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又到一年高考日
政经社论

又到一年高考日


又到一年高考日,万千学子圆梦时,重发此文。

记得高三那年,岱岱18岁,同学离别之际,互写同学录,当时岱岱感情丰富,笔下常怀感伤,或写珍惜语,或赠藏头诗,或展望大学日,或缅怀同窗情,其中印象最深的同学录,是岱岱花了一节晚自习,写的这篇,所谓借人抒情。


贤兄:


诗词见录,深情难赋

他年观此,见字如晤


夜凉如水,荡明月之思;花灿似锦,缀蜂蝶之怀。

念昨日义结,金兰之盛无可胜;想明朝魂断,浮云之意似可拟。

高二懵懂,如幻如梦,不知所同,饮醉其中,净案上,明窗下,接几许往事;繁阴里,香径处,承多少情思。

古人有云:“形交不若神交”,君与我,非是形影不离之友,胜似推心置腹之交。于今明月夜下,绛红烛前,吾拈笔托腮,自顾心折,既感伤与以往,则振词于当前。

吾有诚言,置君案前,望请不厌,不胜感念。

高二至今,吾历数往事,路荒拾遗,不胜感慨。

想我曾经哭过,笑过,怒过,嗔过,纠结过,不懂从从容容之真切;

等到累了,疼了,痛了,悔了,无奈了,才晓平平淡淡之可贵。

然物虽是而人已非,河东水畔,笑语盈盈,犹思人面桃花相映红;

大雁塔前,寒林郁郁,却是桃花空自笑春风。

吾每念此,未尝不垂首扼腕,既而心生长叹,而又眼湿欲潸。

想,此亦世事人为也哉……

吾尝闻曰:与他人交,多苛责于己,少怨妒于人。

既我经事,又常思之,曰:

既念人之有常情,贪嗔喜恶怒,人若犯之,我不可太怪之、责之。

当思他亦有己念,悲欢哀怨妒,他若施之,我亦应稍体之、谅之。

吾知之甚解而又不效之甚敬,是吾之过也,使春江花夜下,多一望月衫湿之人,可悲,可叹,可痛!

呜呼!浮生若梦,为欢几何,料应泪堕,明朝花落,至此笔滞,心中虽有万言而不能出一声,惟谨以此作以奉贤兄之见教,切望六月夜下,吾辈对酒当歌,长舒郁气,以尽青春之余欢。

珍重,珍重……


——岱岱


十八岁的天空,连云儿都那么多情。

没有人永远十八岁,但永远有人十八岁,失落和希望,尽在于此。

青春逝,光阴转,人世非。

欲买桂花同载酒,终不是,少年游。

若干年后,一直网上潜水从未发帖的岱岱,心血来潮,想开辟一块网上小天地,留下一些闲笔碎念,微信公号名,自然而然的填了“岱岱”。

在填写公号简介时,岱岱忽忆当年,便福至心灵的,化用了那几句: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吃瓜群众专栏pro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