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杨维骏——反腐道路上行走数十年的斗士
政经社论

杨维骏——反腐道路上行走数十年的斗士



编辑:佐治


2020年6月9日18时03分,原云南省政协副主席杨维骏因病在昆明逝世,享年98岁。

 

他曾是云南大学学生自治会主席,也曾是云南政协副主席,也曾是全国人大代表。但他有个更广为人知的名号,“最高年龄,最高职务,最不为己”的三最反腐斗士。

 

 

他始终认为反腐是一项你死我活的斗争,一刻也不能停。在生命的最后时间里,依然心系着失地的农民,为违法征占地而不平。

 

这场解决耕地被强征的仗,一打就是九年。

 

时间回到2010年12月,为了帮助昆明市某区农民解决耕地被毁坏,被强征的问题。

 

88岁高龄的杨维骏带着农民代表,坐上了政府给他配置的黑色奥迪A6专车,一路驶进省政协大院。

 

这就是当时引发热议的“公车上访”事件。

 

“难道公车只能用来游山玩水,不能用来为民请命?”一句振聋发聩的质问,让杨维骏一下成了网友心目中“最可爱的官员”

 

在当时,谁也没想到这位白发苍苍,和蔼可亲的老人,会在今后的退休生活中致力反贪腐工作。

 

 

2016年,他坚持举报了十余年的云南省原省委书记白恩培落马,杨老先生一举创造了中纪委实名举报人中年龄最大,职务最高的纪录。

 

杨老一直在强调:反腐斗争如同一场生死搏斗。

 

杨老的实名举报,为他自己带来的却是无数匿名的恐吓与威胁。

 

后几年中,曾有人写信给他让他“永远闭嘴“,也有人准备在他去泳池的途中制造车祸。甚至有人趁他熟睡,爬到阳台撬锁,但他从不在意。

 

他将自己铸成一根长矛,矛头始终对准不公与腐败。他的友人曾半是赞许,半是无奈的说道“他还是那个不知疲倦的堂吉诃德”。

 

究竟什么样的动力驱使着他,让这样一位本该颐养天年的老人与贪腐战斗到了生命的最后一刻呢?

 

我们可以从他的只言片语中找到答案,杨维骏老先生曾多次对他人说过“我是在家仇国恨中长大的。”

 

杨维骏三岁时,父亲杨蓁便死于军阀范石生之手。尚且年幼的他便与家人搬到上海,看着租界里的洋人们趾高气扬。

尽管父亲早逝,但杨维骏从小就从母亲那儿听说父亲的许多事迹。父亲爱兵如子,爱民如子,任滇中卫戍司令时,曾连夜率兵从土匪手中救回被掳掠的村民。

 

在父亲的耳濡目染中,他从小就形成了爱国爱民的三观。

 

也正因为父亲的遭遇与法租界的经历,他懂得了正义与反抗。

 

他说:“我现在待遇不低可以安度晚年,但如果眼睁睁看着老百姓受苦不闻不问,好吃好穿又有什么意义?”

 

 

或许正是从儿时便坚定不移的信念,让他将反贪反腐作为毕生信条,贯彻始终。

 

“一定向真理低头,绝不向谬误退让。”这是杨老先生的人生格言。

 

如今杨老先生已经离开了人世,但正风反腐却是一直在路上。

 

“人生百岁终须死,活着的时候要问心无愧。“

 

卢新宁在北大演讲时曾提出:你所站立的地方就是你的中国,你有光明,中国就不再有黑暗。

 

反贪腐从来都不是一两个反贪斗士的任务,而是整个社会都需要极度重视的工作。

 

“为政不清廉,民将惩之。” 腐败是国家发展的拦路虎,社会进步的绊脚石。

 

反腐这项事业从来没有终点,每一次取得成果后都应该站在更高的起点,以更严格的要求去推进反腐向更高更远的方向发展。

 

 

未来的日子里,我们不仅应该以身作则,更需要运用好公民的监督职责。不能被诱惑与邪恶蒙蔽了双眼,纵使是身处最黑暗的深渊,也要发出来自光明的呐喊。

 

只有这样,我们才无愧于杨维骏老先生和他的战友们鞠躬尽瘁的一生。

 

只有这样,我们的子孙后代才不至于被盘剥。



1

2


3

4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404厂锅炉房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