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小镇建在高地上
政经社论

小镇建在高地上



1260年,“中国莎士比亚”关汉卿告别北京。此去经年,他一路向南,开始了杨柳岸晓风残月的南漂之旅。


史书上写到,这次南下,给南方带来了戏剧启蒙,是南北文化真正融合的开始。


不过明朝词学家杨慎考证发现,关先生此行并非为了传播戏剧文化。他看上了老婆的丫鬟,想纳为妾,结果被老婆挠了一顿。于是他离家出走,要挣脱这封建家庭的牢笼。


南下的旅途里,关先生在孤独寂寞冷的晚上,打开了自己的手机定位。《不伏老》中,他记下了自己在河南大宝剑的足迹:


我玩的是梁园月,饮的是东京酒,赏的是洛阳花,攀的是章台柳。


古人娱乐也不外乎“酒、色、情、爱”,几千年未变。只有大城市才有这种灯红酒绿的场所。


白居易到了帝都,开始觉得物价太高,感叹“长安居不易”。没几天,写了几篇十万+,身价上去了。他马上买了一张旧船票,登上破船去撩琵琶女了。


灯红酒绿让人分心。唐宋八大家都是在逃离北上广后,写出自己的代表作。剧作家汤显祖在浙江的一个小镇子里写出了《牡丹亭》。他同时期的莎士比亚,死前也要回到老家斯特拉福德镇。


文人们的创作巅峰并不是在大城市,而是在诸城、在丽水、在嵊州的小镇上,在快手们、拼多多们深入的腹地。


几百年后,一场轰轰烈烈的乡村建设运动,在文人们的老家展开了。你包叔提到的所有名人,都成为了一系列特色小镇的前缀。


中国出现了关汉卿小镇、汤显祖小镇、白居易小镇……

 


1

 


去年,西部一个贫困县提出要投资100亿元,打造电竞小镇。


接手的地产商派出人手调查了一下,发现那儿完全没有相关的电竞产业。倒是在网吧里见到不少家长打自己孩子。


这是具有中国特色小镇的一个缩影。


2012年,阿里巴巴把云计算业务放在杭州转塘科技园。乡村教师马爸爸可能没想到,这个选择会引起中国地产业的震动。


转塘科技园后来成了著名的云栖小镇。


云栖小镇后来成了阿里云开发者大会的场所。2014年10月17日,时任浙江省省长参观“云栖小镇”,首次公开提出“特色小镇”。



后来,这个概念不断升级,中国掀起了造镇的热潮。尽管云栖小镇其实也就开会时能热闹几天。平时办公楼空置率极高,街上空无一人,很像外媒拍过的鄂尔多斯。


毕竟,即便有BAT巨头加持,产业聚集也需要时间。


唯一快速成型的,是杭州的金融小镇。2016年,突然有很多金融企业涌向这里,有些还是独角兽。后来人们发现,这些企业名字都带有“P2P”。


2018年,金融小镇爆仓,各地投资者纷至沓来维权。这些阳光下的泡沫,都成为美丽的花火。


有人统计了下各地规划的特色小镇,发现能有十分之一的小镇能建成,就不错了。你包叔发现,光北京周边,就有两三个阿尔卑斯小镇、西班牙小镇,你甚至可以和北京的出租车司机车,我要打车去阿尔卑斯。


甚至还有地产商要建情趣内衣小镇。大概每一条进入小镇的秋裤,都要留下它的裆部。


小镇的根本目的是吸引人流。但是房子可以建造,但生活很难造出来。很多特色小镇的规划者,仅凭自己的想象,安排着居民日后的生活,很多小镇成了纯人造的文旅地产。


很多普通人花了真金白银,买了一份很快失去新鲜感的生活。

 


2


 

去年,有一段扶贫会议的视频火了。


贵州丹寨县召开的对口扶贫会议上,县长要求万达将所有利润留存在当地。王健林现场说,这样还不如每年直接给你5个亿,自己去分得了。


现实里,真有地产商主动和政府签过这样的合同,明文规定:


所有利润,股东方不参与分红,全部返还到小镇的建设中去。


这个小镇叫越剧小镇。嵊州是绿城创始人宋卫平的老家。项目的两个股东蓝城和绿城,都自己主动承诺不从项目中赚取一分钱。


特色小镇从一诞生,就有地产商变相圈地之嫌。但老宋与家乡政府签订的条款,是一个纯公益性的条款。


站在公益的高地上,不知道老宋穿秋裤了没有。


越剧小镇里的住宅来自桃李春风,其实很好卖。第一期开盘,三个小时全部卖光。



杭州桃李春风二手房价格逼近五万。很多杭州人买不到桃李春风,就开车一个多小时跑到嵊州来买。杭绍台高铁通车后,从杭州到嵊州只要半个小时。


2012年,老宋开始探索农业,嵊州把一片农业基地交给了他。四年后,在特色小镇的热潮中,嵊州又把一个小镇交到老宋手中。


这都是一桩不赚钱的生意。于私,老宋想在家乡留下些印记;于公,它是蓝城的第一个文旅小镇。它肩负着验证蓝城小镇模式成功与否的重任。


你们可能不知道,老宋在绿城中国所有的股份,都已交给了香港丹桂基金会打理。


十年前,为了给嵊州越剧艺校捐资,他专门成立了丹桂基金会。丹桂基金会最大的两笔捐款,都给了嵊州,它给艺校捐了1.7亿元。2016年又捐资3亿元,修建了嵊州人民医院。绿城营造的这个医院,被称为亚洲最美医院。


即便不赚钱,宋卫平也面临一个问题,外地的业主住到嵊州,为了什么?



3

 


政府主导的造镇运动,不是没有成功的先例。


大英帝国殖民加拿大的时候,以英国的地名来给加拿大的城乡命名。安大略省的某个小镇,就被命名为斯特拉福德——莎士比亚的老家。


1952年,这个加拿大小镇经济衰退得厉害。当地有个记者说,既然我们是以莎士比亚老家命名的,为什么不利用这个来招商引资。


镇政府牵头,搞了第一届莎士比亚戏剧节。观众自带帐篷,在镇上住几天,想看哪场演出,就去看。


全镇人民的努力下,第一届莎士比亚戏剧节成功召开——来了不到十顶帐篷。


但几十年后,加拿大莎士比亚戏剧节已是北美观众人数最多的莎士比亚戏剧节,每年能吸引60万观众前来。


越剧小镇也在按着斯特拉福德镇的模式,稳步前进。


小镇几个顶级的剧场和剧院马上就要建好。嵊州是全国第二大剧种越剧之乡,演出不是问题。小镇所在的施家岙村,是女子越剧起源地,专业班组很多。嵊州这个县级市,每年有500场越剧演出。



村民说,要不是导演要求太高,嵊州的戏班就能把小镇的演出表塞满。


老宋对营造和运营要求很高。他不止想做越剧和珍稀剧种演出,他想把全世界的戏剧吸引过来,让嵊州成为戏剧分发中心。


越剧诞生以来,不到20年就有一次变革。又因为它远离政治中心,创作自由度极高,近几年《甄嬛》《步步惊心》甚至都被改编成了越剧。越剧人煞费苦心,无非希望传统活的更久一点。


关汉卿南下,给中国南方带来了戏剧的火种。现在,中国戏剧火炬的这一棒,经过无数前人艰辛的传递,到了嵊州越剧小镇手中。


让越剧小镇的居民有生活内容,显然只是这个伟大使命的第一步。




梦里桃源 不负江南



点击“阅读原文”了解更多详情!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包邮区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