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超限战启示录之五:美西正在为对华超限战买单
政经社论

超限战启示录之五:美西正在为对华超限战买单

戍天九思原创第398期


      6月8日,主张对华强硬、支持香港骚乱和炒作新疆问题的法国总统马克龙,在法国东南部的行程中突遭一名男子打脸,伤害不大,侮辱性极强!这是对西方极端政治化操作的警示,也是美西全面开展对华超限战的报应!

视频截图

      

“9.11事件”是典型的发起式指挥

 

     超限战不仅会带来作战样式的根本性变化,而且还会带来指挥方式的革命。传统部队因为有固定的编制和人员,一般采取集中式指挥控制;超限战部队往往无固定的编制和人员,又是由一连串任务组成的,指挥方式也是灵活多样的,可能采取分布式作战管理,“让听得见炮火的人指挥战斗”,可能有发起式指挥、任务式指挥等方式,任务发起者往往也是事实上的指挥者。


     最轰动世界的超限战无疑是“9.11事件”,就是一个典型的发起式指挥,本·拉登既是“9.11事件”的发起者、组织者,也是基地组织的精神领袖。


     本·拉登出生于沙特首都一个富商之家,家中排行第17,1988年因参加抵抗苏联入侵阿富汗而组建基地组织,苏联撤军后返回家乡沙特。


     海湾战争爆发后,本·拉登认为美国已取代苏联成为“伊斯兰世界新的恶魔”,开始转向反美。1996年5月,他辗转苏丹重返阿富汗。


      1996年8月23日,本·拉登在阿富汗的一个山洞里正式向美国宣战。录像画面中是一个胡子及胸的男人,衣着简单。

     当时,中情局的人是这么描述的:“不相信这个胡子拉碴、蹲在篝火旁的高个子男人会构成什么威胁。”因为本·拉登看起来很原始,像个住在山洞里的穷人。

 

      一位熟悉中情局的专家称:“由于这家伙住在一个山洞里,中情局无论如何也找不出理由投入资源去深入调查他和他的‘基地’组织。”


     本·拉登之所以选择洞穴,是因为它有着更为深层的象征意义。据说“穆罕默德从麦加成功脱身后,就是在一个山洞里避难。他所在的洞穴被一系列神圣的阻隔物包围起来——一棵原地生长出来、遮住入口的相思树,一些神奇的蜘蛛网和鸽子蛋,追兵因此认为洞穴里空无一人。”


     所以,山洞本身就带着光环,本·拉登把自己幻化成“先知”,这个山洞就是他对外宣传的暗示背景。他不是因为贫穷才去山洞的,而是要刻意向全世界展示,他和先知之间的那种传承关系。


      随后几年,本·拉登为扩大队伍做了大量宣传,一次次用先知的口吻吟诗,一次次用先知的口吻发表视频讲话,而这些文化信号,一般人解读不出来。


     就连本·拉登的贴身武器AKS74U也有深刻含义,据说这支枪是他在与侵阿苏联作战中缴获的,具有战胜超级大国的象征意义,也表明他发动的“圣战”将是一场短兵相接的游击战。

     正如一位学者和情报专家所说:“本·拉登所做的是战略性部署。”劳伦斯·赖特则说:“这是本·拉登天才般的公关技巧的产物。”


      本·拉登传达的信息铿锵有力、效果显著,但只有熟悉伊斯兰教、拥有内部视角的人才会读得懂,很多人就是因为受到强烈触动而来的,这让他的追随者迅速扩大到2万之众。


      “911”发生前48小时,本·拉登竟“有胆量打电话给在叙利亚的母亲,并一五一十告知‘两天后,你将听到一个大新闻,之后我会和你断联一段时间’”。美国情报机构虽然拦截了这个电话,但还是什么也分析不出来。


     可见,本·拉登这种发起式指挥的超限战,因为不拘一格,前所未有,十分隐蔽,很难被发现。

 

香港骚乱是西方多所名校学者策划的“社会实验”

 

       最近,由美国经济学会主办的全球知名学术刊物《美国经济评论》6月最新一期,刊登了由包括芝加哥大学、哈佛大学、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慕尼黑大学、香港科技大学在内的一干名校学者合写的一篇论文,研究如何在香港“激励”抗议运动。这些“学者”从2017年开始,资助香港科技大学的学生参加香港“七一”游行,美其名曰“社会实验”。再将这些学生参与黑暴,扰乱、破坏香港稳定的过程和结果作为“学术成果”堂而皇之地发表在学术期刊上。


      这些“学者”,不仅有包藏祸心的西方“学者”,还有来自香港科技大学的副教授张忆芹,与之合作撰写多篇论文的哈佛大学经济学助教杨宇凡,杨宇凡不仅多次发表反华论文,还是主要涉疆谣言的传播者,还曾转发过著名谎言制造机郑国恩的推特。


      这项实验一共在香港招募了1100名香港科技大学的本科学生,有共849人完成了全套的“实验”。而实验的步骤和细节无不表明,这些所谓的学者以研究之名,做起了香港“颜色革命”的组织者、策划者和激励者!


     “实验”一开始就是先调查所有的“小白鼠”的政治态度,完成这个调查就能得到300港币的劳务费。然后,把这些参与者分成对照组和实验组。对照组不受干预,而实验组则会收到具体行动的邮件,内容是:“过去有许多同学会参加7·1游行,所以我们邀请部分同学明天帮我们更好地统计7·1游行的参与人数。我们希望你们能够积极参与,为科学做出贡献。在游行中,这仅仅花费5分钟。一旦你们上传了所有数据,我们会提供350港元的报酬。”组织方还建议将报酬捐给“港独”组织“香港众志”。


      组织方还特意为“小白鼠”们设计了有关港铁的情节,参与者被要求前往中环、金钟、湾仔、铜锣湾、尖沙咀、旺角等港铁站,记录期间可接触多少人,并记下站名、所处位置及拍摄照片佐证。这也难怪港铁站后来成为暴徒重点袭击的目标,原来早有研究和谋划,这些论文所谓的实验就是祸港乱港的强有力证据!


     论文中,他们表示通过实验发现,短期的激励(就是给了钱的实验组),能使2017年的抗议人数增加10%,而且这种短期的激励能够导致长期的政治参与,即使2018年7月的游行也提高了5%。而且,这种对持续政治参与的促进,不是通过改变受试者政治信仰、倾向或者态度,而是与社会互动存在关联,比如在游行现场建立的“友谊”。


     因为学术论文有严格的要求,这篇学术论文披露的事实应该是比较准确的,我们从中可以更清晰地看到美国和西方是如何深度介入香港骚乱的。社科院美国研究所研究员吕祥讲,类似的论文,如果用于美国国内政治研究,是不允许发表的。因为论文中涉及到社会整体数据,属于国家安全范畴,理应对应严格的法律法规。


      由此可见,这场香港骚乱是一场由西方名校学者发起的有计划有组织、有背后金主、有明确目的的颜色革命,也是一场超国家、超领域、超手段和超台阶组合的大规模超限战。

 

新疆问题始作俑者也是这场超限战的真正组织者

 

      2020年8月,环球网发表《德国人“郑国恩”,靠抹黑中国“成名”!》文章,发人深思。


     阿德里安·曾兹,德国人,1974年生人,自取中文名“郑国恩”,曾供职于“德国科恩塔尔欧洲文化与神学学院”,2007年曾以游客身份赴新疆活动。自2016年底开始,此人在推特账号上不仅频频发表和转发涉疆言论,大肆歪曲污蔑中国政府治疆政策,还从2018年至今相继编造《“墨玉名单”:关于中国在新疆拘留行动的剖析》《绝育、强迫堕胎和强制性节育——中共镇压新疆维吾尔族出生的运动》等十余篇反华涉疆报告文章,抛出“百万维吾尔人被非法拘禁”“新疆对少数民族实行强迫劳动”“新疆对维吾尔族等少数民族采取强制性计划生育政策,抑制少数民族人口的增长”“灭绝少数民族文化”等危言耸听的谬论。

 阿德里安·曾兹 ——郑国恩


      在《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等西方主要媒体别有用心的炒作下,仅仅两年多时间,阿德里安·曾兹以一名神学研究者身份粉墨登场,在美西方反华舞台上名声大噪,被热捧为“新疆问题专家”,旋即又被美西方反华政客收编,成为美国情报机构操纵设立的“新疆教培中心课题组”的骨干。此外,阿德里安·曾兹还穿梭于美国国会、欧洲议会、加拿大议会,就涉疆问题大放厥词,鼓噪利用所谓“维吾尔人权问题”打压中国。2020年3月,他与众多美国政要、“东突”分子纠合,出席美国大屠杀纪念馆“中国对维吾尔族人系统性迫害”主题演讲活动,热炒“新疆问题”,鼓噪在国际社会建立涉疆反华话语体系,达到“以疆制华”的罪恶图谋。


     这场炒作新疆问题超限战的背景和金主就是美国,一个关键性推动者就是美国前国务卿蓬佩奥。阿德里安·曾兹曾扬言“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SPI)部分数据由其提供。这家机构自称是独立的无党派智库,实际上有西方多国政府背景,经费资助来源主要有澳大利亚政府、美国国务院、英国外交与英联邦事务部、美国为主的军工企业,以及国际知名科技公司等。该战略政策研究所受这些金主驱使,为其乱疆制华行动提供所谓“学术支撑”“学理依据”。


      阿德里安·曾兹,这个靠污蔑中国成名的“新疆问题专家”,实际上就是西方炮制新疆问题的始作俑者,也是这场新疆问题超限战事实上的组织者和领导者。可见,炒作新疆问题,实质上是继香港骚乱之后又一场针对中国的超国家、超领域、超手段和超台阶组合的超限战,其操作手法异曲同工。

 

美西对华超限战终将害人害己

 

     不难看出,从“9.11事件”到香港骚乱,再到炒作新疆问题,本质上都是一样的:用常规手段对付不了你就用流氓手段,而且都是以事为中心展开协作和指挥的。因为这种超限战没有固定的编制和人员,因而只能是以任务为中心——“人随事转”。


     而传统的部队是有固定的编制和人员,往往是以人为中心的——“事随人转”,每个人要么是指挥员,要么战斗员,人与人之间是发令与听命的主从关系。


      超限战以任务为中心——“人随事转”,每个人不再是发令者和听命者,要么你发起一项任务,那你成了“领导者”;要么你参与了一项任务,那你成了“帮助者”。每个人之间不再是发令与听命的主从关系,而是发起与帮助的合作关系。这两个角色都能激发起一个人与生俱来的积极性和创造力,也更符合美国人崇尚个人英雄主义的性格。


     在这里,每个人都有机会领导一项任务,每个人都有机会帮助别人完成一项任务。你投身任何一个任务,就会因为你卓越的表现,都可以露头而出,任何职级比你高的人、权力比你大的人,能做的唯一的事情就是要么给予你帮助,要么无视你。


     可见,所谓超限战部队将是一个超国家、超领域、超手段和超台阶的自由组合体,指挥关系将是发起与帮助的协作关系,美国见不得人、不受监管的超限战部队因此容易失控。


      笔者在《深度解读:美国打造全球首支超限战神秘部队》文中讲:目前,美国对华已经形成“战略竞争法案+全政府行动+超限战部队+太平洋威慑计划”等一整套大国竞争的超限战大格局。说明美国围绕对华全面竞争已形成一套“人随事转”的超限战机制。


      笔者认为,今后美国对华超限战将是由一连串事组成,指挥方式也将是这种“人随事转”模式,一切以任务为中心展开协作和指挥。因此,未来围绕中美全面竞争,中国全球领先的理论、技术、人才、机构和企业等重要利益都可能成为美国对华超限战攻击目标,美国对华超限战将无处不在,中美关系还会出现更多怪事或幺蛾子。


     如果说“9.11 事件”本.拉登开了超限战大开杀戒的先例,那么,香港骚乱和炒作新疆问题美国就像打开“把学者当杀手”的潘多拉魔盒!今后更多的恐怖分子可能是超限战的高手,更多的高校和机构可能是超限战的帮凶,更多的学者教授可能是超限战的杀手,美国也将会在对华超限战的邪恶道路上一路狂奔!


       美国对华超限战最终必然会扩散到盟友、扩散到国内,结果只会是害人害己!美国也会从最初是超限战受害者——超限战受益者——超限战最终受害者!因为美国是全球摊子、全球霸权,必然会有全球化的敌人,超限战的广泛运用必然带来全球化的安全威胁。


       美国今年1月6日的“国会山事件”,本质上就是一场特朗普发起的“美国式对内超限战”!善用流氓手段的特朗普,当用正常法律手段无法阻止拜登当选美国总统时,就用流氓手段发动支持者到国会山游行示威来阻止,最终演变成一场流血大骚乱!美国再一次被自己擅长的超限战伤到了,而且受伤不轻!


      如果说“9.11事件”让美国伤了帝国引以为自豪的“世贸大厦面子”,那么,“国会山事件”让美国伤了帝国引以为自豪的“民主制度里子”!

“9.11事件”伤了面子与“国会山事件”伤了里子


       这就是走在全球军事变革前列、善于在战争中学习战争的美军,在探索超限战这场瞎子摸象中摸到的“无所不能的象鼻”和“无坚不摧的象牙”!


图片来自互联网       

本公众号近期文章

深度解读:美国打造全球首支超限战神秘部队

别了,回光返照的G7!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