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重大商业事件都会发生两次
政经社论

重大商业事件都会发生两次



刘肖2012年从万科战投部调到杭州,成为杭州万科总经理时才33岁。那年他们在杭州良渚文化村搞了一场跑步比赛。


那时的良渚文化村真是荒凉。半夜市区嗨完,打车回良渚的君澜酒店,在山里绕了一个小时,司机愣是找不北。


你那时要是跟我说,会有女作家在那开书店,我是打死也不会相信的。


不过对于跑步来说,良渚是个挺好的地方,有山有水。跑步比赛也特别专业,选手们都面黄肌瘦,一眼看过去,好多人都和我一样,满脸青春痘,是每天宅家撸啊撸的年轻人。


1500米比赛,最后我竟然跑了亚军。冠军比我快了20多秒,名字叫郁亮,他那年47岁。


那场比赛失利后,我沉寂了两年。每天发愤图强,去健身房跑步,体重终于从130斤跑到了150斤。但之后几年,一直没有机会在赛场上教训下郁亮,一雪“20秒”之恨。


郁亮跑去登山了。


有人多年前问王石,为什么要去登山?王石引用探险家马洛里的话说:山顶就在那儿。


王石也是一座山。山顶在那儿,万科曾经也在山顶上。万科和王石的好学生郁亮以后的位置在哪,这是郁亮要想的问题。


郁亮后来像王石一样,登上了珠峰。一年多后,我和他在万科大梅沙总部吃了个晚饭,看到他办公室里最显眼的地方,摆着从珠峰顶上带回来的石头,上面写着:


2013年5月17日12点35分,珠峰,8844米。


那次吃饭,郁亮桌子上放的手机,还是华为mate7;王健林还是首富,姚振华还不是野蛮人;吴向东刚结束调查,回到华润,做了助理总经理。


若没宋林案,吴向东本极有希望把“助理”两个字去掉。


那时中国人都在追捧“互联网+”。我一直不懂这个“+”是什么意思,万科也不懂。地产界“三好学生”于是把卖情趣用品的马佳佳,请去深圳公司上课。


中国的90后杰出代表做了一个很炫的PPT,她对着台下60后、70后的地产高管说:


90后不买房。


这份PPT后来流传甚广,有人说,50年代的王石构建起来的地产观确实需要推倒,重新构建一种多元的地产观了。

 


1

 


现在我们都知道了,2015年之后,很多事开始分道扬镳。


唱空中国楼市的言论,在这一年到达了巅峰。万科也有点慌,郁亮在人民日报提出了“房地产进入白银时代”的观点。


这艘全球最大的房地产公司何去何从,郁亮当时心里,应该也没多少底。


郁亮高调地带着高管们去华为、黑石、小米等企业取经。回来后,我问他取回了什么真经。他笑着说,这其实是为了倒逼员工学习。


我追问他,房地产还能干多久,万科要怎么转型。他指着万科总部外面海拔943米的梧桐山说,转型就像爬梧桐山,我们站在山脚下:


山上没有任何路,但我们知道山顶在哪,现在要把路走出来、找出来、杀出来。


没想到,饭吃完后没多久,宝万开战了——这是中国商业史上最惨烈的一场恶斗。


然后央行和三四线棚改都开闸了。乘着“带头大哥”的巨大变动,恒大和碧桂园的轻舟,乘着政策的东风,轻轻松松地越过了万科的万重山。


当年马佳佳的“90后不买房”,的确影响了一大批年轻人。只是四五年过去了,国内大部分城市的房价都翻了一倍。我不知道马佳佳有没有买房,但如果其他90后听信了毒鸡汤,应该会遗憾很多年的。 


这四五年里,陆陆续续又跟郁亮见过几次面。前几天,是多人的饭局,有人问他这几年路走出来了吗,他说:


路还很模糊,有时候你要登到山顶,才知道你来了。


上周,他还在给员工的邮件里说,很抱歉,几年过去了,万科的转型并没有特别成功的案例,我们找不到一个和房地产一样赚钱前景的行业。


房地产真是条不归路。这些年,向上游的金融产业转型的大公司,泛海、万达和复星等,今年都遇到了各自的问题,而向下游的养老、长租公寓、物流等产业转型的万科、绿城等,虽然做了也不少事,但焦虑感仍旧很强烈。


开年后,中国最大的三家房地产企业,房子都卖得不好。


碧桂园下滑最严重,330亿元的销售额,还不足去年同期的一半。澎湃新闻报道说,碧桂园正在大裁员,有些部门裁员一半。


许家印前几天则开会说,恒大旗下所有房子九折销售。


现在,“路在何方”这个问题,摆在了所有人的面前。我问过郁亮怎么看许家印和孙宏斌投资贾跃亭,他直言说“看不懂”,但我问他怎么看杨国强做机器人产业时,他则说:


不要问我这个问题,杨主席是我的好朋友。


这些问题,其实我去年也都问过杨国强。


这四五年,我偶尔会想起在良渚文化村找君澜酒店的那个晚上。我仿佛坐上了一辆失明的出租车,在茫茫旷野里前行。


其实,我们这四五年,何尝不是如此。

 


2

 


去年夏天和郁亮见面的时候,郁亮桌子上放的手机是华为MATE10。他跟我等等吧,MATE20马上要出了。


前几天看到他的手机,果然已经换成了MATE20了。我也换了手机,是42寸液晶的iPhone XS Max。



宝万之争的阴影,似乎快要过去了。他去年跟我说,过去三年,对他个人而言,是在万科三十年以来最紧张、最复杂的时刻,但他顶过来了。


这家当时全球规模最大房企的争夺战,牵涉了险资宝能、安邦,央企华润,地产国企深圳地铁,民企恒大,甚至监管层保监会、国资委和深圳政府也被卷入其中。


这个故事里,好与坏的界限极其模糊。你所能想象到的戏剧性情节,在这个历时三年的争夺战里,可能都发生了。


比如据说郁亮有一段时间,丢过好几次手机。比如宝能指责万科有窃听。


这是王石领导下的万科打的最后一场战役了。


王石出身军人家庭。父亲是王震领导三五九旅时级别较高的指挥官,母亲是游牧民族锡伯族。这种家庭给他带来了好斗、杀气很重的红色基因。


万科前太子林少洲说,王石不想老被别人介绍说这是王什么的女婿,很想证明自己——就像有人老想证明自己是独立女性一样。


所以当姚振华在冯仑办公室里对王石说“我成为大股东后,你还是旗手”这句话后,宝万之争就无法避免了。


郁亮则来自一个普通家庭,母亲是苏州一个普通工人,父亲是一位工程师。从小是好学生的他,1984年考上了北大国际经济系,毕业后被分配到深圳外贸公司。在不断建言公司扩展连锁零售模式均遭失败后,郁亮转投了对其十分赏识的王石。


他后来跟我说,来到万科后自己运气一直都不错。


宝万之争最后的结局,令人叹息。我们本来以为这场纷争能带来更多的意义。


有朋友前些日子跟我说要一起出本宝万之战的书。我想了想,应该是不可能的。


姚老板前些日子刚刚报案了,说南玻前管理层侵吞公司资产。


去年12月10号凌晨0点07分,余英连发了两条微博,一条是:


说句实话,看看老子的前半生,你们算个鸟?老子才特么的是虎落平阳被犬欺!


另一条是“麻辣隔壁!”


发微博的前两天,余老大刚辞去宝能地产总裁一职。可以想象下这场景,中国地产业最特立独行的经理人望着窗外夜空,想着一生中后悔的事,两条微博喷薄而出。


姚老板不是吃素的主。


深圳地铁最终成了万科的大股东。据说在引入深铁之前,王石找过马明哲,希望平安能代替华润,成为万科的大股东。马明哲没有接话。


去年,马明哲投入了小两百亿,拯救了水火之中的华夏幸福,并把自己的好朋友、华润集团助理总经理吴向东派去华夏幸福当CEO。


几天之前,吴向东带着从华润置地挖去的几十个手下,赴任华夏幸福。


吴向东曾经被传为宝万之争的幕后主角。


黑格尔说历史上的重大事件,都会出现两次。马克司补充说过一次:


山水总相逢。



3

 


在过去,万科内部每周都有读书会,会议的主持人是郁亮本人。


他不仅看报纸和杂志,还看些稀奇古怪的书。


如今读书会取消了,但他仍然会给员工定期分享书籍和文章。


每次和他见面,他也会跟我分享一些最近看的书籍。比如2015年给我推荐的是《失控》、《转型》和《裸猿三部曲》。


去年推荐的是《哲学的殿堂》,里面有一句话:


中年最大的优点是什么?是适度,能把握好度。最大问题呢?是平庸。


好学生显然是害怕平庸的。


今年我问他看什么书。他给我推荐英国物理学家韦斯特写的《规模》。这本书揭示了平时我们经常看到,但视而不见的规律,比如树木是否能够无限的越长越高、越长越粗?


已经6000亿销售规模的万科的天空在哪里?


郁亮很喜欢看书,很少看电影。但在去年,他特意去电影院看了《我不是药神》。


因为他的父亲也得了癌症。手术后常年要吃药。有一种药和电影里面的一模一样,正版药要3万一瓶,印度仿制药才2000,但这位万科董事长的父亲,一定坚持要吃仿制药,因为不能浪费儿子的钱。


我不知道郁亮看这部电影有没有哭,我反正哭了。


2001年,郁亮从副总经理、财务投资负责人升任万科总经理时,当时就有很多万科人不服,为什么一个不太懂房地产专业的人被选中?


那一年,万科销售额只有20多个亿,公司内山头林立。他小心翼翼、但坚定地推进一些事。


十八年过去,现在的万科一年销售额6000多亿,员工也通过合伙人计划,和这家公司的未来牢牢绑定在了一起。


做董事长这一年多,这个过去一直紧绷着的中年人,明显要松弛多了。我问他当董事长和总裁的区别,他去年跟我说:


趋势方向,其他的都随他去……大时代面前,大势不可赌博。


今年,我又再问了一遍这个问题,他说:


不再关心一年之内的事情了。


我问他宝万之争后,管理层的威胁都消除了吗?他笑着说:


你都知道答案,明知故问。你这人就是比较坏。


在去年,我跟他讲了一个香港上市房企的故事。


一个对产品很偏执的地产企业家多次落难。2014年,他在经历一番惊天动地的争夺后,把公司从一个错的人手里抢回来,把大股东的位置,交给了一家央企。


头三年,管理层还是他以前的老部下,公司还能保持以前的产品力和执行力。但是总裁三年期一任满,马上被央企派来的党委书记替换了。


公司又进入了无休无止地折腾中。


我看了下,这家房企前两个月的销售额,从以前的前十名掉出了二十名开外了。


你们都知道,我说的是哪家房企。


这个故事现在由我来讲,还是让我很难过的。因为曾经我的梦想,就是买一套这个开发商盖的房子。


转眼间,郁亮任董事长,已经一年半了。



最后,今天给大家推荐一位我做投资的朋友:林奇


他是做价值投资的,长期投资,集中投资,伴随伟大公司共同成长,长期做下来投资业绩很好。


他每天也会解读一下当日最大的财经新闻,推荐大家关注一下林奇的公众号,可长按识别下方二维码关注:

本账号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账号 

珍爱包叔,顺手好看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包邮区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