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地产界最难打破的记录
政经社论

地产界最难打破的记录



2002年1月,世茂为上海陆家嘴的项目滨江花园申请了一项纪录,“中国最高的住宅楼”,那时候,54层就已经是住宅的天际线了。


从那之后开始,地产商申请了各种各样的国家纪录,弘阳在苏州一次性放飞了25000个氦气球组成的气球群,中国第一;金地在大连一个售楼处用225公斤鸡肉做了一个“中国最大的汉堡”。


最爱创纪录的还是万科,2014年,青岛万科组织5108人跳了中国规模最大的兔子舞;几年后,沈阳万科用30000个易拉罐,做了中国最大的易拉罐拼字。


在各种各样的记录中,唯有一项纪录是不可能被打破的,那就是绿城的“海豚计划”:


在中国最多的城市举办青少儿游泳培训公益活动。


到今年为止,绿城的海豚计划已经进行了12年,让70多个城市的15.5万个孩子学游泳。


每年七月初,绿城每个项目的负责人都要去签一份承诺书,承诺会去组织宣传海豚计划,督促业主(包括准业主)3-18岁的孩子参加海豚计划。


如果确实有特殊原因不能参加,要在上报中写明理由,并且安排后续培训,尽最大努力能让绿城的小区达到游泳培训100%覆盖率。


房地产公司中签军令状是常事,但都是为了业绩、销售额,为了一项公益项目签军令状的,我只见过这一家。


游泳培训为期15天左右,培训由专业教练负责。关键是,它对业主是免费的,所有费用都由绿城承担。


在绿城公布的清单中可以看到,海豚计划的费用预算为855元/人,包括580元的教练费用,89元的体检费用,16元的保险费用等等。


截至2020年,海豚计划共教授了15.5万个孩子学习游泳,算下来,绿城起码为此投入了至少:


1.3亿。


但这仅仅是直接用在教练和小海豚身上的培训费用。


还有很多项目因为“海豚计划”而配备了泳池,这是一笔很大的硬件投入;而12年来超过15万孩子参与培训,其中绿城物业和项目公司所投入的软件成本,比如管理成本、组织和人力成本,就更是没法用钱来计算了。


比如在每次训练之前,物业的泳池维护人员要和教练一起下水摸一遍,防止出现瓷砖脱落等问题。浩大的工程都是一个个细节积累起来的。


海豚计划源于2009年的一次闲谈,当时绿城在开董事会,会议前大家聊起了一个儿童溺亡的新闻,都唏嘘不已。


宋卫平当场萌生出了一个想法,他想让绿城的小业主都学会游泳,避免溺水事件的发生。在会上,他马上提议:



今后建设的绿城小区,尽可能配备标准化游泳池;教会所有3-18岁的孩子游泳;费用由绿城一力承担。


这项提议很快被董事会通过,不久,海豚计划就诞生了。

 

 

1

 

 

宋卫平下一个命令很容易,但对于执行者来说,其实是“沉重的负担”。


海豚计划本来是公益活动,但换个角度看,组织者要把一群不会游泳的孩子带到水边活动,暗藏了很大风险。


专家们说过,越是大家觉得不可能发生危险的地方,反而越容易发生儿童溺水危险。这也意味着,绿城要把所有的潜在安全隐患找出来,消灭一切“灯下黑”。从小区到游泳区,两点和一线都不能有任何管理盲区,不能有一个孩子脱离视线。


换句话说,海豚计划容不得一点儿差错,组织者的工作必须比钟表机械还要精准。


准备工作从泳池检查就开始了。


我看了海豚计划对于泳池的要求,足足有30项标准,除了基本的经营许可,漏电保护、监控、淋浴卫生间、应急照明、消毒池、溢水沟盖板都有严格的标准。


为了一次培训,绿城用“如临大敌”来形容也不为过,起码要配置培训点负责人、教练、救生员、医生、健康护理员、领队等人,而且这多个业务条线的配合不能出一点问题。


最终,组织者们把整个培训流程拆解为七个环节——上学、上课前准备、上课、下课、放学、教学巡视、登记。


每个环节又被拆解成若干个工作节点,比如仅仅上学(组织小业主前往泳池)的环节,就被拆解成9个工作节点——怎么通知家长、上下车怎么点名确认、甚至连领队在车上怎么活跃气氛等等,都有严格的工作流程。


他们甚至考虑到了车辆抛锚、业主发生突发疾病等特殊情况,并都配有解决方案;在工作流程中,“小业主在途中要求上厕所”也是被列为突发事件的,有具体的解决流程。


这种小心谨慎,其实是儿童看护中的最高标准:



接触式看管。



在游泳培训中心,接触式看管是一项最重要的安全准则,也就是任何时候只要孩子呆在水中或者临近水边,都要有一个大人时时处在离孩子一臂的范围内。


对于每位教练能教多少学生、每位工作人员能监护多少名小业主,都是按照年龄段有严格规定的:



3-4岁小业主不超过2名;

5-6岁小业主不超过3名;

7-9岁小业主不超过4名。


所有的教练上岗前,也要先接受绿城提供的流程培训。



仔细算算,进行一次培训,整个流程有接近100个流程节点,每个环节都要有明确的应对机制,有明确的责任划分。


每期培训结束后,项目负责人还要对最终教学成果负责,以50%学员达到表中教学成果才为合格。


海豚计划这种温情脉脉的项目,背后是一台高效而无情的机器在运转。

它已经安然无恙地运转了12年,背后的艰辛可想而知。


海豚计划的标准化手册里,我印象最深的是这句话——如果现场工作人员发现公司管理人员巡视,不必与其打招呼:



做好你正在进行的安全监护工作,就是对领导的最大尊重。



 

2

 

 

很少有人知道一组恐怖的数据,对于我国14岁以下的儿童,溺亡是意外致死的首位原因,是交通事故致死的两倍。


有超过一半的孩子,是溺水而死的。算下来,每天有平均80个儿童溺水而死。让孩子学会游泳,是一门实实在在的生存技能。


但在实际教学中,对于四五岁的孩子们来说,克服对水的恐惧是最难的。绿城想了各种各样的教学方法。


海南绿城蓝湾小镇的一位教练在日志中写,当水漫过口鼻和头顶,从四面八方涌向他时,孩子们很怕,甚至连憋气都不敢。


教练想到一个好办法,拿来一枚硬币,让四个小海豚围站成一圈:



一会儿我会把这枚硬币扔到水里,谁先捡到谁就是今天表现最好的小海豚! 


小海豚就这样忘记了对水的恐惧,往水底扎去,看别人入水了,其他人也敢下去了。


绿城就是用这种耐心,在12年来,把超过15万个儿童带到泳池边,又把他们安全带回家。


没有出过一次安全事故。已经不仅仅是人力物力的付出了,而是管控体制在发挥作用。



一切就源自于宋卫平当时的一句话。


很多人都认为,绿城最大的核心竞争力是产品,是理想主义和完美主义,但真正了解绿城的人会知道,这家公司最可怕的是他们的标准化。


绿城的人总是能把宋卫平那些看起来不近人情的要求,变成一条条可执行的标准写在纸上,过去二十年,这种行为意识已经渗透到骨子里了。


他们做的豪宅自然不用说,哪怕是在他们做的拆迁安置房里,都是标准先行的。


我曾经在一个雨天参观过绿城在杭州代建的安置房项目,整个项目走下来,脚上没有一点泥水,因为绿城采用了日本的工地管理标准,每一件工具,每一批建筑材料,都要放在指定的地方。


没有这种标准化的精细,海豚计划也不可能运营12年,也不可能发动15万余人。


做好事也是要先树立标准的。


回头看看,海豚计划的理念十分超前。在海豚计划之前,国家其实并没有把游泳纳入全民健身的范畴。


海豚计划进行到第三年,2011年国家体育总局修订了《全民健身游泳等级标准》,把民间游泳引进了评级标准,尤其强调服务中小学生,而且等级评定也是以海豚为象征:



一级-金海豚,二级-银海豚,三级-铜海豚,四级-绿海豚,五级-蓝海豚。



至于国家级的“全民游泳健身周”,是从2014年才被体育总局确定下来的。


游泳文化盛行的杭州,也是在2014年才推出了‘金海豚’游泳公益培训活动,免费为新杭州人的子女和困难家庭孩子进行游泳技能培训。


有没有发现,这些活动的吉祥物,全是海豚。


绿城之后,很多地方政府、学校也要求孩子们学游泳,不仅是推动游泳教育,而是把游泳作为必需技能,向中小学生推广。


“海豚”要从绿城游向更多人了。


绿城一直想让“海豚计划”成为一项全民运动。进入第十二年,他们对小业主做了调查,最喜欢哪位游泳冠军,结果傅园慧以压倒性的优势高票当选。


2020年5月1日,绿城“海豚计划”的筹备小组给傅园慧手写了一封信,邀请她成为“海豚大使”,傅园慧欣然同意。


2016年,这位杭州姑娘因为一句“我已经用了洪荒之力”引爆了互联网,她的洒脱和元气满满,不仅给体育界吹进了一股清新之风,更让整个社会开始思考体育的真正内涵。



傅园慧被称为“这个时代最难得的珍稀品”,这个珍稀品展示出来的个性,其实正符合海豚计划发起人宋卫平的初衷:



会游泳的孩子,世界观是不一样的。



卢梭在《爱弥儿:论教育》中告诫过怎么教育儿童:



应该教他成人后怎样保护他自己,教他经受得住命运的打击,教他在必要的时候,在冰岛的冰天雪地里或者马耳他岛灼热的岩石上也能够生活。


很多家庭和学校应该做但没做的这件事,绿城给做了。




珍爱包叔,顺手“在看”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包邮区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