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人生不过九十九番云雨
政经社论

人生不过九十九番云雨

《金瓶梅》词话本中记录下了西门庆死后,靠他发家致富的七位好兄弟是如何为他筹办后事的。商量了好半天,最终决定丧礼上每人出一钱银子:

七人共凑上七钱。

曹雪芹说的“落了一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大概不过如此。

10月22日,在香港呆了快一年的王永红,眼看着自己的人生,也成了一片白茫茫的雪地。

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冻结中弘股份海南如意岛股权。中弘股份此前一天也发布公告,将向安徽国资“宿州国厚”交出公章、财务章、财务账目等所有公司资料。

上市十年后,他的中弘,终于等来了被清算的一天。

中弘沦为仙股的那天,华信的股价也跌成了地板价。从23元沦为1元股,这家世界五百强企业,用的时间比西门庆还快。

华信在捷克的业务也被中信接手,总统用仪仗队迎接总裁的风光,终于是要收起来了。

叶简明,这个福建小山村里走出的孩子,身上曾披着各种光环,也被美国五角大楼的智库写进报告,距打通欧亚非石油管道仅一步之遥,到头来一夜归零。

有人曾经对《金瓶梅》做了量化分析,发现共有105场床戏描写。105场大大小小的战役,西门庆参与了99场。

西门大官人动不动就找人云雨一番,你包叔一直以为他起码千人斩了,却没想到这个最花团锦簇的人生,不过九十九番云雨。

到头来,怎得一个萧索和惶惶了得。

 

1

 

从福布斯富豪,到对标王首富,再到指着手下高管抱怨要借贷款来发工资,最终仓皇出走,江西宜春首富王永红的坠落,也不过两年。

2015年4月,王永红因徐翔案被调查。回归后的他瘦了一大圈,在会上说:

再不努力,中弘有可能会被转手他人。

那时的王永红,已预感到自己将被资本市场不容。他想过ST,被接管,但没有想到会有一天直接面临退市。

王永红世界崩塌的第一片雪花,是王林之死。

因为器官衰竭,叱咤风云的大师死在了抚州一家小医院里。以前王林大师每次来北京,都是王永红负责接待。在民族饭店的房间上,王林给王永红算过姻缘,在东区国际的会所里,一双双江西老乡的手握在了一起。

大师死后,暴雪来临。2017年3月,北京出台了史上最严格的商住限购政策,中弘可能是北京唯一一个全仓商住的开发商,销售停滞,现金流很快枯竭。

王永红仍没有放弃。直到2017年10月,公安部政治部主任夏崇源落马,有消息称,他是江西帮的核心人物之一。

王永红匆忙逃往香港。4年前,因为令案被审查了大半年后,他奇迹般地脱身,甚至都没有被限制出境。

此后一有风吹草动,他就第一时间赶往香港。

在香港,他碰到了一位能量颇大的资本掮客。在香港的会议室中,他们签下合约,加多宝承诺帮助中弘重组。

第二天,加多宝说和你签合同的那人,和我们的关系比王老吉都远。

一场幻梦明明将醒,却还在努力抓住头上的稻草。

希望是在2018年4月17日完全破灭的。江西帮的核心、华融董事长赖小民落马,前几天,他出现在电视镜头里,打着官腔发表忏悔:

脚上的泡,都是自己走出来的。

10月18日这天,中弘股票“连续20个交易日股价低于1元”,已经实际达成了退市的所有条件。然后便是董事长和总经理双双辞职。

“财交者密,财尽而疏;色交者亲,色衰义绝。”一场大雪过后,拉媒的、帮扶的、追捧的,都作鸟兽散。

46岁的王永红也算得风光一世,他绝料不到自己中弘会如此下场。

 

2

 

在《水浒传》里,西门大官人只活了三回,很快就被武松抛下狮子楼,身首异处。兰陵笑笑生发掘出了这位“潘驴邓小闲”的配角,给了他七个女人和九十九番云雨,让他在更大的舞台上活了八十回。

十八年前,王永红也被命运选中了。

那时他还在做加油站。他懂得用绩效和工龄工资作为激励,员工每年涨100元工资,司机多跑一车给100元。

中石油用4500万,一次性买走了他的全部业务,那时王永红才28岁。这4500万将他一路带上高峰。

先是上市,后来北京像素一笔赚走50个亿。2011年到2013年,那是他人生最得意的三年,有私人飞机,建了私人会所、跟着《金陵十三钗》剧组一路从新加坡到纽约,用大半年时间,搞定了韩熙庭女士。

他从万达挖了很多高管,私下对那些高管说了自己的两个心愿:

想玩一些高级的东西,要超过王首富。

王首富去吉林拿了长白山项目,王永红也跑到长白山做了新奇世界;万达2010年确定西双版纳乐园,第二年中弘也拿下了那里的十万亩土地。

去年4月,他买下了英国老牌高端旅游公司A&K之后,还和时尚集团在国贸办了一个盛大的发布会。那会他带着韩女士,还频频出现在世贸天阶,希望能买下时尚集团。

两个月后,万达退出文旅地产的签约会现场,很多记者说听到了杯子摔碎的声音。你包叔的好友兽爷说:

那是不远处中弘董事长办公室里传来的心碎之声。

王健林的项目有人接盘,但迅速陷入资金链危机的王永红,找不到下家了。自从北京像素以后,王永红没有再做成过一个项目。

盘点中弘股份的历史,就是一部踩雷的历史。上市公司所有的错,它都犯过,所有品类的处罚,它都收过,最后更是用“第一支仙股”的结局,来给25万股民上课。

 

3

 

2011年至今,中弘玩了四次高送转,股价膨胀,这不就是这股市存在的意义。

停牌前一天,游资还在花百万元买进,而在退市几成定局的最后一天里,5739万的成交额,还在向中国股市述说着,中国韭菜的智慧和勇气。

券商中国说,中弘56亿元的逾期债务,至少涉及19家债权人。其中那几家券商都是在两次定增中入场,价格每股5元到7元不等,现在已经至少跌去80%。

中弘定增募来的70亿元,都是普通投资人的血汗钱。

无论是追求妻子韩熙庭,还是巴结赖小民,王永红从一开始都没有进入对方的法眼。但他总能想办法把自己包装成一支绩优股。每一次发布新计划,他都会把一大帮券商分析师请到办公室,给他们展示投资部十几位员工制作的精美PPT。中弘能够走出E租宝总裁张敏这样的人物,毫不奇怪。

现在,只留下遍地哀嚎的债权人、业主和P2P投资人。

仙股又怎么样?贾跃亭的人生都从PPT股到基友股,再到跌成仙股,依然毫发无伤,还不忘给吃瓜群众演一部中外合资的好戏。

遇到贾跃亭之后,孙宏斌和许家印人生走势都是一样的——入股,花钱帮贾跃亭还债,派人接管财务,然后就是翻脸。

恒大宣布投资FF尚不足4个月,贾跃亭申请仲裁欲将恒大踢出局。恒大隔了几天把拒绝交出FF 公章的员工给开除了。

在全国人民面前失信的贾跃亭,在和恒大的舆论战中竟然没有失败。

除了供应商,大多数人对他讨厌不起来。一方面专挑富豪下手,让他有了罗宾汉的光环。另一方面消费者买了便宜的乐视电视,吃人家的嘴短。

恒大健康股价涨了又跌,许家印靠着这个冲上去又做了一回中国首富,贾跃亭缓了燃眉之急,就是不知道谁亏钱了。投资FF的67.5亿港币无抵押贷款来自母公司恒大,三年期,年利率7.6%。这笔钱如果计提损失,你猜是谁来负担呢?

恒大健康的有息负债已经达到130亿港币,按照7.6%的利率来算,一年的财务成本10亿港币左右。光利息已经和净资产差不多了。

有句诗在《金瓶梅》中出现过两次:

雪隐鹭鸶飞始见,柳藏鹦鹉语方知。

白色的鹭鸶藏在雪地里,只有它被惊起腾空的刹那,人们才会发现它的存在。

大雪过后,所有的不堪和芜杂都被掩盖。刘士余主席说,春天不远了。春天,不过是另一个轮回的开始。

只是,从更长的维度看。人生不过九十九番云雨,谁先云雨完谁先走。

 



推荐阅读



“洛克菲勒”往事 自如碧桂园去杠杆

去库存成都 海南杭州鸿茅药酒


本账号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账号 

珍爱包叔,顺手点赞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包邮区

类似文章