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吴先生的背影
政经社论

吴先生的背影



前几天,陆续返回杭州的朋友们发现,想要进城,必须出示自己的健康码。杭州本土公司阿里巴巴开发的这套识别码,是按绿黄红三个颜色区分人群的。


杭州市委市政府所在的拱墅区,不认健康码。很多回不去家的朋友专门给拱墅区在微博上建了个话题:


拱墅区不让回家。


拱墅区因拱宸桥和湖墅得名,当年乾隆下江南,就是在这里下的船。杭州风华所在,自然是有钱人喜欢的居住地,美其名曰沾沾龙气。


2月初,三万人涌进阿里法拍平台,去看拱墅区一套房子被强制拍卖。


这套房子2016年我去看过。


是杭州江南里的楼王。


江南里就在拱宸桥边,只有76套房子,却有40多个户型。大部分房子,都是独一份的私家定制。


这里曾经法拍过一套房子。


女股神潘煜萍的丈夫是浙江著名投资人。2015年,她用自有资金加杠杆买入汉鼎宇佑,赚了一个小目标,一战成名。她马上给自己儿女一掷千金,买下武林壹号和江南里两处豪宅。


后来在圈内朋友推荐下,她又以自有资金加杠杆总计6亿元,买入兴源环境。这次很不幸,一年后兴源环境股价跌去八成。女股神账户遭强平,名下三处房产都被法拍了。


凭运气赚的钱,终于被我凭本事亏掉了。


2月初这次被法拍的,是江南里6幢3号,在女股神家旁边。


面积463平米的豪宅,室外带一个花园。很像红楼梦中的大观园,雪白粉墙,游廊回转,曲径通幽。


当年销售告诉我,这里不能摆摊卖煎饼。


物业费一年交八万多的业主不爱吃甜面酱。


去年12月份,这套房子被法院评估为8920万元,没人买,杭州朋友说本地人不喜欢二手物件。


可能是大家过年都不能出门,看到2月份这套房子打了8折,一下子涌进6位神秘竞买者。


四天的拍卖周期里,几位买家出价54轮,最终在2月10号以6975万成交。负责法拍的工作人员表示:


这是精装样板房,所见即所得。之前的房主吴小晖一天都没住过。


吴先生早年卖汽车,后来干保险,委实是太忙了。

 

 

1

 


前天,2020年2月22日,也是安邦集团解除接管的日子。


吴先生的好日子,是从证监会刘主席2016年年底那番脱稿演讲时,结束的。


2017年年初,吴先生荣获那年的中国十大经济年度人物。颁奖典礼上,一直低调的吴老板亲自上台领奖,他把奖杯放在地上,说:


我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个人物。


这是他职业生涯最后的热闹。他已经完全没有了2015年哈佛演讲时“生命太短暂,不欣赏从低处慢慢爬”的精气神了。


几个月后,他就被带走调查。


2018年2月23日,银保监会正式派出工作组接管安邦。


对于工作组来讲,要理清楚这家大鳄的家底,实在太不容易了。很多资产并没有登记在安邦或者吴先生名下,而是在各种关联方手中。


安邦的资产并非之前估计的一万多亿,而是三万亿。


三万亿是什么概念。中国2019年GDP超过3万亿的省份,只有十三个。


这并不是中国资产最多的金融大鳄。


整整两年过去。到前天,安邦的资产处置终于告一段落。


一万多亿的资产被剥离出去。包括成都农商行、世纪证券、和谐健康等公司,都得到了处置。


吴先生在杭州江南里那套楼王,十几天前也被依法拍卖了。


瘦身成功的安邦,变成了“大家保险”。银保监会说,安邦集团将依法予以清算注销。


历史车轮滚滚向前,世间再无安邦。

 


2

 

 

江南里并非吴先生唯一被法拍的豪宅。


2018年5月,吴先生打破了全宇宙集资诈骗罪和职务侵占罪的两项记录:


违规募资7238亿,职务侵占652亿。


两罪并罚,他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八年。105亿元的财产被没收。


当时看到新闻后,兽爷曾拿着得力计算器算了一个小时,突然欣喜若狂:


没收的105亿分给全国14亿人民,每人能发7.5亿。


一年多过去,吴先生并没有按照法律文书履行义务。上海中院后来在2019年7月发布执行裁定书,拍卖、变卖吴先生名下持有的不动产。


胡润研究院去年公布数据显示,中国高净值人群最青睐的个人投资,是买房子。


坐拥三万亿资产的吴先生,也爱酷爱买房子。


包括这套江南里在内,光在杭州,吴小晖本人、他人代持及吴小晖实际控制公司名下的房子,就有14套。


这其中包括4套西溪风情的别墅、3套锦园小区的房子,2套公元大厦的办公房产,1套新明半岛梦泉轩的房子,1套西湖文化广场的办公房产……


在工作组解除接管之前,这些房子已经卖出去了12套,成交总金额超过了2亿。


你包叔的好友铁头功社去年秋天到西溪风情看过。


西溪风情花园由杭州本土房企大华打造,小区里水域面积相当于25个足球场,是杭州经典别墅大盘。阿里的十八罗汉都在这里有独户别墅。


因为马路对面就是阿里巴巴的园区,这里又被叫做硅谷别墅。


但吴先生在这里的四套千万豪宅,大门全部敞开。房间里垃圾随处可见,阳台上长着野草。


有一套别墅里的红木扶梯、吊灯被悉数拆掉。门口贴着欠费的水单。


哪有什么大鳄,哪有什么野蛮人,现在只剩下一地狼藉。


吴先生哈佛演讲里提到的安邦美国上市的豪言壮语,早已消失在秋风中。

 

 

3

 

 

你包叔想在江南里门口摊煎饼前,问过一个瞎子朋友,他说拱宸桥边不是谁都能嘚瑟的。这桥得名自《论语》:“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共之。”朋友推了推墨镜:


北辰就是紫微星,你也配。


江南里76户人家,实际入住者不过寥寥十余户。最近一年已有两处豪宅匆匆易主。


铁头功社前段时间写了一篇《过去一年 杭州富人比你难多了》,推荐大家看下。


江南里的故事,是中国经济的折射。一套法拍房背后,有时候也意味一家公司、甚至一个帝国的坍塌。


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楼塌了。从严治党,永远在路上。什么大鳄,什么妖精害人精,以后应该都不会再有了。


看看以前风光的大鳄。前几天,国内最大校企、资产3600亿的北大方正集团在申请重整。


昨天,海航旗下上市公司渤海租赁,也以51亿元卖出21架飞机,去获取现金流续命。


巅峰时期的海航,他们在全球斥资几千亿买下英迈、希尔顿酒店和德意志银行的巨鳄。他们甚至提出过进入世界10强、总资产30万亿的小目标。


如今,海航不仅发不起员工工资,兑付不了P2P产品,交不起航油费,甚至无力更新航材。他们不得不拆掉部分飞机的零部件,来补充航材。


当时要是没有吹得那么高,现在摔得也没那么疼。用陈峰自己的话来说:


当年买买买时不可一世,后来卖卖卖又出尽洋相。


苍天何曾饶过谁。出来混,总是要还的。你被什么驱动,什么就是你的命。


现在,房子和地都卖完了。70亿美元的英迈卖了一年多也无人接盘,海航开始卖飞机了。


也不怪中国人这么喜欢买房。事实证明房子也许比炒股来得慢,但来得稳妥。


至少,危机时还能变现出去。你看轰轰烈烈的中民投,最后唯一值钱的东西,也就是卖给绿地的那块董家渡的地王。


女股神当年买下江南里这套别墅时,花了3506万。三年上涨了2000万元。最后法院能够变现的,也是这几套房子。


对了,上周的会已定调:积极的财政政策要更加积极有为,让稳健货币政策要更加灵活适度。


水龙头的旋钮,更加扭了一下。




珍爱包叔,顺手“在看”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包邮区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