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张一鸣败于特朗普,也败于“熊孩子”
政经社论

张一鸣败于特朗普,也败于“熊孩子”


瓜友们,大家晚上好。


今天聊下张一鸣和他的Tiktok



关于最近Tiktok被美国以封杀要挟强买强卖的事,自媒体议论纷纷,从中美科技竞争角度说美国强盗行为的文章很多,美国难看的吃相摆在那里,从因为Tiktok年轻人搞乱懂王精选连任,懂王睚眦必报的文章,也很多。


这些岱岱就不拾人牙慧了。


岱岱很敬佩陈寅恪老师三不讲格调——


“书上有的不讲,别人讲过的不讲,自己讲过的也不讲”


今天,岱岱从另一个新鲜角度,别人没讲过的角度,与大家聊聊张一鸣和他的Tiktok


什么角度?


从熊孩子的角度……


张一鸣和他的字节跳动,一路上从巨头的包围中拼杀出来,靠的就是紧贴年轻一代用户的需要,而年轻一代强大的流量和商业潜力也支撑了字节跳动近几年来飞一般的发展。


但是,有因必有果,一饮一啄,皆是前定,没想到的是,主要靠着年轻一代起家的字节跳动,也一次一次的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因“熊孩子”而两受重挫。








张一鸣第一次重挫,是18年的。


18年的张一鸣,踌躇满志,字节跳动在腾讯和百度的绞杀中杀出了重围,自己在社会上积极寻求进步,紧跟时代。







“第12期新的社会阶层人士理论研究班”55名学员中近三分之一来自互联网和新媒体业,其中包括小米科技副总裁陈彤、“今日头条”CEO张一鸣等。


然后张一鸣童鞋在18年年初,就展望未来,定下了全球化大战略。



被问及今日头条何时能成为一家全球化公司时,张一鸣表示在心里定了一个小目标——今日头条未来有超过一半的用户来自海外。


据悉,目前今日头条有10%的海外用户。张一鸣表示注意兑现的可能性,预计三年内今日头条海外用户可以从10%增长到50%。


3月末说的话,4月初风暴袭来。



当年这事闹的沸沸扬扬,大家应该都有点印象。


继火山小视频被责令整改、APP遭下架处理后,今日头条再生波澜,旗下社交平台“内涵段子”今日被责令关停。


内涵段子与今日头条几乎诞生于同一时间。2012年3月,张一鸣创立北京字节跳动科技有限公司,之后内涵段子应运而生,定位于包含各类短视频、脑洞神评论、图片、段子、精华等多主题多体裁的社交软件以及搞笑娱乐社区。


在早期,由于用户群高度重合,今日头条最初的下载量几乎全是来自内涵段子。2017 年,内涵段子已经拥有超过 2 亿用户,几年时间还衍生出了段友、段友暗号、内涵段子车贴等“段友文化”,逐渐成为国内第一搞笑娱乐社区。



内涵段子上的用户自称为段友,不少用户在线下碰面时,以“啤酒小龙虾,段友是一家”作为暗号,甚至有用户以“内涵段子tv”等车贴贴在车上表示自己是段友。


但段子本身就是“三俗”的一种,更何况是有“内涵”的段子。从诞生之日起,内涵段子一直在关停的边缘试探,这次事发虽在意料之外,实则是情理之中,对于广电总局给出的“导向不正、格调低俗”的说法,段友们想必深有体会。


曾经高喊着“段友出征,寸草不生”的他们,如今要彻底解甲归田了。


《男段友》天王盖地虎,玉帝日王母,宝塔镇河妖,段友吊缠腰


《女段友》天王盖地虎,小鸡炖蘑菇,宝塔镇河妖,蘑菇放辣椒。


这次风暴,岱岱很疑心其他巨头的站位。


毕竟,在边缘试探的app很多,一般出事后app是被通报批评,然后企业检讨,停业整改,好了后重新开业,风朗气清。


很少一下子批评就直接封杀的。


记忆里,之前内涵段子好像就没被怎么点名批评过,而那次是一上来就直接封杀,没有给其检讨改正的机会。


这是比较少见的。


反正不管如何,那次亏张一鸣是吃大了,第一时间道歉。



张一鸣是被其他巨头坑,还是被在边缘疯狂试探的段友们坑,也许两者都有,但后面大出所有人意料的事情发生了。


因为内涵段子的粉丝,段友群十分齐心协力,凝集力很强。



而且都是年轻一代,比较叛逆。


《男段友》天王盖地虎,玉帝日王母,宝塔镇河妖,段友吊缠腰


《女段友》天王盖地虎,小鸡炖蘑菇,宝塔镇河妖,蘑菇放辣椒。


加上段友对有些东西的认识不足,所以那次封杀内涵段子让他们很不接受。


然后,有些北京的段友们,就自发去衙门外散步了,以示抗议。


而且是开车鸣笛散步的那种……



(鸣笛这个暗号是来自于“内涵段子”平台,大家在平台上玩的多了,就发明出了一个暗号–滴 滴滴,一共三声喇叭,一长两短,形容大家在马路上一按这个喇叭,有回应的就是段友。)



这种性质的事情,超出了张一鸣所料,也超出了张一鸣能控制的范畴了。


不管是被谁坑,反正张一鸣是结结实实的被熊孩子坑了。


后来,我们看到,同样是80后代表性的互联网企业家,程维还能跟随领导出国,而张一鸣没能有如此待遇,而抖音后续也几次因“荼毒”青少年而摊上风波。


后来,张一鸣推行字节跳动全球化,过程中是如此激进大胆。


员工全球化:


字节跳动全球员工的国籍数是91个。


在Linked in上搜索Tik Tok,在全球范围内一共有533个职位,分布在洛杉矶、纽约、多伦多、伦敦、巴黎、柏林、华沙、莫斯科、斯德哥尔摩、首尔、悉尼、新加坡、圣保罗、墨西哥城、胡志明市、雅加达、吉隆坡……几乎各个国际大城市,都有相关职位需求。


高管全球化


字节跳动在海外的“豪华高管团队”,已经涵盖了来自迪士尼、Google、Facebook、微软、索尼、华纳、Hulu、万事达等诸多顶级公司的前高层。



办公全球化


字节跳动在全球有240+办公室,在中国、美国、新加坡、波兰四个国家的15个城市设有研发中心。




甚至总部都开始全球化了。


当时Tik Tok海外开疆扩土,外国人以字节跳动是中国企业危害他们国家信息安全为理由,对字节跳动百般责难,穿小鞋子,字节跳动甚至想过把北京的总部搬到新加坡去,让国际社会更好接受字节跳动。


今天也爆出新闻了。



更过分的是,美国当年还强行要求过字节跳动给美国审查源代码,说是微软进入中国时中国政府也这样要求过,搞笑了,微软是操作系统,政府和军方的电脑都用的到,所以要审查,字节跳动的Tik Tok是娱乐软件,完全不是一个性质的两者,只能说美国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字节跳动是中国全球化程度最深的互联网企业,美国一再无理的要求张一鸣都照做了,按理说这下张一鸣能和美国好好玩耍了吧。


结果,熊孩子又坑了一把张一鸣。



特朗普自疫情暴发后的首场竞选集会的上座率“有点难看”。会前,特朗普吹嘘超百万人预定了演讲门票,竞选团队还在场外也搭台,准备让他连讲两场。结果,20日当天不仅馆内二层平台人迹寥寥,场外也几乎空空如也,二场演讲自然也告吹了。


疫情后重启的竞选集会“开局不顺”,也让特朗普本就落后的民调数据“更加刺眼”。



据《纽约时报》统计,20日当天,位于塔尔萨市的俄克拉荷马银行中心本能容纳19000人,但实际检票人数仅仅只有6200人。


自6月11日,特朗普竞选团队在推特发布门票免费预订信息后,韩流粉丝们一传十,十传百,纷纷预订门票,然后准备集体“放鸽子”。这个“恶作剧”很快传到TikTok上,据《纽约时报》报道,鼓励人们订了票再“玩消失”的视频获得了数百万的观看。


 “哦,我定了特朗普竞选集会的门票,但是我有事去不了了。”6月15日,一位TikTok在视频中如是说,并配上两声“意味深长”的咳嗽。



这是6月22号的新闻,我们都知道,懂王睚眦必报的性格,这事懂王肯定没完的。


还有,2个月后就大选了,Tik Tok能在6月份给懂王搞出这么大事,在后面如果继续给懂王搞事呢?


懂王现阶段是连任压倒一切,之前打压华为更多是美国国家利益使然,现在打压Tik Tok,可能更多是他个人利益使然。


然后我们看到,和硅谷大佬不合拍的懂王,在随后重拳出击打击了Tik Tok,这让微软十分满意,也让facebook十分满意。


而随后,Tik Tok的年轻粉丝们,又对懂王开炮了。


在各大美国00网友的声讨中,纷纷到特朗普的一个竞选APP下刷差评,在这款APP中,已经被美国用户的霸屏了,打开评分全部都是一星差评。


一心一意拥抱全球化的张一鸣,被熊孩子是坑惨了。






字节跳动连续两次被熊孩子坑,重大发展机遇被打断,这些是偶然吗?


看起来是偶然,实际上,是必然。



要知道,字节跳动的几款重量级app,之前的内涵段子和现在的Tik Tok,面对群体都是年轻一代。



90后00后是字节跳动产品的基本盘


正是年轻一代强大的流量和商业潜力,支撑了字节跳动近几年的飞速发展,但是,有得必有失。


在无孔不入的信息社会下,年轻一代越来越对政治感兴趣,也越来越愿意进行政治表达。


当年的80后90后没有移动互联网,对时事漠不关心或想关心也没有渠道,可能本拉登被击毙后80后90后都不知道啥事,更没有一个平台一个渠道去让他们政治表达。


现在,时代不一样了,印度莫迪和特朗普能通过网络社交工具助力竞选,各国年轻人越来越在互联网上进行政治发声,信息技术的发展让年轻一代越来越成为社会中的政治力量。


而和年轻一代日益强大政治力量不匹配的,是年轻一代不够成熟的政治表达水平。


内涵段子被封,段友衙门外鸣笛散步,美国青年不满懂王,恶搞做空懂王竞选门票,看起来是二逼青年欢乐多,实际上,让会当事政府十分头痛。


全球化进程中社会分化严重,经济困境下社会戾气加重,年轻一代在政治观念上十分容易被带偏,他们发表政治诉求的途径又常常是惯用网络平台,而且是tiktok内涵段子这类娱乐恶搞性质的平台,毫不意外,他们进行政治诉求表达的方式也就常常是娱乐性的,恶搞性的。



政治需要接地气,但是,政治不能过于娱乐化。


当事政府遇到年轻一代如此参政议政的时候,用一句话形容其心理,就是——


“这届年轻人不行啊”



这届年轻人不行的时候,你又不能一棒子打死所有人,那基本盘就都没了。


最后,只能把棒子打在平台身上。


也就是张一鸣身上。








事情总是多维的。


一方面,是张一鸣全球化战略碰上了中美脱钩下的逆全球化铁幕,撞的头破血流,大家更看清了美国强盗的嘴脸。


另一方面,是字节跳动是重点服务于年轻一代的公司,而年轻一代反向捆绑了字节跳动的各个平台,最终张一鸣“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世界充满辩证,不要只觉得抖音今日头条等产品搞算法喂食用户,将用户锁在信息茧房,浪费用户碎片化时间,app捆绑了用户,另一方面,用户也捆绑了app,他们利用这个平台表达了他们自己的各种诉求包括政治诉求,后面背锅是不是个人而是平台。


熊孩子的日常


当年,因为内涵段子熊孩子风波,字节跳动疯狂出海,疯狂追求全球化,如今,美国再次上演了熊孩子的剧情,张一鸣该何去何从呢?


总部搬到伦敦,能解决这个问题?


如果不能足够认识到这个问题,认识到年轻一代有着不可控性和平台需要构建引导性,那熊孩子坑爹妈的故事,还会继续上演。


不是在中国美国,就是在印度巴西。


毕竟字节跳动在国外每个国家都有本土竞争对手,人家大可选择性执法,让字节跳动焦头烂额,招架不己。


有因必有果,一饮一啄,皆是前定,之前,滴滴打车闹出风波,就是没有充分意识到出行领域除了经济属性外天然具有强烈的社会安全属性,导致灰头土脸。


而字节跳动也要意识到,年轻一代能给予公司飞速发展,但面向年轻一代的app,除了娱乐属性外天然具有社会舆论属性和政治引导责任。


岱岱重复一遍。


滴滴打车的出行领域除了经济属性外,还天然具有强烈的社会公共安全属性。


字节跳动的内容平台除了娱乐属性外,还天然具有社会舆论属性和政治引导责任。


所以,没有对后者有足够认识和采取措施的张一鸣,两次被熊孩子坑,不是偶然,而是必然。




这届年轻人,不行啊。


而懂王选择把Tik Tok这块肥肉给微软,微软在以后的舆论引导上会对懂王如何投桃报李,在大选中如何懂做,我们自然而然的也可以推到了。

随着社会信息的无孔不入,随着年轻一代政治参与政治表达意愿的加强,随着中美博弈全球化的逆转,正在深耕全球化字节跳动,需要更加意识到这一点,能规避的就规避,能引导的就引导,需要尽责任的就尽责任,需要打通上下反馈的就打通上下反馈。


这无关美国的打压,无关全球化的战略,而是任何一个主打年轻人的内容平台都需要摸索的必经之路。


换句话说,Tik Tok这类app,要从年轻人的“酒肉朋友”转型为“亦师亦友”。




祝张一鸣和字节跳动,为我们打头阵成功,祝他们能更好的为年轻人代言,更好的为中国代言。







这个世界终归是年轻人的。


最后,岱岱不得不感慨一句:


这届年轻人,真的皮啊……





坑死人不偿命的那种……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吃瓜群众专栏pro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