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关于武汉肺炎,有个被忽视的真相

关于武汉肺炎,有个被忽视的真相


在说武汉肺炎之前,我先来讲一个康熙的段子。康熙他爹顺治由于罹患天花即将归天,而皇位到底传个哪个儿子还在踌躇中。这时皇帝的亲信,德国传教士汤若望被召到天子榻前。他建议传位给8岁的玄烨,理由是这孩子当年得过天花后来痊愈,再得天花的可能性极低。


 

于是,顺治点头,把江山给了这个有天花抗体的儿子玄烨,也就是后来的康熙大帝。他还有个外号——康麻子。据说,那会儿得过天花痊愈的人脸上会有麻子,足见天花是一种多么可怕的病毒。

 

没错,我打算聊聊天花。顺治因天花病故其实也不算太冤,早在公元前1157年埃及法老拉美西斯五世也是死于天花,此外还有:

 

  • 英格兰女王玛丽二世;

  • 俄国沙皇彼得二世;

  • 法国国王路易十五;

  • 西班牙国王路易斯一世。

  ……

 

天花的毒性可比今天我们遇到的新型冠状病毒要腻害多了:

 

  1. 通过飞唾、接触感染,只感染人类。潜伏期为12天(7-17天);

  2. 初期症状包括:高烧、疲累、头疼、心跳加速等类似流感的症状;

  3. 2-3天后,脸部、手臂和腿部会有典型的天花红疹。在发疹的初期,还会有淡红色的块状面积伴随疹子而出现;

  4. 即使好了,脸上也会有化脓结痂后的麻子,更有甚者会因角膜溃烂而致盲

 

和天花这种可以毁容的超级病毒比,武汉肺炎简直就是虫子。然鹅,这种耸人听闻的病毒却在1980年被世界卫生组织(WHO)宣布被消灭。

 

菠菜站在天花的角度感叹一句,由于自身毒性太强,被人类发现了亲戚牛痘。然后被大面积接种疫苗,最终这么高能的病毒整个族群就被连锅端了。故事的结尾,肆虐千百年的天花病毒从此绝迹,只有少数样本在美国和前苏联实验室里。因此,咱们总结一个道理:

 

  • 假如病毒毒性过强,病患很快死亡,伴随着宿主的死去这种病毒自己也会从地球上消失;

  • 假如病毒传播性过轻,不能让病患打喷嚏咳嗽,它自己也传播不出去,病患生老病死,它也就绝迹了。

 

上帝在空中给冠状病毒画了一道门,让它两者兼顾去繁衍。与它的近亲SARS比,武汉肺炎毒性稍弱,而潜伏期更长,传播性更强,再叠加上春运……简直是一种“完美病毒”!

 

达尔文的棺材板震了一下,在进化的十字路口,这种冠状病毒的族群选择了先传播再不断变异。逗比的想,病毒具有互联网思维,先占领市场而不是感染一个死一个走这种高端路线,人家玩的是妥妥的下沉市场,薄利多销。

 

菠菜还有一个问题,这玩意是自己在大自然中进化的,还是人为干预的结果?请原谅,我确实看到了不少论调把矛头指向了病毒战。这几天我感觉每天都活在《生化危机》里,吓得宝宝都不敢开防盗门,连外卖都不敢订,在家煮面。


 

咱们接着来看看,当年人类智斗各种病毒的几场战役的精彩画面(以下都是谣言):

 

【尼日利亚】:疫苗是犹太人和基督徒用来让穆斯林妇女不能怀孕的生化武器;

【中国】:疫苗用的毒株是经过美国技术加强的,用来残害中华儿女优秀基因的;

【英国】:接种麻腮风疫苗能导致自闭症;

【英国】:种过牛痘疫苗的人们会长出牛角、牛毛;

【学界保守派】:推广疫苗种植违反自由意志。

 

当时民众讽刺接种天花的负面宣传画


当然,关于SARS至今还有谣传说是对岸针对我国人民特定基因研发的生物武器。


 静下心,看完这段视频(我爱国也爱真理)


曾经,我也迷茫过,怀疑过。于是,就在今天早上,我骚扰了一名还在假期中自娱自乐的生物学博士。作为一枚科研汪,他很负责的嘲笑了我的无知。病毒是族群集体自然进化的不存在被人为编辑的可能。本次病毒是RNA病毒,极易变异。最初可能不是人传人,但后来发生了人传人,其实就是一种“变异”。

 

听到这里,本宝宝脑子里的画面都是丧尸。


 

然鹅,学霸又说道:你们没看报道吗?已经分离出毒株,下一步就是寻找靶点,然后进行灭活实验。有了灭活的方法,至少死亡人数会下降。没人致死,公众的情绪就会平复。


 2019-nCoV毒株图像


我接着问:电影里不是要找到宿主的血清吗?这样才能弄到具有特异性的抗体……

 

学霸继续回答道:那是后面研究疫苗的步骤,灭活(类似骨髓灰质炎灭活疫苗)是最短的那条路。病毒会不断迭代,疫苗也会跟着迭代。最初那个宿主可能是蝙蝠,中间宿主可能是蛇或者狗,这还需要进一步研究。或者,出现确诊后自愈的病例,也可以从自愈患者身上提取血清。但从控制现阶段的传播而言,关键是先救人。

 

菠菜还是费解一件事,既然官宣53度紫外线都是这种武汉肺炎病毒的天敌,那么他们吃中间宿主的时候不是加热过的吗?

 

学霸爆笑道:这个53度是在实验室特定条件下的,需要持续53度以上温度并有一定压力下,而不是一到53度马上死。受热不均匀会造成物种间的感染。所以,要高温高压才能彻底灭菌,别死卡在53度上。

 

我瞬间石化了,感觉到自己就是一个识字的文盲。今天烧脑了一天,查了很多论文,总体感觉很讽刺,这种病毒实在是太原始了,单链RNA!人类进化到现在双链DNA居然被这种生物打败。或许,这是自然的惩罚。

 

学霸还特别发微信叮嘱我,人家病毒在地球上存活40多亿年,人类才存在了几百万年(440万年,我查的)。

 

人家那不叫原始,叫资深(笑)。

 

虽然被鄙视了,但我对新型冠状病毒反而不那么恐慌了。我相信离全面控制疫情,脚步越来越近了。所以,别以为这是什么基因武器,都是自己吃野味吃出来的。

 

No zuo no die,宇宙守恒了。


彩蛋:今天公众号后台回复“健康”二字,可得到一张神秘图片。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菠菜的星空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