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他们不是死于病毒
政经社论

他们不是死于病毒


从2月25日到29日,抖音名为“浩睿颍”的用户陆续上传了三段视频,记录自己一家五口在泉州欣佳酒店里隔离的经历。


视频里,她的三个孩子爬上爬下,不时引来母亲的训斥。


3月7日,她又做了更新。短视频里是三张照片,第一张是穿着衬衫的爸爸,第二张是站在海边梳着麻花辫的妈妈,第三张是两位哥哥牵着妹妹的手,在金黄的油菜花丛中笑着。文字分别是:


这是我帅气的爸爸;

这是我漂亮的妈妈;

他们相爱了,有了可爱的我。


几个小时后,3月7日晚上7点多,欣佳酒店倒塌了。71人被埋,包括隔离人员58人,管理服务人员13人。


后来,人们终于知道了这一家人的名字,不过是从被困人员的名单上:


丈夫蔡子阳、妻子郑淑勤、7岁的蔡美浩、5岁的蔡美睿和2岁半的蔡佳颖。


妈妈郑淑勤的抖音用户名“浩睿颍”,正是自己三个孩子的名字。


四天之后的3月11日凌晨4时,救援人员发现了已经失去生命体征的一家五口:


妈妈护着女儿,爸爸护着妈妈,两个男孩在距离父母两米左右的另一张床上。


搜救工作一共进行了112个小时,被埋的71人中,29人遇难。新冠肺炎以这样荒谬的方式,夺走了29条生命。


我看了下,这些悲剧,是一系列人祸的结果。


2013年,福建省泉州市江南乡的杨金锵,在自己承包的五亩地上建起一栋三层的钢结构办公楼。之后经过两三次加建,达到七层,建筑面积约7000平米。


这栋楼房主要由白色钢管支撑,一层没有实墙。


完工后,杨金锵将其租给两家汽车销售公司和服务公司。一楼挑高8米,用作工作场地,七楼用于员工的住宿。


2017年伊始,杨金锵将3-6楼改造为酒店。施工人员用混凝土浇筑了地板,并砌墙隔断出房间。


改造期间,楼下汽车销售公司的员工就说,玻璃经常爆,粉尘很大。他们要求杨金锵赔偿玻璃及粉尘造成的损失,但被拒绝。2017年底,这家汽车销售公司舍弃了10万元押金,搬走了。


半年后,欣佳酒店正式开业,共有各类客房66间。 疫情发生后,这里被征用,用作隔离场所。


在此期间,酒店一楼的改装一直在继续,这成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倒塌前,已经有人发现了征兆。


3月7日晚7点,陈女士把车停在了欣佳酒店外,下车后她发现楼上在向下掉碎玻璃:


有的是细颗粒,有的碎片很大。


陈女士和浙江经视的记者说,她向站在门前的警察询问出了什么事情,警察没有理会。


警报这样被掐灭了。


因为担心车被掉下的玻璃砸坏,陈女士把车重新停靠在距离宾馆30米左右的加油站。


几乎同一时间,杨金锵接到现场施工人员的电话,说一楼房屋一根柱子发生了变形。


电话挂断三四分钟后,整栋楼坍塌了。从倾斜到完全倒地,仅用时2秒。


很多个家庭就此遭遇无妄之灾。


倒塌时,蔡子阳一家五口住在507房间,他的弟弟蔡子良住在514房间。


蔡氏兄弟是湖北省黄石市阳新县木港镇西垄村人。泉州一家数控机床的厂家说,蔡子阳是他的客户,十几岁来到泉州在家具厂打工,替别人做厂长做了几年。2018年,蔡氏兄弟合伙开了一家定制家具公司。


酒店倒塌时,蔡子阳的弟弟蔡子良慌忙跑向门口,刚跑到门口时被砸晕了。醒过来是在晚上9点。


左脚被压住,门框下的小空间让他得以喘息。他拿起一旁的手机给哥哥蔡子阳和嫂子郑淑勤打电话,却无人接听。


晚上10点,全身多处骨折的蔡子良被消防队员成功救出,他全身多处骨折。


被救出后,弟弟蔡子良一直在发布寻人信息,试图寻找哥哥一家五口。


3月10日上午8点,听说消防队员从坍塌现场发现一名男孩和一名女孩,蔡子良紧张起来。但随后他得知,这是一对姐弟——他的侄儿侄女是兄妹。


那对姐弟,让救援的消防队员崩溃大哭。官方消息说:


被发现时,4岁的姐姐和2岁的弟弟紧紧抱在一起,已经失去了生命体征。


又过了20个小时,蔡家五口的遗体才终于被发现。


这不仅是一场疫情引发的次生灾害,这更是一场人祸。


几个小时前,调查组给出了初步调查结论:该项目未履行基本建设程序,无规划和施工许可,存在非法建设、违规改造等严重问题,特别是房屋业主发现房屋基础沉降和承重柱变形等重大事故前兆,仍然心存侥幸、继续违规冒险经营;地方相关职能部门监管不到位、” 打非治违 ” 流于形式,导致安全关卡层层失效,最终酿成惨烈事故。


过去两天,成千上万的人涌进“浩睿颍”的抖音。第一条评论是:这可能是他们最后一个视频。抖音可以穿越时间就好了,可以提醒你们快跑。


留言的网友在这句话后面,流下了一个大大的哭脸。


从日期推断,3月8日早晨,蔡子阳一家就可以解除隔离了。倒塌如果晚发生八九个小时,这幸福的一家五口就可以回家了。





珍爱包叔,顺手“在看”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包邮区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