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大全球化时代的投资者,如何有效地关注一场大选

大全球化时代的投资者,如何有效地关注一场大选



编辑:大司炉




01



大选临近,美国两党各派和各种政治势力都活跃了起来。除了一心谋连任的总统特朗普以外,角逐民主党候选人的各路诸侯,以及想借着这个“热度”施展一番拳脚的美国政客们,也开始借着各种内外大事,向选民宣示自己的存在了。

 

毫无疑问,这个节骨眼上,卢比奥又要出来说话了,而且像往常一样,他的腔调依旧高得吓人,语气也比其他人要更刺耳几分。

 

在美国的100位参议员里,卢比奥可能是保守派中最亮眼的那一位。

 

2005年,古巴裔美国人卢比奥34岁,他战胜了其他两位候选人,当选佛罗里达州议会的议长。当时,他给同僚们每人的办公桌上放了一本题为“给佛州的100个创新性想法”的书。但当同僚们翻开这本书的时候,却发现书上没有一个字。

 

新议长对议员们说,希望他们与佛罗里达人共同写满这本书。来自不同选区不同党派的议员们,虽然彼此之间有诸多龃龉,但“民意表达”毕竟是议员的核心职责,他们拿到空白的书,去自己选区走街串巷,去粗取精,真的把这一百个“点子”凑足了。一年后,这本书如期获得出版。美国的national杂志说,它体现了卢比奥议长生涯的核心关切。

 

到卢比奥2008年卸任的时候,这100个“想法”已经有24个通过立法程序,成为了法律,还有10个部分地获得了通过,他的支持者们认为,突如其来的全国性经济危机让很多立法程序被迟滞了,否则这项工作可能会推进得更快一些。

 

2015年,在他当选联邦参议员四年后,“美国保守联盟”根据每个议员是否投出让保守派满意的投票进行了一项评分,卢比奥拿下了98.67分,堪称美国保守派眼中的“金牌”议员。

 

毕竟,生于古巴,想要获得在美国的“同胞”们的支持,投入“绥靖”的民主党的阵营是万万行不通的。今年48岁的卢比奥想要在美国政坛上一路走下去,直到敲响白宫的大门,只能以新保守主义斗士的姿态继续走下去。而以保守著称的共和党,似乎也需要这样一位出身拉美裔的成员,来改善和少数族裔的关系。


△2014年,在马里兰州保守派行动会议上发言的卢比奥

 

实际上,从出身上讲,卢比奥很难说是那些古巴流亡者的“同路人”。在他出生前16年,1956年,他的父母就已经从革命前夜的古巴移居到佛罗里达了。三年后,卡斯特罗才在古巴建立新政府。60年代初开始,古巴与美国展开对峙,美国封锁了这个离佛罗里达海岸线80公里的加勒比海岛国数十年,对整个西方的意识形态形成了深远的影响。这一段往事,可以看看我厂前段时间发布的《1960,古巴撬动世界》一文。

 

等到卢比奥出生的时候,古巴导弹危机已经过去了将近十年,美国本土遭受到的迄今为止最严重的核战争威胁拉开了冷战白热化的序幕,来自古巴的革命流亡者也成为美国尤其是佛罗里达州政坛上,一支不可小觑的力量——后来,卢比奥为了获得这些人的支持,甚至篡改了自己的父母来到美国的时间,让他自己变成了一个“流亡者后裔”。

 

这些流亡者在古巴革命以前是这个岛国的精英阶层,他们拥有大片的农场、众多的工厂,通过金融、商业等各种渠道积累了大量的财富。古巴革命者没收了他们留在本地的不动产,但是对他们早已转移出国的财富和在美国积累的大量人脉资源却无能为力。

 

革命后,“猪湾事件”让美古两国成为敌对的双方,但也让美国政府意识到通过武装颠覆来“收复”古巴是一项不可能完成了任务。美国官方放弃了让他们回到古巴的念头,他们转而在美国这片土地上扎下根来,在这片新的土地上寻找自己的政治利益。

 

对革命的痛恨,对非西方的意识形态的警惕,让代表他们的卢比奥不能不选择一条最保守,也最强硬的竞选路线。说到这里,我们不禁想到了二十世纪与施特劳斯并称最伟大的政治哲学家的以赛亚·伯林,他是一个出生在沙俄的犹太人,幼年时为了躲避红色革命,辗转到了英国,在之后转入政治哲学研究以后,他的一切出发点都是防止苏联“悲剧”在西方的重演。

 

在保守主义路线的指引下,卢比奥的议员生涯,可以说充斥着强烈的“鹰派”底色,他主张严厉制裁伊朗,反对“网络中立性”法案,支持对伊拉克和叙利亚的军事干预,对缅甸的罗兴亚人政策和土耳其镇压军事政变的行动也激烈反对。

 

从2011年到现在,这位高调的议员在参议院赚足了眼球。当年,以减税为号召的“茶党”一开始对他青睐有加,在他竞选参议院的道路上出了不少力。卢比奥也投桃报李,对茶党深恶痛绝的奥巴马医改政策,他也是极力反对,至少,要代之以更“便宜”的税收补偿政策。

 

但是,太过保守的卢比奥无疑让支持自由价值的茶党人失望了。2013年,他们与卢比奥分道扬镳。失去了这一助力,卢比奥只能更坚定地站在保守派这一边,为了保住参议院的椅子,也为了以后白宫那把更宽敞的椅子。

 

在美国政坛的晋升路径中,参议院的磨练是为竞选总统做准备,众议院的经历则有助于州长的竞选。对于卢比奥来说,一位同为少数族裔的参议院前辈,便是他最好的模范;并且这位前辈还有着侯赛因这样“奇怪”的中名。

 



02



十五年前,43岁的非洲裔美国人奥巴马竞选伊利诺伊州联邦参议员。当时,这位二战老兵的外孙在集会现场侃侃而谈自己的外祖父受益于罗斯福新政,同时积极参加二战建功立业的往事。个人经历与大时代中的“美国梦”的结合让这位候选参议员大出风头,人们隐隐感觉到,这个年轻人,将在四年后代表民主党竞选总统宝座。

 

他果然不负众望。

 

2008年当奥巴马在胜选之夜向全美发表演讲的时候,他每一段话最后那句“yes we can”都仿佛在与那位四十年前献出生命的黑人民权领袖马丁·路德·金的“I havea dream”遥相呼应。

 

但有的人也开始担忧,奥巴马的当选,会不会意味着美国已经不再是美国了,那个清教徒建立的“理想国”已经完全变成了一个泥沙俱下的“大熔炉”了?

 

发出这些声音的人熟读亨廷顿的“文明冲突论”,也坚信美国制度和文化所代表的是全人类的“普世价值”。而奥巴马名字中的“侯赛因”,则让他们感觉到了一丝异样的气息。

 

在十年前的当日,“普世价值”这个词汇还是全世界的最强音。包括中文互联网,也满坑满谷是这个看起来极具感染力,但其实语焉不详的表述。

 

它到底代表着西方传统,自由民主,还是多元文化,求同存异,却谁都说不清楚。也难怪,短短数年之后,这个词就从神坛跌入了泥沼。谁要是再祭出这个词语,难免招来嘲笑,至少是异样的眼光。

 

奥巴马任满八年载誉离任,接替他的,是恨不得把所有移民赶出美国去的特朗普。

 

在特朗普刚刚宣布参选的时候,没有人会想到这个大嘴巴的富翁会真的赢得这场选举。当时,媒体甚至都没来得及为这位候选人取一个恰当的译名,只能跟着网友一起叫他“川普”——甚至很多海外华人媒体到2019年还在用这个看起来有点谐谑的译名。

 

那个时候,最先感觉到美国大选对世界经济的重大影响的,可能恰恰是金融市场上的投资者们。

 

2010年,美国的次贷危机击碎了奥巴马的“美国梦”,高唱着“We make America great again”口号的特朗普横空出世。

 

那个时候,很多人还是觉得,美国的国父们为美国政治稳定上了那么多道“保险”,即使特朗普煽动起了足够多的“红脖子”投票,选举人团还是会把这个“疯子”拦在白宫的门外吧。

 

即使他坐上了总统宝座,参众两院、最高法院也不会让他为所欲为吧。

 

△2017年1月20日,特朗普的就职典礼上,没有人会想到他会给世界带来这么多麻烦

 

但是,三年多来,这位总统带来的一次次震荡,不仅冲击了美国社会,还深刻影响着全世界的政治经济走向。

 

想当年,奥巴马对全世界说,美国人学会了怎样把权力关在笼子里。事实证明,这只笼子对特朗普的破坏力的约束,实在有限。

 

最可怕的是,美国人自己关上门搞出来的大选,最终的结果,往往要全世界人民来承担。

 

因为它是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也是世界上影响力最大的政治实体。二次世界大战之前,欧洲和美国各自有各种不同的民主制度,但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民主第一波”“第二波”浪潮下,很多新兴资本主义国家不约而同地采用了美国的政治制度,而有些国家虽然没有采取它的制度,但政治设计却完全是由美国“指导”完成的——比如日本。

 

不论东西方,现代政治文明一切讨论的起点仿佛落在“民族国家”(nation state)这个简单的词组上。在国界之内,每个人都自信是这个国家的一员,组成一个统一的政治共同体。

 

于是,关起门来,每个人都有了忠于自己国家的信念,也有了积极参与这个国家经济、文化乃至政治建设的责任感。

 

而国境之外,则无人可以置喙。

 

但这种在全球化时代传播到世界的“常识”,却随着全球化的推进不断迎来挑战:几个超级大国的决策最终影响了全世界市场的走向,一个国家民选总统发一条推特,所有国家的人民的日常生活都受到影响。

 

这本身很荒诞,但却很现实。

 

特朗普动了动拇指,发了一条推特,远隔太平洋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股价几小时之内就坐了一趟“过山车”。

 

反过来,每个国家的“内政”也不断受到国际市场的影响。阿根廷总统初选,左翼的反对派领导人取得领先,因为对反对派对外贸易政策的不信任,阿根廷比索对美元的汇率一夜之间跌了20%,股市更是瞬间暴跌了37%。

 

资本市场上,人们对左翼政府给阿根廷人带来的影响置若罔闻,而更关心他们的政策会给它和美国等国的经贸关系带来什么影响。

 

当尝到了广阔的自由市场带来的经济上的好处,决策者们甚至敢于拿出国家主权的一部分来构建国际组织。高唱着“人人团结成兄弟”的欧盟将各成员国的货币发行权聚拢到了欧洲央行的旗下,这一伟大的政治经济实验无疑是具有时代性的;然而,由于欧洲央行统一的货币政策和各国千差万别的财政政策之间的天然矛盾,深陷主权债务危机的“欧猪四国”(葡萄牙、希腊、意大利、西班牙)则表明了欧元的天然缺陷——作为国际货币体系中的“独苗”,这一实验太重要,以至于不能失败;但欧元的理念又太超前,以至于不能成功。

 

要理解当今的国际政治经济体系,依然是要从主权国家开始。


△繁忙的国际贸易在促进世界物资交流的同时,也随时受到纷繁复杂的国际关系影响,而它本身也无时无刻不在影响着资本市场

 

 

 

03

 

 

现在各种国际关系课本的第一章,总会说,国际舞台是无政府状态下的“原初状态”,它的演员,是一个个主权国家。

 

但是,在西方现代政治学的开山祖师之一的霍布斯那里,最终形成了现在人类社会的“无政府状态”跟现今的国际舞台是不一样的。在霍布斯眼里,无政府状态下的每个人力量都相差不多,没有人能够同时应对来自三五个人的攻击,这种恐怖的平衡状态使得人们制造了“利维坦”这台机器。

 

但是在国际舞台上,经历了全球化五百年的彻底洗牌,有那么一两个国家,却实实在在是能做到“一怒而诸侯惧,安居则天下息”的。而大多数的国家,则是国际大潮中无奈的“被支配者”。

 

革命战争中,那位图书管理员摘了一段“老大哥”的哲学教科书,告诉大家,“要学会抓住‘牛鼻子’”。事实上,当代的国际市场上金融投资者,哪怕是一个普通的体面人,可能也得关注一些“重点问题”。

 

经历了五百多年的争衡,现在普通人可能一辈子也见不到一场真枪实弹的战争,但是,每天资本市场上的阴阳线却还是让人惊心动魄。

 

在2018年,中美两国的对外贸易额加起来占了全世界的近四分之一。也就是说,当特朗普一条“对中国产品加征关税”的推特发出去以后,全世界每一百美元的交易,就有二十多美元受到了直接或间接的影响。

 

股市、汇市、期货、房价乃至资本市场以外的各类市场。

 

有人发家致富,有人倾家荡产。

 

诚然,学院派的分析总有受制于种种范式,而太过“接地气”的分析却往往陷入阴谋论的怪圈。街边摇着扇子的大爷可以说,特朗普任性胡为,背后是什么神秘组织在操弄美国政局;有政治常识的的人可能会去反思当代民主制度的缺陷。

 

我们并不缺长篇大论逻辑精密的学术论文,也不缺满天飞的谣言,带节奏的爽文。但是,对于真正影响了普通人日常生活的大事件,我们还是希望,能怀着一颗谦卑但勇于分析的心,去为每个实实在在生活在这个当代社会的人们作出我们的解答。

 

索罗斯的老师卡尔·波普是现代科学哲学的执牛耳者,这位教出金融大鳄的哲学家对科学有着深刻洞察:科学之所以是科学,便是在于科学是可以证伪的,而不是像迷信那样让人不加怀疑地去相信。

 

波普这句话宣告了“证伪主义”的诞生,从波普之后,一切科学几乎都要符合这样一种可以证伪的范式才能称之为科学。

 

同时,从西方政治学的开创者亚里士多德开始,从东方的孔子开始,对“善治”和“仁政”的价值追求,也横亘人类三千年的政治史。这种深厚的政治哲学的传统,不仅印象这研究者,也影响着每个政治参与者的行为。

 

在现在的互联网上,政治似乎成了大家茶余饭后的谈资。由此故弄玄虚的“克林姆林宫学”大行其道,在这种话语体系下,政治更多的是“站队”的艺术。我们并不是寻找真正的有理有据的声音,而是“合自己胃口”的腔调。

 

但说如果要系统性地理解政治,将思想的深度超越“克学”,那就应该用一种“而今迈步从头越”的胆识,用宽广的视角去审视政治,而不是着急去站队。

 

当然,太过学术化的分析不仅佶屈聱牙,同时也面临着各种各样的陷阱,文献的阅读者如果没有足够深厚的背景知识,可能无法辨明文献的写作者真实的意图,或者陷入某个学派与神俱来的偏见之中。亦或者,用某些“模型”代替了我们对现实生活的切身感受,陷入一场“理想主义的癫狂”之中。

 

在过去几年的金融投资实践中,404厂的主创团队逐渐总结出了一套通过利用政治哲学和政治科学的分析工具,来分析美国的对外贸易政策,进行资本投资的方法。在过去的几期推送中,我们也尝试着把一些碎片化的想法传递给读者们:


 “灯塔”黯淡

《红顶商人姆努钦》

《国会山上,江湖险恶》

《掮客之死,“美国梦”破碎的声音

《大选2020:民主党到了最危险的时刻》

《非法移民子女不配拥有美国“姓名”?

《短兵相接的贸易战中,一棵“韭菜”的“刀口舔血”记》

《“折叠”华为,“消费”苹果:中美制造业的冰与火之歌》


等一系列旧文,便是我厂在美国大选的总动员的预热阶段,对于美国政治光谱的一番浮光掠影的梳理。


但是,随着这些碎片化的梳理,我们渐渐意识到,“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与其依靠这种碎片化的信息传播我们的经验和思考,不如提炼出一套成体系的解释方法。如果能带着大家,用这套解释方法理解即将到来的美国大选,并理解作为一个资本市场上的投资者,或者作为一个想改善自己生活的现代社会的成员,如何理解并利用好异国他乡的这次选举。

 

美国2020年大选的“题材”,实在是有很多话题可以和大家一起探讨:

 

都快2020年了,为什么奥巴马还是“阴魂不散”?


华裔参选人杨安泽(Andrew Yang)是什么来头?听说他当总统要给每个人每月免费发放1000美元是怎么回事?


同是民主党反建制派的伯尼·桑德斯和伊丽莎白·沃伦有什么区别?


为什么副总统彭斯在公开场合宣扬支持基督教的言论?


美国的媒体在站位上真的是一边倒地站在民主党一边吗?


站在美国政治的“十字路口”,美国股市又会有怎样的反映?


……

 

这些话题,我们都会在大选周期剩下的1年时间里,和有意的读者慢慢分享。

 

但是,知识的梳理、盘点,观点和文字的打磨,需要耗费必要的资源和时间。

 

所以在这里,我们想向各位读者发起一项众筹,有关上述问题会做成付费内容。我厂决定,在预售期搞一个“放价”活动,原价1399,早鸟价999,截止到10月17日(23:59)结束。

 

另外,参加的读者朋友们,还能分享到我厂长期积累的各种书籍和材料,也能提前获得我们的商学信息和投资技能分享。

 

心动不如行动,还等什么呢?


下面是客服微信,不要迷路噢: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404厂锅炉房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