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民科为什么不靠谱,什么是科学共同体。——认知升级知识系列(3)
政经社论

民科为什么不靠谱,什么是科学共同体。——认知升级知识系列(3)




 今年年初,一则《5年前节目中他首提引力波,遭嘉宾嘲讽,如今他们都欠他一个道歉》的文章,被各大门户网站转载,并在微博微信圈上疯传,很多明星大V也都转发了这条信息,于是掀起一轮中国农民引领世界前沿科学神话,同时也引爆无数网民对方舟子的嘲讽和谩骂。


虽然我自己也不是很喜欢方舟子,但我看了那个视频之后,发现他的言论并没有半点不妥,反而说的每一句话都是非常有道理的。对于中国媒体人的无知和无耻,对国人同胞科学素质之低下,以及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之盛行,我都不知道如何说好了!


其实很多人从题目上就已经看出这篇文章是多么的不靠谱了,引力波是爱因斯坦的相对论里最后一个未被实验证明的预言,100年前就已经提出了,很早就已经是主流科学界的共识了,无数科普节目和杂志已经科幻作品里都有提到,所以才会有这么多国家投资巨额的资金去探测引力波。这次扑捉到引力波的设备就是投资几十亿美金建成的。如果不了解这方面科学知识的人一看题目,还以为是这位中国农民最先提出引力波的呢!


这位被称为“诺贝尔哥”的农民科学家,仅仅是从科学杂志上抄了几个名词:引力波、加速系、物质波。把几个名词加在一起,就异想天开的说自己发明了一种全新的物理理论,可以极大的超越了光速。这就等于把整个现代科学的基石“相对论”给推翻了。又说自己发明了长生不老的药物等等。这种不靠谱的程度我已经无法形容了。


民间科学家之所以不靠谱,因为绝大多数所谓的民间科学家都没用接受过完整的科班教育,缺乏系统的基础科学知识。这位人称“诺贝尔哥”的农民,更是连初中物理都没学好。而真正的科学工作者,首先就必须要了解从哥白尼、伽利略、牛顿时代以来的科学常识,然后在这些基础上研究发展出新的知识理论。


但是民间科学家他们只跟自己对话,脑子里都是“我是对的,批评我的都是邪恶的”,没有修改的余地。他不是站在巨人肩膀上,而是站在自己肩膀上。 “民间科学家”拒绝科学家对他们的批评意见,他们每个人都认为自己的发明是独一无二的,是彻底颠覆前人的。所以他们不能理解“科学共同体”为什么不承认他们的“成 果”,甚至认为科学家们在阻碍他们“创新”。




很多人听到说“科学共同体”认为这件事应该是这样子的时候,他们的第一反应是,科学不是万能的,科学也经常会错啊!可能在他们眼里“科学共同体”成了故步自封以权欺人的代名词。在这里,我觉得有必要好好说明一下什么是“科学共同体”。


先听两个真实的故事


                             1



美国前副总统戈尔在他的环保记录片中说的一个故事,他读6年级的时候的一次地理课上,他的一位同学对着世界地图举手问老师,南美大陆跟非洲大陆能不能拼接在一起,“当然不行,这是我听过的最荒谬的问题”,老师这样回答。这其实就是大陆漂移学说,现在已经成为了科学常识,但在戈尔读小学那个年代,还并未被科学共同体所接受。


你是不是觉得他的那位聪明的同学将来必会大有作为而他的老师依然会是普普通通,然而结局却是他这位颇具眼光的同学成了一个瘾君子,一事无成。而他的老师却成了布什政府的科学顾问。


也许某些人会痛心疾首的说:天才就这样被扼杀了,而且这样的言论很能引起大众的共鸣,而且还会被添油加醋的认为又一位天才被权威迫害了,所以才自暴自弃。


但是作为一个合格的老师,就是应该告诉学生,哪些想法是靠谱的,哪些问题是不科学的。如果任何一个学生提出什么奇怪的想法,都不去否定而是鼓励他们的话,那学生如何获得最基础的科学常识呢?


一切皆有可能,用这种观念教导学生,就等于没用提供给他们任何有效的信息,简单粗暴的告诉学生哪些想法不可能正确,反而是一种负责任的表现。总统的科学顾问更是应该具有这样的气质。


其实很早以前,魏格纳就提出了大陆漂移的假设,并且他为了验证自己的想法,做了很多研究并且提出了很多证据,比如各大陆的古生物化石都非常相似,不像是独立分开演化的。这些生物的行动能力又有限,不可能度过那么远的大海。还有南极大陆发现了很多煤,当时科学已经证明煤是古代植物积累形成的,按理说南极这么冷不会有多少植物,无法解释怎么形成这么多煤,大陆漂移学说正好可以解释这件事。


但是即便是有了这么多的证据,对于学共同体来说,显然还是远远不够的,一个超乎寻常的假说要想被科学界接受,必须要有非常确凿的证据,如果不能解释推动如此巨大的大陆板块的能量从哪里来,那就不能算是一个成熟的理论。

一直到后来人们发现了地震和火山喷发可以确实会导致大陆板块的移动,再加上了其他的更多的证据,才正式确立了大陆板块漂移的理论。这个时候魏格纳已经死了。科学共同体就是这么严谨,必须要有足够的证据或者逻辑非常严密的理论能说服相关的主流科学家,才能成为一个合格的科学理论。


                              2



罗辑思维那期《真实世界的创新》里提到的一个医学上的故事,19世纪中期,在维也纳最好的一家医院,产妇的病死率竟然高达10%。而一位叫塞麦尔韦斯的医生所看管的产房又是这家医院里病死率最高的病房。当时他就觉得自己很冤,因为他认为自己是非常尽心尽力的,但却比那些助产士看管的产房病死率还高,于是他就下决心一定要查出真相。


他几乎想尽了一切可能导致这个结果的想法并加以改进,但这个病死率依然没有任何下降,最后是因为一次偶然的原因让他想到了原因可能就出在自己的双手,塞麦尔韦斯猜想是不是自己在解剖尸体的时候,可能把某些“尸体颗粒”带到了病房。后来他就要求所有的医生解剖尸体后都要洗手,果然这家医院的产妇病死率马上从10%下降到了1%。


按理说塞麦尔维斯如此巨大的发现,应该立刻被医学界奉为大师级的人物才对。但结局却是塞麦尔韦斯被当时的主流医生给逼疯了。他们根本不买账,今天我们都知道了这种叫“产褥热”的疾病是一种典型的致病细菌感染导致的。但在当时并没有致病细菌这个概念,而他的这个发现并没有什么确切的证据,要让主流医学界接受并要求医生花大量时间去洗一双看起来并不脏的手显然是不科学的。




以上两个故事,即使在没被证实之前,也总比那些异想天开的农民科学家的奇葩发明靠谱很多吧!但是只要是一个理论没成熟之前,主流科学就是不认同。你说科学共同体做错什么了吗?我认为并没有任何过错,即便是后来证明是正确的理论,谁说一开始提出来别人就要马上承认?


任何科学理论,刚开始都要接受同行的质疑,即便是已经有了相当的证据和一些数据统计作为支撑,也是会不断的出现新的质疑和争论,科学如果不争论,那科学就不会有今天的成就。


什么是科学共同体?科学共同体并不是一个看得见的权威组织,而是所有相关科学领域的获得圈内认可的精英的集体意识,如果你提出一套新的理论,必须用现有的理论包容你的理论。科学共同体就好比一个大树,你的新理论可以是这颗树上任何地方长出来的新树枝,这些树枝必须是这颗大树能够包容的。如果你要在其他地方长出一颗新的树枝,对不起,我不接受。


这种科学态度干掉的错误的想法远比正确的想法要多的多,热力学三大定律确立后,还是有很多所谓的科学家号称自己发明了永动机,化学科学发展到了今天,依然会有些狂人说自己发明了一种把水变成油的技术。如果要把这些不靠谱的发明都去认真对待,那科学就退回到了原始社会,即使把所有人的精力都投入到科学研究,也必须要靠偶然的运气才能发现一些靠谱的新知识新技术了。


最近几百年科学技术之所以会有如此突飞猛进的发展,就是因为用这种科学方法论,把科学进步道路上的大量分岔路,做了极大程度的筛选。就好像战胜李世石的谷歌人工智能计算机“AlphaGo”,虽然计算能力已经很强大了,但也必须用价值网络把每一步三百多个可能性筛选到几十个甚至是十几个。虽然可能会有一些好的走法会被筛选掉,但只有这样做才不会被大量的计算拖垮。


如果有了这种认识,你再回头看看那个“诺贝尔哥”的事件,你会发现大多数民众的反应是极其不理智的,就像我前面一篇文章里提到的,思维被情绪所主导了,所以只看到了一个农民科学家被权威迫害最终被科学正名的励志故事。才会被人利用去转发这些没用常识的文章。


有些人会说,每个人都会有认知的局限,不可能什么都懂。对啊,既然不懂,为何还要理直气壮的去骂方舟子他们要求他们道歉呢?他们之所以在认知上很难提高就是因为明明做了一件缺乏理性和常识的事情,却又马上用“不知者无罪”,的心态原谅了自己。于是下次看到类似的事情,依然会民族感、正义感、道德感爆棚的被情绪左右。


现代科学发展不过几百年的历史,却给人类文明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而现代科学最重要的一个特质,就是勇敢承认自己的无知。只有在知道与不知道之间画一条清洗的线,才能在这个基础上一点点的进步并且可以不断的巩固积累。对于我们每一个人也是一样,如果在某些事件上看到自己的无知之后,能够清楚的认识到自己这方面的认知分界线,然后通过学习把这条线往前推,而不是用情绪随意跨越这条线,那样才能让你的思维越来越理性。



            欢迎关注我的个人微信公众号


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看我的上一篇文章!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奔向自由之路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