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华侨之光
政经社论

华侨之光

同样是花钱,有人买球队,有人买院线,有人甚至买下一座城,但通过买买买登上大年三十舞台的,只有世茂集团董事局主席许荣茂。


在黑人姑娘抢着嫁给中国男人、成龙和吴京携手的年夜里,许荣茂带着从海外收回的国宝《丝路山水地图》登上舞台,涌动一夜的情感在此刻达到了高潮。


一分钟后,世茂的宣传文案攻陷了房地产行业的朋友圈。


许先生在2017年为了庆祝香港回归20周年购买了这幅画。30米的画卷上标明了从嘉峪关到麦加的200多个地名,体现了中国与“一带一路”的历史渊源。“国宝回家”的寓意,又让它毫不违和地出现在万众瞩目的舞台。


有着美籍和澳洲永久居民身份的归国华侨许先生,从此登顶成为华侨之光,和中国最会买东西的人。





介绍《丝路山水地图》时,主持人张国立说“上世纪三十年代离开祖国,今天它回家了”。


这幅画在2002年就已从日本流回国内。它此前一直被叫做《蒙古山水地图》,得名自背面琉璃厂著名书店“尚友堂”的题签。中国文物界的重量级人物在日本有邻馆购买国宝《研山铭》时,发现了《蒙古山水地图》,顺便将它带回国内。


因该画被剪裁过,没有落款,成为了考古界的一大难题。买家希望把画原价卖给国家文物局,但是文物局流散文物处官员的不作为,最终失败。


《蒙古山水地图》在北京大学林梅村教授的书房中放了8年,在考证的过程中甚至出版了一本重达七斤重的专著。林教授最终在台北故宫博物院发现了此图的宫中彩绘抄本,才完全认定了它是明朝的地图。


把《蒙古山水地图》从日本带回中国的人,叫易苏昊。这个神秘人物长期代表保利在国际上收购国宝文物,因名字相近,甚至一度被香港媒体误认为陈毅的儿子。但据他本人说父亲是驻守鼓浪屿的军官,在金门的炮声中长大。保利以国企身份收购海外国宝文物的背后,更多出于董事长和总经理的个人使命感。


2000年春天,易苏昊代表保利在香港拍得猴首,牛首和虎首,个人声望达到顶峰。


最终,这个故事被老粉红成龙拍成了电影《十二生肖》。


这种热情是异常昂贵的。猴首牛首的价格为700万港币左右,虎首则被抬到了1400万港币。北京市主管文化的领导不知道易苏昊的身份,曾说:


告诉这位易先生,咱们加1000多万把这三样东西买回来吧。

 

2013年,《蒙古山水地图》认定完成后,身价达到8000万人民币。2017年,许荣茂以1.3亿人民币价格收购。5年里,画的价格升值了50%。


1990年,日本纸业大王斋藤了英以8250万美元拍得梵高的《加歇医生的肖像》,这一价格稳坐世界最贵艺术品宝座14年。


那是日本泡沫的最高潮。佳士得和苏富比瞄准日本企业家的眼前,推出一幕幕艺术品拍卖大戏。那些“挫败”西方买家的日本商人,被日本当作“英雄”来崇拜。日本人就差点把自由女神像买回去了。





上一次世茂获得这么多关注,可能还是在2001年。


上海世茂滨江花园项目花千万请梁朝伟代言,还海选出了女主角周韵,为这个楼盘拍摄了一个有电影质感的广告片,这大概是中国房地产广告的最高光时刻。


世茂滨江花园在上海滩一炮打响,成为了温州炒房团重仓的小区。直到今天,温州炒房团在这儿的存货还未卖完。许荣茂甚至因此被尊为豪宅教父。


2013年之后,世茂进入多年的停滞期。2017年才终于磕磕绊绊进了千亿俱乐部,1007.7亿元的合约销售额中有多大的水分,恐怕只有明年的财报中才能看出来。


只是在这个本该欢庆的时刻,许荣茂许世坛父子之外的第三位执行董事多次变动,老臣许幼农退休后,接任者阚乃桂和廖鲁江先后离开。


若论处江湖之远,恐怕没有比胡建侨商更远了。他们不远千里,跨越山川湖海,为了亲近庙堂,比别人付出的努力要多得多。


你包叔曾在一位胡建华侨地产商的收藏室里,见到过几乎所有首长的墨宝。据他说,这要比其他名家藏品难收藏得多。收藏首长的墨宝,似乎是胡建华侨商人的共同爱好。


20世纪80年代末,面对国内不确定形势,福建侨领许荣茂收缩在中国内地的开发业务,携家人和资金远走澳洲。两年后,许家又重回内地,先是老家福建,后来进军北京“外销房”市场,为华侨修房子。后来,世茂在北京高档住宅市场的份额一度达到三分之一。


曾有报道说,他是最亲近政府的地产商。


上海申办世博会期间,在上海拥有大量项目的许荣茂出资出力,他自己说,帕劳,菲律宾和瑙鲁的三张选票中,都有他的奔走。


微博上有人说,胡建侨商有三宝:爱国,慈善,及……


比许荣茂晚一点,福建华侨黄如论也进入了北京。黄如论和许荣茂一样,曾是胡建之光。2000年,一家杂志把黄如论和许荣茂并称为“内地地产业最重量级大佬”。


1999年,在许荣茂将战略重心转到上海的那一年,黄如论作为华侨代表,登上天安门参加国庆五十周年庆典。


十九年后,黄如论被政协开除,人们才隐约感觉到,这位菲律宾华侨是怎么拿下北京世纪城那个规模浩瀚的项目。


但华侨的身份红利,这几年正在急速贬值。


你包叔曾经收到过一份移民广告,说是华侨身份有几大好处,除了投资的政策优惠,还可以在海外开账户和上市,包叔摸了摸身上的五块钱,决定放弃。反倒是“华侨可以土葬”,可能是最有吸引力的条款了。


还是红楼梦里曹雪芹先生说得好:纵有千年铁门槛,终须一个土馒头。


到现在,许先生不再可能像2002年那样拿到轻易在上海拿到北外滩的地块了。哪怕三四线城市政府,对于万达,新城和碧桂园的欢迎,可能要远超外资开发商。以华侨身份拿到动辄千亩大盘,已绝无可能。


像李嘉诚那样把土地囤二十年的商人,早是地方政府的眼中钉。


1993年,许荣茂从澳洲返回后在福建武夷山买了一块500亩的土地。24年后,这块土地依然没有开发完毕。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包邮区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