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聊聊基辛格
政经社论

聊聊基辛格


瓜友们,晚上好。


长文还在写,今天写一篇短篇,有助于大家理解国际环境,理解美国。


和大家聊聊一个人吧,岱岱十分推崇的一位大佬,冷战时代英雄传里的传奇无双国士——基辛格。



岱岱十分推崇基辛格,他的书都买了,可以说,基辛格堪称美国的诸葛亮,绝对是要在人类历史上都留下大名的伟人。


基辛格不是美国人,他是犹太人,出身在德国的犹太人,1938年他们家为了躲避纳粹对犹太人的迫害,移民美国,基辛格也就成为了美国德裔犹太人。


基辛格展现了天才的智力,考上哈佛,毕业写的论文600页直接看呆一大群哈佛教授们,后来被美国顶级资本圈子相中,纳入美国对外关系协会做首席智囊,进入政府开始指导美国外交政策,立下赫赫功名。


那个年月里,德裔犹太人不是个多么好的符号,美国的意识形态摆在那里,他在学界和政界都曾因此受到一些局限。


美国那边,赏识基辛格的洛克菲勒家族也有这样的说法,那就是可惜基辛格不是美国出身,可惜是犹太人不是盎格鲁撒克逊人,不然基辛格可能就不仅仅是国务卿,能当总统了。



这位德国裔犹太人,这位外来移民,所能得到的最高政治职务,只能是国务卿。


基辛格上限无法是总统,无法再进一步,所以,他成了国师。


基辛格被誉为:“美国历史上最伟大的国务卿”


基辛格为何这么牛逼呢?


就凭他在冷战时代帮美国做成了这三件事。


美苏争霸,全球冷战局部热战,美国不是一直都压着苏联,有一段时间因为战略失误国力大损,当年美国在越南战争陷入泥潭,日本欧洲经济发达扯美国后腿,中国在东亚给美国巨大压力,苏联染指中东美国硬着头皮上,美元挂钩环境的布雷顿森林体系也摇摇欲坠。


美国那段时间是四面楚歌,十面埋伏,在苏联的威压下越来越有力不可支的迹象。


就在那个时期,基辛格做成了三件事。


1、促成美国退出越南战争的泥潭


基辛格1973年被授予诺贝尔和平奖,就是因为结束越战的贡献。


越战对美国来讲是非常惨痛的记忆,代价高昂,拖累了美国,使得美国在美苏争霸中逐渐处于劣势。因此,国务卿基辛格的这一成就使美国国家重新恢复了元气,而不是像阿富汗战争那样彻底把苏联给拖疲惫了。



二、构建了石油美元体系。


随着日本欧洲经济的崛起,和苏联对抗冲在一线的美国,也顶不住日本欧洲的经济挖墙脚,那时法国就不断把存在美国的黄金运回法国,美元和环境挂钩的布雷顿森林体系已摇摇欲坠。


而那个年月,美国还不是苏联解体后那般如日中天,国际贸易中用美元结算主要还是因为美元锚定了黄金,如果布雷顿体系轰然倒塌,美元成无锚货币,那日元马克法郎就会群起而上,分割美元霸权。


这时候,华尔街的犹太资本家们,替美国解决了这个问题,他们为美元找了一个新锚。


工业社会的血液是石油,他们的得出这样的思路:“谁控制了石油,谁就控制了世界”。


他们要打造石油美元,就需要先让世界各国知道石油的重要性,然后促成石油和美元的挂钩。


计划开始了,具体的操盘手,就是基辛格。


首先,在美国暗中怂恿下,第四次中东战争爆发,以色列小钢炮像伊斯兰世界开炮了,然后,美国政府在第四次中东战争旗帜鲜明的支持以色列,之前还是半遮半掩的,第四次就旗帜鲜明的公开了。


海湾的伊斯兰国家对此大怒,对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实行石油禁运(日本欧洲躺枪了),这个给全球带来了一场深刻的能源危机。


石油禁运后价格暴涨,能源危机带来经济危机,经济危机演化成社会危机,日本欧洲等国家苦不堪言,终于尝到了石油对工业社会的极端重要性。


与此同时,基辛格一人一马,单骑飞到海湾国家,和沙特阿拉伯等国家谈判。


基辛格成功的说服了海湾最大产油国沙特的支持,石油出口以美元结算,锚定美元。


这一锚定,就是大半个世纪。



随后,尼克松政府宣布结束二战以来一直施行的布雷顿森林体系,让美元与黄金脱钩,石油美元诞生。


在黄金美元和石油美元之间,美元进行了脱锚到定锚的惊险过程,因为国际上的纵横捭阖,美元在这次惊险的一跃中没有跌倒,牢牢的锚定了石油。


石油美元体系在当时解决了阿以战争引发的美国与阿拉伯国家外交关系下降、能源危机与美元地位风险的三大危机,同时为美国后续的繁荣奠定了非常坚实的基础。


3、就是我们熟知的,中美建交



这个历史事件的重要性,岱岱不用多说了吧。


改变了美苏争霸格局的历史事件啊。


岱岱只提两个细节。


1、基辛格北京下机时,看到了大街上一片反美口号和旗帜


美国当时一片反华声音,中国当时也是一片反美声音,中美合作,完全是基辛格和尼克斯的秘密外交,很难有民意支持。


基辛格去巴基斯坦,甩开记者和从员,偷偷摸摸坐飞机去北京,下飞机后坐车进中南海,那个年月中国大街上的宣传你懂得,坐在车上的基辛格,看着街两边“打倒美国帝国主义”、“一切反对派都是纸老虎”的大字报等宣传,一概视而不见。


毫不受影响。


这是一个不以意识形态掩盖现实利益的,成熟政治家。


2、基辛格本可以见到毛主席,但他没有去见


基辛格事后曾回忆说,当时,任何一位到访中国的外国政要,都以受到毛主席接见为最高礼遇,可他却避之不及。


“因为我很清楚,尼克松总统希望成为第一位见到毛泽东的美国官员。尽管访问中,我知道中方的态度是,如果我提出要求,毛泽东将会见我,如果我不主动提,毛泽东就不见我。


但考虑到一旦见了毛,我回美国后会让尼克松不悦甚至动怒,我还是按捺住了见毛泽东的强烈愿望。”


这是一个时时刻刻懂得摆正自己位置的,好下属。


基辛格如此懂得如何处理上下级关系,怪不得他历经几朝而不倒了。


或者,这样小心翼翼的传统,也和他德裔犹太人的身份背景,不无关系。


这三件事,都是美国国运衰落美苏争霸处于劣势的时候,基辛格做成的,基辛格的经验值是用无数人命攒出来的。这三个大决策,小动一下,就会影响千百万人的命运,就会影响几个国家的一个世纪的国运。



这三件事做完后,冷战中几近失败垂死挣扎的美国,被苏联踩在脚下的美国,被基辛格成功大翻盘,二十年后,美国在红色苏联的坟头,蹦迪。


什么叫“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


什么叫“受任于败军之际,受命于危难之间”?


什么叫“纵横捭阖”?


什么叫“指点江山”?


什么叫“坟头蹦迪”?



不好意思,岱岱皮了一下。


一句话,如果你对历史上所谓的“国士无双”这概念,感到陌生,那么请你看看基辛格。


他,就是国士无双。






好,岱岱上面一章给基辛格夸了这么多,这一章可以结束欲扬先抑了。


是的,大家都知道基辛格的历史功绩,但很少有人知道,基辛格在美国政坛的影响力,已经远远不如以前了。


都说“美人迟暮、将军白发”,是最可悲的,可基辛格老了不一样啊。


基辛格是靠脑力吃饭的啊,90多岁的基辛格现在还能时不时写文章出讲话,脑力没退化啊。


他来北京参加谈话,接待基辛格的我方工作人员是这样透露他的细节的:


“他花了一个晚上写稿子修改稿子,第二天我们才发现,基辛格先生的稿子才讲了不到20分钟。”


相比动不动张嘴就来996福报等长篇大论的马大师,基辛格的严谨和用功真的不在一个档次。



所以,基辛格脑力没退化啊,智囊的核心竞争力还在啊,可为什么岱岱说基辛格在美国的影响力大不如以前呢?


因为,时代变了。



首先,基辛格老人家的外交风格,是旧时代的秘密外交模式。


这个类似19世纪欧洲密室外交,以梅特涅为最具代表性的人物,集体表现是各国由少数精英政治家、外交家通过秘密的谈判和博弈搞国际外交。


基辛格一生的最高光,就是躲狗仔队一样飞去北京密谋促进中美妥协,这样的做法虽然扭转 世界均势,但其秘密外交的方式,已经不被21世纪的国际社会所认可。


毕竟是21世纪了,国际外交讲究光明正大,鄙视暗箱操作,美国国会和在野党和媒体,都对国家外交有监督权和影响力,基辛格喜欢的秘密外交模式,不是让他们都晾一边去了吗?


所以,讲究政治正确的美国政坛,自然而然鄙视排斥基辛格那一套,谁要学基辛格那样搞秘密外交,在大国外交中搞个人和个人因素多些,就会被鄙视。


希拉里和基辛格关系密切,希拉里当年竞选总统的时候,拉基辛格站台,为自己外交功力加分,反对希拉里的人就对基辛格佬各种嘲讽:


基辛格过去各种绕过国会介入他国内政,以及颠覆智利政权的“黑历史”,也让希拉里在民主党初选中饱受对手桑德斯的责难,桑德斯甚至说:


“我可以很骄傲的宣示,基辛格从来就不是我的朋友。”


靠秘密外交起家的基辛格,因此受到政治正确的压力,是有得必有失,基辛格自己也不在意。


基辛格真正失落的,是美国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能认清自身实力的美国了。


基辛格的青年,是二战前后,世界上大国都是合纵连横,基辛格政治活跃的时代,是美国和苏联争霸,是美国需要拉拢一切朋友来打赢冷战的时代。


所以基辛格对美国的自身实力有很清醒的认识,知道美国不是万能的,知道美国是需要朋友的,知道意识形态之争不是核心的国家利益,不能让意识形态问题来指导大国外交。


所以基辛格越南认栽,退兵,所以基辛格屈尊沙特,开大价钱,所以基辛格顶着北京街上的反美口号,和中国握手。


但是,美国现在这帮当政的人,和基辛格不是一个时代的人,美国当政的主体,是战后婴儿潮一代,那时美国打赢二战国运昌盛,这代人的壮年也见证了苏联解体,近30年美国都横扫天下无敌手,这代人对美国国力已经蜜汁自信。


加上美国80年代后就渐渐走上了意识形态化的道路,冷战胜利之后更是狂热到忘乎所以,基辛格不以意识形态指导国家外交的宗旨,彻底被后浪亨廷顿的《文明冲突论》所取代。


美国高举人权民主自由等意识形态武器,在全球毫无顾忌的扩张索取,小布什时期重新跳进阿富汗中东泥潭,奥巴马时期希拉里搞民粹主义玩弄茉莉花阿拉伯之冬,美国政府已经沉迷在全球唯我独尊的自我感觉下,无顾忌的耗费国家能量。


而这一切都和基辛格的理想宗旨,格格不入。



基辛格说中国是要崛起的,中国地区性强国很难动摇,世界会有一定程度的多极化,美国要做好准备。


然而美国政界压根就没想让中国坐大,连地区性强国地位都不想给,反华压华也成了美国的政治正确,基辛格说这个有啥用,没人听他的。


基辛格看没人听他的中国关系论,就说打压中国也是需要的,必要的,但是美国要认识到自己不可能同时挑战俄罗斯和中国,美国应该联俄制中,这样才能打赢中国。


这,才是基辛格最可怕的策略。


然而,幸运的是,14年克里米亚危机后,在美国反俄也成了种政治正确,没有政客愿意冒着丢失选票和违反政治正确的代价去听基辛格的话和俄罗斯握手言和。


再加上美国意识形态至上,处处树敌,美国后浪这么能折腾,前浪基辛格的话是听不进去了。

 

现在的美国被整治正确捆绑了,被意识形态捆绑了,完全没有一点现实主义的外交指导思想,和基辛格的外交宗旨格格不入。


简而言之,基辛格本人就是德裔犹太人,背景需要补分,加上几朝老臣更要小心精神处理好和总统之间的关系,工作上务实小心翼翼的风格正好配上所美国那个年代作为美苏争霸弱势防守方,所以基辛格的外交战略思想才在那个年代指点江山,发挥的淋漓尽致。


在80年代后美国变为攻击方,基辛格那种过于精计的风格就不太跟得上美国时代转向,开始慢慢淡出权力核心。


而如今,苏联解体后美国目中无人了近30年,美国婴儿潮一代的思想钢印就是“老子天下第一,老子看你不爽就是干”,进入21世纪后,基辛格也就在美国后辈政客的眼中,成了所谓的“秘密外交家”、“妥协派”,逐渐变得风光不再了。



现在,基辛格力推的联俄制中战略,一直没有得到美国政府的实践,眼看着懂王一天天糟蹋美国国力,中俄背靠背硬抗美国,基辛格的内心,估计是一声长叹吧。





因为时代变了,基辛格的外交宗旨,这种现实主义,和美国现在政坛的整个文化是格格不入的,现在,基辛格对美国政坛最大的作用,就是对华观察。


美国人说过“在美国只要想跟中国打一些深入交道,基辛格是你绕不开的。


毕竟,基辛格是中国的好朋友,每次访华接待规格都很高,能接触到最一线的高层,和他们会晤,代表美国华尔街和中国谈很多事,深入了解中国内情。


每次基辛格访华,代表华尔街利益和我们谈,然后暗中观察评估中国内情,回去后他们那个圈子分享对华看法,给白宫提供战略判断。


虽然基辛格联俄制中的战略没得到实践,但基辛格还是有对华沟通情报的功能的。


所以年纪这么大了,还总是跑。


虽然中美殊途,但基辛格的确够得上为国尽忠。






最后,放一句基辛格说过的话:


“重建国际体系,是对我们这个时代政治家才能的终极挑战。”


基辛格说:


“我曾与中国学生对话,他们似乎认为,美国的任何一个行动都是精心设计的、有预谋和为了达到特定目标。


其实不然。


你可以看到,美国在历史上反反复复,干涉、撤军,又干涉、又撤军,美国以前从未有过全球性外交政策,这种反复也是其表现之一。


美国在试图管理全球事务和试图退出全球事务之间挣扎,这是美国的一个痛苦经历。


我常常告诉我在美国的听众要有清晰的思路,一方面,我们不能主导一切,另一方面,我们应该参与到全球事务中去。


历史很长,我们要有耐心。”



是的,历史很长,我们要有耐心……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吃瓜群众专栏pro

类似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