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那个王林、徐翔背后的男人,也去香港望北了
政经社论

那个王林、徐翔背后的男人,也去香港望北了

《红楼梦》里说过:好防佳节元宵后,便是烟消火灭时。曹雪芹说的不是年关难过,而是正月难过的意思。

 

多年后回头看2018年的元月,不正是如此。一位年轻石油富豪被失踪,一家保险巨头被接管,再到一位二代仓促离世。

 

元月里又一个大消息是,一位地产上市公司的老板去了香港,成了“望北”客。

 

据报道,中弘地产董事长王永红已离开内地,到了香港。他的公司、曾开发北京“外围基地”北京像素的中弘,目前正陷入资金危机,并被迫引入外资重组。王永红持有的股权被司法冻结多轮。

 

北京地产圈里,46岁的王永红很特别。他公司规模不大,但交游甚广,名气很大。他在江西帮企业家中人头很熟,是大师王林的好友,得到过孟晓苏的提携,也被牵涉进徐翔案。


曾有开发商和你包叔评价过王永红:

  

王永红很聪明,也很拼。情商高会说话,老干部喜欢,女同志也喜欢。

 

王永红的老家在江西宜丰,他父亲王宝珍以前在宜春市农业局当领导。


后来关于他青年时代的介绍中,王永红被包装成一个大学毕业去北京打工洗车、白手起家的企业家——1992年来北京打工。最开始洗车,后来和哥哥王继红合伙开了洗车公司永顺发。

 

洗了几年车后,王永红就攒够钱搞起了加油站。油站后来被中石油收购,他收获了人生第一桶金。

 

他勤勤恳恳地洗车,一年赚了两万块,经过不懈的努力,加上父亲给的998万,成了千万富翁。


其实,父亲王宝珍给自己的两个儿子不少帮助。王永红的哥哥年纪轻轻就在地方化工厂当了厂长,而王永红很早就在一家名为江西中成事业的公司中持股。

 

在王永红设立中弘集团的母公司时,正局级单位北京农产品中央批发市场管理委员下属一家企业,还莫名其妙地给民企中弘进行增资扩股,股权最终也交还给了王永红。

 

油站一夜暴富后,王永红就开始做地产。2000年在常营囤了600亩庄稼地,秋庄稼收了八茬之后,2008年才正式放开销售,那就是著名的北京像素,这个项目据说让他一口气赚了五六十亿。

 

早几年,你包叔曾见过王永红几次,还因为一件事给他打过电话。电话里客客气气的,没有一般富商的不耐烦或强势。那时他也是胡润百富,江西宜春首富,喜欢在北京城的昆仑饭店宴请商人和官员。

 

作为一个地道的江西人,王永红和另一个江西名人王林是好友。两人的老家也离的很近。早些年在昆仑饭店某个专属的包房内,王永红曾多次做局,邀请王林给在做的官员、商人、女星们表演绝技。

 

请王林表演绝活的收获巨大。后来颐和资本操盘手王吉舟有次称,中弘卓业当时欲借壳ST科苑上市,但ST科苑所在地的市长早已放话绝不同意房地产公司借壳。后来王永红邀请了王林、建行总行投行部两位人士,ST科苑所在地的市长,某前中央首长生活秘书家人一位参加一个饭局。

 

饭局上,在王林表演了他的空盆来蛇等绝活后,王永红就请王林与ST科苑所在地的市长和建设银行投行部的领导一起详谈了“他们俩的仕途和注意事项”。

 

王林后来告诉王吉舟,这次借壳将在一年后的2月18日出结果。结果王林大师还是预言错误了,ST科苑借壳的批文是在2010年2月17日拿到的。

 

2010年借壳上市后,王永红上了各大富豪榜,开始频繁的给家乡做善事。圈子也变大了,就连孟晓苏搞国内第一支REITs基金时,也带上了他。

 

一个洗车仔,就这样洗着洗着,变成为了不起的地产大亨。


可惜,这位地产大亨开始不断给自己加戏,最后累死在舞台上。


2013年开始,王永红从万达挖来了一大批高管,全面复制万达。他甚至学着万达的长白山度假村开始搞旅游地产,搞了一个美猴王乐园,但自始至终一根猴毛都没见到。


后来,这个项目变成了长白山新奇世界。王永红砸了两个亿,在央视请黄晓明夫妇做新奇世界的广告,成了新加坡旁碧桂园们的营销鼻祖。

 

2015年的中弘还一直在搞收购。他用境外公司收购了两个香港上市公司,在没有任何金融牌照的情况下搞互联网金融,给自己项目融钱。后来他还打算买半山半岛,可惜花了两年时间也没成功。


43岁那样,王永红的这些把戏终于现形了。

 

那一年他所认识的好友,大师王林、宁波敢死队队长徐翔相继出事了。王永红开始变得风声鹤唳,屋漏偏逢连夜雨,他还被自己的高管举报——就此消失了半年。

 

一年后,大家又从徐翔案的卷宗看到了王永红的名字,后面有个括号,写着四个字——另案处理。


根据调查,徐翔与包括王永红在内的13家上市公司董事长合谋,故意制造利好新闻, 再通过徐翔进行股票买卖,操纵股票交易价格和交易量,做高股价,最后再减持套现。


人们终于明白,之前中弘为什么会连续发各种奇葩的公告,一会说自己要搞手游,一会说自己要在海南填海,一会说搞影视搞矿产,而且经常是拉半个涨停就没有下文了。


这么多年,你包叔见过不少在楼市坑钱的,见过更多在股市割韭菜的,但是先在楼市坑完钱再去股市坑钱的,就见过王永红这么一位。


人们需要看到结果,才能相信自己的意义,了解自己的力量。这个神奇国度,不管是普通人还是大佬,命运都奇妙且残酷。它用最戏剧的办法成就你,也用最戏剧的办法审判你。


消失了半年后,有一天,王永红突然回到了公司。就像几年前出现在薄熙来案中的证人徐明,人瘦了一大圈,像换了一个人。

 

一位王永红身边的朋友告诉你包叔,这些事情让王永红再也难以相信任何人。中弘的管理层也如走马灯似的换了无数轮。有一段时间,普通员工都在玩一种游戏:

  

猜这次上任的高管能坚持多久?


高管于他,就像王林大师手中的蛇。

 

他自己又何尝不是一条蛇呢?需要的时候会在聚光灯下供人玩赏,失去价值的时候,则被踢到花园里埋掉。

 

三年后,王永红又遇到了人生中的另一座高山。这次他没有等待命运的苟且,而是主动做了一个改变,离开内地,呼啸而去,到了香江。


上一次他来到香港,是给明星老婆韩熙庭拍古董,花了1亿多,最后没钱付还被告上法庭。那时他的公司已经陷入危机。

 

这两天,你包叔好奇地给这位史上最牛的洗车仔的手机打过电话,只有长长的嘟声。您拨叫的电话还在服务区,只是再也没有人接听。

 

时光泡软了那些洗过的青春。不知道这位曾冠盖满京华的老司机在香港的房间里望北时,脑海里会想些什么。大概也只能苦笑下,喝一杯飘满劫数的酒。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包邮区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