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灵魂拷问:以前吃野味都没事,为何这次翻了船?

灵魂拷问:以前吃野味都没事,为何这次翻了船?

先把题目的翻译一下。

 

一个常年闯红灯的人,某日被车撞死。

 

家属:我男人每天闯红灯都没事,咋就这次出事了?一定是隔壁二狗子对红灯做了手脚!他之前就是修灯泡的,还和我男人干过架,所以应该让隔壁二狗子赔钱。

 

二狗子:脑子是个好东西,可惜你全家都没有。

 

在讲武汉肺炎和武汉华南海鲜市场之前,我们先来看一个关于法老诅咒的经典段子:1923216日,两个英国男人打开了尘封已久的埃及法老图坦卡门墓室的最后一道石板。墓室里金光灿灿的陪葬品让这俩人兴奋不已,但他们没有注意到法老的棺椁上有这样一行铭文“谁扰乱了法老的安眠,死神将张开翅膀降临他的头上。”其中一人是卡纳冯爵士(George Carnarvon),据说在墓室里左脸颊被蚊子咬了一下,回去后居然得了急性肺炎而突然病故。


 

但法老的诅咒仍在继续,接下来卡纳冯的朋友乔治.杰戈德前往埃及去看了墓室,第二天高烧不退,然后立即死亡。后来与图坦卡门墓室有接触的人相继离奇身亡,让世人越来越深信这是法老的诅咒。

 

终有一天,关于法老王的诅咒真相大白。原来当时媒体杜撰了这些离奇事件,实际上26名当时在场的人中,只有6人在10年的时间内死去。和卡纳冯一起进入墓室的另一位是考古学家霍华德·卡特(Howard Carter)一直活到了64岁。而传说中的神秘铭文,事实上根本不存在。


 


那么法老的诅咒到底是什么鬼?

 

  1. 埃及人在制作木乃伊的时候会把从尸体上取下的内脏装在各种罐子中密封,同时还会在墓室中放置水果和肉等食品。这就势必会滋生很多微生物,包括细菌和病毒(据现代人推测,一般会有黄霉霉、黑曲霉);

  2. 卡纳冯彼时57周岁,刚从一次车祸中险象环生,身体很虚弱(免疫力差)。平时卡特带队挖的时候,卡纳冯都在一边儿蹲着看,直到最后一刻才忍不住走进墓室;

  3. 卡纳冯的具体死亡时间是1923423日,离他走进墓室已经过去了2个多月。说明即使被感染,疾病也具有一定的潜伏期

 

从中我们明白一个道理,细菌和病毒的传播需要特定的条件,即使与病毒亲密接触也不一定会被其传染。当时图坦卡门的墓室已经尘封3000多年,只要条件允许,里面的细菌和病毒依旧是致命的。病毒还有一种特异功能——结晶休眠

 

类似于动物冬眠或者是电脑休眠,病毒离开生物体就会形成结晶体保护自己的遗传物质,然后再遇到合适的宿主,在一定条件下依旧会“复活”。这种一定条件必须是温度、湿度、以及宿主自身条件都满足的情况,比如免疫系统比较弱抵抗力不强,亦或是宿主免疫系统比较忙,在对付其他疾病无暇防御它。

 

可以说,病毒无论是复活还是变异亦或是传播,都需要天时+地利+人和。辣么,我们一起来看看那个引发此次武汉肺炎的华南海鲜市场是个神马情况(如下图):


 

  1. 贩卖野生动物的摊位在西区的七街和八街,位置很靠里

  2. 每个商户有独立的档口摊位,野生动物处于相对密闭空间,通风条件不好;

  3. 潮湿,废物垃圾并不及时清理。

 

这种条件你指望他们能通过正常动物检疫,我只能呵呵了。

 

但对于只有单链RNA结构的新型冠状病毒而言,这如同是抽中了500万大奖,是千载难逢的机会,终于可以尝试一次跨物种的传播了。于是,某个中间宿主的野味,呼出了一口气,把飞沫溅在了一个商户身上。然而,这位忙于交易的商户全然不知的继续工作了若干天,直至周围的商户和客户之后陆续出现了发热、干咳以及呼吸困难等症状。

 

等等,昨天权威学术刊物《柳叶刀》上有这样一段质疑的文字:第一批 41 个确诊病例,最早的病例是在 12 1 日报告的,总共有 13 个病例与海鲜市场没有流行病学联系。所以,很可能,海鲜市场并非是病毒变异的第一站,但无疑它是病毒扩散的重要中转站。很可能有这样一个没有明显症状的第一例感染者,他间接与某个中间宿主的野生动物接触被感染。


 

对比17年前的SARS最早的11个病例均与果子狸有接触。他们要么是厨师、服务员,要么是贩卖、运输野生动物的人。如果那会儿有个市场,也可以说其中的服务员与该市场无流行病学联系。但你能说这事和吃果子狸无关吗?当然不能!


那么以后再吃果子狸怎么没事?你天天吃试试,SARS才过了17年,其实我们从来没有攻破过SARS,只是SARS放过了我们。鼠疫在人类历史上反复出现多次,据说因此丧命的有5亿人,你咋就确定SARS不会卷土重来?别忘了RNA病毒只有一个单链,很容易变异。因为双链DNA起码还有一条链能校对,这玩意平时自己复制自己的时候还经常出错,发生变异,再在传播的过程中遇到其他病毒,一聊天挺开心,交换某些遗传物质,你知道它会变成什么鬼?

 

因此,变异是不可控的。不是所有的变异都会有害,但不好意思,这次我们遇到的2019-nCoV不是个省油的灯。

 

的确,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

的确,各国都在研究基因武器;

的确,西方国家曾在我国搜集基因样本;

的确,不同人种之间基因有差异。

 

但帝国主义不会傻到用这种变异方向不可控的病毒来当基因武器来残害我国。就好像你打算派个特务去执行秘密行动,也要找个聪明的才能把事情办妥。这种RNA肉鸡病毒根本不听话,你让他去当特务,它自己还不愿意呢,说不定一生气变异成专门针对白种人的病毒,你咋办?人类目前遇到的这几个货:流感病毒、HIV艾滋病病毒、埃博拉病毒、天花病毒、脊髓灰质炎病毒……哪个敢站出来说自己选择单一有色人种?这也解释了为啥各国都害怕,因为怕随时变异感染上自己人。至于各类冠状病毒,致死率并不高。

 2019-nCoV的蛋白图像


接下来,辟谣几个常见杠精爱使用的论据:

 

  1. 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SARS的比较。因为有4个蛋白不同(这种表述不严谨,应该是4个氨基酸),就宣称2019-nCoV外国敌对势力从SARS病毒上剪切了部分基因合成的。这东西和拼多多还是不一样的,不是简单的剪辑拼接,需要代系繁育。事实上,2019-nCoVSARS是不同的冠状病毒族群,是平行进化的,共同外类群是HKU9-1冠状病毒;

  2. 比尔盖茨和科比资助的研究所去年做了模拟冠状病毒在南美由猪传染到人类的传播实验,有些人就此认为是他们搞的鬼。比尔盖茨资助的实验室之前做HIV、埃博拉模拟比较多,近些年选择冠状病毒这一热门也是正常的。一般这类组织选择一个知名的黑人明星做资助人本来也是有一定的宣传意味在里面。毕竟埃博拉本来就爆发在非洲,照顾美国少数族裔的利益也是惯用手法。在全球诸多病毒实验室都做过HIV、埃博拉病毒的模拟传播实验,我国正常病毒学方向的博士基本都做过;

  3. 武汉有个中科院P4病毒实验室,病毒是从实验室泄露的。这种病毒基本是人传人,或是宿主传播,不存在集中投毒,又不是砒霜。P3实验室有过泄露的案例,但P4的级别基本等同于概率学上的不可能。还有人怀疑从下水道实验废弃物泄露。这就更扯了,实验室废弃物有专门的处理流程,不会直接倒下水道。而且有这个实验室使用权限的人数很少。除非有进一步证据指向泄露,否则还不如说某人吃了蝙蝠粪便靠谱(别笑,那真是一味中药——夜明砂)。


中科院武汉生物安全实验室日常装扮


有时候,阴谋论就像是法老王的诅咒,会让人迷失了判断力。比如,上篇菠菜文章关于武汉肺炎,有个被忽视的真相中写的最快的方法是分离毒株后找靶点研发灭活疫苗。有的小伙伴留言说SARS都没有疫苗,武汉肺炎怎么会有?真相是,SARS有灭活疫苗,主持完成该灭活疫苗的专家是北京中日友好医院的林江涛教授。解释一下,灭活的意思就是给病毒做了绝育手术,让其失去活性,但能引起免疫反应。因此最毒的毒株能做灭活疫苗意味着以后死去的人会越来越少。这病算是有救了。

 

如果你还是要把本次疫情甩锅给国外敌对势力,打算继续吃野生动物……辣么,建议你天天喝蝙蝠汤,吃蛇肉火锅。一年下来要是身体健康说明体内形成大量抗体,完全可以献身科研实验,送病理研究。估计你已是百毒不侵,以身试法,相信会对防疫事业做出贡献。

 

吃货会为吃找各种理由,我懂,多少事都毁在一张嘴上。

 


【彩蛋】:今日公众号后台回复“吃货”二字,给你看看一个终极秘密。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菠菜的星空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