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有多少姑娘拿着自拍照去整容?

有多少姑娘拿着自拍照去整容?

过去姑娘们拿着安吉丽娜.朱莉的照片去见整容医生,现在她们带着自己的自拍照。


发表在《AMA Facial Plastic Surgery Viewpoint 》上的一项研究得出结论,越来越多的女性开始无法忍受没有滤镜加持的自己,她们不遗余力想要成为自拍照中的样子。

Crystal是一位来自圣地亚哥的护士,繁忙的工作之余,在朋友圈中分享自拍照是她最大的乐趣。
“滤镜让我看起来皮肤水嫩,鼻尖高耸,它让我感觉良好。”

“我认为照片中的我才是真实的我,所以我决定将填充物注入鼻子和眼睛下方。”

29岁的Kacie选择通过整容手术让自己看起来接近自拍照,因为她在facebook中相识的男朋友提出见面。
在这之前她每天在facebook上更新大约10条分享,每张照片都经过Snapchat滤镜自动美化,她的男朋友就是被她可爱的照片所吸引。

“我很担心他见到真实的我之后说,呃,这不是我在屏幕中看到的那个女人。”
虽然Kacie在脸颊上进行了唇部注射和皮肤填充,仍然缺乏在现实中直接面对男朋友的胆量。

2017 年的美国整形外科医生报告显示,要求按照自拍改善外观的患者从 2015 年的 42% 增加到 2016 年的 55%。
美容外科医生Esho将这个现象称为“自拍畸形”。

“女孩们已经不再提供名人照片,她们会带来自己滤镜版本的自拍照。”

“当这些年轻人拿着自己在社交媒体上的照片要求整容时,她们认为这像染头发一样简单,我不得不严肃向她们说明这是具有医疗风险的医疗手术。”
“更危险在于患者如何看待自己,她们想完全看起来像自拍照,这不仅不现实,还可能有潜在心理问题。”

Esho拒绝了一些对自拍照过于痴迷的患者,转介绍她们去了心理咨询。

整容外科专家Wassim Taktouk 告诉媒体,越来越多年轻女性客户根据她们的美颜照片提出整容要求,最常见的是隆鼻、眼睑成形术、颏下吸脂或面部填充。
“这些滤镜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抚平你的皮肤,从额头到下巴没有任何线条,这不是人脸,没有人可以这样,包括孩子。”

“客户仍然要求去除它们,从泪沟到法令纹。”
这和想要更大的眼睛是另一回事,没有一丝起伏的面部在现实中不可能做到。

他的患者Miya在Tinde上约会失败后感到前所未有的挫败。
她与那个男人见面时,他直接对她说:“你看起来和照片完全不一样。”
这让她受到巨大的打击。
Miya向医生展示了她个人资料中高度磨皮的照片,告诉他:“我希望自己看起来像这样。”
Wassim告诉她他无能为力,“这不是真人,只是滤镜效果,不可能有那样的嘴唇或者下巴线。”
“那不是正常人类的面孔,如果你希望自己成为那样,只能让自己失望。”

Doft 博士美国医学杂志《JAMA Facial Plastic Surgery》最近的一份报告表明,过滤后的照片“模糊了现实和幻想的界限”,可能会引发身体变形障碍 (BDD)。
这是一种执着于外表缺陷引起的心理疾病,可能会导致抑郁和过度整容。

20岁的Anika带着她的自拍照出现在Wassim的诊所。
Wassim对这位年轻的患者直言不讳:“你知道这会让你的脸看起来像外星人吗,这不是填充物能过做到的事情。”

在Anika的坚持下,医生将填充物注入了她的鼻尖,她只得到了短暂的安慰。
手术后不久,当她欣赏自己的自拍照时,她意识到自己的嘴唇也需要填充。
接下来是眼睛和下巴,Wassim意识到Anika的问题并非手术可以解决。

Rebecca每天至少发布25张自拍,她在INS上有4000多粉丝,每发出一张自拍都会收到200多条回复。
她痴迷于评论中的赞美,她就是她社交账户中的女王。
在现实中,她感觉自己像长残了的自拍照,她选择躲在角落避免被人看见。
不断有随者者提出见面,她不得不开始联系整容医生。
“我再也无法忍受这种分裂的感觉,我必须看起来像我的自拍。”

根据一项针对“Dove Self-Esteem Project”的研究, 60% 的女孩在真实容貌与网络版的自己不符时感到沮丧。
姑娘们曾经宣称她们永远不会不化妆就出门,现在她们在没有滤镜的情况下无法拍照。

“当我面对苹果前置时,我感觉很受挫,里面的自己看起来像刚刚遭受了蹂躏。”

当自拍照与现实想去甚远时,它提出了一个问题:你想纠正哪个,照片还是现实?

模特Sasha Louise PallarINS上发起了#FilterDrop 活动,呼吁人们分享自己没有美颜滤镜的照片,拥抱真实的自我。

这项活动一推出就得到人们热烈的呼应,许多女性因此适应了她们的自然的样子。

一些内衣品牌也在号召用户分享自己未经修饰的照片。
虽然算法和滤镜仍然存在,但抵制文化正在增长。

要我说,皮囊终究抵不过熵增,再整你也拼不过滤镜。
永恒的魅力终究来自于思想。
注:出于隐私保护,图片大多为示意图。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