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英国的“卧倒装死”抗疫有多扯淡

英国的“卧倒装死”抗疫有多扯淡



编辑:佐治

 

3月12日,英国首相鲍里斯宣布疫情第一阶段“遏制阶段”失败,直接进入第二阶段“拖延阶段”。这意味着英国疫情由主动转入被动,寄希望于通过“群体免疫”来控制疫情。

 


正常的“群体免疫”行为应该是大量的人通过接种疫苗来获得免疫力,使得其他没有免疫力的个体因此受到保护不被传染。

 

英国政府首席科学顾问,帕特里克·瓦朗斯告诉天空新闻,大约60%的人需要感染才能使英国享受“群体免疫”。

 

但现在还没有新冠病毒疫苗,也就是说英国政府打算让大家分批感染这个病获得抗体,按照英国政府1%死亡率的说法,牺牲掉数十万人(英国人口6750万)是可以接受的代价。

 

这让我们中国人听起来是不是不可思议,英国这是在搞笑么,跟民众玩轮盘赌,走社会达尔文主义的路子?

 

其实,英国政府精英们的数学能力比我好太多,不会不知道“群体免疫”政策可能导致的可怕后果。

 

但正是英国政客太会算计,才得出这样一个对财政、经济稳定、国力影响最小的方案,至于1%,就是个极小的数字而已无论是从经济还是政治层面,英国政府的决定都在意料之中、情理之外。

 

英国乃至整个欧洲完善的社会福利制度常被人津津乐道,但也养成了某些民众混吃等死的恶习,再加上日益严重的社会老龄化,国家财政压力巨大。

 

同时,近年来英国经济疲软,GDP增速不断下滑,这更让财政困境雪上加霜。因此短期内死亡率增高,对英国财政来说并不是件坏事。

 

执行严格的抗疫措施,会消耗巨量资金,加重财政赤字;停工、停学、限制出行,会使社会停摆,经济陷入停顿,造成民众恐慌,引发医疗挤兑,使卫生系统崩溃,这每一种代价都不是英国想承受的。

 

所以为了保护财政、保护经济,英国政府选择了放弃人民。

 

 

从政治角度来说,英国是资本主义民主国家。这样的政治制度从根本上来讲,没有强大的基层动员能力,就无法强制民众在家隔离,如果政府宣布宵禁,各种反对力量就会出来搞事,需要各种程序扯皮。

 

政客们更关注的是选票和自身利益,至于民众的利益,与我何干。

 

所以此刻我是如此庆幸自己生在中国,祖国选择牺牲GDP、经济稳定、国家财政,只为了让我们都活下来。

 

应收尽收、应治尽治,是动员一切力量消灭1%的死亡率,保障人民100%的安全!

 

1%在资本主义眼里只是生意,但在中国眼里却是无数的生命和家庭。

 

当英国政府选择用生命的数字去换取经济稳定和自身利益时,弱者能做的只有祈祷好运。而我们,是中国人,怎么能不赞叹社会主义的优越性呢?

 

是新中国创造了历史,也是历史选择了社会主义。



最近有一些人为英国的“群体免疫”政策辩护,长篇大论阐述其科学性,何其荒谬!

 

在这个疫情全球爆发的时刻,我们不仅要坚持自己的正确立场——不背锅、不道歉,更要认清某些国家的不作为和祸水东引。

 

 

中国付出巨大努力和惨痛代价,才将疫情置于可控状态。

 

内防扩散、外防输出,形势依旧严峻,英国却在这时候放弃了抵抗。

 

这一幕与二战时何其相似,以张伯伦为首相的英国政府对法西斯采取绥靖政策,也就是姑息养奸,以德反苏,实现祸水东引;同时扶德抑法,保持欧洲均势。

 

可是结果呢?英国的绥靖政策出卖了弱小国家和民族的利益,助长了法西斯的嚣张气焰,加剧了苏联对英法的不信任,推迟了反法西斯力量的形成,使希特勒有恃无恐,推动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全面爆发。

 

 

现在英国又做了相似的选择,面对全世界的共同敌人——新冠疫情,英国隔岸观火,准备把祸水引向全球。

 

中国跟二战时一样,以一己之力在亚洲战场拖住了敌人的主力,损失惨重。当下来看,疫情的全球爆发已无法避免。

 

在全球范围内,中国是抗疫最成功的国家,也是医疗物资最多、经验最丰富的国家。在接下来的世界战争中,中国必将贡献最大的力量。

 

 

那么在今后的“雅尔塔会议”上,我们并不用羞怯于应得的权益,而是应该大大方方的建立新的规则和秩序。

 

为了国家为了自己,在这波云诡谲的局势中,我们要多动脑子,紧跟党和政府的脚步,不给国家添乱,牢牢占据舆论战场。

 

这一次疫情,没能将坚强的中国人民打倒,相反,它将成为中华民族复兴道路上的一个转折点。中国走向世界,影响全球的时代,也许正是从此后开启。

 

2020年庚子年,中国大地的这场战疫,必将写进民族历史。

 


1

2


3

4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404厂锅炉房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