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周扒皮又回来了
政经社论

周扒皮又回来了


今天,本来是江苏系列的第一篇。


然而,看到一则新闻,不得不发声。


关于外卖小哥和平台饿了么的纠纷。


在北京,有一个“外送江湖骑士联盟”,是曾经做过外卖小哥的视频up主陈生(化名,真名疑似熊焰)自己拉的微信群,


“自己目前在北京有16个微信群,微信好友超过14000人,其中99.99%是骑手,包括即将要当骑手和以前是骑手的人”,


当然,这个“盟主”也是他“自封”的。



“盟主陈生,底层出身,17岁到北京,在工地打过工,开过无证经营的小店,2018年开始送外卖。只有小学文化的他却在网络上聚集起了接近5000人的“骑士联盟”,试图打造一个外卖骑手互帮互助的平台,因为他深知处在弱势的外卖群体一盘散沙,不可能拥有和平台议价的能力。”


外卖陈小哥的主要工作,就是帮他的同志们发声抗议。



陈生在抖音和快手分别有4.5万与7.2万粉丝,很一般的粉丝,每月收入也就一两千。


在这些视频中,陈生毫无顾忌地揭露外卖平台和资本家的丑恶嘴脸,为骑手们发声。有人说小心被封号,他说,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花这么多精力做视频,一个月只能赚一两千,但他依然坚持。


他不仅利用他仅有的影响力号召力帮同志,自己也会脚踏实地的帮。


北京的同行们多半是遭遇了交通纠纷,或者账号被封等“不测”之后,一个微信发给熊焰,熊焰便立马赶到,把解决纠纷的过程记录下来,把他们的难处传递出去。


有一个真实的例子,一位女骑手撞到了栏杆,被交警拦下罚款,交警开出了2500的罚单,女骑手新入行不懂,微信火速call盟主陈生,虽然离得远,但陈生依然快速赶到现场。


陈生看了后,的确是女骑手全责,但栏杆本身质量就一般,还有胶带缝合迹象,咨询后发现只是七八百的市价,交警开2500的罚款,过于天价了,对女骑手更是难承受之重。


于是,盟主陈生一边手机录像,一边和交警努力交涉。


可能是看到陈生是up主,视频要上传网络,然后,女骑手原本2500的罚单,变成了400块。


女骑手自然是对盟主陈生和交警同志,感恩戴德。


而盟主陈生从中,一文不收。



因为陈生的仗义无私,“有事就找盟主”,成为了北京外卖圈的共识。


就是这样一个热心热血的人,却因为带领骑手们抗议平台的无良,而被拘留过。




这是陈生第一次进去,但不是最后一次。


饿了么平台在春节前后,为了鼓励骑手春节工作,搞了一次活动,但这个活动,很坑。


据了解,该活动规定,骑士在2021年1月11日至2月28日共49天内完成七期活动,即可获得8200元奖励。其中第六期需在大年初四至大年初十跑380单。


饿了么骑士称,大年初四很多商家都没营业,没有那么多单量可以跑,但是任务量却比正常的时候更多,“这是为了让大家拿不到奖金故意为之,一期达不到就少3600元。”


后期导致骑手根本无法完成任务并拿到奖励,有骑手称饿了么“吃人骨头喝人血”,还有小哥称自己努力了这么多天,最后是被“当猴耍”。



这件劳资矛盾的争议很大,陈生在推动舆论的过程,虽然被媒体限流,但依然出力很多。



舆论炒热后,饿了么终于正式道歉了,并称将进行补偿。



此事发酵后,饿了么通过一个粉丝只有数千、很久不用的官方微博小号“饿了么客户关怀”对此事进行了回应,但很快又悄悄地删除了这条回应,大号开始回应道歉。


然后没过一周,外卖盟主的陈生,就被带走了。


“有消息称,陈生是25日晚上被带走的,且被带走的还有其他人。不过,有两人已被放出,但陈生至今没有出来。被带走的前一晚,陈生就在与其他人的聊天中表示,自己可能要出事。”






关于陈生为何被带走,是否与之前饿了么公开道歉有关,还没确定。


但鉴于之前饿了么平台和他的历史关系,可能性还是很大的。






这里,再荡开一笔,聊一聊这个饿了么平台。


这些年,外卖平台通过算法等技术,和骑手群体的摩擦有很多很多。


除了这次公开道歉,饿了么历史上还有过两次道歉。


最早的一次,是2018年2月,老医生李谋秋在外出时被饿了么送餐员撞到在地,在抢救了一个月后,老先生还是没能抢救过来,于3月26日不幸去世。



令李谋秋家属心寒的是,事后饿了么从未表达歉意,而是将责任甩给第三方公司。无奈之下,李谋秋家属只能选择与其对簿公堂。但饿了么平台否认第三方承包商和外卖员与其公司的劳务关系。


8月16日,饿了么通过微博发文,表示“对于外卖骑手撞伤李谋秋老先生、并最终导致老先生逝世的不幸事件,我们深感悲痛和歉疚!”


而距离李谋秋老先生去世,已经过去了5个月时间。


第二次,是2020年12月21日,43岁的饿了么骑手韩某伟猝死在了第34单外卖配送途中。


韩某伟家属在追究其工伤保险责任由谁承担时,被饿了么告知,韩某伟与平台并无任何关系,平台出于人道主义,愿给家属提供2000元,其他则以保险公司理赔为主。



此事不久后被曝出,舆论一片哗然,饿了么也陷入了漩涡中。


在韩某伟去世后的第18天,饿了么终于公开致歉,向韩某伟家属交付60万元抚恤金。


劳累的骑手小哥


有媒体总结道“饿了么三次道歉都是在舆论广泛关注之后,而在事件发生的初始阶段,饿了么都没有表现出足够的社会责任感。

其次,三次道歉之前,饿了么骑手的日子似乎都不太好过,不是面临诉讼时被东家告知“不是自己人”,就是面临过年干活拿不到高工资。

第三,如果没有新媒体平台能够让人人有发声的机会,如果没有广大新闻媒体的报道介入,当事人能否等来道歉或许还是未知数。

从近期的一系列舆情事件来看,作为阿里巴巴旗下企业,饿了么似乎没有为母公司的公众公司形象过多着想。一句道歉说出口,有时候并不容易。”

想到了温铁军老师的见解:








关于阶级矛盾,相信大家都有一个生动的回忆。


那就是周扒皮的故事。



“周扒皮”为了长工们能多干些活,半夜三更起来学鸡叫让长工劳动(卖身契上明文规定:鸡叫就得起床干活劳动),因为以前没有钟表等计时工具,长工们是从鸡叫起床开工日落则收工,周扒皮半夜鸡叫,使得那些长工们提早起床为他披星戴月地劳作。



长工们恨死这个“周扒皮”了,最后忍无可忍,敢于斗争又聪明的小长工小宝,献出一计。



当天夜里,正当周扒皮在鸡窝跟前学鸡叫的时候,躲在暗处的小宝喊了声:“捉贼!”早已准备好的长工们纷纷跑来,对着周扒皮一阵乱打。



地主婆闻声赶来,说明被打的是老东家,大家这才住手,并故意表现出惊讶的样子。地主婆无可奈何地扶着狼狈不堪的周扒皮回到屋里去,长工们见状都高兴得笑起来。


这个是建国前的故事。


一直以来,周扒皮的故事被我们国家当典型,里面的周扒皮是被批判的,敢于斗争团结同志的小宝,是被赞扬的。


如今,似乎周扒皮们又都回来了。


其实,周扒皮回来,不可怕,因为有周扒皮,就会诞生小宝。


两者的斗争博弈,才会促进社会的公平公正,促进社会可持续的发展。


为众人抱薪者,不可冻毙于风雪,但是,如果周扒皮这个故事发生在当代,如果半夜鸡叫压榨老公的周扒皮,被赞扬有创业精神有企业责任,而团结他人敢于斗争的小长宝,却被带走进局子,你会怎样想?



那就真的太魔幻现实主义了。


所以说,周扒皮回来,不可怕。


周扒皮继续半夜鸡叫压榨人民,也不可怕。


可怕的是,你和大部分人一样,其实就是长工,不是周扒皮。


可怕的是,你们中的小宝们,都进局子了。


更可怕的是,当年还鼓励表扬小宝呢,现在却让小宝进去。


恍惚间才发现,今年,正好是建党一………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