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美国“杀估值”压力再现,巴西宣布破产后,越南可能将成翻版印度

美国“杀估值”压力再现,巴西宣布破产后,越南可能将成翻版印度

美联储在6月17日举行的利率政策会议后发布的声明中意外地表达了偏鹰派的信号,称,美联储主席鲍威尔表示,到2023年通胀将会更高,不排除通胀会比预期持续更长时间的可能性(不再提及通胀只是暂时的),美联储将首次加息时间提前至2023年,而非2024年,超出市场预期,并正式首次表示“我们已经在开始讨论缩减QE”,将在接下来的会议上考虑缩减规模的计划。

这也意味着美联储正式发出由极度宽松的货币政策转向紧缩的信号,这表明美联储已经变得更加鹰派了,这也意味着美联储在货币利率正常化政策上的正式开始服软,等于直接向市场扔出一个引爆美国金融市场的“核弹”,圣路易斯联储主席在一周前曾表示75%的美国人接种新冠疫苗,是考虑缩减QE的必要条件。

美国劳工部6月10日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5月份的消费者价格较上年同期飙升5%,以近13年来以最快的速度攀升,这也是继4月该指数创下4.2%的涨幅后,连续创下新高。这出乎市场的意料,谁都没想到,值得一提的是,就在美国上次陷入金融危机并诱发全球金融海啸之前,2008年8 月美国的CPI上涨5.3%(具体数据细节请参考上面的图表)。

花旗银行预计美联储将会在9月份给出缩减QE的路线图,市场分析认为,美国很可能会在2022年底前全部完成缩减QE,华尔街一致认为美联储的债券缩减预期会成为市场的头号风险,对美国金融市场无疑将造成核弹级别的冲击波,因为美国经济中的金融资产价格波动的核心逻辑就是资产负债表的规模扩张速度和预期。

而美联储超预期的鹰派立场也令美元大涨近1%,彭博美元即期汇率指数创下2020年6月以来最大涨幅,10年期美债收益率也大涨逾5%,也拖累美股创一个月来最大跌幅,且为连续第二天下跌,这也意味着目前在美国包括楼市、股市等在内的高估值资产调整拉开序幕,“杀估值”压力再现,果不其然,我们再次看到一场市场巨震。

对此,成功预测美国金融危机的预言家,资深经济学家彼得·希夫公开发表的言论中的解释称,美联储已开始关注资产负债表扩张的潜在副作用,这是美联储在利率正常化政策上服软认输后要品尝的结果,比如,美联储在上周还在强调通胀是暂时性的,但在刚刚的利率会议中已经大幅上调了未来三年的通胀预期,显然,美国将面临通胀失控的风险,使得美国进入通胀加剧与赤字之间的恶性循环中。美银对数十位基金经理的调查结果显示,93%的基金经理认为在接下去的一年内美国的通胀水平将加快上行,并预计利率将上涨,使得美股将出现超10%的回调,据纽约联储最新的消费者预期调查显示,一年期通胀预期中值升至4%,为2014年以来的最高水平。据美国金融网站ZeroHedge援引的最新预测,如果实际房价包括在CPI中,那么美国通胀在6月将会达到6.2%。

在过去的55周内,美国已向市场印钞放水投放达30万亿的基础货币流动性和经济刺激方案来弥补系统的脆弱性,要知道,这些数万亿美元放出去的水不但需要加以回流,反而更需要水涨船高回流美国时,这更像是美国精心炮制了收割全球市场和转嫁部分美国债务风险的过程,这在美国通胀抬升刺激实际利率上行后,现在这个信号越来越接近危险值,且更加的隐蔽,而这背后的逻辑其实很简单。

因为当分布的全球各地的美元资本回流美国市场,刺激制造业和基建形成新产能之后,美国对全球商品的供给依存度就会开始下降,此时赤字就会开始好转,但这个过程中由于美元的特殊地位,使得美联储每一次货币松紧举措,都会牵动着全球市场的经济走势,而目前的全球公共卫生危机则加速了这个过程,这更是美国财政将每年万亿赤字风险转嫁市场的进程。

可以预见的是,一些高外债、低外储及正在经历高通胀的脆弱经济体来说,届时会更加不堪一击,再度上演美元荒,这也是美国巨额赤字风险转嫁给多个脆弱市场的一贯做法,而就在6月17日,美联储宣布延长与澳大利亚、巴西、韩国、墨西哥、瑞典、新加坡、丹麦、挪威和新西兰9国金融机构的临时美元互换安排就是提前应对全球美元融资市场因缩表后造成压力的准备。

对此,彭博社援引的报告指出,这此经济体包括土耳其、阿根廷、印度、越南、巴基斯坦、埃及、斯里兰卡、乌克兰、巴西及印尼等10国或都会由于高企的债务与外储呈现倒挂模式而面临美元荒困境,换言之,美国的数十万亿美元的赤字风险正利用松紧美元周期转嫁或将转嫁给上述至少十个国家。

以巴西为例,早在2021年初时,巴西就已经单方面宣布破产,并表示无能为力还债。据IMF最新报告,巴西的公共债务约占国内生产总值的100%,2020年巴西货币贬值29.33%。美媒市场观察前不久报道,由于对巴西赤字和公共债务负担的担忧,已经停止了维持巴西最贫困三分之一人口九个月之久的国家补贴,有迹象表明,在债务及风险层面,越南很有可能成为下一个巴西,或也不可避免地陷入脆弱模式。

汇丰银行在最新报告中称,由于越南可能会在2021年底逼近该国法律规定GDP的65%的债务比例上限,因此将该国列为了东南亚最需要巩固财政的国家,俄科学院远东所上周向俄卫星通讯社表示,越南企业生产的商品,附加值并不大,而且轻工业产品中有近八成的原材料是在外国市场采购的,高度依赖国外市场,这将对国家经济的独立性构成威胁。


基于此,越南似乎更像是急于求成的印度经济,按越南规划与投资部长在二周前的说明说是,如果越南制造业不能赶上工业4.0列车,那么,越南与其他国家之间的制造业真实差距将会越来越大。

这也说明,越南经济和市场或已无法避免美元资本收割财富,路透社也曾分析称,一度火爆的越南市场或正成为牺牲品,这意味着,越南经济或存在倒退20年的风险,正如我们稍早前提及,在美联储向市场抛出金融核弹及美国经济政策不确定性背景下,高外债、低外储的越南或成”玻璃之国”,甚至在负债累累上,或正在成为翻版印度经济。(完)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