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华大离上帝,只差个王石?

华大离上帝,只差个王石?

许知远的十三邀做了二十多期,马东那期你包叔看了几遍。不过在深圳国家基因库采访汪建那期,真是将拧巴的尬聊进行到底了。


在单向街书店老板面前,华大基因老板脱口而出的,是自己不读书,出书是为了忽悠人。他说自己也从不看鲁迅、莎士比亚的作品,这些人远没他活得潇洒。


汪大师还说自己从不痛苦,人类最大痛苦是吃不饱穿不暖。未来五到十年,华大基因可以化学合成任何生命,像上帝一样,掌控生老病死。


许知远听了他的话,内心应该是愉快地跑过一万匹草泥马。


“草泥马”的确也从他嘴里脱口而出了。


美国中央情报局手册说,只有嘴巴在动、没有表情的人,一般是在吹牛逼。但你包叔还是相信汪大师在镜头前说的大部分话,就像至今对贾跃亭深信不疑一样。


贾跃亭还欠着一屁股烂债,FF汽车前天就在广州正大光明地“上路”了。FF汽车宣称,十年后年产能要达到500万辆。


丰田汽车今年的销售刚过一千万辆。中国新能源汽车产业规划里,2030年新能源汽车规模要达到一千万辆。FF汽车直接要去占一半的市场份额。


跟着贾跃亭混久了,浓眉大眼的许老板也开始炮制话术了。


华大基因也是一家把市梦率玩到极致、制造巨大泡沫的公司。人类现连单细胞活物都造不出,一年研发费用仅1.74亿元的华大,有希望合成任何生命了。


这在逻辑上没什么问题。中国一些科学家的成长,就打破了自然规律。他们不靠天不靠地,靠一张嘴就能支撑起千亿市值。他们本身就是这个时代的合成生物。


在许知远的镜头里,汪大师把自己吹捧成科学狂人。内心包裹重重的壳,一股碴子味的自以为是,把粗俗当放荡不羁,不愿背负精神层面的质疑和社会的关注。


如果你包叔是生物学专业的学生,毕业后是绝不敢去这种老板的公司工作的。口口声声说不允许员工有出生缺陷——那霍金都没资格进华大基因工作的。


有资格进华大基因工作的,竟然是个67岁的地产商。


在上周,没等到华大基因官方宣布,王石就按捺不住内心的小激动,提前在朋友圈里宣布,自己出任华大基因联席董事长的好消息。


去一家“高科技”公司当董事长,宝万之战被扫地出门的王石,感觉特别扬眉吐气,胸前仿佛戴了一匹鲜艳的红领巾。


汪大师说他要活到120岁,华大所有员工必须活到100岁。作为华大董事长的王石今年67岁。他还有33年满100岁。


恭喜37岁的田小姐。



1



田小姐最近出了新书,叫《那些钱解决不了的事,用情商打造高价值社交圈》。


这本正能量满满的书定价很合理,打完折卖三八元。


这本励志的书依旧讲些有的没的故事。田小姐讲述自己冲出亚洲走向世界,用自己的人格魅力,征服欧美名流,最终让他们为己所用。


她讲跟洛克菲勒第四代相识相知,是英国一个聚会上。那天田小姐坐在苏珊旁边,并不知道她是谁。后来苏珊留了联系方式,田小姐才后知后觉,发现对方来自洛克菲勒家族。


描写罗斯柴尔德家族第八代掌门人的画风,则是“罗爷爷”各种欣赏她:


我习惯叫他罗爷爷,罗爷爷说,如果有需要,我来帮你介绍一些人。之后他就安排秘书帮我们联系了礼仪老师,食宿甚至大巴车……


当年章子怡在邓文迪的帮助下,削尖脑袋才挤进西方上流圈子。但在田小姐这,一切不过是随性来往,就像她当年跟自己的“男闺蜜”陈可辛随性来往一样。


田小姐也写过华大基因汪大师。她将汪大师称为自己的教授朋友——“汪叫兽”。汪叫兽是她见过唯一一个敢对投资人拍桌子咆哮的人,声似洪钟,有气吞山河之姿。


王石跟汪叫兽认识十五年,王石说他跟汪叫兽“两个人好得恨不得穿一条裤子”。在认识田小姐的方式上,他俩也仿佛穿了一条裤子。


田小姐说自己认识汪叫兽的方式,竟然不是通过王石,而是通过汪叫兽的主动搭讪。


田小姐称那是在北大壶滑雪场的一次邂逅。那天她跟几个女闺蜜谈论星座,一位坐在她们对面的欧巴一脸鄙视,冷冷插话过来:


听你们讲了半天星座,你们真信吗?全是伪科学!


田小姐马上猜出这位欧巴是白羊座。这次不打不相识后,田小姐就被汪叫兽起了个“小半仙儿”的绰号。


自称对钱没有任何概念的汪叫兽,很快参与到田小姐的生意中。


2014年,华大基因和田朴珺的公司北京玖阳晟禾一起,成立了一家名为“深圳市圣朴骏辉健康管理”的有限公司。


汪叫兽后来解释,“小田当时要做皮肤保养的事,要我们做点技术支撑,我就同意她了”。


2016年1月,由田小姐发起的的一场法国“睡眠奢侈品”名流私密时光晚宴,汪叫兽与雅昌集团董事长万捷、台湾三股股份董事长陈宗基等“社会名流盛装到场”。这次晚宴的来宾还是田小姐发起的承礼学院的学生,而王石则是这所学院的特邀导师。


所有的故事,都跟王石无关,是上天眷恋独立勤奋的田小姐。


不管你信不信,反正你包叔是信了。


华大基因CEO尹烨说过,两个人接吻十秒,就会交换八千万个菌群。夫妻的菌群逐渐趋于一致,所以越长越像。



2



王石和汪大师相识于2003年。


那年5月,52岁的王石穿戴厚重登山装备、立于珠峰五星红旗之下,成为中国年龄最大的登陆珠峰纪录保持者。


彼时王石是地产大哥,天下无人不识君。汪大师还是小人物,在非典时期破译了四株SARS 病毒全基因组序列,他因此被一位长者接见——命运才迎来转折。


华大基因那年被编入国家队,与中科院联合成立北京基因组研究所,汪大师任副所长。


两位各自登上人生巅峰的男人,随后在2003年10月京郊一次登山活动中会师了。


那是华大基因的井冈山会师。汪大师对登顶珠峰的地产大哥充满了高山仰止的敬佩;靠倒卖玉米发家的科学盲王石,则被汪大师身上“科学家”光环所吸引。


两个人有很多共同点。儿时家境不错、历过文革、性情骄傲。之后十几年的长征中,两个好基友一起登山、远足,建起过命之交。


他们曾手拉手一起登欧洲最高峰厄尔布鲁斯山。登山中,汪大师曾呕吐不止并一度蹲下。蹲下是登山中最危险的动作,可能停下来后,就再也走不动了。


那次如果没有王石,扬言要活到120岁的汪大师可能永远要停留在53岁了——王石把汪大师撑起来拖着走,直到撤离到安全高度。


2007年,两个人还一起徒步穿越罗布泊。在干涸的湖底,汪大师跟王石说体制内几年他过得憋屈,骄傲散漫与体制格格不入,还有人举报他贪污。他想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离开北京去苏州打拼。


王石劝汪大师南下,到更市场化的深圳去。


地产大哥的鼓动,让汪大师下定决心南下。2007年,汪大师带着90多个编外人员来到深圳。


王石在深圳等他,并送上了见面礼。2007年税后收入只有691万元的王石,花了999万,成为亚洲人基因测序第一人。


那一年,中国整个基因测序市场营收是6000万。王石一个人贡献了六分之一。现在王石做的基因测序已经便宜到几百块钱了。


华大基因因王石名声大噪,并得到深圳政府三年6000万的补贴。时任深圳副市长的许勤还把汪大师请到家里做客,亲自做红烧肉表示鼓励。


在同样擅长做红烧肉的王石的帮助下,汪大师终于找到了自己应许之地。



3



10年之后的2017年7月,华大基因终于上市。


可能中国人都像王石一样,非常尊重高科技,或者中国太缺乏高科技了。带上“基因”两字的股票,不管有没有技术,都很值钱。


作为中国基因测序的鼻祖,华大基因的股价在4个月内飙涨19倍,直至年底市值突破千亿,股价仅次于茅台。


去年年底王石爆料说,在深圳要请深圳书记、市长,还要通过汪大师:


我自己约的时间都是一个月、两个月之后。但是华大老板,就有这个关系,跟书记直接通个电话就行了。


不过汪大师还没来及打通“纵横通吃”的全产业链,就接连遭遇了“举报门”、“癌变门”、 IPO“造假门”,摇身一变成了“一个伪高科技掩盖下实际诈骗地方政府免费土地和财政补贴空手套白狼的房地产奸商”。


去年说过“我们做的是好事,股票不会下来”的汪大师可能怎么也没想到,如今华大的市值只剩下280亿。


华大基因有没有核心技术你包叔不知道,只知道不想当厨子的裁缝不是好司机,不想搞地产的科学家不是合格的毒角兽。


终于,猪肉涨价了,红烧肉变贵了,汪大师紧紧抱住地产商王石这根救命稻草,来解决那些钱解决不了的事,比如:牛B吹得太大怎么办;基因测序代工没有高壁垒“护城河”怎么办;受制于国外巨头怎么办;向上下游延伸看不到前景怎么办。


作为上一个世纪的拓荒者,王石这一次施救的对象徘徊在“生物界腾讯”和“乐视的骗局”之间。


伟大与骗局之间往往一线之隔。


在什么都缺的上个世纪,只要是做市场上有需求的行业,做的不错就能发展起来。


但21世纪都快过去二十年了。时代真的不一样了。


当被问到,这个30年前放弃了40%个人股权并驾驶万科驶入快车道的人,将给华大带来怎样的价值时,汪建给出的答案是:从来没想过这事,有一个老头在一起多好玩啊。


也许故事最终会朝着哈罗德·罗森堡在《荒野之死》中描述的那个方向演变:


一个时代的人们不是担起属于他们时代的变革的重负,便是在它的压力之下死于荒野。




推荐阅读



深圳链家天津西安北京成都

亚洲鬼城海南朝鲜杭州神药推手


本账号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账号 

珍爱包叔,顺手点赞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包邮区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