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原创马云的滑铁卢

原创马云的滑铁卢

语音技术来自讯飞有声

49329图,阅读大约需要8分钟。

欢迎朋友圈与微信群转发,平台转载请查看主页“联系我们”。

1024日在外滩金融峰会上,马云做了20分钟演讲,这个发言震动了整个金融界。

那么,马云说了什么呢?

这里我引用一下马云演讲的部分“金句”:

—巴塞尔协议比较像一个老年人俱乐部;

—中国不是金融系统性风险,中国金融基本上没有风险,是缺乏系统的风险。

—我们现在管的能力很强,监的能力不够,好的创新不怕监管,但是怕昨天的方式去监管,我们不能用管理火车站的办法来管机场,不能用昨天的办法来管未来。

—全球很多监管部门监管到后来,变成了自己没有风险,自己部门没有风险,但是整个经济有风险,整个经济不发展的风险。未来的比赛是创新的比赛,不仅仅是监管技能的比赛。

—金融的本质是信用管理,我们必须改掉金融的当铺思想,依靠信用体系。

—过去16年,蚂蚁金服一直围绕着绿色、可持续和普惠发展,如果绿色可持续和普惠包容的金融是错误的话,我们将会一错再错、一错到底。

大家知道马云这些话是在说什么吗?

可能一般人还一头雾水,好吧,我把相关背景情况给大家讲一讲。

1  蛋的金鸡

最近蚂蚁金服上市成为舆论热议的话题。

据机构估计,今年蚂蚁金服估计利润在420亿左右。这个利润有将近一半来自于消费者金融服务——也就是支付宝里的花呗、借呗产生的利润。

花呗、借呗每年要产生近200亿的利润,确实是一只会下蛋的金鸡。

但是,大家不知道的是,如果不是监管方对其进行控制,本来花呗与借呗还能赚更多的钱。

为什么?

因为蚂蚁金服找到我们金融体系的一个漏洞,可以无限制地放大自己的资本金。

有无限多的资金做借贷生意,当然可以赚无限多的钱!

 ABS融资模式

这个监管漏洞就是ABS融资模式(也称为资产证券化)。

这种模式简单的说就是某企业准备投资一个项目,这个项目需要启动资金100亿,预计在项目达成后会带来年回报15%的收益。

但是企业自有资金不够,只有50个亿,于是企业用这个项目已经投资的50亿资产作为担保,在证券市场发行一笔50亿的债券,承诺为这个债券提供6%的年收益回报。

然后就有投资者购买企业的债券,企业拿到这50亿资金之后就投入到项目中,未来企业除了获得自有资金50亿带来的15%回报之外,还可以享受融资部分的收益减去债券利息的差额。

这种资产证券化的融资模式与传统的银行贷款相比有几个优点,首先是利率相对银行贷款利率更低,可以降低项目融资成本;其次它是用特定项目资产进行直接融资,来钱相对银行贷款更快其三,它是由众多投资者购买债券,分散了由单一金融机构贷款的风险。

对于债券购买者而言,购买这种有资产担保,投资收益也有保障(评级机构会对收益前景进行评级)的债券,风险比投资一般项目低,但是收益却比购买国债这种主权信用债券更高,所以也很愿意为此买单。

但是,过去ABS融资模式一般针对的都是传统的企业项目,这类项目发行债券到实现收益有比较长的时间周期(从项目融资到项目实现收益一般有2—3年时间),所以,过去全世界对于企业用ABS融资都没有规定过次数——因为即使规定也毫无意义。

但是,支付宝的借呗与花呗业务偏偏是一个谁也没想到的另类。

 监管的漏洞

支付宝有几亿的消费者,支付宝开通消费者信用贷款业务(借呗、花呗)面对的借贷需求几乎就是无限的!换句话说,支付宝无论有多少的资金,理论上都可以做多少借贷业务。

但是支付宝只有三十几亿的自有资金,这点资金量与支付宝的借贷需求相比是远远不够的。

于是支付宝就想到了一个办法。

首先,支付宝找银行贷款,支付宝有三十几亿自有资金,然后银行就给与五十几亿的贷款——这符合相关监管规定,现在支付宝就有了90亿。

支付宝将这90亿资金通过借呗与花呗放贷之后,将这90亿的贷款合约拿到证券市场去发行债券,这样就获得90亿的资金,然后将这90亿的资金继续放贷,再拿着贷款合约到证券市场融资——

由于支付宝做借贷业务特别快(远超传统的ABS融资项目),如此循环反复,90亿的资金最多时竟然滚动发行了几十次债券,融资金额高达3000多亿!

30亿的自有资金,融资3000亿去做消费者信用贷款业务,整整加了100倍杠杆!

这个情况被人民银行知道后紧急叫停,然后就开始追查责任。

查到银行,银行一摊手——支付宝有三十几亿资本金,我只贷了五十几亿,符合有关规定,我没违规!

查到证监会,证监会一摊手——全世界ABS融资都没限定次数,我国也没限定次数,所以,我也没违规!

最后没办法,人民银行就说:随便你们怎么说,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但支付宝放大100倍杠杆总归是错误,所以要停掉,杠杆最多只能放大10倍。

按:以上人民银行对支付宝监管过程来自于2019年8月10日黄奇帆在伊春论坛上的演讲内容。

这个放大10倍杠杆人民银行也不是拍脑袋乱定的指标。全球各国为了控制金融系统的风险有一个巴塞尔协议,在这个协议里规定商业银行自由资金比率不得低于8%——也就是说,银行最多只允许用自有资金加12倍的杠杆。

支付宝从证券市场融资来做消费者借贷业务,其实干的就是典型的商业银行业务,所以,人民银行才规定了这个封顶10倍杠杆的指标。

 批判监管

了解了上述背景,我们再来学习一下马云在外滩峰会上的“金句”,自然也就明白马云在说什么了。

—巴塞尔协议比较象一个老年人俱乐部;

—中国不是金融系统性风险,中国金融基本上没有风险,是缺乏系统的风险。

—我们现在管的能力很强,监的能力不够,好的创新不怕监管,但是怕昨天的方式去监管,我们不能用管理火车站的办法来管机场,不能用昨天的办法来管未来。

—全球很多监管部门监管到后来,变成了自己没有风险,自己部门没有风险,但是整个经济有风险,整个经济不发展的风险。未来的比赛是创新的比赛,不仅仅是监管技能的比赛。

—金融的本质是信用管理,我们必须改掉金融的当铺思想,依靠信用体系。

—过去16年,蚂蚁金服一直围绕着绿色、可持续和普惠发展,如果绿色可持续和普惠包容的金融是错误的话,我们将会一错再错、一错到底。

这些“金句”其实就是赤裸裸地表达对监管的不满!

凭啥规定支付宝只能加10倍杠杆?巴塞尔协议都是老古董了!

你们拿着巴塞尔协议来控制支付宝的杠杆水平就是用管理火车站的办法来管机场,就是用昨天的办法来管未来!

你们这样干自己监管部门是没有风险了,但是整个经济就有不发展的风险!

大帽子一顶一顶飞向监管部门,措辞之激烈堪称非常罕见的。

有句老话怎么说的?

断人财路,犹如杀人父母嘛。

 美国次贷危机

那么,我们现在就来探讨一下,监管部门该不该控制支付宝的杠杆率。

大家都知道2008年美国爆发次贷危机引发全球性金融风暴,这场风暴重创了欧美发达国家经济,让其好几年都没有恢复元气。

那么美国次贷危机是怎么爆发的?

就是美国政府放松了对金融企业的监管,不但让美国银行可以突破巴塞尔协议自有资金不得低于8%的限制(也就是银行最大只能加12倍的杠杆),而且放纵金融机构进行各种所谓的金融创新。

结果美国银行不但普遍加30倍杠杆放大资金规模,还创造出各种金融衍生品通过层层转让,最后转嫁给抵御风险能力最差的普通投资者。

银行拿着加了几十倍杠杆的资金为了扩大放贷范围,不断放宽贷款门槛,大批收入不稳定甚至根本就没有工作的底层人群很轻松地就能拿到了房贷。

同时由于房价持续上涨,很多人拼命加杠杆(抵押房产、申请消费贷款)来投资房产,一旦房价停止上涨甚至下跌,投资客与底层人群的房贷立刻就出现大面积违约。

按:现在大家明白中国为什么坚持首套房也要首付三成,二套房首付四成,三套以上不给贷款,一线城市限购。这几年甚至实施严厉的房住不炒的政策,就是吸取了美国放任炒房导致次贷危机的教训。

一旦底层购房者出现大面积违约,不但金融衍生品投资者无法赔付这些违约,连银行也没法赔付(因为银行自有资金有限,放大几十倍杠杆操作后,根本无法应付大面积底层信贷违约的赔付)

然后,金融危机就爆发了。

6  支付宝的业务

现在我们了解了美国次贷危机的原理,再来看看支付宝的消费者金融业务。

美国次级贷款最多也只给购房者提供9成贷款,贷款还有房产作为资产抵押。而支付宝的花呗、借呗就是纯粹的信用贷款业务,也就是没有任何资产做抵押的信用贷款业务。

在人民银行紧急叫停之前,支付宝已经用三十几亿的自有资金放大了100倍杠杆,融资3000亿来做借贷业务。

我们以3000亿融资规模为例,假如消费者出现2%信用违约,这就是60亿,支付宝把全部自有资金拿出来赔都还差几十亿。

如果出现这种情况必然会导致债券市场的恐慌,大量投资者抛售支付宝贷款合约债券,从而引发金融系统性风险。其后果将会与美国次贷危机一模一样。

如果人民银行不紧急叫停,我相信支付宝会继续放大自己的杠杆,融资金额会达到1万亿甚至3万亿。

资金规模越大,融资成本越高,就必然导致支付宝消费者金融系统不断放宽借钱门槛,给更多不合格的消费者发放贷款。

支付宝各种鼓励消费者借贷消费的广告

这样积累的信用违约风险将会越来越大,一旦出现底层贷款合约系统性违约,必将造成金融系统的地震,届时会出现什么样的后果简直难以估量!

另一方面,虽然马云口口声声声称蚂蚁金服是做绿色普惠性金融业务,但是其借呗(网商贷)利率最高时达到24%,花呗的手续费也远远高于传统银行信用卡业务的费用。

如此高额的利率(手续费)算哪门子“普惠”业务?明明就是高利贷吸血好不好?

请记住,利率越高的金融借贷业务必然导致信用违约的风险也会非常大。所以,人民银行限制支付宝的杠杆率是防患于未然的非常正确之举。

说实话,中国管理层对于国内互联网巨头可以说是非常宽容的,看看国外,不管是科技巨头谷歌、微软,还是社交平台巨头推特、脸书,哪一个在大规模做消费者信贷业务?

难道这些科技巨头、社交平台巨头都是傻子,它们还不知道在资本市场融资做消费者信贷很赚钱?

不是这些巨头不想做,确切的说,是因为国外政府对这些巨头关于消费者个人信息使用以及经营业务有比较严格的限制,导致这些巨头很难大规模开展消费者信贷业务而已。

而我们有些互联网巨头,一方面利用管理层的宽容,大做消费者信贷业务、理财业务(余额宝就是典型的理财产品)——

相当于自动拥有了商业银行的金融牌照,另一方面还在抱怨管理层监管太严,打着“创新”的旗号要求支付宝的杠杆率能够突破传统银行的水平!

加杠杆的收益全归企业所有,风险则要整个社会来承担!

天下还有这样的好事吗?

7  机关算尽太聪明

如果马云只是抱怨监管最多也就算是发几句牢骚,但是马云发言最后的“金句”却不能不格外重视了。

这句话是这么说的。

过去16年,蚂蚁金服一直围绕着绿色、可持续和普惠发展,如果绿色、可持续和普惠、包容的金融是错误的话,我们将会一错再错、一错到底。

这是啥意思?

难道蚂蚁金服准备在加杠杆做消费信贷业务上一条道走到黑,死不悔改?

这就难以容忍了。

我来给大家算一算帐。

之前支付宝利用自有资金三十几亿最多时加了100倍杠杆,融资3000亿做信贷业务,被监管方紧急叫停,规定最多只能加10倍杠杆,也就是最多只能融资300亿做消费者信贷业务。

现在蚂蚁金服上市融资近2000亿人民币,相当于支付宝自有资金变成2000亿,假如支付宝把这笔资金主要投资于消费者信贷业务,还是执行不超过10倍杠杆的规定,那么理论上支付宝现在可以融资2万亿做消费者信贷业务。

相比监管层经济叫停时还增加了7倍!

好吧,你规定我杠杆率不能超过10倍,那我就通过股权融资的方式把“自有资金”先放大70倍,再乘以10倍杠杆系数,不就突破了那个300亿的融资天花板了吗?

这就是“一错再错,一错到底”宣言的含义吗?

真正打得一手好算盘。

但是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

所以——

(来源:中国证监会)

(来源:中国政府网)

(来源:上海证券交易所)

三管齐下,先把漏洞堵住了再说!

按:大家留意一下这个网络小贷的管理办法,不但大幅度提高了对网贷平台自有资金比例要(30%),而且也大幅度提高了放贷门槛(单人贷款最高不超过30万并且不得高于借款人年收入1/3)。

毕竟,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是管理层的基本底线。

最后,我们用人民网的一篇文章标题作为本文的结尾。

(来源:人民网)

正所谓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

马云的滑铁卢怨不得别人,只能怪自己。

相关阅读:

1.人生不能出错的事情只有三件
2.百年中国工业化之路

3.国家强大了与老百姓有什么关系?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