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关于成都大学事件,摆几个事实

关于成都大学事件,摆几个事实

两袖清风无人问,以死明志天下知。

——致敬毛洪涛先生

成都大学事件的调查结果一出,大家都分化成两批。

一批人认为有猫腻,说不通,是在捂盖子,觉得毛先生白死了,这个世界很令人寒心。

一批人认为这样大的关注度下,不敢有人捂盖子,事情真相即如此,不要被先入为主立场代入,不相信政府陷入塔西佗陷阱。

网民,瞬间分化了。

你是哪批人呢?

关于两方人的论战,有很多,彼此争论的地方,有很多,这里,岱岱不想试图弥合这两方人的观点。

因为这两方无法弥合,只能是一个错一个对。

所以,岱岱认为,岱岱不应该站在某一方,阐述其观点然后驳斥另一方。

岱岱应该尽可能的找到两方都认同都看到的事实。

摆出这几个事实,让大家自行吸收分析。


1、毛先生没有留下翔实的检举证据

这一点,是最关键,也是最紧要的一点。

毛先生以死明志,检举揭发校长,我们很叹息。

然而,我们只看到朋友圈的一篇长文,并没有看到翔实的有资料支撑的证据。

比如说校长排挤走三位书记,的确成都大学有三位书记的任职调动清晰可见,但其中的细节以及证据毛先生并没有提供多少,调查组给的调查结果也是他们并不承认是因为被排挤而调走。

比如说在校内拉拢山头搞独立王国,几个副校长的确是和校长一个大学出来的,负责后勤的的确从履历看也是校长以前带过的人,但也依然没留下足够实锤的证据,调查组也是查无实据的说辞。

比如说校长贪污受贿中饱私囊,成都要申办2021年大学生运动会,成都大学是主要承办方,很多项目工程,里面的想象空间是很大很大,然而毛先生在朋友圈的长文并没有列出具体的嫌疑项目和商人对象,调查组查后也依然不置可否。

这点是事实,不管是哪方都得接受认可的事实。

关于这点事实,有两个可能的分析。

一个可能,是毛先生毕竟只待在成大一年,他可能听过很多这类现象事情的风言风语,但那些仅仅是风言风语,不是真的。

另一种可能,那就是风言风语是确有其事,但他不是刑侦出身,在一年有限时间且手脚受缚的情况下,没能收集到有说服性的实锤,没能提供清晰的侦查方向。

可能正是这个原因,更加压垮了他本就憔悴的身心。

毕竟,如果他握有足够证据,他可能就会走正当合理程序揭发检举,而不是举身赴清池,让他用生命为燃烧推动事件引起注意得到解决。


2、以死能明志,以死不明智

毛先生用结束自己生命的方式,毫无疑问,是两方人都难以接受的。

一方是认为毛先生死的悲壮,死的可惜,就算最后正义来到了,但是我们失去了毛先生,付出的沉痛代价让我们心痛,先生不该用这种方式。

另一方认为调查组既然查无实据,那毛先生就更没赴死的必要了,而且从历史上就知道组织反感这种极端方式这种脆弱意志,这种方式让各方都很被动,不明智不会被提倡。

对调查结果存各种态度的各方,几乎找到了一个难得的共同点,那就是毛先生选择这个方式,实在不明智。

以死能明志,以死不明智


3、派出的调查组级别

这个调查组的级别,没有争议,就是市级别。

这个调查组级别搞市级别,是否合适,很大争议。

我们都知道,成都大学是四川省和成都市共建的大学,是市属大学,学校按照副厅级建设,所以校长为副厅级。

这个级别搞调查,按惯例是同级别监管的。

所以,派的检查组是市级别,没毛病。

但是,那是按惯例。

江苏发生一个工厂的爆炸事件,按地区政府级别不过是区级,企业也不是什么大企业,怎么中央要派出钦差大臣部委级别的调查小组呢?

山东苟晶案不过是县城背景的人在背后,大学级别也不高,怎么山东派出省级的检查组呢?

一言以蔽之:

因为事情严重全国关注

所以高度重视跨级调查

毛先生的成都大学事件,背后直指高校体制,其舆论热度更引爆全国,很明显,已经超乎成都四川一地之影响,已经不是按寻常惯例搞同级调查组能行的通了。

不管是上面为了回应全国人民关注展示对此事的重视,还是地方上考虑避嫌主动回避,这都应该是至少省级调查组出动,而不是市一级。

毕竟,那些调查组的组长都是成都市的,可能在人际关系上会和当事群体有重叠,而且组长级别都和校长一样。

当然,很多纪委巡视组组长级别都不高,但能掀翻省部级老虎,这是因为他们有中央光环,有尚方宝剑,同处一市的调查组无法与之比拟。

所以,我们掰碎了分析后,能发现这个事实背后的事实。

这次的调查组,是市一级

市一级的调查组,不够看


3、2021年成都举办大运会

这里,岱岱先不例证事实,而是荡开一笔,讲一个故事。

《人民的名义》拍得的很好,很生动写实,其中,京州市副市长丁义珍出事了,高层开会讨论如何处置他,京州市一把手李达康提出,丁义珍负责京州市矿产资源整合的项目,和很多商人打交道,如果丁义珍一下被拿下,那商人就要人心惶惶,可能撤资,京州项目很多就会停掉,之前李达康仕途中,所以李达康建议缓缓图之,不打草惊蛇。

最后,有人给丁义珍通风报信,丁义珍得以成功潜逃。

当时负责反贪的侯亮平以为李达康和丁义珍是一伙的,后来发现其实两人并无利益纠葛,只是项目的成败和李达康的官帽子有切身关系,所以李达康才会帮丁义珍说话,其实是想帮他自己。

岱岱讲这个故事,并非无的放矢。

上面写了,2021年成都举办的大型活动,就是大运会。

很多主办场地,就是成都大学。

负责很多项目工程的,就是校长。

大运会就在近在眼前的2021年8月,就在成都,而大运会的成败好坏,和很多人的仕途政绩挂钩。

那些人,处于利益考量,可能像李达康一样,并没和丁义珍坐一条船,但依然选择向上面保了一把丁义珍……

这里,岱岱只是摆出成都21年大运会和成都大学之间紧密联系的事实,其中分析,​瓜友自行取舍。


4、四川震荡过

四川其实,震荡过。

因为周老虎。

周老虎石油系统出身,去了四川,带去了一些人,走了后又在四川留下了一帮人。

所以老虎一倒,四川地动山摇。

当然,四川还没有山西那样,塌方式腐败棍扫一大片枪挑死一片,也没有广东那样,三天干死一个厅官几年干死四百多厅官,那样彪悍的战果。

可以说,山西和广东的反腐,是“一张蓝图画到底”,是我们“反腐反到底,送佛送到西​”的实践,而四川这个,倒是比较类似“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的戛然而止。

搞了,但搞到一半,停了。

所以,四川官场​的维稳意识,特别强。

四川是18th后首先动荡的省份,然而没送佛送到西,紧张的缓了一口气,然后眼看着山西广东接连上演大戏。

所以,他们对动荡的心有余悸,和对稳定的极致追求,我们​可以了然。

然而,这几年的川省的表现,似乎在告诉我们,要认真实践那个真理:

反腐反到底

送佛送到西


点击关注

见字如晤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