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复旦大学,你真是个“奇葩”!自己培养的教师竟然杀了自己的书记老牛观澜
政经社论

复旦大学,你真是个“奇葩”!自己培养的教师竟然杀了自己的书记老牛观澜


文 | 老牛观澜


复旦如果不是连续出了”两件事“、两个”名人“,我一直对复旦并没有太多的负面看法。但”两件事“后,这个被”揪出底裤“的一流大学,已经一下子打翻了我此前的认知。t



先说第一件事。张姓教授,该校特聘教授张X为。先说给人的表象。其外表敦厚,面相上看比较和善,嘴唇较厚、面相温和,戴上眼镜,给人有了高级知识分子的感觉(许多网友上这么认为的);再听其声音,比较有蛊惑性,有着磁性的男中音,讲话比较有条理,也不剑拔弩张,不像陈平的声音比较干涩,也不像金灿荣的”夸张和嬉皮“,应是比较被人喜欢听的那种声音。

如果真能配上内在的水平,知识分子的良知和内心正义,当然一切就OK了。但最大的问题是,该人不是表里如一的那种。近几年来”蹦出来的学术论点“多是”胡说八道“

这样的敦厚长相和声音中正平和的专家教授,能”睁眼说瞎话的“,且张口就来。他能用”澄澈的眼神“表达表现”张口就来的瞎话“,”吹牛逼的时候,竟然还满脸真诚“。


张教授一直声称”当今美国领导人没文化,让人看不起“。实际上,前美国领导人特朗普毕业于宾夕法尼亚大学商学院毕业,这所学校在美国排名第五,比新加坡领导人李显龙毕业的英国剑桥大学,排名都要靠前。


这家伙为反而反,红口白牙说瞎话,良心大大地坏了。


张教授还颇具迷惑性地声称:美国有贫困人口4000万,有1850万人极度贫困。实际上任何一个到过美国、对美国社会稍稍了解一些的人,也会识破张教授的这番”鬼话“。


张姓教授为获得名声和个人利益,脸是一点也不要的,正是国内那么一批“最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中的代表——恰恰,就是复旦外文系毕业的,又是复旦特聘教授——背后满满复旦光环。




第二件事情。据网传昨天下午刚刚发生。一名正在考核期的姜姓教师,因为6年考核期即将到了,该校书记王某公开宣布其不符合招录条件,决定予以解聘。然后,该男性教师对该校书记王XX予以“割喉”——造成了惨绝人寰的复旦校园凶杀案。


有人纷纷谴责凶手无人性,以及提到可能的人格缺陷。问题是,在中国这样的焦虑社会中,恐怕许多人的心理和精神都不健康,真正的原因和问题恐怕仍然在复旦这所高校身上。


该男子就是复旦数学系毕业的,如果追根溯源,是不是”还是复旦自己培养出了杀人凶手?“(如果较真的话)而且,该男教师本科毕业后到美国某名校读博士(博士后)(注:姜某2009年美国Rutgers University统计学博士,2009至2011年在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和Johns Hopkins University从事博士后研究)怎么没有杀人?他从美国高校归国后,曾到苏州大学任教大约3年,怎么也没有杀人?


为什么到复旦后“脑回路”就不正常了?


况且,该男教师已经在复旦生活了长达5年之久,“顽铁也应该炼成黄金”了吧?而后,最后一年才突然发难,难道与复旦的人文环境、学术环境无关?


人家生在复旦、长在复旦,生是复旦人的,死了也成了“复旦的鬼”,而后有人竟然说是其“个人原因”,是不是有点胡扯了。


据我观察,复旦这样的学校,其领导层也不能称之为“好东西”。就说这位被割喉的学校书记吧。搞搞“非升既走”是可以的,但你实施和操作上有没有一个妥善的安排,以及对所属教职员工身心上也有一个最起码的尊重和理解?


这位书记在实施“解聘时”竟然还搞什么公开“仪式”,还搞出什么“三堂会审”、“集体投票驱逐不合格的教师”这套程式,你这样搞不是天生坏就是“大傻比”——人家明明已经被你们“内定解聘”了,竟然还要人家来“开个会”、还要“人家亲自参加”,亲自接受”解聘“,再次接受你们的公开“羞辱”。


世界上有特么地这样羞辱人的吗?还堂堂的国家一流高校!真扯他娘的犊子。


有这样当领导的吗?人家的人生因解聘已经生不如死了,一名年届40岁的”青椒“(青年教师),回头看一无所有、向前年前途渺茫,两眼欲哭无泪,在你复旦任劳任怨呆了长达5年,最后一年了就这么残酷地”解聘“了,还没有给人安排任何的后路。


没有了任何后路退路也罢,你们这些当领导的还”狠狠地再踏上几脚“、“来个冠冕堂皇的当庭投票”,假惺惺地“集体表决”。以为人都是傻子,有了“集体投票”的牌子,就可公开当学术的“婊子”,一边还立上正义的”牌坊“。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


这位书记如此公然当面”羞辱“人,也就是这样的领导水平吧。说其LOW是高看他了。


所以说,从此次割喉案到此前的”公开投票“”当人面表决“的安排,不仅让人看到了复旦大学和相关领导的冷血,也看到了复旦这个大学在人文环境和领导水平上的严重欠缺。



大学,嘿嘿!复旦大学这个可代表国内高校一流水平的大学,就是这个样子吗?学生不像学生,人不人鬼不鬼的;教授不像教授,以某张姓教授为代表的,披着高大上的学术权威的”外皮“,却行那个满嘴瞎话、溜须拍马之事,学术和师德沦丧到了这样的地步了,还沾沾自喜。


领导不像领导,基本同情心和领导水平都不具有,崇拜权力,讲究”人治“、一人说了算,丝毫不考虑实际,基本不顾忌底层教师感受和基本的权利。


这样的学校,究竟是什么样的学校?一堆人不人鬼不鬼的玩意。教师有了不公平待遇,不是寻求正常正当途径解决,而是动辄”拔刀“、玩杀人。学生们呢,功利功利,一切为了功利,搞的乌烟瘴气,大量的学生被培养成了功利的利已主义者,包括以张姓教授和杀人的姜姓教师,都是一堆什么样的垃圾货色啊!


就是这样一群人,竟然会成为建设中国学术的大厦之基,竟然可以代表中锅登上最高殿堂,竟然可以在国际舞台上侃侃而谈、大吹牛逼。唉!他们就是这个样子的底裤吗?


我认为,复旦连续暴露出来的”两件事“,是问题已经严重到一定程度后的”外溢“。事件是表象,根源在里层。复旦如此,其他高校也未必好多少。类似清北之类的内在估计也差球不离。


国内几百所高校,基本上风气相近。领导高校的那批”领导”,也就是那样的一堆操性;而学生们呢,也差球不离;广大的高校教师们呢,在这样的环境之下,估计也差球不离。


——这就是中国的高等教育,我们靠他们来托起明天的中锅太阳吗?



关注上面两个关联号,与我一起探求真理。



觉得投缘的朋友,就请顺手给我点个“在看”“点赞”,点过几次在看后,机器人就通过大数据,觉得你和我有互动,以后才能将我的文章推到你眼前。或者,点击左上角“老牛观澜”,关注以后,点击三个“小点点”,选择一下“设为星标”就好了。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