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江山娇,你错在哪?
政经社论

江山娇,你错在哪?




编辑:佐治

随着B站(视频弹幕网站bilibili)在纳斯达克上市,“二次元”一词似乎飞入了寻常百姓家。
 
很难给“二次元”下准确定义,较宽泛的说法是ACGN以及其衍生文化。
 
▲ACGN
 
二次元文化在年轻人中如此风靡,谁要想满足青年挑剔的眼光,都要上一上二次元的必修课。
 
多次和虚拟歌姬洛天依联动的美年达、《魔道祖师》限定可爱多、《全职高手》坐阵麦当劳……产业跨界与二次元联动逐渐由点到面,织起一张张产业网,大有“二次元+”趋势。
 
▲即使你不看这些作品,也会喜欢这种青春鲜艳的包装吧?
 
商界之外,2月17日上午,共青团中央官博发布一篇博文,宣布推出两款虚拟偶像,名为“江山娇”、“红旗漫”,分别取自名句“江山如此多娇”、“红旗漫卷西风”。
 
▲江山娇与红旗漫
 
这次宣发的目标群体已经相当显然:二次元+古风+虚拟主播。都是年轻人爱玩的。
 
然而,博文刚刚发布,就引起公众的强烈抵触。
 
“政治本应该是严肃的东西,为什么要娱乐化?”
“如果引发恶意的二次创作,政治的脸面何存?”
“我们是国家的主人,不是粉丝!别搞饭圈那套!”
“先烈的精神岂是二次元可以亵渎的?”
……
 
舆论意外的风口一致,迫于压力,共青团官博于傍晚紧急下线了该项目。但是义愤填膺的网友仍然追着谴责了好几个帖子。
 
随后的几天里,此事居然戏剧化地被激进女权主义者盯上,以“江山娇,你来月经吗?”为母本的“江山娇,你xxx吗?”体被大量复读、二创,无数网民借此控诉社会对女性的种种压迫,俨然有“METOO”的阵势。
 
▲江山娇被女权主义者盯上
 
这起活动的策划人肯定迷糊得如丈二和尚:你们时政课、马哲课不是睡倒一大片么?今天推出一个都爱看的虚拟主播,怎么又不乐意了?
 
一加一为什么得到负数,这中间的误会跨了好几个维度。
 
 

策划人对二次元文化的误会
 

相比于其他政治性组织,共青团确实是“混”二次元的前辈。
 
共青团中央在B站的第一个稿件可以追溯到2016年,此后的投稿大都在严肃的话题上不忘“皮一皮”,比如用表情包当封面,幽默的标题等等。然而在其真正融入二次元文化之前,这些都只能算小打小闹。
 
2017年,“央视段子手”朱广权横空出道,共青团发布的“官方鬼畜”一下子拉近了与观众的距离。之后又多次与虚拟歌手合作,推出过《天行健》《地势坤》等脍炙人口的曲目……
 
▲《天行健》单曲封面
 
这些视频精巧地在家国情怀与二次元氛围之间平衡,既没有向年轻人献媚的嫌疑,又与传统的政治说教大相径庭,宣传、教育效果极佳。
 
无论从何种意义上,这次思政教育与亚文化的融合都是史无前例的。
 
然而,亚文化终究为亚文化,将其推广到整个受众群体却缺乏足够思虑。
 
B站用户喜欢虚拟偶像,微博用户却不尽然。对二次元文化持对立、鄙夷态度的人依然不在少数。
 
从普通民众对二次元的泛印象仍是黄色、卖肉、虚无便可看出一二,只看B站用户的热情互动和狂热弹幕,很容易被幸存者偏差一叶障目。
 
事实上,共青团在B站同期发布的“江山娇与红旗漫”上线消息也受到了用户的一致抨击。
 
▲B站动态下的高赞评论
 
随着B站上市,其野心也不再满于圈地自萌。
 
B站为了迎合非二次元文化受众(下称三次元用户),就必须去二次元化,用电影、综艺、科技等内容夺得他们的青睐。
 
这就导致B站用户分野明显,在非二次元文化阵地,舆论依然为三次元用户主导。三次元用户可以欣赏洛天依演唱的《天行健》、鬼畜朱广权,但终究只当做娱乐,上升到主流文化,却绝不可以接受。
 
二次元受众终究只是人群里的一小撮,给所有人喂二次元的特色菜,自然要引起不满。
 
 

对虚拟主播(Vtuber)的误会
 

在2月17日的推送文案中,我们很清楚地看到,共青团将“江山娇与红旗漫”称为“虚拟偶像”,并用饭圈专用的“爱豆”和“打call”增强感染力。但是配图的英文却将二者称为“Vtubers(虚拟主播)”。
 
在宣传图中,中文为“虚拟偶像”,英文为“虚拟主播(vtuber)”
 
“虚拟主播”与“虚拟偶像”,虽都是虚拟形象,却大有不同。

虚拟主播(Vtb)全称VirtualYouTuber,一般指用虚拟形象示人的up主或主播,内核依然是活生生的人。
 
虚拟偶像的“虚拟”则是由内到外的。除了虚拟的形象外,其内核依然是虚拟的扁平人设,一般只出现在歌曲MV中。比如我国的洛天依、日本的初音未来。
 
▲一些知名vtb,用虚拟形象在视频或直播中与观众互动
 
如果“江山娇与红旗漫”是虚拟主播的话,很可能投入新闻转播与解说视频中使用,相比于传统的主持人,更能配合虚构场景,是一个大胆的尝试。
 
如果投入虚拟偶像领域,则是洛天依的近亲,负责演唱一些偏二次元、古风的曲目。
  
由于网友反弹太过激烈,我们未能知道项目策划人究竟想把江山娇与红旗漫扎根何处。但是无论是虚拟主播还是虚拟偶像,似乎都没有上升到政治层面,最多是一个传声工具。
 
这与宣发文案脱不开干系——宣传文案给群众错误地传递了“饭圈化”的信息。而饭圈是文化圈里最受争议的圈子之一,盲目崇拜与党同伐异已经把“追星”原本青涩美好的氛围搅得乌烟瘴气。
 
由饭圈引发的流量造假、资本博弈、人设崩塌已经屡见不鲜。官方没有肃清这种环境,而是欣欣然与之共舞,必然遭到抵触。
 
此外,“江山娇与红旗漫”为数不多的发言中,刻意卖萌与缝合拼接的痕迹明显,并没有显示其与名字相符合的恢宏气质,也是网友不认账的原因之一。
 
▲江山娇官方回应网友质疑,话术风格只有“可爱”


 
公众对“政治娱乐化”的误会


长久以来的呆板政治学习无疑给大部分学生留下了枯燥、严肃的印象。政治、法律、国家永远密不可分也遥不可及。
 
政治可以是白纸黑字的法律条案;
政治可以是肃穆严整的外交仪式;
政治可以是一切一丝不苟的东西;
唯独不能与娱乐沾边。
 
事实上,政治与娱乐本是近亲。二者都是为了巩固一个思想核心,娱乐满足人们的审美偏好而遍及大众,政治拥有严密的组织而办事高效。
 
因此,当政治需要向普罗大众发展时,就需要穿上娱乐的外套。
 
美国总统竞选时,候选人互相揭短、起底丑闻或者哗众取宠,都意在达到相当的娱乐效果来收割民意。最好的佐证就是加州州长施瓦辛格,他本身就是娱乐明星,因为塑造了《终结者》中英雄、刚毅的形象而民意大增。
 
每次美国总统选举都是一场全球性的娱乐盛宴
 
美国借用“山姆大叔”形象也有相当长的一段历史,但是其画风本土、写实,故而流传甚广。而“江山娇与红旗漫”延用饱受争议的日系画风,这或许也是它不被接受的一个原因。
 
▲山姆大叔形象被用于二征兵海报
 
政治娱乐化时宣传手段进步的必然产物。信息在剧增,人们的精力却在保持乃至衰退,要想引起大众兴趣,就要向娱乐妥协。
 
对于政治娱乐化,我们没必要杞人忧天,担心政治丧失其严肃性。适当的娱乐化对思政的传播与同化都意义非凡。
 
谈论时事动辄上纲上线是所有网民的通病,加以引导与必要说明可以减少不必要的麻烦。随着阅历与眼界的提升,看待政治也将渐入佳境。
 
▲那年那兔那些事
 
江山娇在信息的巨潮里昙花一现,其背后的文化现象却值得思考。
 
其实总结以上三点,无非是四个字——“圈子难容”。
 
亚文化与主流文化,接地气的娱乐与高大上的政治……围城里的人不知道外面什么样,只有几句风里的流言,因此要两座城联邦时难免引发抗议。
 
我始终愿意相信托马斯·弗里德曼在《世界是平的》里面的预言,尽管人们被文化、历史、民族孤立,但随着经济全球化与互联网的发展,这些山脉都会被一一推平,人们能够包容理解,文化交融呈现出从未有过的深邃和清澈。


1

2


3

4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404厂锅炉房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