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伯克利黑帮”的罪恶!
政经社论

“伯克利黑帮”的罪恶!

大家看到伯克利,第一感觉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有关?确实如此!
“伯克利黑帮”就是一伙经济学家,在美国福特基金会资助下,在美国著名大学里接受经济学教育并获得学位。他们一群人垄断印度尼西亚经济政策制定执行权力,给数亿人口的地区大国印尼,造成致命伤害!
印尼人口已经2.7亿,用不了多久就变成3亿人口大国。现代印尼历史上,曾经40年被一伙美国培养出来的自由主义经济学家肆虐,造成无可估量惨痛损失。

如此冷冰冰现实,惨痛历史经验教训,耐人寻味其实未必已经远去……有没有纯粹经济领域的类似”伯克利黑帮”团伙,操纵有的国家经济金融命脉?!

印度尼西亚全境

?伯克利黑帮”由来

印度尼西亚有这样一批新自由主义学者:他们20世纪50年代后期至60年代初期在美国福特基金会资助下,被送到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接受培训。

他们后来回国并在1965年军事政变后长期执掌印度尼西亚经济金融大权并推行新自由主义,在四十年时间里,给印尼的经济金融带来了沉重灾难。

这过程中,这伙人相互勾结彼此掩护,致力于推行美国所培训灌输的经济金融方针政策,因为他们所具有的类似于黑帮性质所作所为,被印尼经济金融界和国际经济金融界,称之为”伯克利黑帮”而臭名昭著!

要说清楚他们由来,就不得不说策划和推动造就“伯克利黑帮”的美国福特基金会及其幕后的中情局。很多人把福特基金会、洛克菲勒基金会和卡内基基金会等看成是中情局的马甲,事实确实如此,尤其是福特基金会。

1936年成立的福特基金会,二战后与中情局紧密合作,充当中情局马甲角色。美国学者詹姆斯·彼得拉斯认为,福特基金会与中情局合作是“一种深思熟虑的、有意识的共同努力,旨在加强美帝国的文化霸权,削弱左翼的政治和文化影响
1966年中情局一份研究报告强调,”货真价实”的基金会,如福特、洛克菲勒和卡内基基金会等”是最好的,也是最不易被怀疑的资助掩护机构“。福特基金会董事和官员大多与中情局的关系密切,有些人本就是特工。以基金会工作人员名义活动,为了掩盖特工身份。

显然,所谓”伯克利黑帮”并非特指全部出自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印尼经济学家金融学家,而是泛指接受美国福特基金会等美方势力策划推动参与美方培训并忠实执行美方经济金融政策的那伙人。

“伯克利黑帮”的经济思想根源,无疑来自于美国有意识灌输和熏陶培养。二战后美国为主导的西方表面看是经济学界,实质上是政治经济社会综合性的一套被称为“华盛顿共识”的新自由主义政策。

这套政策貌似公平和中立,实际得到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和美国财政部背书,还得到诺贝尔经济学奖之类的貌似公允加持,成为美国推行经济霸权和变相经济殖民的工具,变相抢劫发展中国家发展成果。

?历史选择了印尼?

17世纪东南亚,是荷兰人肆无忌惮横行霸道之地。大家有印象的话,该记得彼时荷兰曾经把手伸到台湾,清军入关之后势如破竹横扫大江南北。败退的明朝势力余部,郑成功收复台湾,正是赶走荷兰殖民者。

大家到厦门旅游时候到鼓浪屿参观,还有郑成功纪念场所,有郑成功事迹和仗剑遥望台湾岛大型塑像。

印度尼西亚就没有这么幸运了,从17世纪早期至20世纪40年代早期长达三百多年时间里,印尼长期是荷兰殖民地,1942年至1945年又被日本占领,直到二战结束才宣告独立。

与印尼同病相怜的菲律宾,也是长期被荷兰殖民,又被西班牙殖民,再后来美国从西班牙手里抢走继续被殖民,二战期间被日军占领殖民……近代菲律宾就是一部被殖民历史。

1945年日本投降后,印尼爆发八月革命,1945年8月17日宣布独立,成立印度尼西亚共和国。印度尼西亚独立后,先后武装抵抗英国、荷兰的入侵,发动了三次独立战争。

1947年后,荷兰与印尼经多次战争和协商,1949年11月签订印荷《圆桌会议协定》,印尼1949年12月27日成立联邦共和国参加荷印联邦。这时候和新中国成立相差一个多月时间。

1950年8月印尼联邦议院通过临时宪法,宣布成立印度尼西亚共和国,印尼成为联合国第60个成员国,1954年8月印尼脱离荷印联邦。这个过程可见,荷兰英国都妄图继续殖民印尼,结果败于人民反殖民战争。

印尼共产党1920年5月成立,比中共早一年多。1927年元旦,苏门答腊西部爆发大起义。荷兰殖民主义者在国际帝国主义支持下,残酷镇压人民起义。起义被镇压后,荷兰殖民者实行白色恐怖统治,宣布印尼共产党“非法”,解散所有工会。有20000人被捕,4500人被杀害或监禁,1000多人被流放到苦役营。

1942年3月,日寇击败荷兰,印尼被日军攻占。印尼共产党发表声明,号召人民起来斗争,建立各种反法西斯组织,利用各种形势展开地下活动。

从1943年起,印尼共产党在爪哇、南安、三宝陇、新卡巴尔、苏门答腊等地,发动武装起义,同时在日本所征募的伪军中也组织起义。这些起义虽然没有取得重大胜利,但积累了斗争经验,扩大了抗日影响。

1945年8月日本投降后,印尼爆发资产阶级民主主义性质“八月革命”。印尼共产党和其它进步团体一起动员组织群众,收缴和接受日寇武器武装自已。可惜后来交出人民武装,革命果实落到资产阶级手中。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全世界人民反对帝国主义、殖民主义的斗争云起云涌如火如荼,很多殖民地人民摆脱帝国主义控制赢得民族独立解放。

当年印尼共产党有300万党员(仅仅少于苏联和中国的共党人员规模),外围组织有1700万人,显然是印尼政坛具有影响力的政治力量。

美国领头在全世界围堵共产党红色势力,侵入东北亚朝鲜半岛战争、武装入侵台湾支持蒋介石盘踞台湾与大陆对抗、武装支持法国继续殖民越南老挝柬埔寨(后来美国佬直接出面开启越南战争)、豢养资产阶级势力遏制和围堵红色势力影响。

当年快速崛起的重要国家之中,印尼、印度、埃及、缅甸、南斯拉夫都是风头真劲的翘楚。印尼苏加诺、印度尼赫鲁、埃及纳赛尔、缅甸吴奈温、南斯拉夫铁托甚至越南胡志明都是声名显赫的风云人物。

印度尼西亚民族主义情绪非常浓厚,当时深受人们爱戴的总统苏加诺借助社会情绪,在1957年开始国有化那些荷兰资产,并成功地挫败了美国人支持的叛乱

1956年苏加诺访华

?米帝的迂回进攻

米帝早就计划好了太平洋地区”秩序”,冷战开始之后,为了遏制共产主义运动在新独立的亚洲国家的发展,米帝以启动教育项目为重要手段,培养亚洲的盟友来完成战略目标。

米帝从50年代早期就开始寻找,在印尼社会结构中有名望、富有、并处于领导地位的那个阶级,并加以培养、制造出一个“现代化精英集团”。

1954年,福特基金会发起“使印度尼西亚现代化”的项目,刚开始时是麻省理工学院和康奈尔大学承接该项目,最终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合作。

米帝豢养培植亲美经济学家目的非常明确–就是为在苏加诺下台以后的印度尼西亚准备领导人。项目当地合作伙伴是–雅加达大学经济学院,培训项目取得成功,培养了40名左右印尼经济学者。

上世纪五十年代,不仅印尼国外的反帝反霸革命斗争风起云涌,印尼内部的改革呼声也不断高涨。代表普通劳苦大众利益的印尼共产党等势力,越来越强大,米帝已经无法通过和平选举手段来遏制红色势力膨胀。

米帝因此并不止于训练经济学者为操控印尼经济大权做准备,同时盯住了印尼军方,在1957年苏加诺开始实施进步政策时,印尼的富商和地主阶层党派和一部分心怀不满的军官搞了“外岛叛乱”,支持叛乱的印尼社会党和玛斯友美党被取缔,平叛中起决定作用的陆军将领权势迅速膨胀。

1965年开始,在米帝莱文沃斯军事基地、布拉格军事基地培训了4000左右的印尼军官;哈佛大学和时锡拉丘兹大学在几百位印尼军官学习如何维持一个大的经济体或者军事组织的技能;米帝国际发展署在菲律宾和马来亚帮助培训和装备了印尼的警察系统。

1965年,时任陆军战略司令部司令的陆军少将苏哈托趁火打劫出手,实质性的军事政变,取得了印尼国家绝对控制权。苏哈托依靠米帝强硬支持,开启了长达32年的军事独裁统治。

也就1965年,苏哈托成功把一场军方内部所谓”政变”,演变成一场针对印尼共产党及其同情者的大规模屠杀,据估计有50-100万人被杀害,印尼血流成河。同时无数华人华裔被屠杀!中国和印尼关系随后被冻结,直到1990年才恢复。

终于,在米帝幕后策划怂恿支持下,印度尼西亚被美帝势力操控,所有的民主自由说辞被军事政变和血腥屠杀替代,军事独裁就是美帝最爱!同期军事入侵和制裁古巴、支持智利皮诺切特军政权,如出一辙。

?“伯克利黑帮”套路

伯克利黑帮效忠苏哈托军事独裁,其成员占据了政府经济部门要职,同时还充当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以及美国财政部向政府施压的渠道。

他们推行的,是国际金融机构和美国财政部所喜欢的“华盛顿共识”的新自由主义政策。这些政策看上去似乎既公平又中立,但在这些教科书式的、简单的、自由放任的政策后,是霸权者的经济和政策利益

伯克利黑帮以新自由主义为武器,积极推行私有化,造成权贵集团对国有资产海盗般的抢劫,为西方发达国家以极其低廉的价格购买发展中国家宝贵的自然资源和国有企业提供了机会

伯克利黑帮本身通过政府支持,相互任命为官僚垄断企业董事会成员以及印度尼西亚银行、财政部和国家发展计划署等部门交叉任职发家致富

伯克利黑帮推行私有化改革,耗尽国家资源,印尼森林被砍伐殆尽,石油资源储备被开发得所剩无几,国家欠有大量债务,贫困问题仍然困扰着印度尼西亚,甚至无法满足成成千上万人印尼人的基本生活需求

伯克利黑帮所作所为祸国殃民,给印尼人民造成沉重苦难。当面对别人指责时,他们总是说,出现这些问题是因为当政的苏哈托总统没有经常听他们的意见,也没有完全按他们所说去做,否则所有事情都会变得很好!(这与某国某些人说“改革中出现的问题只有通过深化改革来解决”何其相似)

苏哈托政府确实是一个腐败和残酷的政府,裙带风和渎职行为发展到印尼历史上从未有过的程度。但事实是,“伯克利黑帮”制定了经济战略和政策并且负责组织实施,大量失败都是他们一手造成的。他们在为其主人服务的32年中享受了各种权力和特权。

伯克利黑帮推行战略和政策总把印度尼西亚利益置于美国霸权之下把全球资本主义利益置于国家民族利益之上(与“救美国就是救×国、救欧洲就是救×国异曲同工”),使印度尼西亚制定法律战略和经济政策时处于依附地位。伯克利黑帮从来没有明白“华盛顿共识”并不是被设计来帮助发展中国家振兴经济,相反是用来为华盛顿政策制定者背后强大经济利益集团服务的。

  “伯克利黑帮”自认为是这个国家知识精英,控制了国家学术研究机构,占据各部门要职,独享学术界各种好处,而那些有智慧并能独立分析问题的学者则被排斥在外(和某国的多少人论坛似曾相识)。

伯克利黑帮控制的研究机构经常得到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美国国际发展署以及其他国际捐助机构的经费支持,所以这些机构的研究结果总是支持“华盛顿共识”和国际代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的路线。

通过这种机制,那些华盛顿机构的建议被作为国家政策介绍到印度尼西亚政治经济建设讨论中,连大众甚至那些政治精英都被欺骗了,以为这些机构撰写的经济研究报告都是独立的和客观的(东方大国印度的国研中心和世界银行联合发布研究报告,看到类似影子)。

为保证新自由主义政策在印度尼西亚的推行,伯克利黑帮费尽心机,不遗余力,利用强大国际背景,迫使政治家听从他们政策建议,推行他们制定的经济改革方案。

然而由于伯克利黑帮本身的腐朽性,必然导致失败和破产,因为他们只代表国内强势的特殊集团和支持他们的美国霸权者的利益,而给印尼广大人民带来的只有灾难。

雅加达大学经济学院逐步被改造成为了一个美国式的经济学、统计和工商管理的学院(在东方大国印度,也能看到很多这类被改造的米式学院)

伯克利黑帮在苏哈托政权垮台之后,仍然实质性操控印尼经济政策,直到2006年左右,比苏哈托军事独裁政权寿命更久。

伯克利黑帮主要成员

?伯克利黑帮罪恶

从1966年到2006年,印尼的经济政策的制定者们始终没有大的变化。这群经济学家以及他们的跟随者几乎没有间断地执掌权力达40年,垄断了印度尼西亚的经济战略和政策的制定。

“伯克利黑帮”吸纳新成员模式基于个人忠诚和封建的人身依附关系,把最听话学生送美国学习,以保持世界观一致。回国后在学术界、企业界、政府部门安排关键岗位(东方某国某个新兴大学正在如法炮制)。

帮中兄弟们还互相任命对方到国有企业的董事会、印度尼西亚银行、财政部和国家发展计划署,这类待遇优厚的岗位,成为印度尼西亚最强势的特殊利益集团(亚洲某个大学声称20年实现国内500强影响一半)。

新自由主义教科书式套路:紧缩财政,削减公共福利、金融自由化(开放资本帐户)、贸易自由化、私有化和出售国有资产。
国际资本以极其低廉价格控制印尼自然资源和国有企业,获取利润随时可以带走,持续薅羊毛数十载。
伯克利黑帮执掌经济大权40年,印尼经济增长年均在4%左右,这种表现相比之下很一般。在20世纪60年代中期,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泰国和中国的人均GDP都少于100美元。
到了2004年,印尼人均GDP只有1,000美元,马来西亚是4,520美元,韩国是14,000美元,泰国是2,490美元,中国是1,500美元。在上述经济体中,印尼在财富分配、外债以及产业结构脆弱性方面都相当差。

1997年印尼爆发经济危机,也是亚洲金融危机一部分。被迫邀请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来进行干预,印度尼西亚这一年经历了历史上最严重的衰退,达到了-12.8%,企业大面积破产、几千万人失业,花了400亿美元救助银行,政府又新增几百亿美元外债。

身陷物价飞涨、生活困顿的印度尼西亚民众,早已不堪忍受政府官员的贪污腐化、苏哈托家族贪得无厌。苏哈托竟然赤裸裸用手中权力,推翻民主选举结果,宣布第五任总统梅加瓦蒂选举获胜结果无效,自己强行继续连任总统。

1998年,印尼全国爆发大规模抗议活动,渐渐出现零星暴力反抗。进入5月后,局势愈演愈烈,开始失控,伯克利黑帮背景的军方再次煽动印尼人把混乱局面归咎于华人捣鬼。

又一次针对华人暴力活动开始上演。1998年整个5月,印尼全国上下都掀起屠杀华人风潮,华人的商铺、工厂、公司遭到了疯狂的抢劫。在国内外压力下,1998年末苏哈托被迫下台,结束32年血腥、独裁统治。

印尼拥有自然资源非常丰富,今天印尼森林被砍伐殆尽、石油储备被开发的所剩无几,整个国家仍欠着大量的外债,贫困问题仍然困扰这个国家,成千上万印尼人甚至无法满足他们基本生活需求。
即使公务员和军队体系工资也很低,不够支付正常生活成本,公务员和军队体系集体腐败,印度尼西亚形成了极不平等的格局。

基辛格、苏哈托和伯克利黑帮成员

经济发展成果,都成为了国际资本的利润被带走,留下一堆烂摊子。

之后随着印尼民主化进程和政权更迭,”伯克利黑帮”酷似一个真正黑帮的行为方式(秘密的、排外的、服从于权威并且敌视外人),难以一个开放社会当中继续存在下去。

新自由主义肆虐几十年,在全球范围泛滥造成严重后果,在意识形态上,已经基本破产,米国获得百分之八十以上的诺贝尔经济学奖,但也无法挽救新自由主义可耻的失败命运。

“伯克利黑帮”混迹江湖40年,逐渐淡出印尼政坛。

?谁来汲取教训?

“伯克利黑帮”贻害印度尼西亚长达四十年之久,给数亿印尼人民造成了永远无法弥补的惨痛损失,教训极其深刻。

问题是:印尼的教训并非孤例,从拉美的阿根廷、巴西、智利、哥伦比亚到非洲的南非、利比里亚,到亚洲的菲律宾、马来西亚、巴基斯坦、印度,到处都有美式新自由主义阴魂不散。

本号之前福特等基金会及资助的中国名人文章中披露了一些内容,东方大国受福特基金会资助帮扶和培养各界人士,数以千计,绝非印尼40名经济学家可比。进入大学和研究机构庙堂,到处言必称诺贝尔经济学家某某某如何如何说,殊不知米帝及西方经济陷入困境,难道不是他们功劳?

六七年前,主流网站”复兴网”发布戴旭的博客集锦,说到这方面,大家不妨看看某些片段。12年前福特基金会北京办事处一次活动,就邀请了400多位身居各领域要害岗位的人到会,那时候恐怕就有千人规模。如今12年过去了又培养了多少?还有洛克菲勒卡内基惠康杜邦孟山都等等基金会呢?

新自由主义本质上是为了西方发达国家利益服务而损害发展中国家利益的套路。是否应该审慎思考,惟有”回来的和尚好念经”吗?如何避免重蹈印尼覆辙?

参考部分网络资料侵权即删


两万多人看这篇,快看看

▲解析美帝资本权贵集团心心念念的梦想到底想干啥?
常听说俄罗斯要急眼,到底啥事儿会让他们真急眼?


数万老朋友尚未关注,本号不是“国际时代”公众号,是备用号启用,赶快关注,顺便点击右上角…加星标,也好常见?

阅读原文看历史消息
★转发是最好的赞赏
共同点亮思想火炬在看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爱特龙江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