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北大医学博士在线battle“基因战”阴谋论拥趸学者
政经社论

北大医学博士在线battle“基因战”阴谋论拥趸学者




编辑:佐治

每当重大事件发生,阴谋论便会流行,在目前的疫情之下,关于“基因战”的阴谋论便甚嚣尘上。
 
最近,较瘦在一个群内与一位坚定的“基因战”拥趸者狭路相逢,和几位群友一起与他进行了在线battle,最后不欢而散,我感到失望的不是辩论结果,而是辩论过程中该学者所表现出来的思维逻辑与治学态度让我目瞪口呆,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大家且跟我一同回顾一下。其中有红线标记的是他的言论,未标记的是其他群友的言论,一些聊天截图中我删掉了无关人员或无关该话题的内容,但我保证不会影响大家对于主线的判断。
 
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较瘦虽然是一名医学狗,但对人文社科很感兴趣,机缘巧合中进入了一位前辈创建的人文社科类交流群,群里大多是社会学、哲学、思政等领域的学者,平时大家会分享一些优质读物,也会交流一些问题,我在群里基本不发言,群里聊天也并不多,但也学到了许多东西。
 
直到1月25日,该学者拉开了唇枪舌剑的序幕。


我看到转发的文案中罗列的几点,其中漏洞多到我根本懒得去反驳。好在群里有人站出来批评了,但也有前辈提出“不要急于回应自己不赞同的言论,如果该言论不可靠,会没有受众,自己消失”,也许大家都很认同这一观点,之后便鸣金收兵。


但是第二天,宣传阴谋论的学者又连转两篇文章,第一篇与前一天发在群里的文字基本一致,第二篇简直集合了逻辑感人、给别人泼脏水、给自己贴金三大招。
 
因为文章又臭又长,我懒得逐字反驳。所以在此仅将其前三段的矛盾点指出。


第一段先给中国知识分子泼点脏水,之后以“鸡瘟死鸡不死人”偷换概念使读者起疑。对此我们要认清三点:

一是不同病毒的宿主是不一定相同的,例如禽流感病毒的主要宿主是禽类,天花病毒的主要宿主是人;

二是交叉接触和病毒变异可能会使病毒找到新的宿主,例如SARS病毒的天然宿主是蝙蝠,中间宿主是果子狸,最后又传到了人身上,禽流感病毒也有传给人的可能性,鸡瘟也会死人;

三是同一病毒对不同宿主的危害程度是不一样的,例如禽流感对禽类危害巨大,对人有危害但相对较小,SARS对蝙蝠没太大影响,却会对人体造成巨大伤害。
 

第二段开始胡诌,欺骗无知群众。新中国把几千年来躲避不掉的瘟疫除掉是因为:现代医学的发展,抗生素的广泛应用;国家卫生环境的改善,民众卫生意识的提升。但即便如此,病毒还是分分钟要人命,非典,埃博拉病毒,墨西哥猪流感、今年的美国流感都使许多国家的许多人失去了生命,并不是所谓“中国唯一遭受两次大规模瘟疫”。


第三段人身攻击加煽动情绪。先是喷一波胡锡进,表示科学家才有资格研究疫情的原因,你胡锡进一个搞社会学的不要胡说八道,不然就是五毛党,转过身来自己作为一个非科学家就敢推论疫情是“基因战”,却对科学家们认定的结论置之不理。原来,这就叫“翻脸不认科学”。
 
当时较瘦看完文章后,甚是无语,心想这大咖怎么还迷上了阴谋论,对这种毫无逻辑的论点深信不疑,觉得自己作为相关专业的人,应该适当发声。


我的发言也得到了一些认同者的回应,一位群友提醒他转载的公众号文章真实性存疑,已经被人举报,禁止转发和收藏,还有一位懂结构生物学的硬核老哥把论文和结构发出来佐证。然并卵,他一方面发出其他群内其他人转发相关文章的截图证明自己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另一方面不相信那个公众号被封的事实,气愤的表示你们举报也没用……


我发现他回答的驴唇不对马嘴,于是劝告他应该先听进去别人的意见再争辩,结果人家一下子上升到不怕死的高度,先是泄露自己和老导师的个人信息到群里,然后截取反对他观点的三个人的微信个人信息到群里,质问我们为何面目如此可怕。


较瘦当时就是黑人问号脸了,心想着这前辈怎么这么偏激,动不动就不怕死,你不怕死你导师还想安享晚年呢。于是我劝说他先冷静,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但是人家丝毫不听,再次把高度推到中华民族的生死存亡……


这时候我对和这位学者讲道理已经不抱希望了,我已经判定这位长辈不会听进去任何与他所坚持的事物不同的说法,之后再怎么聊也会变成“我们说萝卜他说猴子”的无效沟通怪圈。
 
果然他又开始了骚操作,先是大量转发他与各种学者的合影、聊天截图以证明自己与许多专家是认识的,自己观点是权威的,我和几位群友以“不唯上不唯书,只唯实”进行反驳。


之后他又转发各种来路不明的信息,“为什么非典患病以及死亡的大多为中国人”、“每个民族有独特的基因密码”等,我们也一一回应,并且一位群友反问了他专业之内的现代民族理论没有得到回答,一度怀疑他是“低级红高级黑”。


随后更多人加入讨论将气氛推到了高潮,有群友看到他“一被质疑信息的真实性就搬出房子和生命,上升到民族大义”,建议他去看心理医生。


他的辩友还提出“果子狸和蝙蝠,如果能够服众,早就没有阴谋论了,竟然相信论文”等说法,一时间我方辩友无言以对,纷纷表示“聊不动了”,退出“战局”。


之后他转发的另外一篇现已违禁被删的文章中竟然还将“私通美国药厂”的帽子扣在北大王广发医生头上,气的较瘦差点暴走。


群里一位前辈总结了下图这一段话提问这位学者,却也是答非所问。


有一位群友将华大基因尹烨之前关于SARS病毒的采访视频发到群里希望他能先看一下,结果他却以华大基因被国家处分为由不予理睬。可是我真的搞不明白他的逻辑,华大基因被处罚与尹烨关于SARS病毒的科普有何必然联系?华大基因之前对于样品管控不严,受到国家处罚理所应当,但尹烨关于SARS病毒的科普是得到科学界认可的,把两个没有必然联系的事物非要绑定起来,大概就是他的论证方法。


最后呢,一位群友找到“杀手锏”:人民日报辟谣“基因战”的截图,没想到这位学者“四两拨千斤”的回答打的我们哑口无言。在他眼里,某些学者是可以完全相信,“人民日报”不可完全相信,双标实锤。


我觉得已经没有必要再聊下去了,因为群里该明白的人也都明白了,不想明白的,无论说什么他们也不会去明白的。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对于世界的组成形式以及运行规则的理解完全不同,是不可能把一件事情讨论清楚的。
 
这次的大讨论结束后,我一点也不开心,不是因为说服不了对方,而是为一些事情感到悲哀,有如下几点感悟:

1、辩论的原则应该是什么?提出己方观点,论证己方观点,了解对方观点,质疑对方观点,提出质疑依据,我想这也应该是一位学者最基本的治学态度。
 
在整个过程中,我们认真阅读这位学者提出的观点,一一进行回应,有些回应也许比较仓促证据不充足,但基本保证了有理有据。但这位学者一是不去了解我们提出的观点,很少针对性的进行反驳,大多是只顾一厢情愿的发出他所认为的有用的观点。
 
如果他是一位普通民众,受限于知识储备和认知水平的限制有这种表现是可以理解的,我也会很包容他,但他作为一名学者,听不进去外界的声音,只活在自己局限的知识体系中,却没有充足的证据证实自己的观点,实在令人失望。
 
2、逻辑到底有多重要,唯实还是唯上?这位学者论证自己的三板斧:截取其他群内相关聊天记录表明自己“战友”很多,发出自己与权威的合影、聊天记录,转发大量可靠性存疑的文章。这里边存在三个逻辑硬伤。
 
一,某事是否真实,与有多少人赞同它并没有直接联系。“少数服从多数”这种逻辑有时是适用的,但很多时候大众往往是盲目的,真理掌握在了少数人的手里。因此,不能单纯以支持的人数多少来判断真实性,而应该拿出最直接的证据,况且,他的“战友”好像也没有比反对者多。

二,权威在相应领域的造诣是高于普通人的,因此我赞成他们有更高的话语权,但事情并不绝对。首先是最好的厨师可能对裁缝一窍不通,其次是最好的厨师在做菜的事情上也可能打盹。因此证据还是最关键的,一味推崇权威,只会出现“某顶尖科学家推崇气功的”荒谬事。

三,证据在于质量而不是数量,大量来路不明的信息并不能增加观点的说服力,反而会增加其他人对该观点的怀疑,在援引论据的时候,最基本的原则是先去了解清楚,考察的确真实,而不是看到什么能支持自己的东西就往外推,这叫“无脑推”。
 
3、狂热而疯狂的爱国者,带来的负面影响并不比卖国贼小多少。虽然聊得不欢而散,但我并不敌视这位学者,因为从他的言行举止中我可以看到,他并不是一个坏人,对国家、民族是有着很强烈的感情的,而且晒各种合影好像也没有吹牛的意思,只是他认为那些可以是“证据”而已。

正因如此,我反而更可怜他,也更痛心。动不动就上升到民族生死存亡的高度,动不动就自己死不足惜,也太过于自我感动。殊不知道自己以为的深爱国家,却在给国家添乱。群里的各位前辈有一定的判断能力,但微博等平台上其实是有很多缺乏判断能力的人,他这样去转发宣传,不知道会将这种焦虑恐慌情绪传递给多少人,那些恐慌的人如何还能安心建设社会主义,无疑给社会带来多大的不确定性。


发完感慨,我们回到探讨的问题本身:“SARS”是不是所谓“基因战”,“基因战”有没有可能性,我们应该如何看待“基因战”。

“SARS”是不是所谓“基因战”?

官方已经辟谣,这段视频可以帮助我们理解。


“基因战”有没有可能性?

有点生物学常识的人都应该明白,无论白种人,黑种人,黄种人,都属于智人,其编码某个蛋白的基因序列基本一致。由于民族差异,遗传变异等原因,会存在某些差异。其中一些长期演化下来的差异区别了不同民族,可参考“世界人种基因图谱”。还有一些差异往往与一些人类疾病的发生有关,例如P53突变导致肿瘤发生,BRCA家族基因缺失高发乳腺癌卵巢癌。其中一些基因的差异还推动了抗癌药物的研发,例如现在广泛用于治疗卵巢癌和乳腺癌的奥拉帕尼,对BRCA基因缺陷病人的作用效果远远强于BRCA基因正常的病人。
 
说到这里,很多人便开始担心了:“奥拉帕尼不就是基因特异性药物吗?利用民族之间的基因差异不就可以设计基因武器了吗?”
 
其实不必过度担心。先回答第一个问题,我举例用的BRCA基因的差异性是很随机的,美国人存在BRCA基因的缺陷,中国人也存在BRCA基因的缺陷,并没有国家特异性或者民族特异性,所以没办法针对某一国家或者民族。
 
再回答第二个问题,人类基因的相似度(99.99%以上)远远大于差异度,想要进行基因武器设计必须要从这本来就极小的差异中找到两个民族之间显著的区别,这就非常困难。

举个和疫情相关的例子,两个生产口罩的生产线,参数都一样,生产出来的口罩基本一致,现在让你去找出来A生产线绝大多数口罩都存在,但B生产线中绝大多数口罩都不存在的特征,难度有多大?需要多高的技术和多长的时间?要想找到一些“阴谋论”专家口中所说的A民族独立于B民族的特有“基因密码”,就要对A、B两个民族进行至少十万、百万级别人口的大规模基因组测序,试问去搞这么多样本要耗费多大人力物力?花这么多精力测完,能不能找到所需要的差异都不好说,即使花了很大力气找出来了,再去研究靶向特异基因序列的武器,无论是病毒还是药物,又有多大的技术困难,多少人力物力财力消耗?最后就算费劲九牛二虎之力搞出来了,效果如何,有没有原子弹好使也是未知数。
 
所以,“基因战”存在理论可能性但也只是理论可能性而已,我不相信哪个国家的领导班子会不好好利用目前的“核威慑”,钱多到没地方使,冒着搞不出来、拖死整个国家财力的风险,去全力搞一个效果未知,甚至弄急眼了会遭受“核报复”的东西。
 

我们应该如何看待“基因战”?

我们要具有防范意识但拒绝阴谋论,防范指的是在国家战略层面重视这种可能性的存在,做好国家生物样本的保护,个人层面警惕个人遗传信息被窃取。但也要把握好度,国家战略层面防止被误导大规模投入精力,进入“军备竞赛”的陷阱,个人层面防止迷信、恐慌、焦虑。
 
阴谋论是什么,是无知者在对未知事物的恐惧和猜疑下,或者别有居心者在背后势力的支持下,将事物存在的“可能性”直接定义为“必然性”。在他们的观念里,已经百分百认定了“基因战”已经存在,却没有真正依据,只有来路不明且可以被现有科学知识、常识所反驳的论据。
 
大家要相信,新中国能发展到现在的水平,能够走在民族复兴的道路上,是一代代伟大人物的负重前行和普通人的艰苦奋斗换来的,而不是那些用键盘码字胡诌八扯的所谓“专家”用键盘咋出来的。
 
他们总是吵吵着为了中华民族生死存亡,俨然一副天要塌下来的感觉。但我想说,不要给自己扣伟大帽子,更不要自我感动,天塌下来你也不用担心,有国家,有政府给我们顶着呢。中华民族的生死存亡,还真不是他们能够帮上忙的。
 
我们作为普通人,能做的是做好本职工作,多为社会做贡献。尤其是当下,疫情本就为社会带来很大压力,你我不要再去添乱。
 

1

2


3

4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404厂锅炉房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