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
政经社论

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


在某些时刻,很难不想起某些人。

 

一堵墙把一个国家的人分为两类。《人民日报》一位老记者说,这两类人虽同属一个国家,但却在几乎所有方面各自体验不同的生活。

 

这堵墙虽然不是柏林墙,但试图翻墙的人,曾付出过怎样的代价,超出人们想象。

 

上世纪80年末90年代初,四川省南部县的居民不时会在嘉陵江边的见到自杀的年轻女孩。她们大部分是没有城镇户口的纺织工人。因为“子女的户口随母亲”,所以城市男青年不愿和她们结婚,而她们又不愿回农村,重压之下选择了投身嘉陵江。

 

最著名的牺牲者则是一个小伙子。2003年,武汉科技学院的毕业生孙志刚在街上被警察拦住,送进天河的收容待遣所。几天后,家属从收容所里领出来的是一具尸体,尸检显示他浑身大出血,曾经被人暴力轮番殴打。

 

仅仅是因为他是一个没暂住证的外地人。

 

孙志刚事件改变了很多人的命运,收容遣送制度被废除。但最根源户籍制度、暂住证制度依然存在。

 

2017年,很多人用生命都无法推动的那堵墙,自己开始掉瓦倒柱了。

 

 

1

 

 

17年前的2001年,浙江宁波推出过一项政策:

 

海曙、江东和江北三区内就业的具有大专文凭以上(含大专)的人员,允许其在实际居住地落户,不再有其他方面的限制。本科学历人员入户,区办证中心直接审核办理。


提出这个建议的,是当时37岁的宁波市科委主任。他还提议,外地大学生到宁波找工作,可以领取交通补助和住宿费。

 

那一年,一位博士在自己的毕业论文中说: 

 

政府应理智而又勇敢地……..大胆进行户籍制度改革,坚决剔除粘附在户籍关系上的种种社会经济差别,彻底消除由户籍制度造成的城乡劳动力市场的分割。


16年后,那篇论文为中国户籍制度改革指明了战略方向,宁波那位科委主任也成了主政西部中心城市的大员。上任不久,通过一篇《一个陕北人落户西安的坎坷经历》文章契机,他烧起了户籍制度的第一把火。

 

去年3月,西安率先将省会城市的学历落户门槛降低至中专,之后又进一步放宽年龄限制。最新的政策是,在校大学生凭学生证、身份证可在线落户,身份证还包邮——西安成了中国落户最宽松便捷的省会城市。

 

你包叔的同村好友兽爷说:

 

上一次这样批量制造西安人,还是始皇帝铸兵马俑。


陕西成了中国户籍制度改革的前沿。之后,中国最宽松的落户政策是宝鸡市出台的。凡是有意愿在宝鸡市落户的中国公民,仅需提供学历、技能、住房、工作的随意一个证明,就可以申请落入宝鸡市,除此之外没有任何限制。

 

更重要的是,宝鸡抢人已经不仅仅局限于高学历。环卫、快递、护理、家政、保安、酒店服务员凭从业证明可以落户。而且配偶、子女、孙辈、儿媳、公婆、女婿、岳父母均可投靠落户。

 

据说现在去宝鸡落户,和安装360软件一样,系统会问你,您确定不装个360全家桶吗?

 

5月4日,博士的故乡渭南市出台了中国有史以来最宽松的落户政策,年龄满18周岁的愿意来渭南落户的公民,只需提供本人身份证或户口簿,就可在渭南落户。

 

盛产羊肉泡馍和兵马俑的土地,彻底点燃了内陆城市之间的抢人大战。

 

过去两个月,有人一直问你包叔问兽爷去哪儿了。事到如今,只能和你们老实交代了。郑州出了“专科以上学历可以落户”的政策后,兽爷同志就回家把户口从驻马店迁到了省城。没过几天,他看到无锡租房就能落户的政策,又马不停蹄地把户口迁到了无锡,成了一枚梦寐以求的南方宁。

 

好死不死,兽爷落户无锡的第二天,那个他无比熟悉的城市——东莞出台了政策,中专以上可以落户,还有6000块的人才补贴……

 

几个月来,他一直在几个城市间奔波,像熊瞎子进了苞米地。如果不是兽医职业学院专科学历和2800的月薪拖了后腿,他其实拥有更广阔的的天地。

 

兽同志是用生命在玩“跳一跳”啊!

 

 

2

 

 

2018年刚过了三个月,西安就迎来了第30万名新西安人,这也意味着人口在以每个月十万的速度涌入古城。今年春节前,西安还召集500多户籍民警开誓师大会。和2003年广州公安开赶人的动员严打大会不一样,西安这次开的是抢人的“攻坚战”。

 

为安排一位女博士当场落户,求贤若渴的西安民警们调集警车接送,10分钟就完成魔幻般地闪电落户。


到城市去!建设社会主义特大城市!广阔城市大有作为!

 

抢人,是首要任务。

 

西安领导的目标非常明确,学习浙江,超越成都。对比已成为“新一线城市之首”的成都,西安的GDP还差了两个量级。 

 

“一带一路”战略,中央希望把龙头地位、举旗任务交给西安,但是我们承担不了或者没有理解透、没有发挥龙头地位作用,这样的话我们就没有完成这个任务。


于是他提出千万人口的目标。

  

2020年人口要到1200万。现在常住户口是1100多万。如果按照户籍人口1000万的话,从现在到2020年,户籍制度不调整,很难实现大西安的梦想。


 2018年仅仅过了3个月,西安的户籍人口就已经超过了930万,按照现在每个月十万的速度发展下去,今年11月就可以提前实现户籍人口1000万的目标。

 

2016年底,西安户籍人口还仅有825万。

 

16个月新增的105万人中,有60万来自西咸新区。新的领导认为,省市共建做大省会,是先进性经验。成都和杭州的1400万人口,都是这么来的。因此,2002年就已经提出但一直没有落实西咸一体化战略,迅速落地了。

 

西安户籍人口距离1000万还有70万的指标。城市容量有限,窗口总有关上的一天。毕竟,作为国内高校数量最多的城市之一,西安每年光高校毕业生就超过30万人。

 

新西安人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买房。

 

西安的朋友告诉你包叔,西安现在高层住宅基本上限价1.3万元/平米以内,如果不是限价,均价早到两万五了。

 

现在的西安,终于驱逐走了炒房客,满城都是刚需。

 

因为去年收紧供地,西安已经全城无房。一季度有30万人涌进西安,但是新房源供应量2万套,供应严重不足。随着人口的不断涌入,这样的情况,还将持续很长时间。

 

贾平凹在那本著名的写西安的书中把人分为十个等级,最后一种是: 

 

十类人主人翁,老老实实学雷锋。


 

3

 


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二十多年前,中国的城市就曾经有一场抢人大战。

 

1993年6月,针对海南的房地产泡沫,中央出台宏观调控政策,银根收紧,开发商鬼哭狼嚎,整个行业开始了长达5年的不景气。

 

几个月后,地方政府就想出了对策。有人发现,大连曾经在很多年前实行过一种叫“蓝印户口”的政策,降低落户门槛,对于投资的推动作用十分明显。

 

1994年2月,上海出台蓝印户口政策,来沪投资、工作和购买商品住宅的人,具备一定条件后,可申领蓝印户口。1998年,为了挽救坠入谷底的房地产,蓝印户口进一步放宽,只要在上海买一套10万元以上的房子就可以办理。

 

每年一万个蓝印户口指标很快就不够用了,到了2002年,前三个月就用掉了7000个指标。

 

上海之后,昆明、南京、深圳、武汉、杭州、青岛和广州也纷纷推出了蓝印户口的政策。

 

眼下的抢人大战比蓝印户口之战凶猛多了。西安的示范意义,彻底激活了各个城市的野心。耸立了几十年的户籍高墙,似乎一夜之间就坍塌了。

 

同时名存实亡的,是各个省级城市2017年推出的楼市限购政策。现在抢人的城市,大部分是去年加入限购的。表态很重要,但是地方政府的钱包更重要。

 

这是场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人口大战。

 

城市套路深,我要回农村。城市户口已经变得一文不值,某种意义上还不如农村户口值钱。

 

但原来捆绑在户口上的教育、医疗资源已经跟房子绑定了。房产证才是新的户口簿。原先绑定在户籍上的特权,之后要按资本分配了。

 

30万新西安人,这个城市的楼市为他们做好准备了吗?

 

2002年,上海楼市回暖之后,蓝印户口政策被塞回床底。盘点后发现,上海共办理了4.2万个蓝印户口,其中通过购房落户的占比88%,来投资和求职的金主和高端人才仅仅占了10%和2%。

 

在天津,蓝印政策带来的是周边区县空置率高企,买房就是为了“高考移民”。上海人也发现,办蓝印户口的大多是温州的鞋老板和山西的煤老板,都是为了将来孩子高考。

 

2009年上海楼市再次陷入低迷的时候。人民群众要求再次祭出蓝印户口政策救市,呼声越来越高,但是市政府已经不敢再用这一招了——不堪其重的他们,早已亮出了城市常住人口的底线了。


在各种求而不得的世俗欲望中,唯有食欲的实现是最轻易的;但是在所有的难受里,吃撑是最难受的那种。




本账号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账号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包邮区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