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横死的苏莱曼尼,风箱里的鲁哈尼,而老百姓只想活着
政经社论

横死的苏莱曼尼,风箱里的鲁哈尼,而老百姓只想活着



编辑:大司炉


伊朗军方终于承认失事的乌克兰客机是他们打下来的了,这场美伊之间的“战争”闹剧,看来要在进入下一个乐章了。

 

短短几天时间,伊朗和美国打了个热闹,结果十五颗导弹扔下去,美国人一根汗毛都没炸到,把伊拉克倒打了个猝不及防。末了,伊朗外长扎里夫向全世界声明,自卫行动已经结束,不寻求事态升级或战争。川普也及时发表讲话,表示拥抱和平。

 

全世界悬着的一颗心都放了下来。而客机上的一百多条生命,双方冲突中受伤的、无家可归的伊拉克人,生命却因为两个流氓的一次斗殴而转折和终结。

 

事后想想,现今伊朗的政治图景,怎么看也不像有跟当今世界头号强国“硬碰硬”的资本。美国人吃准了这一点,肆无忌惮地给对方的军事统帅头上扔了一颗无人机炸弹。

 

现在的伊朗,不要说国内民众最近经常进行各种抗议活动,就连伟大导师霍梅尼的长孙都是“带路党”。伊朗国家权力部门也是一国三公,各怀鬼胎。

 

最高领袖哈梅内伊已经年过八旬,从2014年因为前列腺疾病住院开始,外界就一直在关注老爷子接班人的问题。去年《耶路撒冷邮报》甚至说,他老人家已经癌症扩散入院了。“接班人”问题就更显得迫在眉睫。

 

现任伊朗总统鲁哈尼是下一任最高领袖的可能人选,但不是唯一人选,甚至不是最热门人选,而且他在宗教上资历不够,军方也不见得对他有多高的认可度。这次,军方自己承认把民航客机打下来,估计又给鲁哈尼和他领导下的外交系统要添不少麻烦。


▲哈梅内伊垂垂老矣,接班人是个大问题

 

甚至,2017年伊朗大选的时候,“太上皇”哈梅内伊都更看好鲁哈尼的竞争对手莱希,说后者:“值得信任,经验丰富。”只是没想到,即使经济数据一团糟,强硬保守派的莱希还是输掉了大选,鲁哈尼那次坐稳了总统宝座,看起来是为以后接班哈梅内伊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当年霍梅尼去世的时候,哈梅内伊就是以总统过的身份继任最高领袖的。当时,因为和霍梅尼之间微妙的关系,哈梅内伊必要的宗教资格都没有取得,就成了伊朗的最高宗教领袖

 

现如今,哈梅内伊身体每况愈下,伊朗国内的各种政治派别互相之间打了不少算盘,大家都看在眼里。不论是光谱上的温和派和保守派,还是身份上的教士、军人和职业官僚,亦或是领袖们各自身边的社交小圈子,对这个国家的未来,总都有各自不同的想法。

 

在这场看不见硝烟的战争中,身为革命卫队精神领袖,掌握着伊朗军队“刀刃”的苏莱曼尼,无疑是一颗重要的砝码。巴格达机场一声炮响,谁家欢乐谁家愁,还真是件说不定的事情。

 

说实话,从1950年到现在,不知道多少人多少次提心吊胆地问第三次世界大战是不是就要爆发了——结果七十年来,总都是虚惊一场。

 

人类已经打不起第三次世界大战了,而且很多国际格局的再分配,也早已经用不着以世界大战这种粗暴原始的方式解决。

 

而对这场大戏的两位主人公特朗普和哈梅内伊来说,打一场局部战争都犯不着。这一点,特朗普和他的幕僚团队算得明明白白。面对自己“左膀右臂”的陨落,哈梅内伊也只能打碎牙往肚子里吞。而鲁哈尼,更是成了风箱里的老鼠——两头受气。


▲在伊朗,一国总统只能扮演最高宗教领袖的“小老弟”,毕竟上一个不听话的内贾德已经“永世不得翻身”了


炸弹一响,全世界都看得提心吊胆,以为“三战”迫在眉睫,结果就换来了十五颗空炮弹以及无辜受累的平民。不管是坐着国际航班要离开这个国家的中产阶级、外国名校的知识分子,还是居住在伊拉克的普通平民,他们可能想的只是尽快逃离这片战云密布的土地。

 

他们只是想活着。

 

苏莱曼尼的葬礼现场哭得人声鼎沸,因为发生了严重的踩踏事件,葬礼不得不延期举行。上至哈梅内伊、鲁哈尼,下至如丧考妣的德黑兰民众,都咬牙切齿,扬言要“打断美国在中东的一条腿”,但那之后不到一天,和平的曙光就降临在伊朗高原了。

 

“带路党”暗自窃喜,保守派义愤填膺,最高领袖颜面扫地,而名义上领导者外交和行政机关的伊朗总统鲁哈尼,更是成了众矢之的。

 

对外,美国人和“带路党”们看他不顺眼,毕竟他对外代表伊朗这个跟美国关系紧张的国家,整个西方社会都不待见他——在他们眼里这次军方闯祸,鲁哈尼还是难辞其咎;对下,伊朗民众把他当做神权政治系统的一员,老百姓都觉得他跟教士们穿一条裤子;对上,哈梅内伊身边的教士们也提防着他。

 

苏莱曼尼刚出事那两天,伊朗气势汹汹的,但谁都知道,它最后肯定得服软,到时候,对手们人美心善,估计会说:“看来总统能力不行,干脆提前退休好了。”要是对手们青面獠牙,估计会步步紧逼:

 

“为什么死的是苏莱曼尼?为什么总统领导之下的外交系统反应这么软弱?苏莱曼尼死了你鲁哈尼是不是偷着笑呢?你和美国人是不是有什么交易?” 


这几个问题问出来,估计鲁哈尼的下场比朝鲜的张成泽好不了多少。

 

如果他的对手比他更得哈梅内伊信任的话,鲁哈尼和他手下的外长扎里夫剩下的一年多任期恐怕很不好过。

 

美国兰德智库2019年9月发布过一个伊朗国家安全决策系统的报告,里面提到,伊朗的国家安全运行系统大概是这样运作的:



在伊朗,军方和总统是隶属于总统的两个平行系统,而且在具体国家安全事务上,军方对国防部和情报安全部门还有着巨大的影响力。

 

再加上一群高级教士组成的,团结在最高领袖身边,平时不怎么参与国家安全决策的宪法监督委员会,形成了最高领袖之下独特的“三权分立”结构。

 

而总统鲁哈尼、革命卫队的“影子统帅”苏莱曼尼,以及宪法监督委员会成员兼伊斯兰议会议长拉里贾尼则是载着最高领袖一路前进的“三驾马车”。而且这三位,或多或少都有成为下一任最高领袖的可能。

 

从合法性上来看,拉里贾尼这位高级教士竞争力最强。但有哈梅内伊本人珠玉在前,鲁哈尼脱颖而出的几率又很大,毕竟,2017年伊朗大选的投票率高达73.3%,而鲁哈尼的得票率比对手又高出三分之二,看起来民望还是不错的——要知道,跟鲁哈尼同台竞选的可是被领袖身边的教士们看好的莱希。

 

2017伊朗大选,鲁哈尼拿下了全国大部分省份的选票

 

相比之下,苏莱曼尼虽然当最高领袖的可能性不如另外二位,但他的态度却是很重要的:毕竟,他手里攥着伊朗的武装力量中的核心力量。

 

而且,凭借着圣城旅在中东的巨大影响力,苏莱曼尼在整个什叶派世界都是神一般的存在,他要是站出来支持鲁哈尼,强硬保守派的高举的宗教大旗无疑会褪色不少,而如果他站在鲁哈尼对面,当年投票给鲁哈尼让他当总统的伊朗民众又会站在哪一边,确实未可知。


▲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和国防军虽然是两个系统,但都直接对最高领袖负责


现在,苏莱曼尼横死沙场,为伊朗政局的未来走向平添了许多变数。这次,伊朗军方打下来了民航客机,刚开始还没调查就咬死了技术故障,隔了一周以后又爽快承认是自己打了飞机,这副对外的“流氓嘴脸”,很难说不是对内故意给鲁哈尼领导下的行政外交系统“上眼药水”。

 

美国的智库很早就说过,哈梅内伊的威望不能和前任霍梅尼相比,他掌权三十多年,靠的就是一手漂亮的平衡术,如今军中天柱断裂,下一任最高领袖怎么样掌握伊朗庞大的武装力量,能不能把这一手平衡之术玩下去,还真不好说。

 

这种情况下,让哈梅内伊撕破脸跟美国打一场“热战”,他这三十多年的最高领袖算是白做了,而且老爷子恐怕跟苏莱曼尼也没有刘备和关羽那么好的交情。他现在最应该关心的,可能还是自己身后的权力布局。

 

苏莱曼尼一死,强硬保守派手握为“圣战英雄”报仇雪恨的春秋大义,步步紧逼鲁哈尼领导下的政府,意思很明白,就是把2017年大选温和派一边倒的优势扳回来。他们吃准了一点:无论如何,哈梅内伊和鲁哈尼都不会跟美国真的打一场“热战”,到2020年议会选举和2021年总统选举,凭借这份声威,可以推举一个教士们喜欢的保守派上台——如果有一天哈梅内伊老人家往生极乐,让这个人来接班,对保守派再好不过了。

 

或者再退一步,哈梅内伊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上来的接班人难服众望,最高领袖被这群高级教士架空,保守派也是渔翁得利。


▲伊朗民众抗议的矛头,已经指向了最高宗教领袖哈梅内伊


2018年,因为鲁哈尼的经济政策,伊朗各地示威游行,甚至有人把“打倒无耻独裁者哈梅内伊”的牌子都打了出来。这在哈梅内伊本人和以后选举最高领袖的“宪法监督委员会”那里,可是个大大的减分项。

 

而当年把鲁哈尼选上来的选民们,现在更是一肚子的怨愤:你鲁哈尼当年承诺的“结束伊朗国际孤立状态、创造更自由社会”,结果现在国家到了战争边缘;当年承诺的搞好经济,结果现在因为经济因素,搞得全国到处示威游行——你有什么脸面寻求“更上一层楼”?

 

哪怕上天眷顾鲁哈尼,让哈梅内伊撑不到2021年大选就先一步撒手人寰,宪法监督委员会选举鲁哈尼接班:现在举着横幅要哈梅内伊走人的伊朗民众,估计不会消停;强硬保守派的教士和政客估计也不会服软;军队也很难买这位不能给统帅报仇雪恨的总统的账。

 

到时候,哈梅内伊玩了三十年的平衡术,鲁哈尼还能不能玩下去,可真就是个未解之谜了。

 

只是暗地里祈祷,不管以后伊朗高原风往哪吹,有关各方都能放老百姓一条生路。

 

拜托了。



1

2


3

4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404厂锅炉房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