国机构的申请尚未批准,确认将及时考虑此类申请


二是美国确认给予中国信用评级服务提供者、包括银联在内的中国电子支付服务提供者非歧视性待遇;


三是美国将继续允许中国金融服务提供者在美收购不良资产的收购和处置。”

中美双方共同承诺包括

允许对方信用评级机构在现有合资企业获得多数股权,对彼此证券、基金管理和期货领域不设置歧视性限制措施,在银行服务及不良资产处置方面深化合作等。

?金融开放利与弊

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CF40)学术顾问、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余永定在接受CF40秘书处访谈时指出,金融服务业开放和资本项目自由化是两码事。

金融市场的开放,或许会引发一连串的连锁反应。

所以,我们这两年采取的是循序渐进的方式逐步开放。

2002年起,先向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QFII)提供资金用于中国境内的证券投资;

2014年至2017年间,又通过额度限制的方式陆续开放了沪港通、深港通、债券通等股票、债券互联互通机制。

正是对资本账户的有效管制,才使我们屡次成功应对国际金融风险的基础。因此,即使扩大金融开放,我们在短期内也不会全面放开资本账户

而且,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中没有承诺开放资本账户的内容,资本的自由化还是要受到监管

目前,中国已经成为银行业总资产规模全球第一、保费收入全球第二的金融大国,中国金融企业完全有能力与国际金融巨头同台竞技。

国际资本的进入,将会再次倒逼国内金融行业改革

三个月后,美国金融服务机构进入中国,势必会对原有的金融体系形成冲击,行业会开始洗牌,但这种冲击有利也有弊。

比如,金融市场控制权的争夺,过去金融市场以国企、央企为主导,外资持股比例的扩大,原先的国企、央企将直接面临控制权冲击,金融市场将会出现波动。

同时,一些具有技术优势的民营企业、高科技企业的控制权将会被外资蚕食,我们要抢先把这些企业的控制掌握在自己手中,而不是外资手中。 

美国金融机构凭借管理经验、良好的产品体系,将会在银行、证券、保险行业侵蚀部分中国金融机构的市场。

市场的争夺更加激烈,产品更加丰富,投资者在市场中选择的机会更多。各个金融机构将比拼的是投资理念,产品、为客户能赚取多少收益,而不是以前那种拿个牌照,躺着赚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我们需要外资来搅动中国金融这滩春水,让国内的金融机构尽快成长成国际金融机构,与狼共舞、提升自己,这是历史机遇,也是挑战。  

在银行业,有可能享受更好的服务,更高的存款利率,更低的贷款利率;
在保险业,有可能享受到国际上流行的保险产品,甚至比所谓的香港保险更加有竞争力,
在证券业,有可能享受到更好的服务,甚至“零佣金”……  
金融业开放,好处远远大于风险,这是历史的必然,也会成就最终的“双赢”局面!

?金融开放监管与洗牌

同时,在开放之时,央行也强调,开放金融业并不是一放了之、放任自流,而是要强监管,防风险。中国将加强监管,在公司治理、市场建设、金融监管等领域尽快补齐短板,建好各类“防火墙”,使监管能力与开放水平相适应。

如果美国金融机构在中国金融市场过度创新,可能会导致金融泡沫的出现。对此,我们更需要做的是完善金融监管体制,在一视同仁的前提下,限制美国金融机构的盲目创新

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主席易会满认为,在监管方面,中国金融开放要“坚持放得开、看得清、管得住,切实增强开放条件下的风险防控和监管能力”

在市场开放后,那些以前躺赚的金融机构这次要居安思危,行业的整合、洗牌、并购即将到来,一批大型机构、科技企业将脱颖而出。

做大做强的过程中,很多小的机构,将被拍死在沙滩上,惨遭淘汰出局。



任何一个国家经济的发展,金融市场走向全球化是必然的趋势

改革开放以来,我们一直躲躲闪闪,没有开放金融市场,也没有让人民币融入全世界,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在金融市场需要话语权! 

在全球化的今天,我们比任何时候都需要清醒认识到开放的重要性,在这个历史机遇面前,融入全球金融体系,更加自由开放,这也决定着我们的百年国运,也决定着几代人的前途与命运。

金融重新洗牌之际,都准备好了?

快关注朋友到家啰?


阅读原文看历史消息
最好的赞赏是转发
思想更璀璨,就愛点在看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爱特龙江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