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房价、医疗、教育三座大山,先挖走幼教这座大山!
政经社论

房价、医疗、教育三座大山,先挖走幼教这座大山!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我们


房价、医疗、教育是剥夺民众幸福感和获得感的三座大山。虽然这三个问题都是长期积累起来的系统性问题,但是它们已经成为阻碍经济进一步健康发展的最大障碍,所以必须解决。

 

治理高房价,中国政府有很多政策工具还没有起用,主要是因为我们还没有想好到底该不该刺破房价泡沫。高房价对于不同收入阶层的意义完全不一样,政府不好平衡,所以目前对房价采取封冻的状态。但有一点是确定无疑的,国家绝不会允许房价继续疯涨,“房住不炒”是国家对房地产的长远战略规划,就是恢复房子是居民消费品的性质,剥离房子成为金融投资品的金融属性。要做到这一点,必须对金融信贷体系进行全面改革。至于要不要刺破房地产泡沫,国家需要全面综合考量。

 

郭主席最近说:“那些炒作外汇、黄金及其他商品期货的人很难有机会发家致富,正像押注房价永远不会下跌的人最终会付出沉重代价一样。”这是不是一个信号?

 

有一点可能需要引起注意,想维持房价不涨不跌,等居民收入追上来慢慢消化掉房价,恐怕很难做到。工薪阶层的收入想追上现在的房价,几乎已经不可能了,而即便维持房价不涨不跌,已经高的离谱的房价还是会持续吸走大量的金融血液,继续压迫实体经济的增长空间。但是,如果房价暴跌,不仅会使一大批人遭受重大经济损失,因为房地产的产业链很长,刺破房价泡沫也会对整个国民经济造成不小的伤害。

 

这的确是一个两难的抉择。这个问题恐怕没有什么万全之策,就看中央怎么平衡。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要想恢复房子“是用来住的”属性,去除房子作为金融投资品的金融属性,就必须对现在银行只认不动产抵押的信贷模式进行彻底的改革,否则炒房还会继续,各种资金一有机会还会溜进房地产。

 

医疗也是个很复杂的系统问题,但有两点必须谨记:


01



国家不能大包大揽地覆盖医保,否则会刺激医疗产业的消费,这样不仅会使国家的财政不堪重负,还会影响到国际收支平衡。美国就是前车之鉴。美国的医疗开支超过军费,是造成美国政府巨额财政赤字的一个主要原因。美国的天量医疗费用不仅造成了美国政府的财政赤字,还进一步加剧了美国的贸易逆差,而巨额贸易逆差会威胁汇率稳定。汇率稳定要摆在金融问题的第一位,债务问题有解,汇率危机无解。这一点我们一定要保持足够的警惕。

 

02



维护全民健康主要应该依靠宣介推广中医。很便宜的传统中药反而是治病良药。国家应该号召民众学中医,自己了解自己的身体,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并发挥中医的食疗食补作用。中医讲究治未病,是民众健康最有效的保证。如果大家都懂一点中医,了解自己的身体,就能在相当程度上做到我的健康我做主。

 

年轻人收入低,养不起孩子,已经变成一个社会问题了。国家马上可以采取行动的就是解决幼教的问题。因为幼教的产业链短,如果国家将幼教产业链打造成固定收益类产业,由国家来统筹解决,方式可以很多。关键是用区块链手段进行严格的闭环管理,确保国家的资金投入能物尽其用,不被腐败和利益输送所利用。

 

霞姐以前的视频就讲过,民间办幼儿园方法很多,国家可以参照澳洲的做法提供配套的幼教补贴。政府可以把手中的房产以低价租给幼教的经营者,按照硬件成本和人工成本进行核算,这些幼教从业人员就是挣合理的工资和奖金,由国家实报实销。这样就能确保国家投入的幼教资金闭环运行。在此前提下,国家完全可以把幼教产业链包起来。年轻夫妇只负担孩子的伙食费就好了。这就极大地降低了年轻夫妇的育儿费用,年轻人养孩子的积极性自然就上来了。

 

也不用搞一刀切,可以允许极小比例的私校。国家这项政策是为了解除广大中低收入阶层的后顾之忧,至于少数富豪愿意花大价钱享受所谓的贵族教育,就让他们玩好了。

 

有人可能会说,这样做会压缩幼教产业链的产值,国家减少了税收,加大了投资,钱从哪里来?账不是这样算的。育儿和幼教的费用奇高导致民众生活成本激增,不敢生孩子,这会伤害到国家经济长远发展的根本。如果帮年轻人减轻了幼教的负担,那么首先可以提高生育率,保证国家人口健康永续发展。还有一个重大的收获是年轻人省下的幼教费用会拉动消费。现在天天喊拉动消费,就是拉不上去,原因就是民众的基本生活成本大高,不敢消费。我们必须认识到,人口增长是最大的GDP。主席不仅给我打下了工业地基,还给了我们留下了巨大的人口红利。老人家真的是深谋远虑!

 

国家给民众的幼教福利绝对是收益远大于支出,因为这笔幼教投入会带来方方面面的社会收益。这很像过去的公办幼儿园,但又有所不同。现在是由私人投资者来经营,赚取固定收益。因为居民只承担很小的费用,那么这个固定收益其实就是国家的补贴。这里的关键是不能让大资本搅和进来,又把它变成一个谋取高利润的产业。不是所有的行业都适合搞产业化、市场化。有人可能会说,让私人资本搞市场化经营,会使幼教资源丰富起来,但是他们刻意回避的事实是,产业化的幼教只是让资本获得了收益,而大大加重了民众的生活成本,同时加剧了教育资源的分配不公。这对国家的人口发展、经济增长、国家竞争力的提升都是非常不利的。

 

过去收入那么低,每家都养很多孩子,不是照样送幼儿园,为什么?因为当时大一点的单位几乎都有幼儿园和小学,费用都极低,这就极大地降低了民众的生活成本。现在将这些所谓的“社会职能”从企业剥离出去,还给社会,其实是把成本转嫁给了家庭。家庭背上了这么沉重的包袱,自然不敢消费,这反过来又影响经济增长。想通了这个逻辑就会明白,从社会整体效益看,国家投资幼教绝对划得来,因为这对降低民众生活成本具有重大意义。降低生活成本,不仅能让民众有更多的获得感,对提升企业的竞争力也有很大的帮助。

 

中国经济要迈上新台阶,一个关键点就是降低民众的生活成本,激发大众的创造活力,尤其是激发年轻人的创业热情。幼教产业链短,容易实现闭环管理,降低民众生活成本可以先从幼教入手。

 

我们是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国家,跳出西方的市场思维模式,学习老一辈革命家治理经济和金融的伟大智慧,很多问题都能迎刃而解。

风铃

2021年6月11日

 

文字编辑:马霞

后期制作:胖墩




长按识别购买正版图书


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bilibili搜索:“马姐谈投资”

● 喜马拉雅搜索:“马姐谈投资”

● youtube搜索:“马姐谈投资”

● 票圈搜索:“马姐谈投资”


扫码关注我们


戳这里,阅读原文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