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四川往事
政经社论

四川往事


瓜友晚上好。


今天,我们继续成渝篇。


上一篇文章的末尾,发扬了一人一票的民主精神,让大家投出自己更看好的城市,岱岱本来以为两者站队会不相上下的,结果没想到,重庆以56%的得票率,小胜了了成都。



好,今天我们来详细捋一捋成都重庆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发展历史。


因为闲话九州重庆篇已经写过很多篇了,今天我们从四川从成都的角度来展开。


从浩如烟海的信息中捋情事物发展脉络,抓住问题本质,才能把复杂的事情搞简单,这才叫真本事。


岱岱一言以蔽之,新中国建立后,四川和成都发展的几个关键时间节点,是:


97年重庆直辖


02年西部开发


08年汶川地震


16年成渝战略



且看岱岱娓娓道来。




四川古称“天府之国”,在农业社会中一直发展拔得头筹,古代号称“扬一益二”,长江和大运河的扬州天下第一,四川平原的成都天下第二。


因为四川农业优势太过显著,在建国后奉行工农剪刀差的初期,国家层面长期将四川视为农业大省,四川作为一个“奉献”的省份,默默耕耘,紫阳真人的政治第一桶金,就是在四川挖来的,靠的就是在全国揭不开锅的时候,四川用大胆的农业改革和优越的农业条件输出源源不断的粮食,缓解了全国的粮荒,当时人称“要吃米找万里 要吃粮找紫阳”,和另一位万兄一起,成为当时冉冉升起的新星。他也曾评价自己那段时间的工作:


“我在四川的工作被传奇化了。”


岱岱此处不得不提的是,那时四川的某些人,的确很讲“大局意识”,作为地方父母官,在自己的子民都快揭不开锅的情况下还源源不断输出粮食,的确是很有“大局意识”,嗯,应当提拔。


好,这是建国后长期以来国家给四川的定位,“农业大省”,这个定位制约了四川很多,也制约了成都。


中央的智囊曾去地方研究,地方上的干部曾这样向上面的人大倒苦水:


“其实我们也想搞工业,想搞城市化,但我们顶着个农业大省的帽子,很多事上面就不给我们开口子,我们干不了!”


这是河南的尴尬,也是四川的尴尬。


这样的尴尬还有江西。江西不是农业省的定位,但他是生态省份的定位,好多地方都不允许开发,例如庐山、鄱阳湖、候鸟保护区这些,旅游开发限制又太多,例如九江想修个绕庐山旅游的轻轨线,可惜中央上抬生态地区轻轨铺设门槛,一下子九江的就不达标了,这样拖了三年没搞,最后九江和江西省府一起使力,才在今年刚把项目定下来。还有一个环鄱阳湖的水利工程,


江西生态省份的帽子没拉到好处,除了水利吃了点肉。11年时,前任开始大搞水利建设,湖北江西安徽江苏几个省的水利厅每年都有至少几百亿的花钱指标,养肥了各省上下的产业链。



今年又发大水了,当年花的四万亿,性价比如何,值得深思。


建国后,四川因为农业大省的定位,就对工业化和城市化裹足不前,而农业建设需要平铺发展,加上四川本身区域不平衡,有高原藏区,大小凉山,乌蒙山区,秦巴山区,都是家里的穷娃娃,所以那个时期,成都作为四川省会,并没有像现在那样得到省府的力捧,得到全省之力的资源倾斜。


这个情况持续到了97年。


97年,原本属于四川省内的重庆升格直辖,四川一看隔壁突然冒出了一个千年纠缠不已的欢喜冤家,“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四川全省大受刺激,心态和战略深受重庆直辖影响。


可以说,重庆直辖的最大受益者是重庆,第二大受益者是成都。


因为重庆直辖的对比刺激,四川在90年代末期就定下了力捧成都的强省会战略,比其他省份早了十多年开始资源倾斜和发展布局,而全省上下也开始统一认识,省内基本认可接受了成都的一家独大发展战略。


看看山东,现在山东人还在研究到底是壮大青岛还是济南,只能说,重庆这个“外患”倒逼了四川的内部团结,统一了内部认识。


然而,97年之后,力捧成都做大做强搞城市化搞工业化,还只是四川省内的统一共识,并没有上升到国家层面。


国家层面上正式对其进行承认的,是02年,西部大开发。





西部大开发这个战略,其实很早就提出了,不是很多瓜友认为的改革开放后期提出的,改革开放本就想“先富带动后富”,所以在沿海战略提出的几乎同时,1988年,小平就酝酿好了他的西部大开发构想:


“沿海地区要对外开放,使这个拥有两亿人口dao的广大地带较快地先发展起来,从而带动内地更好地发展,这是一个事关大局的问题。内地要顾全这个大局。


反过来,发展到一定的时候,又要求沿海拿出更多力量来帮助内地发展,这也是个大局。”


这句话,可是1988年说的。


这个沿海反哺内地的“一定时候”,到底是哪个时候呢?


小平一直没有明说,没有像全面小康那样定一个明确的时间点,因为摸着石头过河,国家要边走边看,也好给继任者有实事求是操作空间。


全面小康是政治承诺,需要给出明确时间点,沿海反哺内陆战略是完成这个政治承诺的关键,需要实事求是的操作空间。


但这个东西,不仅是发展战略,还带有点“政治遗愿”的属性,是一个加分项,所以在前前任的末尾,我们开始“发展到一定时候”帮助内地了。


1999年6月,第二个任期的末尾,领导第一次公开提出强调西部开发。

1999年11月,经济工作会议敲定对西部进行大开发的战略决策。

2000年1月,国务院组成西部地区开发领导小组,同年3月,正式运作。

2002年11月,十六大,换届。

2002年11月正式出西部大开发规划文件。


赶在任期末尾把这件事推上了轨道,这成了新老交替后的一个亮点。


岱岱把2002年西部大开发简称为西部1.0,把我们2020年提出的新时代西部大开发简称为西部2.0,和大家分析下。


西部1.0和西部2.0肯定是一脉相承的,但是,也有一些不同。


西部1.0基本上是平铺发展,西部要搞,好,那就陕西圈一个西安咸阳一体化,四川圈一个成都,重庆也圈一个,再把广西北部湾圈一个,当时号称西部大开发三大骨架,西北部、中西部、西南部,上中下都有,起搞。


而西部2.0基本上是有主次之分,首位度最高的是成渝,其次是陕西广西,然后是贵州宁夏甘肃,肉有多又少,汤有浓有淡。


这是个很有趣的对比,很有趣的变化。


这个情况变化,我们要实事求是的看。


2002年那会,西部哪块地都十分落后,甚至在基础水平线之下,都是没肉吃的穷娃娃,而02年会中国国运昌盛,经济增速10%以上,还没到我们现在的存量博弈,是黄金时代,国家资源丰足,所以西部1.0是平铺发展,国家有资源,把大家都拉一把,达到基础水平之上,为全面小康打好基础。


2020年那会,西部相比东部虽然都落后,但已经不是如02年那般都在基础水平之下了,全面小康已要胜利告捷。而且20年发展不如02年,中国步入了存量博弈时代,也没有太多余力搞资源平铺发展,只能资源倾斜,搞重点突破带动周边地区,所以西部2.0有了主次之分。


这是经济原因,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政治原因,那就是西部1.0提出的02年,是新老交班时期,而提出西部2.0的20年,不是。


这里套用温铁军评价南方讲话的话,比较含蓄:


“这可以客观的看做是一种获取各地支持,最终形成领导集体核心的经验过程,加强了中国集中体制的权威。”


所以西部1.0是平铺发展,搞三大骨架,大家都来吃肉长身体,小康路上一个不能落下,对此,我们小康决胜之年20年,提出的西部2.0就没有平铺的必要,也没有平铺的能力了。


甘肃宁夏贵州广西的瓜友,就不要怨天尤人了。


不管怎么说,02年西部大开发对四川对成都的意义,都非凡。


对四川而言,国家开口子了,四川的政策空间更大了,而对成都而言,四川坐大省会的战略,在五年后得到了国家层面的支持,成都可以甩开膀子干了。







按理说,02年西部大开发提出后,是四川和成都的机遇,然而可惜的是,四川人没能抓住这个机遇。


因为一个人。



这个人恰好在02年后走了,去了北京。


诗人走的时候,是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这个人走的时候,是拉一拉小弟,养出一个四川帮。




在随后的13个月时间里,四川就有原副省长郭永祥、原省政协主席李崇禧等两名省级高官被查。而随后,该省40多名厅级干部先后落马。


这个老虎还带了一个小老虎,主政成都,直接祸害了成都。


不谈李拆城的暴力拆迁,不谈李搞经济的能力,这些大家前些年就都知道了,只谈下李在成都上风上水之处彭州引进了石化项目,从此,成都就告别了蓝天白云。


彭州石化


成都这么一个宜居的城市,李却搞什么“工业强市”,搞什么大石化项目,还选了这么个位置,搞得成都雾霾,真的是贻害千古。


上风上水之处搞石化,这操作瞎了


当时四川坐大省会战略本来是有共识的,结果那几年成都内战内行,外战外行,交出了这么个答卷,让省内人民也很不满意,有人p了一张图。



满眼都是四川人民的血泪史啊……


“成都”、“雾霾”,嗯,真形象。



据说,汶川地震时,w去成都主持救灾,看见李春城的成都豪华办公楼,不到三分钟,甚至没进李的办公室,扭头就走了……


李落马后,有人在成都最繁华的春熙路举牌,上写到:“不杀李春城不足以平民愤!”


女人最感叹的是,在最美好的年华里,没有遇到对的人。

四川人最感叹的是,在最美好的发展机遇期,没有遇见对的人。


周和李,耽误了四川和成都的青春年华。


因为前任挖的坑,成都开始用力治理空气污染,成效还是很大的。


这是成都天气好的时候,能看到雪山。



杜甫写过一句诗


“窗含西岭千秋雪”


希望成都再接再厉,能在每一个晴天,都能“窗含西岭千秋雪”


和四川人一样遇到渣男的,还有江西老表,当年沿海产业“腾笼换鸟”向内陆转移时,别的省份都是省委班子带队去谈合作,江西在干嘛?


江西在苏大老虎的指挥下,花大钱搞绿化工程。



江西人感叹,一个苏老虎,耽误江西十年。江西老表可以和四川老哥一起诉苦了。


祝天下所有的女孩子,在最美好的年华里,遇到对的人,不要遇到渣男。嗯,不要遇到岱岱。





时代的机遇就那几年,错过了,车门就关上了,还能再追吗?


从02年到07年,在西部大开发的加持当下,四川还这样不温不火,长达4年徘徊在全国第九,未进一步,集中全省资源发展的成都,在吸血全省后竟然样不进反退,98年成都全国城市排名11位,2008年成都竟然掉到了第14位,让四川的绵阳、资阳、南充等地方兄弟,怨声截道。


07年年末,辣个男人从北京来到了重庆,全世界的眼光聚焦着摩拳擦掌的重庆,没有人看好旁边正在妖魔乱舞的成都。


的确,08年一开始,整装待发的重庆,似乎已经不是和成都一个起跑线了。


然而,似乎是天意注定,似乎老天爷不忍心成都就此沉沦,就是喜欢看成渝两地有来有回,在重庆即将甩开成都的08年,一件大事,发生了。



08年,重庆来了辣个男人……


08年,四川来了汶川地震……



冥冥之中,似有天意。


回首往事,沧海桑田。


当年总理写在四川小黑板上的那四个字,似乎昭示着四川命运的密码。


是的,四川命运的密码——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吃瓜群众专栏pro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