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美国研发新冠病毒并投毒中国,不仅是合理推测,也是铁证如山

美国研发新冠病毒并投毒中国,不仅是合理推测,也是铁证如山


请关注大号:韬闻


今天,据@中国日报  的报道,美国《临床传染病》杂志网站发布一项最新研究:在对2020年前三个月采集的超2.4万份美国人的血液样本进行分析之后,结果表明新冠病毒在2019年12月就已经在美国出现,这比美国此前报告首例病例的2020年1月中旬要早几周。研究样本中发现,来自五个州的共9个新冠抗体阳性样本的感染时间早于其所在州报告首例病例的时间。



请注意,2019年12月时,我们的武汉,还没有爆发新冠疫情!也就是说,仅美国《临床传染病》的这一项研究就表明,美国的新冠疫情早于中国,只是美国没有发现或者更可能是明知而故意隐瞒真相。


可是,无论如何,中国武汉首先暴发新冠疫情这个说法是必须要结束了。中国不是新冠疫情的首发地,只是中国人民代表人类首先发现了新冠病毒并向全世界公布。


而新冠病毒的首发地,是美国。


在列举证据之前,我们先来明确或者说强调以下四个事实、史实:

第一个:美国这个国家,是建立在使用生物武器对印地安人的种族大屠杀之上。


当年初到北美大陆的美利坚的祖先,就是用天花病毒将印地安人几乎种族灭绝。他们将带有天花病毒的毛毯送给印地安人,造成印地安人暴发了超大规模的天花传染、人员大量死亡。5000万印地安人,死的只剩下100万人。



史学家后来称这是“人类史上最大的种族屠杀”事件。发起病毒战进行种族灭绝,是最没有成本而且还不受追究的方式。


对任何对手或潜在的对手发动生化武器大战,是美国的立国之基,已经深入到了美国的脊髓和DNA。


第二个:是这个星球上,除了纳粹德国和二战时的日本,曾经使用生物武器的国家只有美国。更确切的说,近年以来,这个星球上唯一对他国使用生物武器的国家,是美国。



朝鲜战场上,美国曾对中国人民志愿军使用生物武器,越南战场上,美国曾对北越使用生物武器。


事实上,美国除了全套接收了日本731生物武器部队所有的研究成果、数据之后,还全套接收了纳粹德国所有的关于生物武器的成果和科学家。


苏联解体之后,苏联几乎所有的病毒学家、生物武器专家也悉数被美国挖走,在美国中央情报局下属的DARPA工作。DARPA的头目还搞了一个“生物星球大战”,要求DARPA的科学家向生物技术极限挑战,制造一种疫苗、基因或化合物,即定向生物武器袭击!



第三个:在我们这个星球上的所有国家中,唯一从联合国《禁止生物武器条约》中退出的国家是美国,唯一一个长期的独家阻拦联合国《禁止生物武器公约》的核查议定书的也是美国。


只不过美国从来就不承认,即使被抓了现行也不承认。我国知名的军事专家李莉博士曾在央视军事节目中指出:任何一个国家,都不会承认它在研发生物武器!



第四个:全球范围内,唯一一个明目张胆开展生化武器研究并在全球建设生化武器实验室的国家,也是美国。据报道,美国在包括非洲、中东、东南亚以及前苏联的25个国家和地区设立了200多个海外生物实验室,仅在乌克兰就设立了16个生物实验室,其中有些实验室所在地曾经暴发过大规模传染病。


所以,美国才是那个研发并使用新冠病毒、偷偷对他国(中国)进行生物武器袭击的邪恶国家。


第五个:美国组织西方国家在2005年在英国伦敦曾召开过一次会议,会议制订了一个所谓的“盎格鲁撒克逊计划”。美西国家声称人类的DNA是存在差异的。针对特定DNA的病毒,已经研制出来了,要针对某国发起病毒战,称“某国将发生感冒”。


美西国家甚至于要将地球人口减半!会议结论——“历史会按照剧本演出”。


美国对中国发起生物武器袭击,有直接的、充分的作案动机。


大家知道,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及其政府,从2018年开始对中国开启全方位的、多维度的、综合的战争,包括科技战、贸易战、舆论战、金融战等等。


可是美国最终发现,打来打去中国没怎么样,美国自己却受不了了。美国此时更加惊恐于中国的快速发展,更加惊恐于其超级大国地位将被中国取代。


特别是中国的体制和经济模式,让美国无往而不胜的国际资本无从下手更不用说去控制了。


于是,美国就起了对中国偷偷进行病毒袭击的邪心。


这些,都可以从2020年前后美国政府及美国总统特朗普的表现得到印证。


首先,是早在2019年1月时,美国政府的卫生与公众服务部(Department of Health and Human Services,简称HHS)就进行了一项名为“赤色传染”(Crimson Contagion)的病毒推演,时间持续到8月。



这个“赤色传染”其演练设置,是不是与武汉突发疫情、传播高度一致?简直就是写好的剧本!



显然,这是美国政府在为对中国所发起的病毒袭击进行准备,并提前做好病毒传入美国的应对。


然而历史并没有严格的按照美国所写的剧本演出,研发新冠病毒的美国陆军生化武器基地德特里克堡,出意外了。



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距离华盛顿特区仅一小时车程,美媒称之为美国政府“最黑暗的实验中心”。



历史上,德特里克堡就是美军秘密发动细菌战的地点,一直是中情局隐秘的化学实验和精神控制实验基地。



就在“赤色传染”演练正在进行的时候,当年的5月,德特里克堡出事了,并造成了新冠病毒的泄露,然后在德特里克堡所在的马里兰州及附近的州就开始出现“不明原因的呼吸系统致命性疾病。”



2019年6月,德特里克堡附近开始暴发一种不明呼吸道疾病,美国政府把这个病称之为“电子烟肺炎”。而这个所谓的“电子烟病”的症状跟新冠肺炎一模一样,患病者肺部CT成像跟新冠病毒没有任何区别。



在美国政府公开承认新冠肺炎在美国大传播后,电子烟肺炎居然就彻底的消失了!所以,这个所谓的“电子烟肺炎”,其实就是新冠肺炎。


到了2019年7月,德特里克堡所在的马里兰州有两家养老院突发不明原因导致的呼吸道疾病,有多名老人死亡。


同样在2019年7月,与德特里克堡很近的弗吉利亚州的北部又出现了不明原因的呼吸系统疾病,威斯康辛州也暴发了大规模的电子烟疾病。


美国媒体在2019年7月份的新闻显示:在美国的弗吉尼亚州,一个叫“绿色春天”的退休人员社区里,爆发了一种不明原因的呼吸系统致命性疾病。



当时有病症的人多达54人,而且其中还有2人死亡。具体患者的病症表现,从剧烈咳嗽到肺炎都有。病症与新冠肺炎高度相似。



就是在2019年7月,美国疾控中心给德克里特堡生物基地发终止函,要求其终止大部分操作,这个基地随后宣布关闭。



2019年8月,美国疾控中心声明称考虑到国家安全顾虑,不能公布关于关闭该基地的细节和原因。


什么样的“国家安全顾虑”呢?显然美国政府研发的用于袭击中国的病毒发生了泄露在美国造成传播,非常符合。



2019年9月,德克里特堡生化武器基地所在的马里兰州报告称,电子烟疾病的患者病例增加了一倍。


剧本出现了意外,美国政府就搞了第二次的大演练。


2019年10月18日,约翰·霍普金斯卫生安全中心、世界经济论坛和比尔盖茨基金会合作,一起在纽约举办了代号为“Event 201”的大流行演习。



就在美国政府的这第二次大演练开始的当天,即2019年10月18日,中国武汉举办的世界军人运动会开幕了,持续到10月27日。


在军人运动会上,有两大不可思议之事。第一,是原来每次军人会上都夺取金牌最多的美国士兵,全部得病一样,没有任何奖牌入账。第二,是美国士兵反常的在武汉市内乱窜。第三,是有5个美国士兵患上了不明传染病。


所以,这些参赛的美国士兵的任务根本就不是参加军人会,而是去给中国投毒。


其中后来被称为“零号病人”的美军女军人,在发病之后,被美军用直升机接走。



后来,世界卫生组织已经要求美国政府交出参加武汉军运会的美国365名军人名单,要追踪这些军人的目前的健康状况,却遭到了美国政府的拒绝



美国政府为什么会拒绝?当然是怕真相被发现啊!


到2019年11月,美国的情报机构“医学情报中心”突然向美军军方及白宫发布警告:中国武汉将爆发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大流行!


而在2019年11月时,武汉刚刚开过军运会,没有任何疫情迹象。



如果不是美国投毒,美国为什么就能如此精准的未卜先知?而同时又对本国疫情的暴发反应如此低劣?相比之下太过矛盾。


唯一的解释就是美国制造了病毒并对中国发动了病毒战!


美国毕竟是由犹太资本控制,所以美国政府在2019年11月时,还特别的把中国武汉将暴发大疫情这一消息告诉了以色列,让以色列提前做好准备。以色列的新闻节目后来将此消息予以披露。



美国的主流媒体和以色列会对自己的国家和美国造谣和无中生有吗?显然不可能。


唯一的答案,是新冠病毒来自美国!


从2019年12月底疫情在武汉出现到2020年疫情在武汉暴发这一段时间,基本上就是在按照美国所写好的剧本“演出”。


这些,均可以从美国当时的总统特朗普的讲话中得到印证或者就是证实。


2020年1月31日,特朗普在演讲中向美国人保证这种新型冠状病毒不会扩散,称这将“对我们有一个很好的结局……我可以向你保证” 。


他为什么会如此自信的“保证”?



2020年2月23日,特朗普又声称:疫情处于我们控制之中,一切尽在掌握中。


他为什么这么迷之自信?



2020年2月26日,特朗普又声称美国人感染风险很低,呼吁美国民众当成流感处理就好,称美国流感每年死6.9万人。



2020年3月11日,特朗普又强调称对于大多数美国人而言,感染风险都非常非常低。



在2020年3月份,在美国尚未承认全面爆发新冠疫情时,美国政府召开了一次最高级别的“国安会议”,美国国务卿彭佩奥亲口说新冠病毒是一种新型攻击武器,体现了强大威力,在无形中极大地消耗了对手的国力,是美国21世纪最强大的秘密武器


美国国防部长埃斯珀也指出,新冠病毒在中国的实践证明,这款武器所带来的心理冲击,超过了美国现有的任何一款武器。低投入、高产出、大效益,为美国下一阶段武器的开发提供了最好的收入



现在反推,我们就会发现、就会明白当时特朗普及蓬佩奥及美军为什么会说那些话了。因为美国军方对新冠病毒只攻击黄种人非常笃信,所以特朗普坚信美国白人不会被感染。


这些也得到了其它层面的印证。


比如在2020年3月24日,日本财务相麻生太郎称某些欧洲国家此前对新冠肺炎疫情反应冷淡,甚至于某些国家的代表认为“那是黄种人的病,不是我们的病”。



比如在2020年3月31日,美国纽约州州长科莫声称病毒在中国的时候,我们是知道的。我们以为这病毒只攻击亚裔系统。



系列、综合的去想美国总统、美国政府及麻生太郎、科莫所说的这些话,只有是美国制造了只攻击黄种人的新冠病毒并对中国发动了病毒战的前提下,一切才能合情合理。


美国制造了这一种新冠病毒,还有一个重要的证据,即美国在不承认本土有新冠疫情的情况下,却早在2020年1月初时,就已经开始了相关疫苗的研发。


2020年5月15日,特朗普在白宫表示:美国于1月11日已经开始研发新冠病毒疫苗,希望年底面世。



而被美国发起病毒战的中国,却到了1月12日才完成了新型冠状病毒基因组序列信息,并向世界卫生组织分享,向世界敲响了预防的警钟。中国最早的疫苗研发来自陈薇院士团队,在3月16日才获批启动展开临床试验。


美国呢?到了当年3月份,才承认出现新冠病例!“国内发现新冠病毒比中国要晚2个月”,而偏偏却比中国早2个多月甚至更早取得病毒毒株!



那么,新冠病毒在美国的出现就一定远早于在中国出现的时间!可是,以美国的医疗能力,如果病毒系自然产生,美国必定会如中国一样快速发现。为什么美国偏偏“发现”不了呢?


只有一种可能:新冠病毒毒株就是美军方制造!


首先,是研究表明,新冠肺炎早在2019年就在美国开始爆发了。这个前面已经有过列举,下面再列举一些其它证据。


2020年3月11日,当时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主任罗伯特·雷德菲尔德在国会作证时承认:一些似乎死于流感的美国人在死后的诊断中被检测出新型冠状病毒呈阳性,确实有一些“流感”死者实际感染的可能是新冠肺炎。



2020年4月11日,美国加州对2019年的3例所谓的流感死亡病例进行尸体解剖检测,发现均感染新冠肺炎。而这3名死者,根本就没有出国经历。这也有力地证明新冠疫情在2019年已经在美国暴发,只不过被美国政府刻意“误诊”为流感。



CNN主播,纽约州州长科莫的弟弟克里斯在感染新冠病毒康复后对纽约医生安东尼.列农说:数据将最终告诉我们新冠病毒在美国出现时间的真相。


他在居家隔离治疗时还得出一个令人震惊的结论:新冠病毒在去年(2019)10月份起就已经出现在美国。他还强调在之前美国就有类似的病例。



2020年3月,美国儿科急诊领域专家彼得(Peter Antevy)在推特上表示,他在1月得了“流感”,经检测却发现他其实是感染了新冠肺炎。



2020年5月初,美国媒体在佛罗里达州卫生部门网站上发现, 早在1月1号佛罗里达州就已出现新冠肺炎症状患者,而且多达171人。而这些人,没有一人曾前往中国。而在1月1日,中国武汉疫情尚未暴发。


同样在2020年5月初,一名在纽约生活的华人发出他在2019年12月15日的聊天记录,称他在2019年12月15日就已经感染了新冠病毒。



其次,美国军方德特里克堡生化武器研发基地制造了造成此次全球大疫情的新冠病毒,也是目前多国包括美国科学家们的共同发现。


20203月14日,川普政府的战略顾问、美国情报专家“格雷格.鲁比尼”(Greg Rubini)在推特上多次透露自己的手中有文件能够证明美国制造了冠状病毒。直接指出冠状病毒是北卡罗纳大学BSL-3实验室的一种基因改造的生物武器,并称福奇(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资助了冠状病毒在北卡罗来纳州的BSL-3实验室的生产,并质问是谁将它传播到中国。“格雷格.鲁比尼”还表示:病毒是由“影子政府”从北卡罗来纳州传播到中国、意大利、全美国的。(特朗普曾公开承认“影子政府”的存在)。


2020年3月15日,他在推特上质问美国总统特朗普:为什么不告知美国人民,病毒就是美国制造的?为什么不讲明新冠病毒本身就是生物武器?



2020年3月30日,美国盟友捷克的一名分子学生物学家苏阿佩科娃(SoňA Peková)博士在对新冠病毒进行系统的研究之后,得出一个结论:新冠病毒,来自美军实验室!



这名生物学家明确指出新冠病毒不可能是自然产生,而是来自人为制造,来自美军实验室!


2020年3月,为寻求美军德特里克堡关于新冠病毒泄露的真相,网友在白宫网站上请愿,要求美国政府公布关闭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的真正原因,然而从特朗普政府下台拜登政府上台,美国政府一直拒不回应。



2020年3月,德国媒体根据研究结果发了一篇新闻:《新型冠状病毒:进一步证据表明病毒源自美国》。


后来,德国生物学家雅各布·西格尔公开表示,现在的艾滋病毒就是德特里克堡基地制造,是1978年利用人类T淋巴细胞病毒(HTLV I)和Visna绵羊病毒制造出了艾滋病毒,并且进行了人体实验导致了病毒的扩散。


2020年4月,美国调查记者Youtube上传追踪美国零号病人“女军官Maatje Benassi”相关视频(立即被油管删除)。


2020年3月,前联合国生物武器委员会成员、前苏联生物武器专家、俄罗斯微生物专家伊戈尔·尼库林指出新冠病毒来自中国之外。而俄罗斯国家科学院院士则直接点明:美国人最终目标是制造特定攻击目标病毒。他更是深刻的指出:新冠病毒疫情是美国对无法控制的经济体打的一场混合战争!


关于新冠病毒来自美军的制造最重磅的研究成果,来自加拿大华裔科学家、人类基因治疗及体细胞治疗(Human Gene Therapy and Somatic Cell Therapy)的世界首创者人类基因治疗之父”和“人类体细胞治疗之父罗盖于2020年04月21日在《再生医学开放杂志》上发表的论文《2019冠状病毒大瘟疫(COVID-19):起源、影响与治疗》(COVID-19 Pandemic: Its Origin, Implications and Treatments)。



罗盖教授在论文中指出新冠病毒不可能由自然产生,而且它就是美国的生物武器。



罗盖教授在论文中郑重声明:我谨就2019新型冠状病毒是一种最初在美国生产的生物战武器,并且2019冠状病毒病(COVID-19)的出现是为美国巩固和维持国际政治和经济霸权而设计的预谋事件,提供直接而明确的证据。



罗盖教授在论文中还明确的指出以美国的科技水平,早已实现了对病毒的改造甚至是设计。而2019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不可能是自然的产物,而是人类基因工程的产物。


罗盖教授直接指出:德特里克堡(FortDetrick)是一个生物安全4级(BSL4)的、生产和测试生物武器的生物防御重点实验室。功能获得性突变(GOF)对SARS冠状病毒人类免疫缺陷病毒(SARS-CoV/HIV)重组体进行了“涡轮增压”,并且第1次将其转化为世界上最强的、大瘟疫口径的生物武器。这便是2019新型冠状病毒的起源


罗盖教授还非常具体的点名指出:以美国的德克萨斯大学医学部微生物和免疫学系助理教授麦那奇瑞(Menachery)为首的15名科学家及北卡罗来纳大学(UNC)的参与研究的科学家,就是2019冠状病毒病(COVID-19)这个生物炸弹的最初的设计者、科学责任人。


美国的另一盟友加拿大的全球研究部专栏作家罗曼诺夫表示,新冠病毒唯一可能的来源是美国,就是设在德里克里特堡的美军生化武器实验室。



年6月,美国媒体人Nathan Rich(中文外号火锅大王)拉列出一条时间线,对于美国国内新冠病毒爆发前的事件进行了收集整理,病毒来源剑指美国德特里克堡。



他的推测是:美国军方可能在动物身上使用冠状病毒做实验,因为他们没有遵守病原体和毒素控制协议,附近爆发了疫情。美国疾控中心发现了这事件,并调查发生了什么情况,然后告诉公众这是一场普通感冒,并关闭实验室。然后,他们开始报告这个疫情为电子烟疾病。它(与感冒)症状几乎相同,然后他们等到流感季节开始,就把它们转稼到普通流感上,并把它记为“噢,这是一个糟糕的流感季节”。然后,不管有意还是无意,感染病毒的人去了武汉,并将病毒传播到武汉。


2020年8月,美国和印度均有两份文件曝光,均指新冠病毒来自美国德克里特堡生物武器实验室,是科学家在德克里特堡实验室用RNA合成合成一种新病毒,即新冠病毒。而新冠病毒的泄露并非故意传播,而是在2019年5月时,因为德克里特堡实验室出现了泄露,从而导致病毒泄露。而美方却故意把中国云南的蝙蝠,造谣为病毒的来源。而知道这个秘密的人多被暗杀或者消失。



中国复旦大学陈平教授则指出:美军生物武器实验室造成病毒泄露,然后有人有意无意带到武汉,这是可能的!这不是阴谋论,而是美国的战争思维!



去年9月,美国媒体“politico”新闻网发布报道《如今的德特里克堡是一个前沿实验室,曾是美国政府最黑暗的实验中心》,直接揭批德特里克堡的反人类历史。



长期关注我国生物安全的新华社中国特稿社副社长、高级编辑,首都女新闻工作者协会副会长,中共情报英雄熊向晖之女熊蕾发声称:我始终对新冠病毒的来源持有怀疑,不吐不快!



今年5月,俄罗斯国家杜马主席沃洛金公开指认这次新冠疫情的罪魁祸首可能就是美国,而新冠疫情的源头应该来自美国的生化实验室。他同时声称,美国应该为全世界感染疫情的国家做出赔偿。



无数的铁证如山,证实引发全球疫情的新冠病毒,是美军制造,制造地就是美军的生化武器研发基地德堡,并于2019年10月通过武汉军运会投毒。


不过美国政府与美军一万个想不到的是,中国有伟大的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中国有伟大的中国人民,而美国却只有只知索取利润的资本。


所以,真实的历史并没有按照美国写好的剧本上演!中国,以人民利益至上得以迅速战胜疫情。而美国却以资本利益为上,任由疫情扩散。


对于资本而言,美国死去60万底层人口,也在是为资本增加利益。事实上,美国的资本恰恰通过此次疫情,完成了财富的急剧爆增。


这就是美国研发新冠病毒的原因,也是美国政府不抗击疫情的原因。


不过,美国的邪恶终抵不过人类的大势: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美国,人类之耻!将被钉死在人类的耻辱柱上,供全人类唾弃!


最后,这篇文章会如之前的那样,被干掉吗?

请关注大号:韬闻

点赞/在看↓↓↓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