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分家在十月
政经社论

分家在十月


2008年12月,南京江宁房产局局长周久耕接受媒体采访时说:


江宁保本的房价应为每平米5200元,低于成本价销售的开发商应被查处。


这句话,改变了他的命运。


苦高房价久矣的网友们被激怒。他们通过网络搜索、照片比对,发现周局长戴十万元的江诗丹顿,抽1500元一条的九五至尊。


周局长很快落马。他被判刑11年,成为中国社交媒体时代第一位被人肉击倒的官员。


飞奔的中国楼市,在2008年第一次放慢脚步,各地迎来降价潮。标准普尔把碧桂园和富力都放进垃圾股名单里,地产圈里都在讨论这个问题:


他们能够撑过2008年吗?


那一年,沈阳万科降价,市领导把万科沈阳总经理叫过去臭骂一顿。


证都在政府手里。地产商如果不讲诚信,政府也不会对你们客气的。


周局长的落马,让南京政府坚持了十年的价格管制,出现一丝缝隙。政府开始尝试放开对定价权的完全管控。


有人因此评价,周久耕不仅把九五至尊搞停产了。他个人的一小步弯路,是南京房地产市场化的一大步。


2019年的秋天,中国楼市又迎来了一轮史无前例的严冬。又有官员撂出了周久耕那般的狠话。比这更狠的话,还被广泛写进了红头文件。


邳州、恩施等地都出台了文件,把楼盘的降价行为,定性为扰乱市场秩序。降价的开发商,也都被扣上恶意的帽子。


十年弹指一笑间,周局长前年也都出狱了。据说他在狱中写了一本小说。


当年瞬间让他成为众矢之的、千夫所指的事,如今已泛不起多少水花。

 

 

1

 

 

几天前,碧桂园道歉了。


在桂林临桂区区领导组织召开的会议上,碧桂园广西区域总经理欧宇做了自我检讨:


我们太激进了,没有全盘考虑市场影响……


事情的起因,是碧桂园在桂林市临桂区的楼盘剑桥郡降价,精装修住宅的价格从一个月前的每平米6800元,降到了5000元,还送车位。


因为这件事情,碧桂园在桂林的九个项目,被全部停止网签。没有网签的客户,全部被退款。


碧桂园进入桂林后,辛辛苦苦干了两年,一夜回到解放前。


在会上,碧桂园做完检讨后,万达、新城和恒大的区域负责人也表示不降价,要按政策来。区政府也表示,会体谅企业,之后会帮助提供低息贷款,在土地价格上也给予支持。


上一次碧桂园的道歉,还是去年因为安全事故的问题。你包叔的好友兽爷说:


要是A股也有这个道歉机制就好了。


临桂区政府指责碧桂园扰乱市场。问题的关键是,碧桂园其实没有低于成本价卖房。


你包叔查了一下,这块地是碧桂园从桂林当地一个开发商手中收购来的。这块地在对方手上囤了6年,当年买地的楼板价是446元每平米。


碧桂园接盘这块地的价格,肯定不会超过这个数字太多。当地政府也做出了“奖励”,旁边一块土地被碧桂园拿到了,价格也很便宜,楼面价仅仅为842元每平米。


几百元楼面价,哪怕碧桂园房价从6800元降到5000元,还送车位,依然有盈利空间。


碧桂园降价不是空穴来风。临桂区聚集了越来越多的开发商,房子却越来越难卖。2018年年中,比亚迪的云轨项目烂尾,这本来是连接临桂新区和老城区的重要通道,碧桂园也一直以“云轨站旁”为宣传噱头。交通利好被砍掉,项目受到很大影响。


但从政府的角度看,临桂区是桂林市大力发展的新区。碧桂园这样的企业降价,某种意义上,意味着新区的建设遭遇了挫折。


房价从来不仅仅是经济问题。

 

 

2

 

 

今天,一张图片在网上流传。图片说恒大要开始实施“仅次于2014年的主动基金销售策略”,7天目标销售600亿,杀手锏有两个:


其一、精装修全部卖毛坯价;

其二、付款50%,可以无条件更名。


人民群众怀着朴素的美好愿望,自己给恒大加戏。


这张编造的图片,骗过了很多人。大家都觉得,恒大要造汽车了,肯定需要大笔的钱。


实际上,恒大确实在9月25日召开了大会,公布了国庆的优惠政策。只是力度远远小于人们的期待,恒大在甩卖的,也不是住宅,而是商铺和车位:


国庆期间商铺一律六折;车位第二个半价。


好熟悉的“第二杯半价”。夏海钧前一段说恒大把房子做成了麦当劳,果然不是骗人的。


至于住宅,恒大没有明确降价,而是以员工房的名义对外销售。所有的营销和代理人员都会对客户说:


我手里有一套恒大福利房,要不要了解一下。


说这话的时候,销售一定会配上忍痛割爱的难受表情。


这件事情最假的地方是,懂事的恒大不会在这个时候明目张胆地降价。


就算是帝国主义,也是爱向市场伸出无形之手的。1971年,尼克松就通过电视演讲宣布,美国的工资和生产资料价格冻结90天。


依然在投资房地产的人,需要意识到这只无形之手。即便是价格很诱人的笋盘,未来以什么样的价格脱手,不完全由市场说了算的。


很多人认为,二手房反映了真实的市场。这种看法也是片面的。


在北京,有一段时间高房价房源不许公开网上挂牌。一些城市出台的限售政策,初步证明了政府是有能力管制二手房交易的。


很多城市的二手房价格,已经掉下来了。与新房价格的剪刀差,正在飞快地缩小。


过去几年的大涨,普通人都被好好地上了一课。大家都被摇到房就赚钱、买到房就能暴富、房地产一本万利的美梦迷惑过。


现在,时代的压路车到底还是压碎了这个幻梦。


过去两年积攒起来的泡沫,正在被慢慢撇去。一线城市二手房市场继续量价齐跌,很多前两年入市炒房的人,资金链压力之下,都贴上了“甩卖”的标签。


一个2017年托关系买到最火限价商品房北京昆仑域的朋友,最近正发愁怎么把房子处理掉。而他的很多邻居,正在为“围墙”鼓与呼。


房住不炒的当下,炒房人的美梦,碎成了漫天的星辰。

 


3



曹德旺说,马云是错误的,中国有消费能力的人口不是13亿,而是两三亿。

房地产调来调去,和大多数人是没有关系的。


7月份,洛阳市民在网上投诉:


洛阳房价涨幅全国第一,不知道政府有调控措施没?


四天之后,房管局就有了回应。他们将对地产项目实行价格申报指导制度,以2019年4月签约均价为基准价,新盘不得高于这个价格。


价格管制,因人民内部矛盾而起,又催生了新的矛盾。


在杭州,政府对于价格管制和时机把握已经非常有经验。


比如杭州热门板块申花的价格管控红线一直是5万。哪怕拿地价4万元的沁园,2018年也只能拿到49500元/平方米的预售价格。


所以当今年年后,沁园相继拿到了54000元和64000元的预售价格时,很多同行都认为春天来了,限价会就此松动。


与沁园相距不远的金茂府也想要更高的预售价。但失败了,他们拿到的预售价,不到五万元。


不服气的他们,据说向相关政府部门举报。有关部门最终决定让沁园的开发商,退一部分差价出来。


2015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中,提出房地产开发企业应顺应市场规律调整营销策略,适当降低商品住房价格。


中央明确鼓励降价。媒体去问南京的开发商对这个倡议怎么看,开发商连连摆手:


我们暂不具备降价条件。


现在,开发商没有选择了。他们既不能涨价,也不能降价。这种精确到毫克的平衡,让他们有点无所适从。


管清友前几天在微博上说:


一个地方发展的关键是激发民间活力,政府之手要用于服务。


有些事情当下看起来像是解决了。但其实,流失的热情,可能很难回来。


2019年的最后一个长假马上就要来了。是不顾一切促销逃生,还是听周局长们的话,维持市场秩序稳定,熬到春天降临,对于多数开发商来说,现在竟然真成了一个问题。


融资受阻,负债高企,金九银十稍纵即逝。


留给他们思考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昨天,周杰伦新歌MV里的奶茶店在上海开业,黄牛很快出动,一杯奶茶被炒到300元,还有黄牛出租奶茶用来拍照,50元一次。


上海黄浦派出所的民警很快出动,与奶茶店主商议。很快,店主宣布当天只限量供应200杯,而且不允许打包,顾客买到后需要立即插管开封。在民警的注视下,一些黄牛只能忍痛把吸管插进去。


酒喝不炒,鞋穿不炒,奶吸不炒。雇了人在煎饼摊前排得人山人海的兽爷,现在也慌得一批。

 

珍爱包叔,顺手点赞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包邮区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