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碧桂园森林城市的头号敌人
政经社论

碧桂园森林城市的头号敌人

1992年7月,马来西亚曲棍球联赛一场比赛后,柔佛州王子因自己球队输掉比赛,殴打了对方守门员。他被联赛禁赛五年。

王子的爸比、柔佛州苏丹怒了。他命令州内其他球队退出各级联赛,一位教练对此还提出了抗议。

结果,教练被带到王宫,苏丹给了他一耳光。

这一记耳光,犹如中国重庆的那一记耳光,给当事人带来了意想不到的命运转折。马来西亚人民很生气,他们开始质疑王室的特权。

时任总理马哈蒂尔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十年。他把这个事件彻底引燃,并借机提出修改宪法,废除王室免受民事和刑事指控的权利。各大媒体也曝光了王室成员各种违法乱纪的事。

王室迫于压力修改宪法。斗争以马哈蒂尔的胜利而告终。

修宪斗争打响的时候,柔佛州王储依布拉欣35岁,他目睹父亲和兄弟成为众矢之的。

2003年,老迈的马哈蒂尔辞职退休。

2010年,依布拉新加冕柔佛州苏丹,他天真地认为,政敌终究敌不过岁月:

谁活到最后,谁是艺术家。

虽有政府津贴,但依布拉欣陛下宣称“我必须像大马子民一般赚取我的生活费”。经过艰苦奋斗,他终于成为一个优秀的投资人——拥有了通讯公司、发电厂,还有好几个地产公司。

号称投资1000亿美元、建设周期30年的碧桂园森林城市,就有34%的股份属于柔佛王室的关联人员。

苏丹没有料到,26年后,当年的政敌竟然拖着老迈的身体,重新崛起,像一道阴影一样笼罩在他的头顶。

2018年5月的马来西亚大选中,已退休15年的马哈蒂尔杀回来了。他重归首相宝座,前任首相纳吉落选后,已经在接受调查。

马哈蒂尔已经93岁了。

 

1

 

2017年3月,还不是首相的马哈蒂尔到碧桂园森林城市去看了看。

和第一次见到碧桂园项目的小镇青年一样,老头惊呆了。

他看到了美丽的海景、高大上的展厅和园林,沙滩上一个鳄鱼雕像让他爱不释手。

回来后,这位慈祥的老人兴致勃勃地写了篇游记,发在自己的博客上:

政府承诺,99年后马来西亚将会收回森林城市的土地,但碧桂园的广告板上,说是永久产权。

柔佛苏丹辛辛苦苦招商引资的大马第一工程,自此成了马哈蒂尔的眼中钉。他甚至在报纸上公开吐槽:

我希望森林城市真变成森林,养点竹子、猴子啥的。

他怒怼森林城市,是2017年马来西亚人民票选出来的年度头号新闻。

如果说之前马哈蒂尔的言论还是个人情绪,2018年随着他成为大马首相,一切都不一样了。

8月底,马哈蒂尔出访中国,与马云和张玉良谈笑风生,俨然中国人的老朋友。

他是希望中国企业家去马来西亚投资的。他和张玉良说,要开一个自由贸易区,希望绿地过去搞搞新意思。参观阿里巴巴时,他学习了蚂蚁借呗,用手机就能借到钱。

老人的热情,感染了好客的中国人民。

但回国没两天,他投下一个重磅炸弹:不允许碧桂园森林城市对外国人销售,也不会给外国买家发签证。

首相署、柔佛王府很快出澄清,表示首相的话被误解了。

柔佛州的官员说,森林城市已经给政府缴纳了近5亿元人民币的税收,给当地企业带来7亿元人民币的订单。

但这只是杯水车薪,巨大的政治风险笼罩在森林城市头顶。

尽管不乏有人力挺碧桂园,但首相的炮轰已经奏效。

据当地媒体报道,柔佛政府已经在考虑建议森林城市遵照当地的住宅配额制,也就是将20%-40%的配额留给马来人,并且价格上要折价15%。

马哈蒂尔对于森林城市的所有批评,主要是这三大罪状:

1. 森林城市会成为一个外国人聚集的飞地,影响主权;

2. 森林城市对马来西亚的商业不利,甚至会打击民族工商业;

3. 森林城市违反了很多政策。

诅咒甚至嘲笑杨国强在马来西亚的挫败,当然是件容易的事。

不过,并非碧桂园独一家中国企业在马来西亚遇到滑铁卢。此前万达就因为大马城项目吃了亏。

马哈蒂尔上台后,又叫停了中国支持的三个项目,总额1500亿元人民币。

访华期间,中国人民的老朋友马哈蒂尔学了很多新词。回国后他不断诉苦,说马来西亚债务太高,需要降杠杆,有利于马来西亚,有利于马来西亚人民。

你包叔的好友兽爷说:

马哈蒂尔说了三个有利于,但没说中国企业的利益受损该怎么办。

 

 

2

 


你包叔一直不明白,世界上怎么会有国家拒绝森林城市这样的项目。

地是填海造的、钱是中国来的,80%的买家是中国三四线城市的中产阶级,消费力强到愿意为一个临近爪哇国的项目买单,毫无政治诉求,只想吹一吹马六甲的海风。

一个小区里有70万这样的人,不就像70万只白条鸡挂在橱窗里?马来西亚招商引资的官员难道不会在梦中笑醒?

马哈蒂尔为什么会仇视这样的项目?即便他的所作所为完全背离双方契约,且大马国内已经有批评他会影响国家信誉与形象。

9月2日,马哈蒂尔说出了自己要打击森林城市的真正原因。

在国家与土著前景大会上,马哈蒂尔表示:

现在中国人都具备知识,勤奋、聪明也精于经商,如果开放让300万名中国人移居马来西亚,土著恐怕难以和他们竞争。

马中两国在政治上可以合作,但在商业上,因为我们的某些不足,我们仍无法与他们竞争。

在马来西亚工作的朋友说,马哈蒂尔对碧桂园的态度,是他对华人和中国态度的折射。

对于这类言论,中国驻马来西亚大使馆在2017年初曾经指责过:

有的人在台上时口口声声“马中友好”,下台后极力煽动仇华情绪;在台上时四处游说“中资来马”,下台后肆意污蔑中资“抢饭碗”……如此翻云覆雨,何来起码的诚信? 何以赢得国际社会的尊重?又何以获得大马华人的信任?

他上一次做首相的22年间,华人也被压制、被边缘化。森林城市是新一轮压制华人的开始。

马哈蒂尔的政治理念,记录在他48年前出版的《马来人的困境》,一本宣扬狭隘的种族主义和歧视的奇书。

半个世纪快过去了,马来西亚以及这个星球都发生了巨大改变,但马哈蒂尔的所作所为,证明他依然信奉年轻的那个理念:

华人和印度人仍然是外来人,马来人仍然是马来西亚真正的统治者和主人。

他将马来人窘迫的部分原因归结为华人。在他笔下,马来人和华人的种族特性冲突,造成了马来人的贫穷和弱势。

马来人随和、容忍,华人格外勤奋、商业上机敏。

他认为,华人是自私的套利主义者,等赚到足够的钱以后,便回到中国去。民族融合进行了这么多年,马哈蒂尔并没有一天放松过对华人的警惕。

碧桂园森林城市这样集合了所有华人民族性格的项目,出现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被打击和压制,是自然而然的。

从1971年开始,马来西亚政府推出了新经济政策,在经商、教育、就业上给了马来人实行配额制,即便马来人占了全国人口的68%。

比如,马来西亚的房地产项目必须配套建设20%-40%的廉价房,卖给马来人。

包括森林城市在内的一些大型投资项目,在和政府沟通后,获得了豁免。但马哈蒂尔重新上台后,这些项目恐怕不得不屈服。

马来人的困境写在书里,而为此买单的将是华人,甚至碧桂园这样的中国投资者。

在曾执政的22年里,马哈蒂尔像一个有心无力的族长,保护着马来人,知名国际评论员庄礼伟曾评价过他:

他无法忍受本族国民得过且过,又无法以强力剥夺他们的特权。

需要读《马来人的困境》这本书的,不止是杨国强。

哈耶克说过,那些大人物试图把一个国家变成天堂的努力,恰恰会造成人间地狱。

 

 

3

 

被首相炮轰之后,有人问杨国强怎么办,杨国强回了六个字:

干事太难了呀。

你包叔曾去过碧桂园森林城市,像一个独立的王国,矗立在一片荒凉中。在森林城市的展厅,你包叔见到了这辈子见过的最大沙盘模型,据说光沙盘造价就超过一亿。

森林城市融合了杨国强的毕生心血。

2012年,趁着金海湾成功的东风,杨国强和柔佛州苏丹开始酝酿这个超级大盘。杨国强在柔佛看到了改革开放前深圳的影子,它们都有一个强大而富裕的邻居。

对于森林城市,碧桂园中有不少反对者。其中反对最激烈的,是时任联席总裁朱荣斌和CFO吴建斌,他们都出身中海,劝诫杨国强:

中海也曾试图出海,但最终证明,房企的国际化此路不通。

杨国强还是出海了。碧桂园延续了国内好大喜功的作风,以柔佛州苏丹政商关系作基础。很快,一个中国特色的超级大盘成型了。

2014年1月,柔佛州沿海的居民惊奇地发现,一辆辆大型运输车往他们的渔场倾倒土方。在此之前,他们并没有听说过这个项目,没有公开的环评,各级政府也没有公开过规划。

麻省理工一位研究员在报告中说,是柔佛苏丹帮助该项目绕过了监管程序。

碧桂园今日受到的种种诘难,或许那时就已埋下种子。中资企业出海的经验还是不足,不知道这种恩惠背后,都将为未来的悲剧做铺垫。

2014年至今,森林城市一波三折。先是环境问题,在邻国新加坡的问询下,碧桂园被迫停工,并将项目规划面积缩减了30%。

公开问询会上,项目发言人甚至被愤怒的村民攻击,碧桂园最后补偿给渔民一亿多人民币。 

2017年2月,森林城市后院起火。外汇管制下,销售额从2016年的超过200亿元,一下跌落至70亿元。销售重心从内地市场转向东南亚。

更重要的是,在马来西亚,碧桂园正遇到在中国同样的问题,被指责抬高房价,且质量问题频出。

当地媒体报道,柔佛州新山在碧桂园、富力等中资房企进入新山后,房价一路上涨。碧桂园金海湾交房后,很快就有新加坡买家上街拉横幅维权。

你包叔第一次知道,资本主义国家的人民,也是要拉横幅的。

这些问题都可以解决。首相捉摸不定的想法,才是这个项目最大危机。

森林城市已经无法回头,项目公司6.7亿的托管资金放在柔佛房地产部,碧桂园必须完成整个建设计划才能提出这笔资金。一旦房地产出现瑕疵或计划搁置,政府将利用这笔款项完成工程。

马哈蒂尔访问中国前,杨国强去拜访了这位新首相。两个固执的人会面,据说没谈出什么结果。

森林城市的员工告诉你包叔,碧桂园执行董事、森林城市的头号人物苏柏垣多次公开表达过对于马来员工的不满,甚至发表过对于马来人种族歧视的评论。

这位资深员工说:

无论是杨国强,还是苏柏垣,对于马来西亚还缺乏足够的尊重和了解。

 


推荐阅读



自如碧桂园去杠杆去库存成都

华大海南朝鲜杭州鸿茅药酒


本账号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账号 

珍爱包叔,顺手点赞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包邮区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