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众志成城,春天不会远了

众志成城,春天不会远了




编辑:佐治

2020庚子鼠年,神州大地的喜庆氛围里边掺杂着忧伤与恐慌,稀少的人流显得张灯结彩的街道格外突兀。较瘦虽不年长,但仍感觉今年是我记事以来年味最“淡”的一年。
 
的确,我们中华民族遇到了一场“战疫”,一场关乎所有中国人安危的“战疫”,它牵动着炎黄子孙的心,成为大家生活中不能避开的话题。今天,我想从这场“战疫”的爆发谈起,梳理出我们在这场“战疫”中每一阶段要做、要学到的东西。



01
埋下“战疫”隐患——风起于青萍之末


如果说今年的暖冬给了传染病一张温床,那么吃野味的人则是亲手将恶魔送上温床的“帮凶”。新型冠状病毒的宿主本来不包括人,而且病毒离开活体后会很快灭活,但吃野味提供了传播的可能性,并引发了本次危机。
 
所以,弱小不是生存的障碍,傲慢才是。弱小会使人谦卑谨慎,傲慢却令人疯狂。
 
大清朝走向衰落,古罗马最终灭亡,美国输掉越战,袁绍兵败官渡,不是因为他们弱小,而是因为傲慢阻碍了他们判断事物发展、认识世界的客观性与准确性,从而导致后期事态失控且覆水难收。
 
现在不也是吗?我们智人,自诩最高等生物,在文明的长河中一路走来,天上飞的,水里游的,地上跑的,要么被征服,要么被灭绝,我们穿着老虎的皮,吃着鲨鱼的肉,在老鹰的头顶上飞行。我们上天入地,移山填海,自以为武功盖世,天下第一。
 
于是有人开始忘本,忘记我们本质上仍是大自然中微不足道的生命体,忘记了那些被驯养的动物才是千万年传承下来的最安全、最适合我们的食物,忘了我们的祖先付出了多少生命代价才探索、检验、驯化出来这些低风险、高营养的物种。有人开始追求刺激,寻找野味,殊不知人类生命在大自然面前是多么的脆弱。
 
在地球生命中,人类也许可以在智慧上自豪,但绝不应在生命力上感到骄傲。我们可以鱼肉大型动物,却难以征服微生物,越是简单的生命,越有着朴素而强大的自然力量。细菌和病毒在地球上存在了几十亿年,而人类最多也就是百万年级别,到底是谁更有资格活在这颗星球上呢?


如今“战疫”已起,再去抨击为时已晚,但我希望所有人能够真正从这次教训中醒悟,拒绝野味,防止悲剧再次发生!



02
“战争”全面爆发——战略防守阶段


1946年,国民党军队进攻中原解放区,人民解放军进入战略防守阶段。

1月20日之后,疫情也全面爆发。中国人民如今也要进入战略防守阶段,20日当天,钟南山院士在新闻直播中表示新型冠状病毒肯定存在人传人,且有14名医护人员感染,一时间引起轩然大波,之后最高领导人及中央政府对防控疫情做出指示,表明中央政府已对此高度重视。紧接着政府部门的行动力、反应速度迅速得到提升,
 
1946年的国民党军队有着明显优势,在美国的加持下,对解放区展开了全面进攻。如今,新型冠状病毒在春运的加持下,对全国各地展开了攻势。在这一阶段,我们最重要的工作是做好防御,避其锋芒。
 
我们需要在党和国家的领导下,在如下方面做好防御:

1、防御病毒传染
传染病流行的三要素:传染源、传播途径、易感人群。目前肺炎的传染源包括相关野生动物和病毒携带者,传播途径主要是人与人接触,易感人群可以说是所有人。
 
对于传染源,最好的方法是隔离、治疗。在如此严峻的形势下,已经基本不会有人再敢尝试野味,甚至许多人连禽类、海鲜也不吃了,病毒携带者及患病人群便是主要传染源。对于传染途径,最好的方法是切断。对于易感人群,最好的方法是保护。
 
因此,最近官方的动作以及主流媒体舆论都是在这些方面发力。武汉等多个城市封城,全国各地排查隔离疑似患者、亲密接触者,全网寻找与患者同车厢同飞机人员(隔离传染源),建造武汉版“小汤山”医院,军队及全国各地医疗救援队奔赴武汉,全国各地设立定点医院(治疗传染源),春节电影全部撤档,许多地区取消集会、娱乐、婚宴、拜年活动,全国许多学校延后开学,公司延长年假(切断传播途径),大力宣传戴口罩的必要性以及正确的佩戴方式、丢弃方式,普及感染后治疗措施(保护易感人群)。


在这个躺在家里就等于为国家做贡献的时期,我们要做的就是理解政策的用心良苦,劝导家人、朋友,配合国家的行动,不给前线的战士们添乱,万不能再丢失“城池”。现在任何人的不以为意,都是给敌军送弹药!

2、防御谣言传播
疫情爆发时,我们国内的基本面是什么样子的呢?一是民众的医疗卫生知识匮乏,没有接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对于病毒、流感等概念一片空白,甚至许多接受了高等教育的非生物医学科班出身的人也不明就里;二是许多民众还活在SARS的阴影中;三是许多人仍不相信政府;四是许多人缺乏判断力,容易被煽动。在无知、恐慌、猜疑的背景下,谣言便有了生长的沃土,而谣言的疯长严重动摇了军心,干扰了局势。
 
这些谣言包括但不限于:喝板蓝根、服淡盐水、熏醋、抽烟、喝酒、吃达菲、吃抗生素可以预防新型冠状病毒,吃VC可以提高免疫力;戴多层口罩才能防病毒,口罩应该反着戴;某市将有飞机空中撒药;某某地区多名大学生与武汉大学生聚餐被感染,某某小区出现患者;钟南山不幸被感染,王广发是美国的代理人;武汉现状有多么多么惨,医院有多么多么紧张,患者对医生动手。
 
这些谣言,大致可分为以下几类:利用民众医疗卫生知识的缺乏,传播各种假的防护、治疗方案,浪费社会资源,制造多余麻烦;刻意夸大事态的严重性,制造恐慌与焦虑,导致混乱与动荡产生;攻击、黑化一线战斗人员,打击抗疫信心与士气。制造这些谣言的人,非蠢既坏,前者是未经考证便急于发出博取眼球,后者则是别有用心有意为之,而传播这些谣言的人,大多并无恶意,多是站在分享、助人、同情、打抱不平等好的出发点,却没想到成为“帮凶”,产生很大负面影响。
 
对此,政府已采取行动,一方面联合相关互联网公司成立了专门的辟谣平台,并且重拳出击,对造谣者进行问责、拘留等处理,另一方面及时公开关于疫情的信息,与公众建立良好沟通。而作为人民群众,我们所能做的就是相信政府,一切消息以官方报道为准,不造谣,不传谣,力所能及的对身边容易信谣的群体进行教导,对恶意造谣者进行举报!

3、防御物资短缺
目前个别地区短暂出现物资供应紧张是很正常的现象,主要有四个原因。

一是突发事件会带来比正常情况下成倍的消耗量。我们要知道,武汉是个千万人口的大城市,冬春季节普通感冒的人数也很多,目前发生了疫情,民众警惕性提升,只要有点发热咳嗽症状就会往医院跑,而且会大量消耗医疗物资,也增加了医院医护人员的工作强度与压力。

二是公众陷入群体性惶恐。疫情带来了较大不确定性,再加上SARS留给人们的阴影以及一些谣言的传播,使得民众抢购、囤积生活资料。

三是短时间内供给侧无法满足需求侧。春节期间全国上下的许多工业生产本来就已暂停,大量工人返乡,即便要启动生产,满足大规模的需求也是需要时间的。

四是物流的时间。正常情况下,物流也是需要时间的,目前局势下,既要考虑疫情对于交通工具、交通网络的影响,还要考虑各种生产物资、社会捐赠物资的统筹调度,时间延迟也在所难免。
 
为此,政府、企业、社会组织已全面行动,一是海关、铁路、航空、高速公路、快递等生命线的协作,保证物流的畅通;二是许多相关企业紧急进入生产状态,提供医疗物资保障;三是政府出手打击哄抬物价的行为,中石油等企业响应号召保障生活物资供应充足;四是红十字会等社会组织对接社会资源,支援疫区;五是阿里、腾讯、字节跳动、快手、京东等爱心企业或是捐钱捐物,或是在自己擅长的领域为防治疫情出力。
 
我们作为中华民族的一份子,已经看到国家、政府为人民服务的决心,也能看到企业、社会组织的社会担当,那么我们也应该做好以下几件事:

一是分清轻重缓急,如今武汉、湖北是主战场,全国各地的医院是分战场,他们承受了敌军最猛烈的攻势,压力也最大,所以我们应该理解国家在这一特殊时期优先调度资源支援鄂区、供应医院,如果买不到口罩等防护用品不要恐慌,少出家门,耐心等待。

二是拒绝抢购囤积,如今武汉、湖北因为情况特殊,可能会出现局部性暂时性的物资紧张,但以现在的国家力量,这些小缺口很快都会被填补。其他地区虽然也有疫情,但社会物资供应情况是相对稳定的,同时我们还都储备了大量年货,因此绝不会出现生活物资短缺的情况。我们要做的就是一定不要恐慌,不要去大量采购囤积柴米油盐菜等物资,那样不仅会增加人员流动使感染风险增加,还会影响社会稳定,这正中了那些唯恐中国不乱的人的下怀。
 
4、防御内部分裂
我们可以很欣慰的看到全国上下为了共同对抗疫情所付出的努力,但我们也必须防止众志成城之下因为反应过度而产生的撕裂。目前所出现的撕裂主要是湖北人、武汉人与其他地区群众的关系。


我在网络上看到了一些不和谐的声音,主要包括两种,一种是其他地区群众将鄂区流出人员当做瘟神,另一种是鄂区流出人员未能做好自我管理,这在一定程度上陷入了猜疑链的陷阱。如果不及时引导,不仅会阻碍疫情防治,还会在疫情结束后留下地区间难以抚平的隔阂。
 
解决这一问题要从两个方面入手。

第一,封城后的武汉、湖北人民,应该遵从政府引导,该治疗的治疗,该防范的防范。如有生活困难,通过正规渠道向政府求助,如有心理难关,通过北京师范大学等单位提供的心理咨询平台求助,以健康身体、乐观心态面对疫情。合理向外界展示目前真实生活状态,无论是开心的,或是无奈的,相信大家都会以同胞的心态去理解、关心、支持你们。
 
鄂区流出的人员,不要怀有侥幸心理,更不要有被害妄想。应该配合当地政府工作,按照官方要求进行隔离、排查等工作,不给“敌军”送弹药,如有身体不适,及时报备及时治疗,这样于人于己都是好的。在这一过程中,你们或多或少会遭遇一些不该有的麻烦,比如有人已经自我隔离14天无症状还被村民限制人身自由,希望你们首先包容,理解大多数人也是过度反应并无恶意,然后希望你们采取正规途径维权,不要激化矛盾,比如拨打基层政府部门电话,如果还不行,再往上一级反应,我相信我们的政府一定会保护你作为公民的权利。
 
第二,我们其他地区的人应该正确看待鄂区人员。

武汉、湖北是主战场,他们抵抗着“敌军”主力,武汉人民、湖北人民为了全国大局,已经牺牲很多,“封城”便体验了壮士断腕的勇气与悲壮,我们必须要向全体武汉、湖北其他“封城”区人民致敬!他们已经承受了巨大压力,许多人的身体、心理都处在崩溃的边缘,我们不能再“趁火打劫”、“火上浇油”。保持对武汉人民的尊重、关心、支持,力所能及的尽一份自己的爱心,是我们作为同胞应该做的。
 
对于鄂区流出人员,我们要高度重视,但绝不能一刀切,视其为洪水猛兽。那些按照要求进行隔离、排查的人员,我们应该感谢他们的配合,给予他们应有的帮助与鼓励,已经过了隔离期,且医护人员认定安全后,我们对他们不应戴有色眼镜,也不能强行限制人身自由;那些隐瞒身份躲到当地的人员,我们应该及时上报,让地方政府正规手处理,切不可私自拘禁;那些仅仅是武汉、湖北户口,或者车牌鄂开头的,但实际很久未去武汉、湖北,与疫情并无关系的人,我们可以上报政府核实,但绝不能对他们进行攻击,提出不合理要求。
 
希望每个人牢记:全国上下一盘棋,建立民族统一战线,才能更好的去打赢这场“战争”。



03
“战局”趋于稳定——战略反攻阶段


战略防御,其实主要目的是切断敌军的粮草供应、阻断援军、稳固我军大后方,因为我军目前的武器装备很难对敌军进行有效打击,只有不让敌军数量增加,且粮草供应不上,才能挫其锐气,以便为我军找到制敌方法争取时间。
 
目前的形势是:在主战场湖北、武汉,我们已经抵挡住了敌军最猛烈的进攻,并且已派中央军和其他地方军投入战场;在全国其他战场,敌军攻势相对较弱,我们已经通过将战线拉长避其锋芒,进行了有效防御。
 
有人会质疑我,我们真的实现了有效防御么,为什么国家行动后确诊人数却在不断增加,且增速提高,是不是疫情并没有得到有效控制,会愈演愈烈?这其中的逻辑其实很简单,防疫并不是摘果子,拿下来就可以吃,防疫更像种果子,是需要时间才能结果的。疫情现在的爆发其实是在为之前半个月买单,当时的工作没有做好,导致病毒随着春运扩散,经过了潜伏期,现在恶果便开始显现。而我们现在所做出的努力,其实要在十几天后才能看到具体效果。
 
敌军的优势在于找到一个突破口就能迅速攻陷一大片城池,因此我们万不能掉以轻心,只要被抓住一个突破口,之前的努力就可能白白浪费。城门紧闭,坚壁清野,将是我们的致胜法宝。
 
战略防御,是为了给战略反攻创造机会。1947年,刘邓大军千里跃进大别山,拉开了解放战争战略反攻的序幕。如今,我相信战略反攻会在2月10日左右打响,届时我们主要有两种战术。

一是集中优势兵力打击敌军。在主战场武汉、湖北,调集全国各地的精英医疗团队、医疗物资投入战场,在全国分战场,将敌军限制在医院,这样一来,我们可以实现局部的兵力优势,集中力量歼灭敌军。

二是发展“核武器”等大规模杀伤武器。疫苗是治疗新型冠状病毒最有效的“核武器”,其他一些非特效但有作用的药物也是有效杀伤武器,加快这些武器的制造,是我们取得战争胜利的关键。

 
学医的较瘦明白,研制疫苗并不是易事,能研制出来当然是最好的,可以加速战争结束。即使短期研制不出来,我们也可以打赢战争,因为只要我们扛过战略防御阶段,虽然武器不够锋利,仍然可以杀伤敌军,只不过我们的医护人员会很辛苦,反攻时间也会较长,我们要有耐心和信心。
 
因此到了战略反攻阶段,国家和政府要做的是调集社会资源,集中优势兵力打好歼灭战;科学家们要做的是加快疫苗研制进程;我们普通人要做的是服从安排,保障社会生产,遵守社会秩序,提供一个好的群众基础,一个稳固的大后方。



04
“战争”胜利——战后重建工作


短短几天内,我们看到了国家机器高速运转所展现出来的大国国力,中央领导人亲赴武汉亲临武汉考察,无疑又给奋斗在一线的医护人士打了一针强心剂,所以较瘦相信,这场“战争”我们一定会赢,而且会以最快速度结束。战争结束后,战后重建将成为新的工作重点,本文也将写一下我对于战后重建工作的看法,不想赘述社会生产恢复等宏观布局,那些政府一定会稳步推进,主要想写如下几个细节。
 
1、野生动物
我们在20年内就两次遭受野生动物的“报复”,绝不能再忽视吃野味的问题。一方面,国家和政府出台相应的法律法规,提高吃野味的代价;另一方面,民间要警钟长鸣,不要再迷信野味,同时要敢于监督、举报,这关系到每个人的生命健康。

2、科学普及
疫情发生后,我发现原来大众的公共卫生知识竟然如此匮乏。普通老百姓基本对病毒一无所知,大量高级知识分子也一知半解,我甚至在一个群里看到一位人文社科领域的专家对病毒有着莫大的误解,许多人深信谣言,对科学方法却怀疑不已。

疫情结束后国家一定要加大科学知识的普及,这样不仅能增加大众的科学素养,还能使许多谣言失去生长的土地,降低社会管理的成本。

3、逻辑教育
我们目前的教育大多重视“术”的培养,对于逻辑却没有过于重视,这导致相当多的人,包括高知群体知识有余,逻辑感人,他们热衷于读起来心潮澎湃的煽动性文字,却认为讲事理,明逻辑的文章晦涩难懂。的确,前者擅长将没有逻辑关系的事情缠在一起,加工之后打点鸡血,能够迅速捕捉大众的敏感脆弱心理,更容易获得同理心,但往往后者才能帮助我们看清事物,理清许多事情的因果关系。

因此,未来的教育中是否应该加入逻辑训练的课程,值得我们深思。

最后,较瘦想说,中国政府是家长式的政府,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政府是保姆式的政府,我们的政府习惯于兜底,也擅长集中力量办大事,为了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会不惜一切代价。我们应该庆幸活在这样的一个国家,庆幸生在中华民族。希望这次在全国人民的齐心协力下,这场“战争”能够早日胜利!



1

2


3

4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404厂锅炉房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