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要靠伟大同志搞搞新意思
政经社论

要靠伟大同志搞搞新意思


2013年年底,李超人的红颜知己周凯旋把内地几个记者约到香港长江中心70层,想借此告诉全世界,85岁的首富不会跑的。 


谁知道,见面没聊上几句,李首富就火急火燎地跟记者打小报告: 

 

我做生意很有原则的呀。军火呀什么的我是真不碰的,不像香港一些人……”

 

李首富话还没说完,周凯旋像幼儿园阿姨一样打断了他:

 

“好咯,李先生你不要说这些了……”

 

让李先生不吐不快的“香港某些人”,是当时已过世的霍英东。霍先生从来不是香港首富,但他是第一个跻身“党和国家领导人”的香港人,谥号“中国人民的亲密战友”。对于这个谥号,李先生相当不忿。

 

李嘉诚所说的倒腾军火,是长久以来的一个传言。1950年爆发的朝鲜战争中,霍靠走私武器发家。当时,联合国对中国实施制裁、封锁、禁运,香港跟随英国政府加入禁运。

 

有人找到了霍英东。

 

当时全香港大概只有我有这么多船,还有一批伙计,而且我自己是水上人,熟悉港口情况和水情。所以他们找上了我,要求我用船把那些物资运到内地。我只是负责运输,收取运输费。

   

从盘尼西林注射液到黑铁皮,爱国的霍英东船队生意越做越大。三年间,霍英东的工人们每天只睡三四个小时,加班加点抢运物资到蛇口。三十岁的霍英东一跃成为香港新贵。

 

押宝押对了。

 

 

 

 

朝鲜战争是霍英东和中国人民缘分的开始。

 

如果有人要写香港楼市史,霍英东一定是一个分界点。战争的那几年,大量人口和热钱涌进香港。短短三五年时间,香港人口由50万暴涨到200多万。很多人无房可住,只能住在楼梯上。

 

为了解决老百姓的住房难题,小天才霍英东第一个想到了分期付款:

 

正式动工前,先收取买家的一部分订金,用买家的钱来盖楼。余款分期支付,第一期先交50%,第二期落妥二楼楼面交10%……


房子变成了期货,整个香港都疯了。霍英东的公司每天都挤满了人,看着眼前的一片韭菜地,霍英东“收钱都收到怕了”。短短一年多,霍英东就在四方街建起100多栋楼,成为香港地产业的老大。

 

同为地产大佬,李嘉诚先生是来谈生意;而霍先生,是来纾国难。

 

198110月的一天,一位老人站在广东中山新造的温泉宾馆前,58岁的霍英东跟老人这样港:

 

人一出生,国家就欠他一套房。怎么得了?职工分了房,又不是自己的。工作一调动就要搬走,死后更不能留给儿女。每人一套房是国家的沉重负担。国家和个人,两头都难做。这是计划经济最不成功的一个例子。

  

这可能是中国此后三十年商业史上最重要的一个建议。

 

当时中国国有资产只有2万亿元人民币,海外华人的资产是4万亿美元,理论上可以买8个中国。国家的命运,也是要考虑历史进程的。

 

7年后,霍英东土地有偿使用的建议被采纳。人大通过决议,将土地有偿使用期定为70年,和香港一样。有几个政协委员内心把它叫做“新国耻”,他们组织了200余名委员联名向全国政协递交了反对的提案。

 

霍英东教会内地的,其实是炒地花。这其中蕴含的巨大财富,让政府心旌摇曳,明白原来脚下的土地,才是世间最大的生财之道。自此,土地使用权交易、土地批租和城市土地储备等一系列制度,包括霍叔叔发明的“楼花”,都从香港引入内地。

 

1987127日,深入学习霍英东提出的香港土地出让制度后,深圳国土局第一次以拍卖的方式拍卖土地使用权。很快,这个模式被推广到全国。之后,便是大刀阔斧的房改,全国城镇停止住房分配,实行住房分配货币化。

 

房改的第二年,中国各级政府共卖了600亿元的土地出让金。

 

十八年后的2017年,中国政府卖地收入超过5万亿,这一年财政收入是17万亿。2008年以后,经济一年比一年艰难,但一些城市核心地段的房价,已涨了10倍。

 

2017年,全球房价涨幅前10的城市,中国有7个城市,前50中有24个。

 

地产立国的思维逐渐深入人心,美国对中国发动贸易战后,有人给政府支招:

 

区区几百亿美金,何必跟美国计较。也就北京上海深圳盖两个小区而已。这世界没有什么事情是盖一栋楼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盖两栋。

 

 

 

 

《笑傲江湖》中,风清扬这么传授令狐冲武功:

 

“天下武术千变万化,神而明之,存乎一心,不论对方的招式如何精妙,只要是有招,便有破绽。”


霍英东传授给内地政府的生财之道是土地公有、长期租用。对于享受土地红利的地方政府来说,这是一个接近完美的武功,但也是有破绽的——这项制度并不适合征收高额房产税。

 

土地公有的香港也有房产税。但并不是以房屋的评估值来征,而是按房屋的租金水平做为税基。因而税负轻到和房屋价值相比,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全球收取高额房地产税的国家有个同样的前提:土地私有。买块地连海陆空一体都是你的,美国按评估值来征房产税。

 

土地出让金和房产税难以并存。就像绵羊的毛再多,一年也只能薅两次。这个星球的历史上,还没有哪国政府能做到既将房子卖给个人,又向个人长期收房租。

 

可惜,历史注定是要被改写的。

 

陈云在改革开放之初,提出过“笼中之鸟”的比喻: 

 

鸟得让它飞,捏在手里会死掉,但也不能没有笼子,否则鸟就飞跑了。最理想的状态是根据小鸟成长的情况,逐步扩大笼子的空间。

 

房改开始的时候,连经济适用房都放开卖;那是上海用蓝印户口鼓励外地人买房的年代。2008年和2015年的艰难时期,周小川站出来说“个人住房加杠杆逻辑是对的”。

 

自然界有一个运动规律——最小阻力路径。河水不需要计划自己的行进路线,却毫无例外的奔向海洋。利弗莫尔说,价格像其它所有的东西一样,沿最小阻力线运动。

 

到最后,中国所有的钱都流到了阻力最小的洼地——房地产。一线城市水位太高,就流到二线城市;二线城市水位太高,就流到了三四线城市。

 

前所未有的去库存运动之后,房产商的杠杆成功转移到普通人身上

 

这还没有结束,人们突然发现,不动产变成了冻产。然后就是部长亮相,说房产税已经提上了日程,还是按评估值来收。北京二手房均价6万,这意味北京一套100平米的房子,每年要缴12万元的房产税。

 

你包叔的亲密战友豪哥感叹: 

 

我们等的是靴子,掉下来的却是一块石头。

  

霍英东的建议让地方政府薅了三十年的羊毛。面对一只光秃秃的羊,是时候换个方法薅了。

 

有人把霍英东比作当代胡雪岩。胡雪岩最终没有得到善终,霍英东去世时却是国葬。2006年,他在北京去世,最后官方职务是全国政协副主席,官方消息称他为“亲密朋友”。

 

在香港举行的葬礼上,他的灵柩覆盖着国旗。董建华、曾宪梓等高官、大佬扶灵,哀荣备至。儿子霍震霆说: 

 

家父把毕生都献给了国家和香港,并且得到了中央和社会的认同。这比什么都更难得、更宝贵,他应该无憾了。

  

在内地,李嘉诚的生存哲学是“凭本事拿到的地,凭什么要开发”;霍英东则更一直努力做中国人民的好朋友。在生命的最后几年,霍英东很喜欢听黄霑的《沧海一声笑》,这首歌里苍天笑、江山笑、苍生笑,大气又喜庆。

 

如今,霍英东的学生们比他更有智慧。用你包叔好友豪哥的话来说: 

 

卖地时学香港,地权握在自己手里,征税时学美国,按最大头儿的税基来收。兼收并蓄、取其精华的能力令人叹服不止。




一家房企也在2017年搞了搞新意思。融信中国2017年全国化布局战略落地,营业收入也创历史新高,增长166%。2016年上市后,融信连续两年业绩均实现翻翻。2018年他们将力争完成1200亿元销售目标,跻身千亿房企阵营。


融信中国土地储备非常优质,总土储2315万平方米,相比2016年新增1257万平方米,同比上升118.8%,且60%土储位于一二线城市。值得注意的是,在公司土储日益丰富的同时,融信平均土地储备成本却同比下降24%,仅为6568元/平方米,销售单价21046元/平方米,同比增长19.91%。丰厚优质的土储、良好的销售表现预示着公司未来具备极大的成长空间。


发展不忘公益,2017年,融信公益基金会还携手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天使妈妈共同打造了大型公益平台项目“少年中国计划”,内容涵盖“儿童教育、儿童健康、儿童资助”三个方面。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包邮区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