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岱岱《闲话九州》系列之——有故事的重庆
政经社论

岱岱《闲话九州》系列之——有故事的重庆


瓜友们,大家周五晚上好。


成渝篇还没写完,今晚发下重庆的闲话九州,旧文三篇。





今天聊聊这座有故事的直辖市——重庆。




重庆








一、重庆三大文化基因



我们先从古至今捋一捋重庆的发展脉络吧。


重庆有三大文化基因,巴人文化,码头文化,移民文化。


巴人文化


巴人文化基因,是重庆最早的记忆。


重庆地处中国大西南,位于川东岭谷地带,这是由30多条平行的东北-西南走向小山脉构成的区域,巴人是在商周时期就一直活跃于重庆地区的原住民,巴国国都在江州,也就是现在的重庆江北区。




重庆巴人源



重庆是山城,不比平原的蜀国那样能发展农业,还好重庆有得天独厚的盐业。



巫溪盐厂遗址


东晋时期专门记载西南地缘的书《华阳国志》,就写道:“当虞夏之际,巫国盐业兴”——早在夏商时期,重庆的“巫盐”就已经名扬天下了。


由于巴国与食盐的关系是那么的紧密,以至于长期以来,很多地区的人们谈到食盐时,总喜欢将之称呼为“盐巴”。




这么看来,重庆人天生,重口味啊~~


咳咳,要知道,盐在古代不仅是生活必需品,还是一定意义上的战略资源,农耕民族和游牧民族交恶时,中央帝国第一时间禁止边贸交易的,除了铁器,就是盐。所以,古代的重庆巴人,就像中东土豪卖油一样,靠着“食盐之利”活的滋润,史书称巴国人不耕而食,不织而衣”


所以,有学者这么认为,在先秦时期的主要地缘版块中,各国都是以农业为本,而古巴国是唯一一个以资源、商业立国的国家。


商业立国的古巴人可不是文质彬彬的商人形象,而是战火中淬炼出来的战争狂人。


“山清水秀出美女,穷山恶水出猛男”,巴人一直生活在大山大川之间,大自然的熏陶、险恶的环境,炼就一种顽强、坚韧和剽悍的性格,因此重庆巴人以勇猛、善战而称。而古巴国资源富饶,却国土狭小人口少,临近的古蜀国和古楚国都和巴国发生过长期的战争,特别是巴国和强大的楚国的战争,几乎贯穿整个巴史。


嗯,重庆人早就和四川人湖南人干过几百年了。


然而,最终将强悍的巴国征服的,不是四川人也不是湖南人,而是最终一统天下的老秦人,并为巴郡,巴人也就此正式进入华夏文明。


“蜀出相巴出将”,尚武、忠勇,这是巴人留给重庆人的遗产,虽然几千年过去了,现在的重庆人已经几乎没有古巴人的血脉,但孕育出古巴人彪悍顽强性格的重庆山水地缘,却永久存在着,用一种潜移默化的方式,影响着后来历代的重庆人。“



码头文化


码头文化,可谓是重庆最大的亮点。


(当下政治文件中的码头文化,则特指浦江)


广义的码头文化,指中下层围绕河岸货运为中心的一群人的文化,以“利”字当头、以“义”字为口号的江湖文化。而狭义上的码头文化,就直接是巴渝文化了。




重庆城是先有大码头,然后有一座城市。重庆有长江、嘉陵江两江交汇,是天然港口,有港口就有码头,重庆的码头文化因此逐渐兴起。早年间重庆的“巴渝十二景”中,与码头相关的就有五处之多。


重庆很少科举和官宦世家,正统文化薄弱,主宰这座城市的是商人、行会和码头帮派,形成一种下里巴人的码头文化。像火锅,就是典型的码头文化产物,属于江湖菜,码头工人劳累了一天,喝酒配菜,就买些便宜的下水和蔬菜,扔进火锅,麻辣重油伺候。



减肥路上最大的障碍——重庆火锅


重庆码头,吞吐着五湖四海的人群,鱼龙混杂,弱肉强食,唯有拉帮结派才能生存,“看山吃山,靠河吃河”,码头上,人和货物来来往往,因此码头文化天然是一种“包容和抱团并行”的文化。


而民间组织哥老会(又称袍哥)于近代在西南崛起,势力极大,甚至在辛亥革命中扮演了关键角色。袍哥文化成了重庆码头文化最大的内核,不论阶级和地位,人人称兄道弟,不在乎大是大非,只讲江湖义气。袍哥蔑视法律,最推崇为朋友两肋插刀,“人对了,什么都对,人不对,什么都不对。”


袍哥在重庆发展最鼎盛的时期,全城男女几乎三分之二的人都加入了袍哥组织,男女老少之间称兄道弟,看重兄弟情义,江湖义气。


川渝地区有句出名的话“袍哥人家,决不拉稀摆带”,意思是袍哥们做事绝不拖泥带水、而是干脆利落,这也是袍哥们引以为傲的特征。


在袍哥历史结束以后,袍哥文化却深深影响了重庆人民的生活形态,甚至是方言文化。我们常听到的重庆方言,“扎起”、“拜码头”、“搁平”、“操社会”、“不认黄”,等就是来源于袍哥特有的江湖黑话。


袍哥火爆的江湖作风,对重庆很深的影响。


文革时期,“重庆的武斗是全国规格最高的”,从1967年开始,重庆两帮人就不断流血冲突,死伤难以计数。


“因为重庆有兵工厂,双方动用了几乎所有常规武器,包括坦克、登陆艇、37毫米高射炮、火箭筒、重机枪等等。最高的记录是一晚上发射了一万多发高射炮弹,沙坪坝那边还有全国唯一一个红卫兵墓园。”


记得83年全国严打,重庆也是大手笔,第一波直接处决六十一人。



有重庆电视台采访外地人,关于外地人对重庆人看法的问题,外地人的回答大同小异,诸如“豪爽、粗俗、尚义、耿直、火爆、急躁、吃苦、热情”,这些重庆人性格的形成,都有袍哥文化深刻的烙印。



移民文化


可以说,因为袍哥文化对重庆影响太深,在很长一段时期,重庆盛行的都是江湖文化,而不是庙堂文化,社会主体都是底层大众,而不是社会精英。


如历史上的渝商,也以团结著称,名震一方,但相比晋商和徽商对政治的热衷,渝商基本不问政治,保持着江湖人士对政治的不信任态度,这也决定了渝商只能“名震一方”,无法走向全国。


实际上,江湖好汉能搞好一个码头,但不能搞好一座城市,特别是搞好一座现代的工商业城市。晚清以前,重庆只出江湖大盗,就没出过几个拿得出手的大人物。重庆真正从基础上取得大发展,正是移民文化对袍哥文化的改造。


重庆有过5次大移民。


第一次,宋元之交。


重庆为南宋抗元前线,重庆钓鱼城一炮轰死蒙古大汗蒙哥,举世闻名,但因长期抗元战争,重庆也死伤惨重,元朝后,重庆移民一波。


第二次,明清之交。


明末清初,川渝发生大屠杀,张献忠、摇黄十三家、晚明军队和清军,四支军队反复绞杀,重庆十室九空。清初后,重庆再度移民一波。而清代这波移民白手起家,胼手砥足,创造了码头文化和商贸城市。




这是古代的两次移民,还有近代的3次移民。


第三次,抗战百万大移民。


第四次,三线建设20万移民。


第五次,三峡移民140万。


有学者考证过“超过85%的重庆人,是这三次移民外来移民的后裔”


第三、四次移民,和前两次大大不同,对重庆影响最深。前两次古代移民的主体,都是普罗大众的农民和江湖码头的船工,而这两次移民的主体,都素质较高,前者是全国避战而来的精英,后者是支援重庆的建设人才,这两次移民大大提升了重庆的文化品位,把重庆从一座江湖习气深重的码头城市,变成了一座重工业的现代化城市。


特别是民国时期战时陪都的设立,让久在江湖之远的重庆,第一次成为全国的政治中心,那是重庆历史上,第一次庙堂文化压倒江湖文化。


可以说,从古至今,特别是近代以来的三次打移民,重庆已经和深圳一样,成为一座典型的“移民城市”,一次次的移民,使得重庆这片土地不断接纳和包容四方风俗文化,让重庆人更为开放和自信,也让重庆这座城市的性格中,有了敢于冒险、无畏无惧、勇敢坚毅的一面。


重庆人可以自豪地向全国人民说出这句话——



来了就是重庆人!







二、重庆六次跨越发展


千百年以来,中国都是政治强权的农业大国,古代各地区经济要发达,要么靠平原好种田,要么靠政治资源倾斜,重庆作为一个山城,种田是不可能种田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搞政治又是江湖人士搞不了,只能买买盐和运运货才能维持生活这样子。


所以重庆历史上,经济发展长期不得劲,和身边天府之国号称“扬一益二”益州的光鲜亮丽比,重庆十分黯淡无光。


还好,六次历史机遇,助力重庆实现跨越式发展。



1、经济重心南移  2、近代开埠  3、抗战陪都


4、三线建设  5、直辖发展


6、辣个男人



我们简写前四次,详写离我们最近的后两次。


1、经济重心南移


从隋唐到宋明,中国经济重心不断南移,长江中下游成经济重地,物资人员移动更为频繁,重庆坐拥黄金水道,天然就是四川盆地物资的汇聚点,在该时期成为西南水路交通的总枢纽,得到重大发展。


陈子昂谓重庆:“浮江而下,可济中国”。


隋朝时期,重庆渐受重视,隋朝在重庆设渝州,这就是重庆“渝”简称的由来。



重庆古城墙


北宋时期,中国经济重心南移渐渐完成,因渝州赵谂谋反之事,宋徽宗觉得“渝”有“变”之意,不吉利,所以改渝州为恭顺的“恭”州。后来的宋光宗,先封重庆恭王,又即帝位,自诩“双重喜庆”升恭州为重庆府,重庆由此得名。


2、近代开埠


千年以来,重庆仅仅是作为四川对外的交通要道,被四川毫无疑问的压制,直到近代开埠,重庆才迎来一次重大发展,甚至对四川后来居上。


1891年3月1日,大清的重庆海关在朝天门糖帮公所挂牌营业。重庆正式成为中国第二十个、西南地区第一个对外开放城市。



近代的重庆码头


太平洋的海风第一次吹进重庆,重庆成为西南最大的出口通道、最大的商业贸易口岸、最大的近代工业基地.


重庆软实力也得到整体提升:近代法律体系的逐步建立、四川第一家报馆《渝报》在重庆成立、四川第一家洋务学堂川东洋务学堂在重庆开学、留法学校成立、新型中学堂大量开设(1909年统计,重庆市区就有10所新式中学堂,为四川省之冠)……


到1933年,全市已有近代工业及手工业工场415家,重庆成为中国西部最早的工业城市。


当天府之国的四川其它地方,还停留在男耕女织的中世纪时,重庆已经建立了近代化的商业体系和基础工业,开始从一个农业社会,向资本主义迈出了一大步,并打破千年惯例,历史性的反超成都。


我们不能不承认,重庆开埠,对国家感情而言是屈辱的,对重庆发展,却是历史性进步。


3、抗战陪都


抗战爆发后,重庆成为陪都,再次迎来大发展。


随着国民政府迁都重庆,沿海及长江中下游有245家工厂及大批商业、金融、文教、科研机构迁渝。经济实力成百倍增长,工业企业增至1690家,商业公司、商店2 7万多家,银行67家,钱庄、银号、信托公司24家,人口增至120万人。与军需工业最为直接的钢铁工业在重庆有了迅速发展,最多时竟占了全国90%的产量。



加上战时需要新建的大批工商企业及科教文卫单位,使重庆由一个地区性中等城市,一跃而成为中国大后方的政治、军事、经济、文化、信息中心。


然而,好景不长,抗战结束后,重庆陪都地位终结,战时经济繁荣结束,大部分产业和人口都全国回流,重庆的繁荣有点昙花一现。



4、三线建设



想比陪都繁荣的镜花水月,三线建设才是真正的打下重庆发展的有根之基。


1965年,中央决定在全国开展以战备为目的的大规模”三线建设”。重庆地势险要,易守难攻,当年是国民党战时陪都的理想选择,也自然成了中共三线建设的重中之重。


为重庆的三线建设,国家迁建、新建了200多项大中型骨干企业和科研单位,还向重庆移民了20多万建设人才,占重庆当时企业职工的1/4以上。


这些新增的企事业单位除少数是兵工厂外,大部分是与战备有关的原材料工业和交通运输设备制造、电子通信设备制造、仪器仪表等工业。西南铝加工厂、四川重型汽车厂、重庆造船厂、四川仪表总厂等,都是在”三线”建设中建成的。


“三线”建设是继抗日战争时期沿海工业大内迁后的又一次大迁建,对增强重庆工业经济实力起了强大的促进作用,使重庆工业固定资产原值一跃而居当时全国第五位。


80年代建设的大坪电信大楼

三线建设不仅打下了重庆的工业基础,也打下了重庆的交通基础,1965年和1979年,中国三线建设重点控制铁路工程川黔铁路和襄渝铁路相继车。


正是得益于三线建设的内功修炼,改开后重庆才能继续在全国引人瞩目。






三、直辖发展的重庆


直辖后的重庆的发展,离我们最近,也最值得一提。


重庆在历史上,曾三次直辖。


第一次直辖,是抗日战争爆发,中华民国政府宣布重庆直辖。


第二次直辖,是西南剿匪,桂系军阀在大西南盘踞多年,西南剿匪不可不重视,考虑到重庆在西南的军事战略优势,国家在建国后将重庆设为西南军政委员会驻地,重庆是当时整个西南剿匪的司令部,后升为西南大区代管的中央直辖市。


1954年,剿匪阶段性胜利,战争需求一结束,重庆的直辖市就被撤销,重庆从直辖市降为副省级市,与四川合并。


第三次直辖,在于改革开放的需求和三峡移民。


改开后,曾经贵为直辖市后又没落的重庆,在三线建设后长期落于人后,在改革开放时期迷茫,曾经享受过直辖待遇的重庆干部,普遍认为制约重庆发展的因素,是政治地位的丧失。


用当时重庆的干部说的:


当时,重庆还不是计划单列市,很多项目要到四川省报批。

举例说,企业修个厕所,搞个1万元以上的技改项目,重庆市经委要报给四川省经委,因为要等年度所有项目一起审批,恐怕没有半年还办不到。

所以,重庆对直辖的追求,一直念念不忘,重庆发改委的老主任陈之惠,就回忆道:


可以说,重庆当时上至政府官员,下至普通老百姓,都在探究解决办法,普遍希望重庆再度成为直辖市。


重庆不仅是这么想的,还是这么做的。


重庆发改委的老主任陈之惠,补充说:


重庆干部在1978年之前,就给小平同志反映过恢复直辖市。


嗯,“78年之前”,那时邓刚复出不久,十一届三中全会都没还没开呢,重庆就迫不及待想迈开步子了。


然而,设立直辖是大事,要从全国大局出发,而不是从重庆一地利益出发,所以当时邓没有念在四川老乡的份上,表态帮重庆恢复直辖。


重庆人郁闷了,继续浑浑噩噩,过着“修一个厕所都要报给四川审批”的日子。


然而,郁闷的重庆,不久后看到了直辖的曙光。


78年改开,国家先从农村搞包产到户,农村改革打开局面后,国家开始城市改革,打算设立一批城市改革先锋的计划单列市,听到中央要设置计划单列市的消息后,重庆上下都活络起来,积极向争取这个名额:


当时我们的想法是,如果直辖市现在谈不成,就借着改革开放的东风,谈一个全面计划单列,促进重庆大发展。


重庆提交给国务院的申请报告,主要列出了重庆升级为计划单列市的五大优势:


第一,重庆历史上就是长江上游的经济中心,与西南各省和长江中上游地区有密切经济联系。解放后,重庆仍是西南政治、经济中心。

第二,重庆工业门类齐全,经过30多年的建设,已拥有固定资产(原值)70亿元,形成机械、冶金、化工、纺织为骨干、重轻工业相结合的工业体系。

第三,重庆是条条块块关系复杂的城市。据1981年统计,全市共有全民所有制企业737个,其中137家分属中央的22个部和省24个厅局,几十条渠道直接向企业下达计划,市里根本无权也无法作综合平衡,造成全市经济效益低下。

第四,重庆是我国生产常规武器的主要基地。国防厂子大,人才多,设备精良,技术先进,这本是优势,但国防工业的任务严重不足,设备大量闲置,实在可惜。

第五,重庆是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进行改革最早,改革领域最为广泛,并且坚持最好的城市之一。重庆的经济生活一方面比较活跃,另一方面又与原有体制发生尖锐矛盾,迫切需要进一步改革。

对重庆积极要求进步的态度,中央认可了,小平点头,也许是他觉得之前拒绝重庆恢复直辖的要求,有点对不起四川老乡,所以,1983年,重庆成为中国第一个享有省级经济管理权限的计划单列市。


是的,第一个计划单列市不在沿海地区,而在大西南内陆地区,邓为当时拒绝重庆要求而做出了暗中补偿。


没有得到直辖市,得到计划单列市,而且还是第一个,重庆还是很满足的,然而让重庆意外的还在后头。


78年之前,邓真没考虑过让重庆恢复直辖,但是,80年代,三峡工程一开始,邓就开始考虑重庆直辖的事了。


85年,邓找到时任三峡工程筹备领导小组组长的李同志,详细询问了三峡工程的情况,当他听到李同志说“正在考虑成立三峡行政区,用行政力量来支持三峡建设,做好移民工作”时,邓思考后提出:


“三峡移民是工程成败的关键”、“可以考虑把四川分为两个省,一个以重庆为中心,一个以成都为中心”。


正是最高领导人的提议,重庆的直辖市,才得而复失。


从这个意义上讲,没有三峡移民,就没有重庆直辖。


说来也搞笑,因邓曾经拒绝,而对恢复直辖死了心的重庆人,真没想到会“柳暗花明又一村”。


当时的重庆市长叫蒲海清,96年,他那时去四川省府办事,曾是重庆书记当时是四川省长的肖秧,将他偷偷拉倒一边,带着神秘的微笑的告诉他:


“海清,你不要着急。我告诉你个事,你不要告诉别人。我从李总理那里听到,中央正在研究重庆成立直辖市,国务院已经研究了。”


可之前重庆跟邓提过直辖,邓不是没答应吗?怎么可能这次就直辖了呢?所以当时的重庆市长态度是不相信——


“我想了一下,觉得肖秧讲的话很难说准确,不相信。”


直到3个月后,这个重庆市长去北京向古月汇报工作,当时的古月一脸严肃的对他说:


“原来准备让你作四川省省长,但是考虑到重庆要成立直辖市,重庆的工作任务更艰巨,准备调你到重庆市工作。


这件事情要绝对保密!”


之前还觉得省长是吹水的重庆老市长,这才相信这个事实——我擦嘞!是真的啊!!


重庆同志按住激动的心情,想到重庆直辖后与四川微妙的关系,于是,他小心翼翼地问古月:“能不能告诉一下四川书记谢世杰同志”,古月说:“不行,对任何人都不要讲!”


后来老市长回忆道,因古月要求严格保密,“我连老婆都没告诉!”


就在这样神秘氛围下,重庆脱离四川,从计划单列市升级直辖。


那么细心瓜友看到这里,就要问了,既然连四川书记都不知道重庆要升直辖的机密消息,既然重庆市长都被禁令不许传播,怎么那个四川省长肖秧就知道呢,还敢重庆市长透露呢?他怎么知道的?又怎么敢透露?


因为那位,是肖秧,不是一般人。



肖秧


用高新的话说,肖秧“最具传奇色彩”。


肖秧专业知识出身,因能力突出深受当时的鹏程万里欣赏,他和朱还是清华大学电机系的同班同学,两人友谊持续终生。


记得87年,时任重庆副市长的肖秧,组织技术改造代表团到日本谈工业技术引进项目,因为超支,需要2600万美元的外汇额度,重庆拿不出。于是,肖秧连夜赶到北京,找到他的老同学,当时国家经委主管领导的朱。老同学听完情况后一口答应,没有任何犹豫给重庆批了2600美元。


用当事人重庆陈之惠话说:“1987年这个项目上马后,1988年重庆市财政就涨了很大一笔。”


然而可惜,神仙打架,凡人遭殃,因彭大和尚要打击鹏程万里,肖秧被重点照顾,北京过的十分不幸,因此,鹏程万里给肖秧争取到了外放主政重庆的机会。


而传奇的经历,则是他的“大难不死”。


1988年,肖秧在北京办完事后,同秘书一起赶到机场,准备搭乘中国民航西南航空公司伊尔一八型客机。到机场后,他才知道这趟航班晚点五个半钟头。工作狂魔的肖秧不愿在机场白白耗费时间,于是他请机场改换马上要飞往成都的一趟班机,但因为这趟班机只剩下一张机票,于是他自己先行一步。


1988年,四川上空发生震惊中外的”一一八”空难,一百多位中外乘客和机组人员无人生还。




在这架被摔得粉身碎骨的遇难飞机上,有他的秘书。


本来还有他的……


肖秧可谓大难不死,也是传奇。


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不过他的“后福”不是体现在他自己身上,而是体现在重庆发展上。


肖秧被排挤,失意而来重庆,一心鼓足干劲做事(从他急于回去工作而不愿白等5个小时就可见一斑),肖秧一共在重庆待了9年,可谓一手奠定了重庆改开的基础。


工业方面:


重点发力摩托业、汽车业、铝材业,成功打造大批打入国际市场的”拳头产品”,山城手表和天府可乐,也都受益重庆计划单列而走出去。并一手主导了重庆汽车制造厂和日本五十铃合资,设立重庆市第一家中外合资企业,也就是现在的庆铃汽车。


重庆经济实力跨越发展,产业集群效应初露雏形。


农业方面:


产量稳步增长,他主政的九年,农业产值增长16.9%,农民人均收入增加高达64.25%,重庆农村人口众多,而他主政的时期,是重庆农民建国后经济最为改善的时期,重庆农民“观音土填肚子、水葫芦当顿吃”的历史一去不复返。


基础设施方面:


因为四川省本身电不够,重庆经常被停电,工商业发展大受影响,在肖秧努力下,重庆申请到了七五计划的重点项目,华能珞璜电厂,这大大缓解了重庆的用电荒,为重庆工业商业发展打下基础。




也是在肖秧任内,重庆向国家申请多建设一座重庆江北机场,而国家明文规定江北机场级别为国内一级机场,眼光长远的肖秧有先见之明,他暗度陈仓,预征了很多地并实行多期建设,后来江北机场顺利进行二期三期扩建,从国内一级机场华丽转身为高标准的国际化机场,至今江北机场重庆都在受用。



江北机场

对抗外开放方面:


肖秧的大力倡对外开放,重庆市到1992年底即已经与世界上110多个国家和地区建立了经济技术合作关系,引进外资十亿美元,是前十三年重庆引进外资的总和。他在离开重庆之前,还初步建成了重庆的国家级高新技术开放区和经济技术开发区,奠定了重庆未来几十年的发展基础。



重庆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


国企改革方面:


从全国来说,他主政的重庆,是最早大胆试行厂长负责制的地方,冲破了中国大陆企业长期以来政企不分、责权不明的弊端,为国企林立的重庆改革,打开一个缺口。


官场生态方面:


那个年月,意识上还是保守,中国大陆的高级干部,只有沿海几个省份和经济特区的领导人,会大方接受海外媒介采访,内地省份的领导都对外媒避而不见,但肖秧为加大重庆招商引资,宣传重庆招牌,他率先打破了这个保守,成为当时外媒曝光率最高的大陆官员,一时引领官场风气。


国家层面:


肖秧用巨大的政绩证明,重庆的计划单列试点是成功的,因为重庆的成功经验,所以国家后来才陆续决定武汉、沈阳、大连等十几个城市改为重庆那样的计划单列模式。 


可以说,肖秧是个工作能力很突出的同志,他对重庆发展影响至深,重庆后面的几届班子经济建设,不论是国企改革,还是引进外资,还是拳头产品,基本都是在肖秧设计的发展框架下进行的。


肖秧到四川当省长后,重庆的事始终还是他的重点关心,以至于四川省府的同志,这样半开玩笑地对他说:


“萧省长可不能只把重庆当亲生孩子,把其他市都当领养的孩子哦。”


“吃水不忘挖井人”,世人皆知辣个男人对重庆的发展贡献,可又有几人知道他对重庆的发展是拔苗助长的急功近利呢?


像肖秧这种开创性奠基性润物细无声的贡献,又有几人知晓?


最终,没有被飞机夺去生命的肖秧,却因积劳成疾,98年在成都去世。


稍稍值肖秧欣慰的是,1997年,重庆正式升为直辖市。


他在临死前,终于看到最关心的重庆,直辖了。


也该脸带笑意了。








尾记


重庆人的巴人文化,码头文化,移民文化,影响深远。


重庆历史上的几次跨越式发展,经济重心南移,近代开埠,抗战陪都,三线建设,直辖发展,都精彩纷呈。


特别是八九十年代肖秧,给重庆的发展,打下了坚实基础。


而马上,重庆的下一次跨越式发展,又来的。


是的,2007年的年末,一辆载着辣个男人的汽车,缓缓驶入重庆市委大院,一向远离全国视野的重庆,也因他,成为全国乃至全球的焦点。


仰天长叹的渝督,九死一生的捕头,华容憔悴的女人,还有五味杂陈的重庆,形势大变的中国,成了漫天风雨过后,最后定格的画面。


就如那句话一样:



那些被命运之指选中的人



可能会认为那些灾难



是偶尔发生的悲剧



但这其实是巨大的命运齿轮



按早已契合的轨道



开始缓缓旋转的信号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吃瓜群众专栏pro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