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汉家有贼家贼难防
政经社论

汉家有贼家贼难防

??朋友问金融市场放开,有舆论还在灌输有利,灌输加快引外资进入金融市场,有些不便直接写发不了大家也看不见,换个角度说放得开点儿,免得删文封hao。国债稍费口舌下次再说。

村里大灾别妄动
年初曾经预测,今年是历史大动荡之年,新体系需要酝酿还无法形成,趋势不可逆。在2020四大危机文章中,分析疫情危机、粮食危机、经济危机和社会危机,及其相互关系和影响:百年性灾难不可避免。
我们把地球看成村子,200来个家庭家族,现在眼睁睁看着传染病在很多家族里面肆虐,起码两三年结束不了。这病也没摸透;有人家里闹饥荒,不知道会到什么程度;最富裕家庭都靠印钱过日子,不知道会到底印多少,反正要多少印多少,钱绝对越来越不值钱,东西更有价值;有些家族里面自己人打砸抢开始了,有些本来就是强盗本性不改,随时琢磨抢别人……
这个时候最需要的灾难危机意识和家族内部同心协力。有两家族最引人注目一个汉家,一个米家。汉家差不多啥东西都能产,不过米家在汉家埋了很多间谍潜伏人员;米家欠一屁股债,现在拼命印钱,让大家拿钱去外面换东西回家过日子,村子里大家看得清清楚楚。
特殊时期必须要有警惕性,平时管用的规矩,可能都不管用。那就要想办法回避和降低风险。两个多月前笔者在保家保业解放宝岛夯实根基文章中就提醒过,风险数倍数十倍增加,比如汉家卖给丹家西家和法家货物都遇到麻烦,人家找茬不给钱,平常规律都不管用。
有个基本道理:乱世做生意,是生意订单重要还是生意安全重要?有订单交货了不能及时回收钱或者换回物资,这生意还做吗?很简单道理。
南方有个企业,卖了10亿米元的货,都交货了因为标准啥的,已扣2亿多了,搞不好还要扣2亿多,这样生意有意思吗?亏本贴钱辛辛苦苦不容易,被别人坑了不如不做吧?有些人就是看准了你心里下套!
?危机变洪水
村子里乱起来,最没用有可能就是印出来的钞票。汉家民国的时候,出现过一年多时间百万倍通货膨胀,俄家二十多年前出现过万倍物价飞涨,现在谁知道哪家货币贬值多少?不知道,因为不知道印多少!

大家看看老蒋发型多漂亮一直没变,从一毛到五百万都是一个发型,觉得好吗?

如果在平时,知道米家的钱反正可以换别家东西,大概知道值多少钱。现在天天都在印钱等于打白条,不知道要打多少白条,你要那个白条干嘛?缩水到几分之一甚至更低都可能!
历史上反复出现过很多次,灾难的时候,珠宝首饰不值钱了,聪明人家看形势不对,赶紧储备粮食油料等基本生活物资,不会去争抢珠宝首饰。最后大家没吃没喝的,啥珠宝首饰都不如吃喝值钱,那时候手上有吃喝的东西啥换不来啊?这样桥段历史上总是重复上演。
现在的米元就像是镜花水月,中看不中用,除了必须留着的统统没用,留在手里越久越没人要。米家每个月两三万亿在印,还缺你那点儿?今年额外印钞十几万亿非常容易,超过多少年印钞总和,还会值钱?
最根本原因,支撑货币的是已经有的财富和创造财富能力时间空间。米家最擅长投机交易、开剧场、搞运动活动、拍影视。造武器又不能随便卖,挖油现在需要量少一直亏,失业人数三千多万领救济,这种钱将来怎么样?反正肯定贬值,贬值多少还说不准,因为不知道印多少能不能换回东西!
要是换不回东西,大家坐吃山空,管吃喝的耕种和饲养都在出问题,米元越来越难换回东西,米元就是金圆券重现。要花不出去,换不回所需要的物资,就像当年汉家民国,最初想只印20个亿,最后印出天文数字,不是有意为之,而是规律使然。国库借钱度日,借不到钱抢不到钱的时候,除了印钱还有什么办法?
打白条的方式,只要还能换回真金白银、真材实料的物资,武器在手,还在乎打白条的数字多点少点吗?只要能骗东西回来,金额大点有啥关系?村子里大家都看出来这个问题,汉家的账房怎么看不出来?
?汉家有家贼?
汉家稍微有常识的,都很明白现在的状况。汉家作为米家最大供货商,长期以来就是拿实物换白条,现在米家疯狂打白条,当然要给白条找出路。
第一、拿白条跟汉家多多益善买东西。以前就一直在买,现在米家自产的东西太少,问题还有传染病好多摊子都关门,无法营业,所以失业没工作的人需要领救济,需要打白条给他们,让他们拿白条去换东西。
第二、拿白条去汉家换成汉家的钱,美其名曰投资汉家的金融市场。汉家收了白条,在给米家的金融家们到汉家去开银行,开保险公司、租赁公司、经纪公司、信托公司等等,吸收汉元存款,发放贷款,还给汉家的金融行业进行信用评级。
让没有金融信用无限印钞的米家,让制造次贷灾难弄虚作假的米家,去给汉家的金融机构,搞什么信用评级?这不是很荒诞?确实荒诞,却是现实!
第三、理论上可以买空汉家基本操控汉家。理论上当然可以,只要给米家的老板们包括金融家们,提供无限制的白条,以投资名义进入汉家,可以收买汉家只要能买的都可以买下来或者控股控制,还可以提供给米家的金融投机投资家们很多白条,让他们去汉家操控金融市场,控制信用评级。
汉家的全部家产净值总额按照现价算,大概60万亿到70万亿米元。如果能把米家超发十几万亿米元,流向汉家,既可以消除掉米家通货膨胀威胁,又能换回大部分的实物,满足米家停产失业损失,支撑米元霸权。
如果能借着可以无限印钞的国家安全紧急状态和国会授权,可以多印一二十万亿美元,提供给米家的投资商们去收购汉家的产业、实业和金融,用大概不到二十万亿米元,相当于140万亿汉元,用资本控制汉家。
具体做法是,米家提供白条米元,米家投资人拿去汉家投资,到了汉家换成汉元,所投资所有白条换成汉家的真钱,跟汉家所有钱一样,市场上就分不出来背后是白条还是真金白银,摇身一变由假变真。至于细节比如给米家自己投资的银行高信用等级,找借口再有汉家内鬼呼应,压低汉家金融机构的信用评价,这些都是枝节,已经无关大局。
到时候汉家市场上,大家用的都是汉元。到需要煽风点火操控的时候,因为米家的投资,可以说是无本生意,可以直接用接近低息无息水平发放大量贷款,可以高息把汉元吸收存款,明目张胆或者暗地里操作,当然有非常大的空间。汉家人实在,可能没办法做高息揽存低息放贷的赔本买卖,挤垮汉家的那些金融机构,只是时间的问题,节奏完全掌握在米家手里。
到时候米家资本豪强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无本白条玩汉家的真金白银,永远不会吃亏。到时候汉家的老百姓,辛辛苦苦劳作,所有成果米家想怎么收割就怎么收割,想收割什么程度就收割什么程度,还难吗?
汉家看不出来这些问题吗?当然不可能看不出来如此凶险,因为都是做金融的内行人士,不可能瞒得过去的。这个用白条换真金白银的套路,绝对瞒不了内行人士,除非装聋作哑或者有好处,或者受要挟。
换个角度说,汉家当然有家贼内鬼呼应,否则做不了这事儿。尤其是现在这个特殊当口,全世界金融市场疾风骤雨,风雨飘摇。向靠印钞过日子的所谓的先进国家加大开放金融市场,就是给大家抢劫机会。
?汉家如何破解?
米家已经长期豢养了一批在米家有重大利益的专家学者教授和官员,甚至米家都有说漏嘴说在汉家内部有人呼应。这么多年的精心豢养,有些人恐怕位置已经相当高,掌握着汉家的金融政策制定权和实施权力。
汉家当然也有很多仁人志士,知道米家的套路,一直在呼吁采取对策。最根本的对策,当然是把汉元独立自主,摆脱对包括米元在内的任何捆绑,因为汉元有充足的财富支撑保障基础,所有汉元都有财富能力支持。
第一、汉元独立的货币发行权、汇率定价权和资产定价权。这三项权力都是金融主权的基础支柱,不受任何外部干涉和影响,不惧任何挑衅与压力。
在风雨飘摇的国际金融动荡之际,特别显示出上述三大权力的作用。疫情冲击下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尤其是所谓先进者全部陷于经济停滞停顿,汉家的经济虽然也受到冲击,但已经总体恢复,现状和前景都最稳固
这些年汉家有些人主动和故意的把汉元绑定米元,做得非常过分,对米元的依赖性,比二战的战败国德家、日家还要过分。所谓的汉元走出去,结果到南边的城邦,就被强拉硬拽诱惑回汉家,没有真正走出门。当然也有内鬼在其中扮演重要角色,就是干扰和破坏汉元自立于村子里。

第二、多年来汉元就是稳定货币,尤其是2008年之后,表现尤其稳定。这就为以我为主稳定国际贸易提供了支撑,包括与很多家的货币互换安排,延伸了汉元稳定的国际交易基础环境。

当前风雨飘摇之际,大家都多多少少财政收入有所减少,需要增加财政赤字,但是谁印钞最少,谁的钱最稳定,这是最简单的常识。多印钞就等于给钱注水,钱越不值钱,印得越多泡沫越大,财富摊薄价值越低。

现在和今后一个时期,汉元的稳定性优于米元欧元日元等其他货币。这就为关键性的汉元自立为硬通货创造了条件。

第三、关键对策:汉元独立和国际交易汉元结算和支付,停止动荡时期的外币投资。加上,在信用体系面临危亡当下,尽量采用先付款后发货的形式,因为汉家的货物供应能力包括生产能力生产条件有充分保障。

汉元与其他货币的汇兑关系,根据国际市场供求关系调节,印钞越多越不值钱属于天理使然,不收白条既避免白条贬值造成损失,也避免别家疯狂印出来的白条换取实物资产。

停止没有意义外币金融投资,反正都要兑换成汉元投资,米元超发的洪水可以隔绝在外,自动形成防洪堤坝,拦截洪水。长期看,也避免别家货币涌入,被动增加货币供应,避免输入性通货膨胀危及经济安全。

因为获得汉元必须有背后的财富支撑,衍生的投机炒作和存贷倒挂等恶劣的金融作乱,也可以釜底抽薪得到遏制。在国际金融市场稳定之后,有序开放的金融市场,也以汉元作为投资工具,也就没有金融机构,会拿真金白银去做存贷利息倒挂的赔本买卖了,这才是健康的金融秩序。

反正现在这个时机,面对外币疯狂印钞救命,正好需要转嫁危机时候,大门洞开引来外币洪水,等于让别人打白条从家里搬东西,与任凭抢劫无异。越来越廉价的打白条换商品也好,打白条来投资转换为汉元也罢,这些都会导致汉家内部货币供应过量,不可避免导致输入性通货膨胀,等于别家出问题,汉家当背锅侠,对经济恢复发展毫无意义,反而会带来很多问题。

三月份各地陆续复工,笔者提出抗疫物资由人民币结算支付,征收实物产品税等三项管制措施(参见三条建议管控抗疫物资出口),提前谋划了回避风险的政策布局,可惜很多问题还是发生了,造成了严重损失。这些损失本来可以减少甚至避免的,非常令人痛心!

不是都说市场经济吗?物资紧缺涨价和交易条件提高,都属于市场经济的常规操作。美欧口罩涨价几倍几十倍,谁说不行?只有汉家有本事管住了!

现在这三年,是机会和危险都高度集中的关键转折期。这几年大家都爱说百年大变局,当变局真的来临的时候,很多人浑浑噩噩,有些内鬼在外部势力的要挟操控之下作乱,收拾内鬼已经迫在眉睫。
狂风大作之际,汉家有人让讨论放宽外国人永居条件,有人开放风雨飘摇的外国资本进入采矿勘探和开采行业,有人实质性推动放宽外部资本进入金融市场,这些现象都非常诡异荒诞!
敏感时机不顾国家安危推动诡异政策的,有的人一定是内鬼。世界剧烈动荡不安,谨防内鬼趁机捣乱,绝不能心慈手软。正所谓千防万防,家贼难防,收拾内鬼的时机已经成熟,不可再犹豫不决,错失良机!


★推荐本号精彩文章

货币发行权汇率定价权和资产定价权都是顶层权利

▲解析美帝资本权贵集团心心念念的梦想到底想干啥?

经常听说俄罗斯要急眼,到底啥事儿会让他们真急眼?
特朗普和克林顿一家子笑得如此灿烂,相信会清算?别逗了!


数以万计的老朋友尚未回归关注,本号不是“国际时代”公众号,而是备用号启用,赶快关注,顺便点击右上角…加星标,方便常见?

阅读原文看历史消息

转发是最好的赞赏

共同点亮思想火炬在看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爱特龙江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