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你比四环多一环
政经社论

你比四环多一环


1997年,国际化大城市帝都的机动车保有量,终于达到了100万辆。


虽然型号大多是桑塔纳、捷达和夏利,不过拥堵开始出现了。帝都开始有了“马路停车场”的称号。


没多久,北京2008年奥运会申办委员会成立。如何保证交通顺畅,成为组委会考虑的一件大事。


2000年,北京第一条环城高速公路——五环路动工了。三年后,五环路全线通车,这是2008年北京奥运工程第一个建成的项目。


规划五环的设计者可能没有想到,五环不仅仅是一条公路。


时间上,它把北京切割为21世纪之前和21世纪之后;空间上,它把北京切割成五环里和五环外两个世界。


“你的公司在几环?你住在北京的几环?”


黄铮在谈到拼多多的竞争力时,会用一句话总结:


我们的核心是五环内的人看不懂的。


拼多多的上市让人们听到五环外的潮汐。


这里藏匿着别墅、私人会所、涉外学校和城里人的第二三套房产,也居住着几百万村民、打工者、暂住者。


这里是流浪狗帮派斗争的地盘,也是许多打拼者在北京的第一个家。很多人以这里为起点,和环内发生着各种关系,试图把自己嵌入这个城市。


这里也充满着希望,这里也在创造着北京的历史,这里更在建立新的社会,和美学秩序。

 


1

 


望京是五环附近的第一个奇迹。


八十年代的望京,到处都是农田和窑坑。到了麦收季节,一片秋波景象。别说交通不便,很多人提起“望京”这个地名,都一脸迷茫。


附近的村民,更喜欢用“西八间房”代称望京。


1994年,城市规划西八间房将建成大中型商业文化服务中心。村子开始拆迁,西八间房的村民们,也慢慢转为“非农”户口。


平房不见了。随之而来的,是一栋栋楼房。


没有了土地的村民和早期的北漂一样。早上“进城”上班,晚上回来居住。望京也成为北京最早的“睡城”之一。


1998年亚洲金融风暴来了。韩币大贬值,望京离机场近,房价便宜,一些韩国公司就把员工宿舍安置在这。


上世纪末的望京,基础设施薄弱,有韩国留学生在望京马路上看到同时奔跑着的马车和奔驰,忍不住感慨:


中国真是一个神奇的国家,19世纪和20世纪共存。


随着望京配套设施不断完善,更多的韩国人选择在望京周边买房,望京也逐渐多了一个标签:韩国城。


中国人民富起来了,房价也突飞猛进。又一轮美国金融危机爆发,望京韩国人数量首次大幅下滑。很多韩国人不得不离开“生活压力比较大”的望京。


大拆迁也来了。作为入京门户,望京2009年迎来全新发展机遇。地产大鳄们相继拍地,进驻大望京商圈。潘石屹的望京SOHO在成为北京地标的同时,也留下一段关于风水的笑谈。


真正奠定望京今天“北京第二CBD”地位的,是2011年北京“十二五”规划。曾经的西八间房,被定位为高端国际科技商务创新城市综合体。


美团、阿里巴巴、苹果研发中心、奇虎360、陌陌、携程等互联网公司相继入驻。码农们取代了韩国人,推动望京成为北京最有活力、房价最高的区域之一。


昔日的城乡结合部成为一段传奇。不过北京的变化还在五环周边不断上演。北京楼市过去二十年的疯狂史总结为一点:


先上车的,都赢了。


 

2

 


也是八十年代,新修的京津塘高速路从亦庄穿过,嗅到商机的台商黄顺兴找到当地官员,签订了在亦庄建立外向型为主经济开发区的意向书。


黄家在台湾就是靠高速公路起家。这次打算在京南复制自己的成功模式。


人算不如天算,黄顺应在台湾玩股票玩过火,资金链断裂,开发亦庄的计划,也因此成为镜花水月。


同样盯着亦庄的不仅是民间资本。政府也在寻找北京的城市经济增长点。


1990年7月的一天,当时的副市长张百发在亦庄官员的陪同下,冒着炎炎酷暑前来考察后,说了一句:


多好的地理位置,我对这片土地是一见钟情。你们看如何?


大领导都这么表白了,周围同志们自然一齐堕入了亦庄的爱河。


第二年,北京开始筹建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三年后,升级为为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


当初亦庄的众多小村落,逐渐演化成为“北京亦庄”这个国际化产业新城的一部分。老平房变成了现代化的工厂。难怪贝聿铭曾说:


对于一个城市,重要的不是建筑,而是规划。


实际管辖面积60平方公里的亦庄,去年对北京工业总产值增长贡献率是50.8%。


今年年初,亦庄新城规划草案公布。新规划里,亦庄新城范围约225平方公里,台湖高端总部基地在内的一部分通州地块,也纳入其中。


亦庄新城将在2035年建设成为世界一流的产业综合新城。


在过去,通州人称自己是住在“通县”,把进城叫做“去北京”。但如今,通州才是北京了。


2019年1月10日晚,北京市委和市政府牌匾从原址摘下,移交北京市档案馆馆藏。北京市政府办公地址正式搬至通州,北京一路向东,终于迈进了“通州时代”。


以后首都是首都,北京是北京。


2015年开始,通州就进入住宅短缺的状态。过去三年只成交四块共有产权房土地。土地供应紧张、购房资质限制,使得通州副中心的住宅变得稀缺。


2019年初,万科与平安联手竞得通州台湖0094地块。喜欢追着城市发展新中心“造城”的万科,又一次准备在东五环附近深耕了。


北京万科已经在台湖深耕七年,累计开发近百万平米。这一次,他们要在这里做一个“城市之光”。


之所以项目命名为“城市之光·东望”,寄托了台湖区域先行者万科在北京一路向东之后,对台湖及东五环未来的期望;也寄托了他们要给新一代年轻人带来更好生活的期望。


这也是通州三年来供应体量最大的一个商品房项目。规划上看,未来两年内,台湖板块似乎也没有土地供应。近期入市的5个地块,也都是金融商业商务用地。


台湖还是北京东部重要交通枢纽。在通州副中心发展过程中,还将分担部分副中心属性。全北京可以换乘最多的地铁线路17号线,从台湖穿CBD而过,串联三城一区,链接了北京东部三分之二的GDP。


台湖的房价曾一度站在7万元大关之上。不过作为副中心即将入市的首个限竞房项目,万科城市之光·东望的销售均价每平米仅5万元出头,几乎与周边二手房相持平。


众多万科老业主已经开始围观了。


德国诗人海涅曾说,整个法兰西都是巴黎的郊区。


五环内外,时刻都在发生着各种各样的故事,也正是无数个人的故事,串联起北京的不同面。而这些,都是北京。


十多年来北京五环内外的故事,让我想起了岳云鹏的那首歌:


终于有一天,你会修到七环。修到七环怎么办,什么都不管,我就是要上五环。


现在,上五环的机会,来了。


珍爱包叔,顺手点赞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包邮区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