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抗疫救人狂想大战略
政经社论

抗疫救人狂想大战略

?

????特效药咋没有?就看用不用。未来某一天,千万华人华裔纵横天下悬壶济世,治病救人,而不是端盘子洗碗,大家甭太意外。那才是中华民族的豪情本色!?
??。??特效药是中药,产业化国际大机会

2003年非典疫情,西药治疗不止产生高昂费用,还产生不少后遗症——股骨头坏死,帝都起码有300多人因为后遗症,生活自理困难失去工作能力,家庭大都出现变故,过得很惨。大剂量激素,超出人体的化解极限。那个网红姓钟的院士,当年他自己和家人中奖,是靠邓铁涛中医救的。

非常奇怪的是,本次最初还觉得姓钟说话靠谱。后来发觉不对味儿,关键是他说:没有特效药,对中医治疗不抱期望!却热衷于跟太平洋对岸那边网络视频交流讨论,跟北京那个姓高的一路货色,都是西医代言人。做事方式都是一模一样,跟美英的西医药基金会搞得火热,等着他们的新药。

闹得沸沸扬扬的那个100克好几万的鸟药,还没临床试验就在那儿吹,都是一帮子西医药豪强基金会幕后推动,台前就是一帮子院士专家。2003年北京中医药专家立军令状,治非典中药三天见效,没大规模用。

这次好得多,山西都是中药,最早封城那个城市不知道咋回事推三阻四,老大强调几次,务必中医参与,随后提高中医参与率,死亡率就降下来了。十几年前的疫情,中医治疗专区无一例转重症无一例死亡,今年开辟的中医主导治疗的方舱医院,照样可以做到无一例转重症无一例死亡。

看来不是没特效药,是有些人不想推而已。笔者文章中多次谈到中医药被围剿被排挤到生死挣扎边缘线,有人回应说:那背后可都是钱啦,断人财路别人当然急眼啦!说的是,不过生死攸关,筹算挣钱不合适吧?

迄今为止,除了中医药没看到西医药创造出”无一例转重症无一例死亡”的辉煌案例。特朗普总统多次推荐抗疫“神药”羟氯喹,英国路透社4月22日援引美国退伍军人健康管理局一份分析报告说,羟氯喹没有带来任何用户,反而死亡率更高

报道说97人服用羟氯喹并接受常规护理患者,死亡率28%,158名没有服用羟氯喹患者死亡率才11%。另外113名同时服用羟氯喹和阿奇霉素患者死亡率22%,综合个人特征,研究人员计算出服用羟氯喹患者的死亡风险增加了一倍多。

无所不懂的特朗普肯定没错,不知哪儿错了。听说这两天特朗普总统又在推荐大家用消毒剂来杀死新冠肺炎病毒,之前还建议把口罩洗洗反复用,反正总统先生总能想出很多妙招!

中医药那么好效果还不叫特效药,该叫啥?澳大利亚印度的科学家发现19肺炎出现攻击性更强的病毒变异体。西医等着吧,搞不好一直追着病毒变异开发疫苗和特效药。心底希望不会!

现在特效药——起码有好几种,比如清肺排毒汤、化湿败毒颗粒都经过数以百计治疗验证,有些已经出品数十万剂,没啥问题啊。且不说中医药基本没有后遗症,也没有出现药物依赖。

当然很奇怪,比如世卫组织总干事,世卫组织专家,都曾经到中国考察,包括到武汉,但莫名其妙的是国家卫建委和疾控中心,包括所谓主管国际交流无数论文的家伙,竟没说一句中医好话。真不知道那帮鸟人心里想什么,中医药那么让他们说不出口?

前面说这么些,都是实情。忍不住啰嗦几句,也是侧面反映中医药在有些权力垄断者心里是个什么地位,无数事实证明了,他们依然排斥打击中医药。

回到主题:全世界被新冠肺炎疫情肆虐,感染人数和死亡人数还在持续增加,停工失业停产不断,印钞满天飞。真要控制疫情,有效治疗,其实现成的方法手段就有嘛——中医药产业化国际化,救世界于水火!

迷信西药,不信中医药别往下看,做生意的可以接着往下看。世界和中国有两种选择:要么等着西药特效药,或者疫苗;要么就立即行动起来,赶快抓住中医药,挽救数以千万计新冠肺炎感染者,或许挽救数十万数百人甚至更多人生命!

怎么操作法,国内怎么做国际怎么做?

中医药治疗新冠肺炎,除了已经有估计不下十几种治疗方案,都是遵循中医理论和临床经验总结出来的,今后还可以开发出数十上百种治疗药方。

其实一点儿不复杂,很多药材既有本地性,也有通用性。中草药原料是一切的根本,需要大面积治疗控制住疫情,就需要大规模中草药原料供应与保障。现有库存远远不够,应对国内疫情都很吃力。

怎么办呢?当然该扩大种植啊,这没别的招儿,不像西药工厂生产。最好品质当然是经过漫长历史经验证明,最适当的土地和种植方式,现在肯定顾不上那么多了,先种上解决有没有的问题,以后提高品质。

在国内,在传统的中草药种植专业户、中药世家等等,扩大种植面积。像农业部门前些年平常状况下,把中草药当成农产品瞎搞其实是错误的,最好得讲究土壤状况、潮湿度等等都对品质有重要影响,不过这种时候需要大规模种植,采取这种方式反而见效最快。

大概匡算一下,清肺排毒汤和化湿败毒颗粒,每人大概治疗药费需要两副十剂合计200元左右药费,大概中草药原材料成本100元左右。因为中草药比起西医药实在太便宜了,干脆就以200元算原材料匡算。

大概每亩地种植中草药的产出在1500元左右,一般不超过2000元,就按后者匡算吧。如果要给每个中国人准备一份儿备用,那么需要2800亿药费,那就是需要1.4亿亩种植中草药。

打个2折比较保险,那就是560亿投入,种植2800万亩基本够用,也足够保险系数,因为我们还是控制得很严,自我保护意识也强。万一出现疫情扩散也不用过于紧张,复工就复工了,有问题也能保障及时医治。

退一万步说,这五百多亿人民币白花了,其实相比国民经济动辄导致千亿级万亿级损失,这点钱就当保险费了也没啥问题。春节光餐饮业损失就不下五千亿到一万亿,五六百亿从宏观上来说真的没什么。

但对种植的农民来说,这当然不一样啊。你让种中草药,你不收,农民卖给谁啊?当然得用国家机器管起来,包收,分阶段给钱,农民才敢种啊。所以最好的方式,由国家负责当然有条件的省市自治区也可以,比如北京上海广东福建也有条件,自己组织抗疫保障。

这样的操作,当然最好是中医药行家(不要假的)牵头来组织,财政部发改委农业农村部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和国务院办公厅来组织。这个时间节点,谷雨刚过有点晚了,抓紧还来得及。

实在不行采取技术手段弥补,比如建立若干个大棚种植基地,为解决种子问题采取实验室繁殖育苗方式,真要做还是有很多办法,关键是我们组织能力没问题。当然再过几个月恐怕就太晚了,植物还得讲农时!

解决原材料,加工能力也得跟上,有些被这些年某些部委瞎折腾强制套用西药标准改造,被折磨奄奄一息那些中药厂家,优先安排。现有中药加工基础设施用起来,阶段性统购统销,不要让企业背太重负担。

说难听一点,只要我们做好充分准备,根本不怕疫情反弹,我们的很多行业和产业可以恢复起来,起码保障八九成恢复正常,稳得住心里就有底气!

国际上怎么操作呢?两种套路,一种叫做国际问题国内解决,另一种叫做国际问题国外解决。咱们就来讨论一下可行性如何。

第一种套路,就是我们把新冠肺炎中草药,由国内生产卖到国外去

愿者上钩,生死存亡之际,别去管什么西药标准啥的,中医药就是中医药标准执行,天经地义。不认可别买,当然我们也不承担任何死亡责任,谁知道是不是其他病所导致?这一点务必讲清楚,标识注明遵医嘱。

看眼前国产呼吸机、测温仪、口罩、试剂盒全球都需要,实际上治疗新冠肺炎特效药,全球同样需要。国内药费两副十剂,大概两百元。出口到国外,怎么的五十美元一百美元没问题。最好方式,也别外币结算了,直接用人民币结算,发达国家卖五百块钱人民币,发展中国家三百块。

人家理发还要五十美元呢,总不能治病还不值这个价钱吧?大众都承担得起,当然这样的地板价,西医药制药集团和那些豪强,肯定不干会阻挠的。所以大面积铺开不大可能,但肯定有旺盛需求,说不定反过来西药连锁店,会来找我们大批量采购批发,像口罩一样转手高价转卖,这都正常。

当然我们也别把价搞得太低,反而需要实施出口管控和管制,除了强行人民币结算之外,对海关等要严密管控,征收20%实物税,拉高价格,就像笔者在三条建议管控抗疫物资出口文章中所说那样。中医药产业这第一利剑出鞘务必大获全胜,别真把自己搞成地摊价,得让行业健康发展嘛!

说实话,在西方制药豪强眼里,任何疫情灾害都是发财良机。中国人心地阳光善良,中华民族还是仁心德厚。当然话说回来,疫情对中医药特效药展现神威,当然是好机会。以前笔者估计美国感染者一千万左右,从最近美国人在几个地方做随机抽查来看,已经蔓延了半年,起码有几千万感染者。

前面说我们种三千万亩左右的相关中药材,说实话真要打开市场,这些种植规模恐怕不够用,田边地头、林下旷野到处都可以种,中草药本来就该是这个样子的生长环境。只要组织起来,城里真没工作,回乡下去种中草药,虽然大财发不了,过日子还是没问题,关键现在还缺乏有效组织。

让农民自己种自己卖药材?那套自由主义的经济理论,这个时候不好使。当然大企业大集团可以组织,不过需要时间转圜,需要资金和跟千家万户打交道,对付这种疫情爆发,纯粹市场自发行为让人不放心。

第二种套路:国际问题国外解决,把种植基地和工厂开国外去

其实这最符合中医药理论常识,因为区域性的本地化的中草药,才是治疗本地患者最好的药材原料,不同地区有各自特点,药性不同因地制宜嘛。

世界各国都拿不出有效办法出来,现在中药就是最牛的药,还特便宜。最好出面当然是国家出面,在一些关系比较好、热情比较高的国家和地区试行。外国政府协调安排,最好免费收购租赁或者极低价格安排比较适合的土地,由我们来组织种植、加工,变成中医药成品卖给当地统销包销。

不要一次性经营,而是开辟成一个长期性中医药中草药种植基地、加工基地和工厂化运作,企业化运作,这就等于把中草药国际化,让他们去修改法律规章,把门槛突破掉。卖不掉也没关系,等于在国外建立若干个农场,很多可以拉回国内。中草药跟粮食不一样,放两年没关系,等于间接增加了国土使用面积嘛。

对所在国家和地区民众来说,中医药种植园、加工和药物研究,对他们来说很新鲜,可以成为中外文化交流基地,以后再看情况建中医院,中医康复治疗中心等等,这不比卖水泵、卖阀门挣钱啊?很高大上,特有文化韵味不是?大概遭到西医药豪强干扰抵制,也得有思想准备,没那么容易。

先找十个八个国家试着来,应该问题不大。搞成了慢慢扩展。别想一口吃个胖子,外国法律法规也不是我们所能左右,不过中医药事业本来就有几千年历史了,当成人类健康的千年大计来运作,没啥不好!

中医药产业机会,需要强势恢复根基,千万华人悬壶济世咋不可能?

现在最大问题,中医药根基被一帮沙雕破坏殆尽。包括现在主管部门一帮人和霸占医药事业权力的人,没干什么保护发展中医药的好事儿,反而是坏事干了一大堆。这一轮的机会未必能把握得住,很悬!

一百多年来,中医药一直备受歧视和围剿。从清朝末年出自翰林院那个俞樾的《废医论》开始,民国时期以余云蚰为代表的废除中医保留中药,背后是一帮子被洛克菲勒财团西医药势力,长期培养出来的家伙。

新中国成立之后,本来中医药业满腔热忱,指望有根本性改变突破,然而第一次全国卫生大会上,时任卫生部副部长贺诚(部长是民主人士)和王斌,竟然抬出民国时期帮着汪政权制定消灭中医政策的余云蚰,继续实行消灭中医错误政策。

毛泽东获悉之后大为震怒,撤销贺诚和王斌的卫生部副部长职务,并在主流媒体包括人民日报,开展对贺诚的猛烈批判。作为打江山出来的红色干部,这已经是非常严重的惩处,也是给行业的一个警醒了!

然而之后,把持着医疗卫生权力的一帮子西医,阳奉阴违,仍然在执行着没有贺诚的贺诚路线,西医药势力越来越庞大,中医药苦苦挣扎,直到如今。有一组数据很说明问题:五十年代至今,半个多世纪,中医药医师数量从50多万下降到30多万,任何地方不受待见,包括这次抗疫;西医队伍却增长十几倍。可耻啊!

西医药猖獗,赚钱像滚滚而来的江河,源源不绝,院士一大堆,没啥专利也没啥新药,基本都是西医药的药贩子,西医药豪强的代言人,趾高气扬。中医药成本低,不赚钱,门诊量很大,工资收入少,没有发言权。

把病人当待宰羔羊,把医院做成赚钱机器,这是为人民服务?这是为人类健康事业奉献?别扯了!真正让大众看得起病,吃得起药,不产生药物依赖,不留后遗症的中医药,被搞成这样,这就是某些人的功劳!

当然出了这么多问题,不能怪基层医生,也不能怪学西医的人们,包括那帮院士他们也很无辜,是上面的那帮混球干的坏事儿。学校教什么学什么考什么由不得大家,哪能怪大家呢对吧?搞坏事干坏事的在上面。

中医被折腾得半死,说实话承担不起太重任务,人才短缺,长期受压制压迫,真有太多资源未必能办成事儿。两条腿走路,第一,发挥组织能力强的优势,聚焦解决新冠肺炎患者的救治,把专业问题简化,大家都能使上劲;第二,把即将退伍的军人和即将毕业的大学生组织起来,弥补人力不足,又可以缓解就业压力,把事儿办起来。

至于中医药的系统性恢复和重建问题,当成系统工程来抓。要改变我国西医药把持一切的局面,需要几百万的中医药专业人才,需要把现有的中青年西医药人才回炉同时学会中医药,就能快速把中医药根基夯实。

这次要没抓住机会怎么办?其实不用担心。这一轮疫情灾害,起码有两到三年时间,今年这一季中医药没赶上,秋季还可以。当然北方地区如果没赶上这一季,那就得等明年了。

长期来看,基本上每隔七八年就会爆发一次疫情。新世纪这次是第三次大规模疫情灾害,前两次是2003年的非典萨斯,2009年的禽流感。人类永远都是地球生物圈的一种生物而已,这个规律疫情规律始终存在。

中华民族历史记录的疫情,2000多年超过320次,大体上有这个规律。

即便这次抓不住机会,七八年左右下一次还会有疫情灾害。当然从这次疫情的传染性和破坏力来看,应该是百年一遇的级别,所以要把握住最好了,下一次的规模按理说肯定不会这次这么大,需求没这么旺盛,那么主动推动难度就会大很多,不像这次完全可以由需求带动,我们顺势就可以。

毛泽东说:中医药是中华民族的宝库,也会是中华民族对世界的贡献。非常具有战略眼光和穿透力,可惜医疗主管部门始终没有领会透彻。未来世界的医药大格局,一定是中西医长期并存的局面,这是大局!

前些天有个朋友跟我咨询,原来是做外贸的,以后做什么好。我就说做中医药是战略方向,孩子学中医药如果有天赋和素养的话,是一个很好的选择。西医药豪强把几十块钱成本的药,卖价几千几万,全世界人都用一种药,这本身就不符合自然规律和生物特性。

医学理论生命力,一定既注重整体系统,又注重细枝末节;既有普遍规律,又有区域特性的理论。治疗方法和手段,应该符合自然生物规律与环境特性。

人类对地球认知,对自身认知,少得可怜。西医药自诩科学,从这场新冠肺炎疫情灾害,可以看出来距离得心应手相距遥远,拿不出有效办法治疗患者维护人类自身安全,就是最好证明,但中医确实做到了!

全世界风雨同舟,现在这条船千疮百孔。这次疫情灾难太大,世界性经济危机中国救不了,但中医药如果能发挥作用,第一保护中华民族没问题,第二帮助救千万患者也没问题。

如果中草药原料足够的话,每人200块钱药费,救全世界也就不到一万五千亿人民币,还真的能做到!西医药动辄数万数十万,治疗时间很长,家庭个人和社会成本都承受不起。

也许有人会问,中医药这么便宜,怎么挣钱啊?第一,中医药本来的使命不是挣钱啊,能维持良性循环有所发展就好;第二,中医药的药费不贵,但在不同地区的服务费那可差别大了。

如果在欧美,门诊得五十欧元美元英镑啊,诊断等等不都要钱嘛,当然药费收五十瑞士法郎一百美元欧元都很正常,在他们所有人眼里都很便宜,这就对了嘛。医疗机构本来就该大家看得起病,吃得起药才对嘛!

治病救人不是发大财,这本身就该是医药工作者的天赋使命!如果有一天中医药医护工作者遍天下,或者中医药培养的医护工作者遍天下,应该秉持同样天赋使命与责任担当。海外有六七千万华人,有多少人端盘子洗碗?如果两代人后,有千万华侨华裔纵横天下悬壶济世,自己过得滋润也给中华民族长脸,本该如此!

中医药国际化事业,若变成又一个西医药豪强那样的竭泽而渔、宰割民众的团伙,就变质了!人人挣大钱的”理想”本就十分荒唐!趁人之危发大财,缺德,必然会有报应的,哪儿都一样。

世界需要中医药,中华民族自己不保护发展,指望谁?中医药腾飞之日,也是给天下造福之时!


数万老朋友尚未关注,本号不是“国际时代”公众号,是备用号启用,赶快关注,顺便点击右上角…加星标,也好常见?

阅读原文看历史消息
★转发是最好的赞赏?★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爱特龙江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