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罗永浩死于“明斯基时刻”
政经社论

罗永浩死于“明斯基时刻”

瓜友晚上好,几日不见。


封号7天,感谢强制性放假,今天回归。


因舟车劳顿,今晚怕不能出什么长文,但想了想,如果不更又对不起悬念已久的瓜友们,因此,岱岱写篇短文吧,一篇诙谐有趣却又干货十足的短文。


是的,题目就是《罗永浩死于“明斯基时刻”》



这句话一看,瓜友是不是感觉一头雾水?感觉罗永浩和明斯基时刻根本毫无逻辑关系可言?


你不知道,这个世界是充满联系的。



这段话来自岱岱和友人的聊天。前段时间创业失败、负债累累的罗永浩,转行直播带货,带着中年男人的辛酸,一时上了好久的热搜。


岱岱几乎不写蹭热点的文章,周小川说要堤防明斯基时刻的时候,岱岱没写明斯基时刻,罗永浩带货直播霸屏的时候,岱岱也不写罗永浩。


作为冷眼旁观的时政观察者,岱岱一直希望保持局外人的观察角度。直到今天,凑个短篇,岱岱才把他两放在一起说。



好了,废话不说,进入正题,解开你的迷惑。


明斯基时刻是什么意思?


大家都知道,是周小川重点提的明斯基时刻。


时间,2017年10月的十九大上。



周小川一提明斯基,公众号关于明斯基的文章就铺天盖地,可以说,他们几乎都没说到点子上。


周小川的位置敏感,一举一动影响市场信心,所以话说的都是很艺术范的,让人抓摸不透,总是猜猜猜。


所以众多众公号没分析到点子上,很正常。


就像美联储主席格林斯潘说的那样“如果你觉得领会了(我的讲话),那么你一定是听错了”


岱岱却听懂了小川深藏的一切。


早在2013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保罗克鲁德曼,就表示中国已经进入了明斯基时刻,2017年了,你周童鞋才肯承认这一点啊。


周的明话:“要堤防明斯基时刻”


周:“现在已经是明斯基时刻了”


这是周的第一层意思,还有第二层意思,这第二层意思才是他选择在19th这样庄重的场合说明斯基时刻的用心。


首先,让我们来看看明斯基时刻最经典的解读。


来自大文豪曼因斯坦的解读:


简单的说,资本的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正常的经营,企业可以偿本付息,第二阶段,信贷大为扩张,激进的投资之后,企业发现自己的净利润只能够还利息,本金还不起了,第三阶段,危机阶段,这时候债务快全面爆发了,因为连利息的窟窿都快补不上了,企业必须不断的拆借,夸大自己的资产来延缓债务爆发,这叫旁氏借贷。


也就是说,其实,大量的社会融资都已经被用来进入旁氏借贷的循环当中,市面上的资金越来越紧张,这时候的宽松,其实钱滚到市面上的并不多,所以当然不可能冲击物价,服务实体。


瓜友要知道,周小川是什么人?


央行行长。


央行行长是干什么的?


负责国家货币政策的!


13年至今,国家货币政策一直叫着要服务实体经济,然并卵,最终货币政策的操刀人都拐着弯的“举起了白旗”


明斯基时刻对周小川的的要害,就在于此:“现在货币政策放出去的水,都在空转,根本不可能有效补血实体!”


周的明话是:“现在已经是明斯基时刻了”


周的暗话是:“我是负责货币政策的央行行长,但是,现在是明斯基时刻,现在的货币政策不管用啦!


周在大声疾呼:“严防明斯基时刻!严防明斯基时刻!”


周在失声痛哭:“货币政策不管用啦!货币政策不管用啦!”

这两段,才是周小川明斯基时刻的正确解读方式。


瓜友现在才知道吧,周的这句话,实际根本不是说给老百姓听的,也不是说给市场投资者听的,他是借着19th这场合,委婉地说给上面的人听的。


“现在货币政策最多能达到现在这样的效果,达不到你们要求的服务实体经济的高目标,你们还要逼我我是真没办法啊!”



不是只有公司小员工有被KPI被绩效逼的死去活来的遭遇,你能看到一个堂堂的央行行长,也被上级的KPI逼到“以死明志”的地步。


岱岱笑了。


所以那时候岱岱没蹭热点写小川童鞋的明斯基。


做人,要厚道嘛。




解读完小川明斯基时刻的真实含义,让我们看看周小川以死明志抛出“明斯基时刻”的传导效应。


上面听懂了周童鞋的话里话吗?


明显听懂了。


上面从周童鞋的“以死明志”中真切的意识到,单靠货币政策已不足以拉实体经济一把,那么上面是怎么做的呢?


上面的思路和动作,都很快。


17年年末,上面接受了周童鞋的观点,认识到货币政策对实体经济失灵后,18年,中国就开启了财政政策扶持实体经济的大方针。


是的,就是从2018年到19年20年至今的,减税降费政策。



思路很清晰:


既然货币放水出去,流不到实体经济,实体经济还是困难,那我就减少实体经济的运营成本,减税降费,精准扶持。


所以说,这个世界是相互联系的,发轫于18年的大规模减税降费政策,可以说是周小川一句“明斯基时刻”引起的。


瓜友们看新闻,往往一叶障目不见泰山,没有看清新闻之间的联系性。


2017年10月,周小川:“货币政策不管用啦!货币政策不管用啦!”


2019年3月,上面曰:“那就上财政政策!那就上财政政策!”



5个月时间,可以说,国家的反应是十分快的,举措是很到位的,可以说,如果没有连续2年的减税降费举措,中小企业倒闭潮会来的更快。


然而,问题来了。


货币政策靠跳一下数字,印一下钞票就能搞,但减税降费却没有这么轻松,减税降费对政府而言是实打实的财政损失。


于是,我们看到,在2018年大规模减税降费之后,国家财政,原本就压力山大的国家财政,更加顶不住了。


参看岱岱的旧文:


今年减税降费从去年的一万亿出头变成两万亿,更为了重点降低制造业和小微企业税收负担,将制造业等行业现行16%的税率降至13%。

 

连工信部部长苗圩都对这个降税表示“激动”:


 “原来在降低制造业增值税税率究竟是降一个点还是降两个点的问题上,意见都没达成统一。有一部分人认为降低一个点,因为降低得太多对财政收入的增长影响太大;还有一部分人认为应该多降一点。


 但是大大出乎我的意料,最后既不是一个点,也不是两个点。今天总理宣布了,制造业的增值税税率要从去年16%,再降低3个点,降到13%!”


连部长都直言“大出意料”,可见,这次的降税力度之大。


而降税力度越大,财政压力越大。


再加上今年拟定的2.8%赤字率,比往年高了0.2%个百分点,再加上今年比去年增加的8000亿元政府专项债券,国家为了让利于民为了兜底地方债,财政压力真不是一般的大。


支出不断加码的情况下,财政压力已经逼近临界点,正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财政的开源节流被提高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然而,很好笑的是,报告里和金融提高征收比例并列的,是这句话:


“中央财政要开源节流,增加特定国有金融机构和央企上缴利润,一般性支出压减5%以上、“三公”经费再压减3%左右。”


——《工作报告》


我们看下,一般性支出和三公经费都是蚊子腿,被说压减5%和3%,就算他们都压减50%,也省不出几个钱。




一般性支出是指国家权力机关和行政机关的经费支出,主要包括各级人大及人大常委会的活动费用,各级人民政府及其职能部门的活动费用。

 

据财政部网站消息,财政部今日公布2018年预算情况,三公经费预算数为5,697.52万元,2017年减少370.35万元。


 

换言之,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并提开源节流,提出的节流,最多省几个亿,完全是蚊子腿,是为了抚平钱袋子的不甘心,而提出的聊胜于无的表面功夫,今年的重点,是挣钱,或者说是从国企这个钱袋子里掏钱。


——2019.3.31日旧文


果然,不出岱岱当年所料,财政政策补贴实体经济的窟窿,让国企填了。


在此种情景下,2019年非税收入32390亿元,比上年增加5433亿元,大幅增长20.2%,主要靠央企国企利润上缴以及金融反腐罚没收入增加。
其中,中央特定金融机构和央企上缴利润6100亿元,同比增加3600亿元,拉高全国非税收入增幅约13个百分点;


一年前,“今年的重点,是挣钱,或者说是从国企这个钱袋子里掏钱。


不出,所料。






然而,出乎岱岱意料的是,罗永浩这个人,撞上时代的枪口了。


在19年2会文中,岱岱刚提过,国家要从国企钱袋子里掏钱,国企是一片喊穷,国家为了安抚他们,肯定会有所表示。


而其中,烟草公司作为利税大户,国家肯定不能不有所表示。


然而,中烟公司虽然利润惊人,但他们的钱也不比以前好赚了。


因为电子烟的兴起。





联系因为电子烟主要是侵蚀传统烟草的市场份额,急速膨胀的风投和创业者都进入这个行业,和中烟公司抢饭吃。


其中,就包括你们的罗永浩。



两会上,中烟把对国家说:“国家财政紧张,让我们多交钱,我中烟是没问的题,但我首先要能赚到这些钱啊,爸爸们,你看电子烟现在多红啊,他们这么搞我,我今年能给国家交多少钱?”


上面一看,说了一句:“你放心”


于是,我们看到这样的一幕。




闯入电子烟行业的罗永浩们,一下懵逼了。



后来罗永浩的故事,我们都知道了。


在电子烟行业里全力一搏的罗老师,在电子烟行业被当头棒喝后,惨淡收场,欠债几个亿。


最终,负债累累的他,带着中年人的辛苦,走上了直播带货的路。


罗永浩为了赚钱还债,为了卖出一款热感剃须刀,罗永浩在直播间剃掉了多年来标志性的山羊胡子。



很多人不懂,罗永浩为什么运气这么差,干哪行,哪行就死,以至于今天。


就像很多瓜友第一眼看不懂岱岱的题目一样:


“罗永浩死于明斯基时刻”






瓜友们,世界万物,都是相互联系的。


2013年,中国经济开始进入明斯基时刻,货币空转,实体经济萎靡不振,急需解救。


2013年到2017年,中国惯性使用货币政策,放水扶持实体经济,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2017年,压力山大的央行行长周小川,悲情一呼明斯基时刻,“货币政策不管用啦!”希望上面听到。


2018年-2019年,上面采取了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的两手抓,用减税降费的财政政策救实体经济。


2018-2019年连续2年万亿规模以上的减税降费,撑住了实体经济的基本盘,但却让国家财政十分吃紧。


2019年2会,为继续推行扶持实体的财政政策,补上财政窟窿,国家将手伸向了国企、金融机构等钱袋子。


2019年左右,钱袋子的大头中烟公司,在炙手可热的电子烟的市场蚕食下,利润预期难保,面对国家伸手要钱,压力更加大。


2019年的“3.15”晚会,电子烟行业遭当头棒喝,一系列紧箍咒政策出台。


2020年,中国非税收入32390亿元,比上年增加5433亿元,大幅增长20.2%,其中被拉一把的中烟,投桃报李。



2020年4月,被电子烟行业最后压死的罗永浩,为还债带货直播,刮了他多年的标志性胡须。



如果没有周小川的大声疾呼“货币政策失灵”,就不会有国家的两手抓,有财政政策的大规模出台。


如果没有大规模财政政策的出台,国家财政的压力,就不会如此巨大。


如果国家财政压力不会如此巨大,就不会伸手向国企钱袋子要钱。


如果国企钱袋子没有如此突出重视,中烟的那项诉求,也不会得到国家意志如此雷霆万钧的贯彻执行。


如果没有以上这些,在电子烟行业押上全部赌注的罗永浩,也不至于到今天这步。


2017年10月,周小川的一句“明斯基时刻”,经过层层逻辑相关利益相关的传导,在两年多后,让一个叫罗永浩的人,输掉了他最后的赌注。


这就是罗永浩们的故事。


这也是你们的故事。


岱岱依然,冷眼看着这一切。



2020年5月,和友人闲聊政经,用联系观的方法分析时政,岱岱为这段故事写上了句点:



罗永浩,死于“明斯基时刻”





最后:


又到一年两会时……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吃瓜群众专栏pro

类似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