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我强烈怀疑这次河南降雨!

我强烈怀疑这次河南降雨!

河南,三天,下了一年的雨!


灾情就是命令,灾区就是战场。风雨中,我又见到你,我亲爱的战友,你们的这一个八一建军节,注定又是在水深火热中度过。


汶川地震发生后,人民军队第一时间奔赴灾区,第一时间展开救援,第一时间排除险情,承担最紧急、最艰难、最危险的任务;新冠肺炎疫情来袭时,4000多名军队支援湖北医疗队队员闻令而动、逆行出征,冲锋在第一线,战斗在最前沿;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担负扶贫任务的官兵精准施策,聚力攻坚……哪里有危险,哪里就有人民子弟兵;哪里有需要,哪里就是人民军队的战场。


“风雨有我在,人民请放心。”河南灾情发生后,中部战区紧急派出前方指挥部,指挥战区驻豫解放军和武警部队、民兵数千人,在多个地域同步投入抢险救灾,用闻令而动、奋不顾身的实际行动,表现出深厚的爱民情怀、高度的使命意识和雷厉风行的战斗作风。广大官兵在防汛救灾中迎难而上、勇于担当。发扬不怕疲劳、连续作战的作风,敢于当先锋、打头阵,危险面前冲得上、关键时刻顶得住,始终保持高昂士气和旺盛斗志。

7月21日,空降兵某旅官兵冒雨在贾鲁河祥符区段加固堤坝。李志伟 摄


河南省军区出动2000余名民兵,在郑州、开封、洛阳、许昌、焦作等地10余个险情地段执行疏散群众、加固河堤等任务。据悉,中部战区还采取卫星和飞机侦察手段,对灾区实施空中监测。下一步,战区联指将根据汛情发展,继续派出力量投入抗洪抢险。


7月21日12时,河南省共产主义渠获嘉段受暴雨冲刷,发生多处管涌,武警河南总队新乡支队100名官兵火速支援。经过3个多小时的连续奋战,武警官兵先后搬运沙袋10000余袋,成功封堵直径60厘米管涌3处,有效控制险情。

我们在感谢子弟兵辛苦付出的同时,强烈怀疑这次河南降雨是气象武器的入侵!


据外媒报道,美军正秘密研制一种在特定环境中诱发巨大自然力的新型武器。这种武器所造成的危害可达到甚至超过任何一次大型核爆炸所造成的破坏。

二战以来,美军一直在进行“人工影响气象”的研究。在艾森豪威尔担任总统期间,美军在一份研究报告中明确提出了“气象控制比原子弹还重要”的观点。此后,美军先后进行过数十个秘密气象研究项目,其中包括制造地震的“阿耳戈斯”计划、制造闪电的“天火”计划和制造飓风的“烈风”计划。西班牙《起义报》曾揭露美军在阿拉斯加半岛上进行“高频主动极光研究项目”。该项目的负责人伯纳德·伊斯特兰设想,通过影响地球的电离层,不仅可以为美军潜艇提供先进、便捷的通信系统外,还可以导致地球气候环境的异常。


20世纪70年代以后,一种能对气候产生重大影响的“电磁射频武器”悄然“浮出水面”。这种武器的作用原理是通过向天空中发射强大的极低频电磁波,在空中形成巨大的阻断层,使高空的气流改变路径,并将影响气候变化的气流前锋阻断,从而造成气候异常,出现连年干旱和洪涝灾害。


呼风唤雨,是人们留存在心中的一个梦想。而气象武器会将它变为现实。


2018年,第22号台风“山竹”从太平洋深处生成,之后短短几天,就快速发展成为破坏力极强的超强台风。无独有偶,美国当年遭遇的近30年以来最强飓风“佛罗伦萨”,也被人们称为“怪兽级”飓风。气象学家曾做过估算,单是一次中等强度的台风,就能在几小时内裹挟着25亿吨水移动数千公里。这样的台风从海洋中吸收的能量,相当于10亿吨TNT当量。难怪人们纷纷惊叹:要是能把台风制成“武器”,在战场上得有多厉害!


其实,历史上为取得战争的胜利,借助气象开展“气象战”,早已不是“纸上谈兵”,战争与气象可谓如影相随。无论是《三国演义》中的“借东风”,还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盟军为掩护军队过河而在意大利河边制造浓雾带,从古至今巧用气象条件夺取战争胜利的事例不胜枚举。


说起越南战争,人们一定对美国秘密实施的“大力水手”行动记忆犹新。美军先后耗资2160万美元,出动飞机2.6万架次,利用东南亚地区西南季风盛行、季节性多雨的气象条件,在越南上空投放了474万枚降雨催化弹。为了实施史无前例的人工降雨作战,美军多次制定计划,派遣众多气象学家进行大规模实验。行动中,美军派出了最为精锐的第54气象侦察中队,并为之配备了特别改装的WC-130A气象侦察机和RF-4C“鬼怪”侦察机。据估计,他们将胡志明小道地区的雨季延长了30~45天。这场大规模人工增雨,直接造成越南部分地区洪水泛滥,严重破坏了北越军队的补给线。从那时起,人们初尝气象武器的厉害。


气象武器虽然没有跻身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行列,但它的杀伤力和破坏力不容小觑。同时,气象武器本身就是一把“双刃剑”,一旦使用失误,极有可能对作战双方造成难以估量的严重影响。美国和苏联从20世纪中期就开始地震武器研究,不仅进行了地下核爆炸触发地震试验,在控制地震能释放方向上也已经各有所成。


1970年,美苏两国还曾借助气象武器干扰古巴降雨过程,专门展开过一场“干旱之战”。此外,诸如美国制造人工闪电的“天火”计划、制造人工飓风的“烈风”计划,以及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计划研制的类似森林大火的“火风暴”,无一不是可给人类带来灾难的气象武器。目前,美国空军、海军和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还在共同开展“高频主动极光研究项目”,通过向地球大气层发射大功率高频电磁波,从而引起气候异变,最终诱发暴雨、洪灾、飓风等重大气象灾害。这种气象武器一旦使用,势必对整个地球的地质和生物等造成不可逆转的毁灭性破坏。


早在越南战争结束后,联合国就曾通过《禁止将影响气候手段用于军事目的公约》,明确规定禁止使用能造成大范围、长期或严重气候改变的军事手段或其他恐怖手段。1992年通过的《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对这一规定再次做出了明确认定。然而,以战争为目的的气象武器研发活动似乎并未“偃旗息鼓”。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世界某些军事强国正在进行或近期进行过的气象武器研发计划就有数十项,有的国家已推出了可用于实战的气象武器。这不得不令人深思,人类能否“把持住”气象武器这把可能诱发末日灾难的“双刃剑”!


兵不血刃!感谢人民子弟兵的牺牲奉献,感谢风雨中有你,有你们雨后如虹,才让我们感受到国家安全和国防安全!每一次灾难,除了军队舍身忘死的拼命救灾复产,还有军事科学工作者们的警惕与付出!


虽然我现在退役在一所大学保卫处“看门”,虽然之前三十年我看守的是国门,如今看守的是校门,我觉得我们的“门”越来越难看守啊!警惕吧,同胞兄弟姐妹们!但愿我的怀疑只是危言耸听。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